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重回花府
百鸟尽2020-01-06 04:052,224

  黑衣人皱眉,“哈?带你去?”

  洛翎羽也皱眉,“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适合来去,你告诉景忱地方他会去取来。”

  纤细的指头轻轻的扣着床沿,花绽细声,“这个东西只有我知道在哪,纵使说了你们也找不到。况且,密码也只有我能解开。”

  黑衣人看向洛翎羽,“那怎么办?”

  “你带上她有问题吗?”洛翎羽思琢半晌,定了决心似的问。

  “她要是听话绝对没有问题的。”

  洛翎羽点点头,“那你带她去吧。”

  黑衣人挠挠头极不情愿转向花绽,“你快换身黑色衣服。”

  花绽看着黑衣人,少年的模样,眸子黑的发光发亮摄人心魂,看上去倒像是个贵气逼人的公子哥。黑衣人还在催促,“你快换衣服啊!”一副不耐烦的语气。

  一旁的洛翎羽不禁再次叹气,“景忱,男女有别,你站在这里花绽怎么换?”无可奈何。

  黑衣人眼睛弯弯,像是笑了的样子,“我还小,不懂这些。”

  “你给我出去!”洛翎羽看他嬉皮笑脸的模样毫无办法,只得下命令。

  少年摊摊手推开窗子身轻如燕,又是一个越身跳了出去。

  见少年出去,洛翎羽去一边衣柜找出一身夜行衣。花绽接过递来的夜行衣微微抬眼看了眼洛翎羽见他丝毫没有出去的打算,纤细的手只得开始从最上边解新衣的雕花金扣,她手上旧伤未好,略微使劲便会觉得用不上力。洛翎羽看她行事不便,走上前一步,“我来吧。”

  那温柔的声音和视线笼罩着花绽,让她心头微微一动。

  替她除了外衫又将夜行衣套上,洛翎羽悉心嘱咐,“门外的是谢景忱,你认识吗?”夜行衣大约是洛翎羽的,花绽穿上有些偏大,洛翎羽单膝跪地替她挽起裤袖和衣袖,格外的耐心。

  谢家小公子,江湖上无人不知,师承司徒玄空门下习六脉之术,武学造化说排江湖前十也不为过。不过花绽非江湖中人,她身于皇都长于皇都,从小被捧在手心哪里会在乎外界之事,故而花绽摇了摇头。

  洛翎羽给她系好腰带温和道,“这皇都他称轻功第二,无人称得第一。他武功好,跑的也快,你们速去速回若有任何情况立刻回来,切莫伤及自身性命。”

  “好。”花绽低声回答,依旧看不出表情。

  想了想,洛翎羽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掌大的匕首,“我有心同你们一起,但是我轻功确实不好。这把匕首你拿着,以防万一。”

  不容他说更多,黑衣少年又在外面催促,“好了没?已过亥时了。”

  “去吧。”洛翎羽仰视花绽温和说道,他眉目如剑自然地华贵天成。

  花绽点了点头,起了身缓缓走了几步推开门,“我好了。”

  等候半天的谢景忱转过身看了看花绽,伸手一手拉过花绽的胳膊,被这用力一扯花绽摇摇欲坠的往后倒去,谢景忱顺势另外一手下揽一搂将花绽抱人怀中然后一个反手,把花绽放于后背,嘱咐一句,“你搂紧我。”然后脚尖一点墙壁借力腾空而起。

  他轻功好,惊若游龙。花绽趴在他背后,双臂紧搂住少年的脖子,见景色幕幕闪过追风一般,不免吓得心扑通扑通的跳。

  乃至翻墙越瓦,进了被封锁的花府内,谢景忱将她放下她惨白着一张脸还未缓过气来。

  少年嘟嚷,“你怎么这么娇气。”

  花府并不如别的府邸那般豪气壮阔,只几条静谧悠长、绿柳荫荫的小路贯穿整个府邸。当初未被封锁时一路浅池游鱼,鸟飞燕鸣,倒像是在深林野居别开生面。

  如今被查抄,尽剩些残花败柳,偌大的庭院随处散落着花府抄出来带不走的桌椅帘布一类。一代天子一朝臣,帝心难测,谁能料想会落得如此下场。

  花绽看着这些熟悉,也不熟悉的景象,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攥住抽丝剥茧一样的疼痛。

  她还小的时候花府还未有很多的花草,只见正气端庄,处处都是严谨妥帖,就像她父亲一贯的为人。到她七岁,她娇滴滴的对父亲说,“爹爹爹爹,绽儿新学了一首诗!”

  花忠林和蔼的问,“什么诗啊?绽儿念给爹爹听听。”

  她奶声奶气的大声读到,“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

  “那绽儿知道什么意思吗?”

  花绽头摇的拨浪鼓一样,“绽儿不知道,但是绽儿喜欢新绿一重重,也喜欢深藏数点红。想起来都好看!”

  她年纪小,说什么话都像是撒娇。

  犹如一池春江融化了花侍郎的古板,于是满园的红与绿,只因她的一句喜欢。

  如今什么都没了,倒真应了那句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一经绽放,几场风雨之后,就会很快坠落、凋零。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花绽悲上心头,一步一步往她卧房走去。谢景忱侧头看着她泪盈于睫,整个人在夜色下透了明的白,竟然心中感到一阵酸涩。

  说起来花绽也与他差两三岁的样子却像是已经历经人间沧桑。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花绽踏入了脚步,谢景忱跟在后面东张西望。屋子里四处都落满了灰尘,谢景忱跟着她身后走到卧房中看她趴在衣柜和墙的角间,俯身蹲了下去,一寸寸摸过。

  摸了半天,也没见有什么成果,花绽低低疑惑的,“咦”了一声。

  谢景忱双手抱怀问,“找不到吗?”

  然后‘咔’的一声,只见清脆一声,地板被掀了开来,手再次伸进去摸了半天缓缓换出来一个木制锦盒,朱红的盒子暗沉的滴了血一样。

  谢景忱伸长脖子去看。

  “哐”还没等他看清是什么东西,便传来巨大的踹门声。

  “有人!”谢景忱反应的快,第一时间抱起花绽寻找出路。卧房有个小窗,谢景忱一手推开想优先把花绽推出去,推开窗却看见了贺千山黑暗中冷笑的脸。

  谢景忱咽了口口水,“咽咽……”

  贺千山的脸在火光映照下捉摸不定,“花二小姐,这就忍不住了?我可是派人在这守了整整三个月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