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泄密
凯特夫人2019-12-20 16:113,267

  “炎太医,怎么样,这次可是怀上了?”

  “恭喜贵人,果真是怀上了,最近要少走动,等过了前两个月,再出去活动活动,也不迟。贵人,这里没有别人,你可会让我们炎家的孩子,做皇帝啊?”

  “痴心妄想!后日就是元宵节,这是年后第一个大节,让我怎么能够不走动,告诉你,这个孩子是我没办法才怀上的,所以也只能没办法的让他流产!你去准备一副好的打胎药,随时给我准备着!”

  “贵人,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虽然这腹中不是龙裔,也是你自己的孩子啊!”

  “我怎么不知道这是我自己的孩子,只是这孩子留不得,不然,要死的可能就不只是他一个了,包括我,包括你,都得死!”

  “奴才知道了,哦,最近我弟弟说你没有见他,是为什么?”

  “我怎么可能天天去见一个侍卫呢!真是荒唐,他若是在这么问,你就给他几个巴掌,告诉他,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是,奴才记住了。哦,奴才还有一件宝物献给贵人。”

  “可是上次你说的保我可以怀上的那个?”

  “哈哈,没有男人,女人怎么可以怀孕呢,但是这个东西却可以造成假孕现象,服下之后,在下个月月事来临之前,小腹就会像是怀孕了一样越来越大,现在按照大家知道你怀孕的时间,已经快两个月了,不能还一点动静都没有,你今天服上一丸,等到元宵节那天小腹就可微微隆起,就可以骗过大家的眼睛,知道小产,才会结束。”

  “这么神奇,那可真是好东西呢,却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可以阻止月事的到来,让它的药效在腹中保存两三个月呢?”

  “这个么,微臣还在研究,怎么,贵人有用?”

  “有大用,你若是可以早日研究出来,我重重有赏!”

  “是,奴才知道了。奴才这就告退了。”

  炎太医走后,若曦问道:“蓉贵妃送的那个宫女怎么安排?”

  “带她来见我吧。”

  片刻功夫,那个宫女被带了进来,给玄儿请了安。玄儿问:“叫什么啊?”

  “回贵人,我叫梅心。”

  “没心,呵呵,这名字还真是好啊,不过在我这里,不可以叫这样的名字,给你改名叫幽心好了。你就去杂物房做整理东西的工作吧。”

  “可是……可是蓉贵妃是把我送给郭采女,让我去照顾郭采女的。”

  “郭采女身边的素心向来是照顾她主子照顾的极好,你若去了,一时半会也不知道郭采女的习性,倒是不利于郭采女养病了,现在你们都是宜兰宫的人,自然是我说了为准,等到日后你随着郭采女搬回了凝紫阁去住,我就不再管你了。”

  “可是,贵人我……”

  若曦在一边说:“哪里有这么多的可是,可是他妈要生多少个可是啊!我不知道你们荣华宫里规矩是怎么样的,在我们宜兰宫,分到了职务就要各司其职,让你去杂物房工作,没事儿就不要出来。”

  “我们……荣华宫的规矩也是如此的,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工作了。”

  “嗯,下去吧。”

  晚上,一只鸽子从宜兰宫飞出,落到了另一座宫里,有人打开了里面的纸条,竟然写着,看守太严,什么都打听不到。

  第二天,若曦去杂物房问:“幽心,纯贵人的元宵节礼服,你可去内务府领了?”

  “主子并没有以让我去领衣服啊?”

  “那现在还不快去!若是耽误了明天主子的事情,可是你能够担当得的?”

  “是,我这就去,”幽心咬着牙,却没有任何办法,本来自己以为这两个年轻的主子应该是很容易搞定的,现在看来实在是自己小看了纯贵人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连一丝一毫的消息也得不到,甚至都不能靠近郭采女一步。

  到了内务府,幽心问掌事太监:“不知道宜兰宫纯贵人的礼服在哪里领取呢?”

  “纯贵人的……刚刚才有人领回去了,怎么又来了一个啊?”

