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千户大人
百鸟尽2020-02-18 15:172,147

  “你到底要什么东西不如直说!”花绽声音弱的如若未闻。

  见她还是这么一分油盐不进的样子,贺千山举手准备先送谢景忱上路。

  不料大片的火光照了过来,外加凌乱繁多的脚步声。贺千山站起身来寻声看去,来人一件玄色锦衣,腰间绑着一根白色祥云纹革带,身后带着二十多手持大刀长枪的锦衣卫。

  男子一头飘逸的头发,眯着一双懒洋洋的桃花眼,“哟,原来是贺尚书。在下见过尚书大人。”说着俯身作揖,非常有礼。不等贺千山回话,男子顺势继续俯身向地上两坨看去,“咦?谢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贺千山对这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极为厌恶,“常千户,什么风把你刮过来了?”

  男子笑笑,“我的事放放再说,尚书大人还是先把谢小少爷放起来吧!他师父可是司徒玄空,这给他弄出点闪失我们可谁都担待不起!”话是这么说,言语之间尽显胁迫之意。

  贺千山不甚在乎,“我管他什么玄空,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常千户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常千户笑弯了一双桃花眼,“尚书大人这说的什么话,我这不是正在干该干的嘛~”他一手推开了压着谢景忱的锦衣卫,扶起少年漫不经心的说,“按理说这皇宫内的锦衣卫是您调配,这宫外的您就算调配也该知会我一声。”

  “哦?”贺千山也笑。

  “哎呀我的小少爷,看这一身伤。”常温扶着谢景忱一脸心痛,而后看向贺千山,“这谢少爷是做了什么错事,这样责罚于他?他还小。”

  “常千户,你来到底是要干什么?”

  常温笑眯眯,“这不夜里巡查听着这儿闹哄哄的,这不早封了的地方,我就过来看看,哪料就遇到您了!你呀做什么我是管不着,可是我锦衣卫的人就这么个死了一地,我这做千户的着实是心痛至极。”

  常温这人说话娇柔做作话又多,谁听了都头疼,贺千山烦他烦得要死根本懒得跟他纠缠,“常温你这是要跟我作对?”

  “这是哪里话,我们这些为臣为奴的理当遵纪守法为皇上肝脑涂地。”

  贺千山皱眉,反问,“你的意思我不遵纪守法了?”

  这次不等常温回答,趴在地上的花绽轻声开了口,“吏律七十四条规定,凡为官者非理越职、教令夺权,处以刖刑。”

  “吏律一百三十二条,为官者非理凌虐他人,处以劓刑。因病致死者,缢首。”

  “哟!”常温惊呼,“这位小女子懂得可真多啊!”

  奄奄一息的谢景忱喘着粗气,“她是洛将军的夫人……”

  “哦?!!!”常温一惊一乍,“竟然将军夫人!贺尚书这你就过分了?!!!!这可是以下犯上啊!!!”

  看着这一番架势,贺千山也知道自己今天是什么也做不了了,大手一挥,“走。”一句话也不和常温讲,转身就离去了。

  常温在后边恭恭敬敬作了一揖,“恭送尚书大人。”

  乃至人走远了,常温松手,‘啪’谢景忱摔了个实打实,“你娘的!”

  常温沉下脸上去就是一脚,“不准说脏话!”然后指了五个人出来,“你们把这两个送去洛府不许在此处逗留。”然后又在谢景忱身上踹上一脚,愤愤带人离去。

  谢景忱嘟嚷,“你不高兴就能打我了?什么玩意儿!”

  已经走出老远的常温头也不回,“我可听到了!”

  绝死逢生的花绽被一名锦衣卫扶起背在身上,趴在陌生男子身上花绽竟觉得有趣,打她折辱她的是锦衣卫,这会救她背着她的也是锦衣卫,多有意思。

  被人背着连同谢景忱,七人一起像府外走去。

  那张沉黄的布卷,是丘忘机细细写来的情笺,而今被忘在脑后抛在地上被一抹月光照耀着,成为尘封旧事。

  谢景忱不满的磨牙,“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就算我今天被人一簪扎穿脑袋你也不会眨下眼睛是吧?”

  花绽闷闷的低声回答,不会的。

  是不会不会眨下眼睛放任他去死还是说他不会被扎,谢景忱有心去问,侧过头却见浑身泥土的花绽趴着已经昏睡过去,软软下垂的手脚,远远看上去就像死了一样。

  雕玉般的脸颊在月光照耀下是一种久病的惨白。

  谢景忱看着不由得瘪瘪嘴,这该死的女人!

  花绽昏昏沉沉中好像又看到了丘忘机,那时候他还年少一身正气郎朗之声,那时候她花容月貌人人娇宠。

  没有那个女孩子会不知道自己的好看,只是有的人藏纳于心稳持端庄,而有的人喜欢达表于外。花绽介于两种之间,她在外维持端庄,但是对着丘忘机她就成了那个最坏的最骄纵最跋扈的女孩。她喜欢对他闹,吵他,看他皱着眉毛却毫无办法只能无奈一笑。

  有一年的中秋,她还有花凝眉不耐烦家中大人间的推杯换盏,还有那个一脸献媚的令人讨厌平阳小侯爷,两人趁着没人注意偷偷离了席。手拉着手跑到丘府,丘忘机从小都重礼重节,端端正正坐在位上一脸严肃。

  花绽招手,“丘忘机,你过来!”

  涨红了脸的丘忘机没有父母之命正襟危坐。

  在座的一众大人都哄笑,说丘忘机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笼络女孩子的心。乃至丘忘机的父亲说了去吧,丘忘机才起身虽然尽力想表现的彬彬有礼自持冷静,可是那欢快显而易见,就差蹦跶起来。

  “欸大过节的你怎么来了!”丘忘机跟在花绽身后满心欢喜的问。

  花绽回过头,粲然一笑,“过节就想跟你一起。”

  至此万劫不复,丘忘机便在此刻决定此生非她不娶,一定要让这样的笑维持一生一世。

  那时的月亮也像现在这样,明亮的。只是月亮依旧,时光白驹过隙匆匆忙忙,人也早已物是人非了。

  月亮下的三个小孩子,如今分道扬镳。说好的娇宠一生,只落得寥寥草草,支离破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