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喜结连理
百鸟尽2020-02-18 17:332,263

  她定定的看了很久,方才一字一顿的道:“丘忘机,你我自此恩断义绝,我们走着看。”

  丘忘机闻言,只觉口中干涩,如鲠在喉,只低低的唤了一声:“花绽……”

  花绽转开视线,再也不理会一脸黯然的丘忘机,抬手扯了扯洛翎羽的衣袖道:“我们走。”

  “好。”洛翎羽道,随后弯腰抱起花绽,背驰着花忠林的尸体而去。

  丘忘机站在原地,看着两人渐远的背影,感到说不出的心疼。

  倾盆大雨仍然在无知无觉的下着,麻木不仁的打湿了整个世界,将一切痕迹都冲刷殆尽。

  花绽将头深深地埋进洛翎羽的胸膛,她的手,始终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袖。就这样走着,过了半晌,洛翎羽才勉强能够开口,低声的安慰道:“你若是疼,便哭出来吧……”

  任凭花绽如何坚强执拗,却也总归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在这短短时间当中,她经历的太多了。

  她浅浅的哽咽着,喉头翻滚着呜咽,却也只是绞碎了心肝般的低低痛吟,而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就好像她这一生当中所有的泪水,都在那一场狂笑中,化作雨水落干流进了。

  霜降。

  红,是血的红。

  花绽任由丫鬟为她脱下守孝的尺白。红娟衫,外套红底缎绣金纹袍,下着宽筒长裤。暖烟打开木盒给她戴上天宫锁,传家镯。

  霞披上满坠珍珠,极尽华贵。

  看着镜中着了胭脂却仍面色苍白的自己,花绽有些失神。指尖从霞披上划下,划过那细细密密的针角。

  嫁衣其实是要女孩自己从小开始做得,出嫁前才完成。

  这一件却不是她做得,是洛翎羽请万绣楼绣娘赶制十日而出。

  她也曾做过,从小做,从内衫到霞披,一针一线。不知愁的豆蔻年华,满心满怀的对一个人的爱恋,都变成细细密密的针脚张扬成最热烈的色彩。

  不能否认,她自知情爱起,便钟情于丘忘机,爱的纯粹直白,坦坦荡荡。正因为如此爱着,如今才会更觉诛心,多年来的爱慕好似变成了天大的错误,与父亲的惨死化为无形的利刃,不停的削肉割皮,剜心剔骨。这错误大过所有欢喜,将她扑灭,死灰难燃。

  伸手拿过桌上的凤冠,花绽给自己戴上。起身,珠帘摇曳,像是整个世界都是摇晃的。

  喜婆来扶,请她上花轿。因为花家被抄,所以便省去了迎娶的过程。虽洛翎羽不喜张扬,但毕竟娶亲大事也不得含糊,只得从洛府出发,绕城一圈以视隆重。

  花绽被扶至侧门,除了随从侍女与喜婆,门口只有穿着喜庆孔武有力的几位轿夫,曾是花忠林夫妻二人捧着手心呵护的珍宝,在拿她逗乐时也曾取笑说要让他们的女儿嫁的风光无限,而如今,别说风光无限,却连该有的礼节都难全。无人相送,她已无家,也算不上出嫁。

  轿是八人同抬喜轿,大红彩绸的帷子上绣丹凤朝阳与百子图。顶檐密密挂着手编同心结。看上去就像是洛翎羽对她万千宠爱,不愧于他当着兵部尚书说的花绽是他夺人所爱,所以百般看重。

  花绽收起心绪,随着喜婆的脚步上了花轿,温顺坐好,不出半盏茶的功夫,便听喧闹声由远而至,喜婆吊着嗓子嚷着新郎官来了,嘈杂的人声与喜庆的唢呐声起,连空气都变得热闹,一派喜气洋洋。

  洛翎羽鲜少着红衣,而今一身大红喜袍,依旧眉目清晰,俊朗无比。他翻身上马,示意启程。侍从眉开眼笑,高唱一声:“起轿!”人群开始有序前行,一路吹吹打打,羡煞旁人。

  花绽端坐轿中,恍若独在一个世界,外面的热闹被轿帘遮挡,无法入内。父亲曾在书房亲自教她与姐姐习书写字,母亲耐不住她撒娇,多次陪她于午夜梦回,姐姐的膝头香软,笑容明媚;还有,偏爱折扇,气度轩昂的少年。而转眼,都变成了刺目诛心的红,父亲身上流出的红。

  迎亲队伍不急不慢的绕城一圈,小半个时辰之后停在将军府正门,洛翎羽下马接过喜婆递来的红绸一端,立于轿旁。

  轿帷被小心拉开,暖烟上前扶住花绽下轿,喜婆念叨着永结同心,将红绸另一端递给花绽。两人一同走向正厅,凤冠上摇晃的珠帘让花绽难以看清前路,就像无法看清今后的人生。她指下用力握紧,带动还未痊愈的骨伤,疼痛让她绷紧身子,却也让她清楚的感知自己仍然活着。

  随着唱礼,花绽与洛翎羽附身三拜,各怀心思。

  司仪朗声:“礼成!”

  洛翎羽上前一步扶着花绽起身,继而转身向周围宾客大笑“今日本将军大喜,谢谢各位捧场来贺,开宴吧!”

  宴席就在正厅侧边水榭,洛翎羽一路小心翼翼扶着花绽。她脚上的伤并未好全,多走几步便只觉得酸痛,使不上劲,之前走到正厅已是吃力,洛翎羽干脆双手一揽将她环入怀中,抱着大步前去。

  洛翎羽请的人并不多,只发出三十张请帖,请来的三十人无不是爵侯官王。没有请帖的人即使想要观礼也碍于大将军的威严不敢造次,只能各自遗憾。

  直至宴前洛翎羽才将花绽放下,扶着花绽向周围来人大笑,“谢谢各位捧场!!谢过谢过!!开宴吧!”

  此时喜婆笑道:“时辰恰好,请新郎官瞧瞧新娘子先。”丫鬟适时捧着托盘上前,洛翎羽一手揽着花绽,一手从托盘拿起机杼,笑了笑在众人起哄中,挑开盖头。

  黑发如墨,肌肤若雪。红衣相衬,纤纤身影摇摇曳曳,让人感觉心头一惊。之前的花绽身陷牢狱横遭酷刑,被折磨得毫无人形,此时略施胭脂也算是绝顶的美人。人常说花家二女倾国姿也算是言之有据。

  那眸子盈盈秋水,一眼看去像是被羽毛轻轻撩了,有点痒,有点心动。

  “恭喜大将军,新婚大喜,得此佳人,祝大将军与夫人和和美美早生贵子!”

  “恭喜大将军,夫人倾城,实在良配!”

  “恭喜大将军,真真是英雄美人,天作之合啊!”

  熙熙攘攘的人群纷纷祝贺,洛翎羽嘴角含笑是个春风得意的样子。

  丘忘机站在人群中,盯着花绽,满目悲凉,花绽从始至终目光没有落下来,他等啊等,像是等了一辈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