第一章 一群废物
拉风的学霸2019-12-20 16:163,414

  “阿成,阿成,就是她!她就是阿力的妹妹阿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指着一个约十七八岁的女孩,对一个皮肤黝黑,头发挑黄了一簇的男孩说。

  “我看见了。”被唤作阿成的男孩看了一眼穿着灰白棉布裙的阿离,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却被十米外相隔一个巨大瓦砾堆外的阿离捕捉到。

  阿离知道这些人想要做的绝对不是好事,赶紧跳跃着,快速离开这里,躲到那些还没有被拆除的建筑后面。可是那些人的脚步声和踩在瓦砾石块上翻动的声音,却离阿离越来越近。阿离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一般紧张。哥哥不在,哥哥要是在,他们肯定不敢这样!

  “你往哪里逃?”那个被叫做阿成的黄头发却一下子闪在阿离面前。

  “啊!”阿离一惊,将手中拎着的凉鞋一下子扔脱了手,“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猜啊?”阿成离阿离越来越近,笑的样子却让阿离觉得十分恶心。这个曾经在自己哥哥面前说话文质彬彬、甚至沉默不语的样子,现在哥哥不在,却是这般模样。

  “你别过来!”阿离尖叫道,撒开腿就跑,光脚踩在瓦砾堆上,疼得钻心也抵不过这一刻内心的恐惧。

  “该死!给我追!”阿成一声令下,两三个男孩立刻追过去,可是显然追不过那个跑得比兔子还快的阿离。一不小心踩翻的石块打翻在脚踝处,疼得他们龇牙咧嘴,歪歪倒倒的眼看着阿离从视线里消失不见。

  “该死!一群废物!居然让一个小姑娘从几个大男人眼皮子底下逃跑!”阿成随手捡起一个石块,使劲往地上一砸,顿时石块蹦的老高。

  “阿成,没事的。她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我以前跟着阿力去过他家,我知道她家在哪儿,旁边就是一条挺宽的河,四周都没有什么人家。据说她家现在只有一个病的快死的老太太,根本影响不了我们的!”一个男孩献策道。

  “哼,被我抓到你就死定了!”阿成目光凶狠地看着阿离逃走的方向。“走,我们去她家!”

  “阿成就是这里。”男孩指着一个平房,外表十分简陋,甚至有一半的部分是茅草盖的,显得格外的寒酸,可是在这么一片荒野里也算得正常了。

  “你说她回来了吗?”阿成看着大门紧闭的样子,不禁有点怀疑那丫头压根没有回来。

  “去敲门不就知道了。”说完,男孩就自己跑过去敲门了。可是敲了半天都没有人回应,如果那丫头不在家,她总不能不回来吧。

  “怎么?家里没有人?”阿成走过来,叼着一根烟问道。“嗯,敲了半天一点声音都没有。”男孩回答道。

  “哼,我倒要看看是真不在家还是假不在家?”阿成吐掉嘴里的烟蒂,露出黄色的牙齿。“兄弟们,……”说着四个人便四散在房子周围,静候着里面的人出来,又或者有人进去,无论哪一个,都不会有好结果。

  夏天的白天很长,太阳一直在西方歪歪斜斜,可是就是不下去。很快几个人就等得不耐烦了,“要不我们把这破房子给一把火……不回来的,永远别回来;不出来的,一辈子,别出来!”有一个男孩献计策道。

  “呵呵,看来,这个老大的位置应该让你来当……”阿成示意其余的三个人收集柴火,还有汽油。于是四个青年就开始忙活起来了。

  太阳开始落山的时候,大地被撒上一层橘黄色,阿离终于一瘸一拐地快到家了,不知道奶奶会不会着急。阿离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脚,伤口上都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还是下次偷偷地再去找一遍吧。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忽然阿离看见自己家的后屋烟火冲天,难道是奶奶起床在家点炉子?

  可是烟越来越大,滚滚向上,阿离狂奔到门口,却听见自己后屋一片嘈杂,难道是那帮人找到家里来了?阿离悄悄地绕到后院,果然院门掩着,几个青年还在煽风点火着忙得团团转。

  这帮人真是太过分了,没有欺负到我,居然跑到家里来,还要烧房子!真是欺人太甚!鬼使神差地,阿离悄悄地走到院门旁,拿起挂在上面的一个锁,心里跟打鼓一样,直接锁上!随着一声“喀”的响声,里面的人也意识到了大事不妙,赶紧使劲推门,撞得门哗哗作响。阿离的心脏快要跳出胸膛,腿脚也不听使唤,大脑一片空白。

  忽然河的那一边,阿离听见有人惊慌失措地喊:“快开门!救人啊!”分明是看见了阿离,冲着阿离喊的。阿离觉得自己像个杀人犯,当场抓到现形一样,惊慌失措,那个穿着西装,开着车的男人在河的另一边似乎变成了一个穿着制服警察。

  阿离顿时慌了神,不知该如何,半晌终于想起来跑!阿离不知跑了多远,忽然想起来奶奶还在房子里,立刻掉头往回跑。可是大门,已经进不去了,阿离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个同家里地窖的通道,赶紧跑进去,可是家里空空如也。

  “奶奶!奶奶!”阿离被浓烟熏得头昏脑涨,可是到处都找不到奶奶,床上也没有人。阿离赶紧往回跑,可是忽然看见自己为奶奶准备的生日蛋糕,“奶奶!”似乎蛋糕就是奶奶一样,阿离抱着蛋糕就跑,脚上的疼痛已经麻木。后院十分嘈杂,似乎有很多人在救火,可是没有人注意到这里还有个女孩,这个被认作是纵火行凶的女孩。

  阿离感觉浑身已经被浓烟和烈火熏烤得快要失去知觉,地窖里袭来的一阵凉意让阿离恢复一点知觉,赶紧用尽最后的力气往地窖跑,顺利地逃脱火海。这时候,房子的茅草部分,已经化为灰烬,还有砖瓦的部分还在勉强支撑着整个房体。

  阿离凭着最后的意志走远了自己的家,可是怀里的蛋糕还是没有松手,在雨水的冲刷下,蛋糕已经快要融化,融了阿离衣服上、手上。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小镇上,天开始灰蒙蒙的了,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阿离抱着已经乱七八糟的蛋糕失魂落魄地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的街道上,裙子已经撕裂了很多地方,有的地方甚至是触目惊心的烧痕,头发乱糟糟的,脚上的伤口又开始汩汩地往外流着鲜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连雨水都显得猩红。

  “奶奶,奶奶……你在哪里啊?阿离杀人了,阿离杀了四个人……奶奶……”阿离在嘴里念念叨叨,像个神经病一样走在大街上,路上连一个路人都没有,即使有一个过往的路人路过都听不见她在说什么,都绕着她走。

  “少爷,你要找的镇子就是这里。不过你要找的街道已经被拆除了,还是找不到具体的位置。”司机刘叔恭恭敬敬地望了一眼后视镜。

  “嗯。”后座是一位白衣少年,本来看着破旧的街道就有点皱眉头,到处是在拆迁,绿色的建筑纱网在雾气中仿佛是一个绿蒙蒙的怪物,要吞噬这一切,不禁让少年更加感到难受。这里他已经来过好几次了,可是每次都是不获而归,这让他感到很懊恼。看来这一次又是同样的结果了。“开快点,我们回去吧。”再不回去,估计那个家就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吧。

  “知道了少爷。”刘叔从后视镜里,看见少爷的浓眉本来就锁着,现在锁着更紧了,那里有太多不为人所知的事情。这个刘叔可以说是从小看着少爷长大的,他明白这个少爷有着别人艳羡的光鲜艳丽的表面,而实质上,这个少爷承受着别人意想不到的压力。在豪门大宅里,你无所求,也许你会过的很安逸,但是真的毫无所求,你就一辈子都得不到片刻的真正的安逸。

  忽然一个急刹车,剧烈的刹车声伴随着一声“嘭”,在小镇上鬼魅如影的车子瞬时停了下来。刘叔只感觉前面一个黑影在前面的小巷口忽然出现,又出乎意料撞到挡风玻璃,然后像一团破布一样软绵绵地滚下去,连除撞击声和刹车声之外的尖叫声都没有。

  刘叔赶紧下车查看,是一个女孩,破旧的衣服,浑身湿透,白色的乳状物体和鲜血混合在一起缓缓流淌到地上。“刘叔?怎么?”少年只觉得车子忽然刹车,震动了一下,还好仰洛尘有系安全带的好习惯,要不肯定要撞到脑袋。

  “少爷,撞到一个女孩了,怎么办?”刘叔车技很好,开了几十年的车,却是第一次撞到人,难免有点惊慌失措。

  “走。”仰洛尘不是个坏人,可是也不是个善心大发的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世间可怜的人一大堆,不需要他来同情。

  “可是,少爷……”刘叔知道没有办法违抗少爷的命令,于是只好将女孩抱到马路边,免得其他的车子经过碾轧到她,之后赶紧回到车上发动引擎。刘叔从后视镜里看见少爷的眉皱得更紧了,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少爷不是这样一个冷血的人啊,可是今天为什么?难道少爷在那样的环境下早就不是那个心地善良,有着一颗金子般的心的小少爷了?那种环境下,也许菩萨都会变成魔旦吧。

  黑色的车子缓缓七栋,路过女孩的时候,女孩湿透了的头发将大半个脸遮住,看不清长相。在雾气中,显得苍白的脸更加惨白。仰洛尘忽然感觉自己心猛烈的抽搐了一下,解释不清的原因,让仰洛尘感到很不舒服。嫌弃般的将头扭向另一边,车窗关得更加严实。这个地方想来应该没有交警、摄像头什么的吧,即使有,凭着仰家的社会地位,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光年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光年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