  “哦,那可能是他们记错了,所以安排重复了,既然领过了,我就回去了。”

  刚刚给那刚刚告辞,回头迎面过来了兰芝。两人使了一个颜色,靠得近了谢,幽心道:“宜兰宫太严格了,奴婢得不到任何消息。”

  “没用的东西,想尽办法得到纯贵人的信任,不然你就不用在宫里干下去了。”

  “是,奴婢知道了。”幽心心里一紧,真害怕长时间得不到什么消息,蓉贵妃会杀了自己,万一露出了什么马脚,别说纯贵人不杀了自己,就连那么若曦,可能都会一时冲动,捏死自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当初为什么要被分给蓉贵妃呢,以至于现在骑虎难下,想不做坏事,都难了。

  他是这么想的,在一边监视的王江却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只知道看见了她和荣华宫里的人接触了。

  王江跑得快一些,回去告诉了玄儿他所看见的事情。若曦冷笑道:“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她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啊,刚刚来到这里,就开始给老主人通风报信了。”

  “不过,很好,我们倒是可以利用她的这一点儿衷心呢。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王贵人了,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后天就是元宵节,想必她也不会去参加了,明天晚上我就去偷偷的会见一下她,你觉得怎么样?”

  “是,主子,女婢明白了,奴婢一定保守好秘密,主子就尽管的去看王贵人吧。不知道主子可要带上一些什么礼物吗?”

  “也不需要其他的,只要有玲珑汤圆即可,我要和王姐姐一起吃汤圆。”

  “主子,可是这玲珑汤圆,只有皇上皇后才可以食用的啊。”

  “那又能怎么样,以我今时今日的宠爱,想吃一下玲珑汤圆难道还不行吗?你去准备着,到明天,一定不能缺了少了的。”

  “是,奴婢知道了。”

  两个人会心一笑,一拍即合。第二天傍晚,若曦来到杂物房旁边的厨房,对王城说:“你快点,今天主子要去秘密会见王贵人,一定要带上玲珑汤圆才可以表达姐姐对王贵人的姐妹之前,这事儿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了,不然又是一样麻烦。”

  “放心吧若曦姑姑,小的知道了,马上就可以了,你让主子准备好,马上就可以去了。”

  “嗯,这会儿天也黑了,也是时候动身了。”

  不一会儿,玄儿和若曦两个人就穿着素净的衣服离开了宜兰宫。

  “王贵人,你还好吗?最近身体可还好?”

  “难得明天十五月圆之夜,没想到,竟然是你来看我,人心向背,世态炎凉,这宫里的繁杂事务我算是看清了,你平时害过的人,到头来竟是两肋插刀,平日里衷心相待的,到头来竟是插你两刀!”

  “好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还想它干什么,今天是好日子,你我姐妹一场,说说家常,也是好的,明天就是元宵家宴,王姐姐还去不去了?”

  “我这样的,出去丢人现眼吗?我现在都不敢照镜子,感觉自己就像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一样,也懒得梳理,梳理的再好看,又能够给谁看呢,皇上自然是不会再看我了,难不成给那群太监看吗?哈哈哈,我真是个废人,是个疯子。”

  “姐姐何必这样自甘堕落呢,姐姐如花的年纪,如今只是身体不大好,等以后好了,再好好打扮一番,不还是绝世的大美人吗,到时候重新博得皇上的宠爱也未可知啊。”

  “重新博得皇上的宠爱,难道,你竟然不怕旁人得宠,你会失宠吗?”

  “说真的,我当初入宫实属偶然,如今也不过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罢了,得宠怎样,失宠又能怎样,只要能够平平安安的在这宫里呆上多少年,老死在宫里,也就好了,那定然是胜过明争暗斗的日子,每天提心吊胆的,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空,死了也不过是一捧灰,又有什么区别呢。人活着要有一口气,死了哪里还有什么啊,死后的名节,就让后人去说吧。”

  “妹妹这番道理,姐姐真是自愧不如了,只是我现在这样,实在是难以再有什么打算能够重新博得宠爱了,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我就永远的消失在皇上的记忆里了呢。”

  “皇上当初没有废了你的位子,没有把你地位降低,就是说明心里还是有你的,只是碍于宫里的规矩,所以才给你禁足一段时间而已,你不要伤心,我得了空,在皇上面前说说你的好话,不管皇上是怎么想,至少也不会忘记你。”

  王贵人苦笑了一声,摆出了一副你自便的表情。看来她是真的对自己失去信心了呢。

  这时候,突然外面有人进来的声音,王贵人惊讶的问:“妹妹来我宫里,可是被谁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若是被旁人知道了,又能怎样呀?”

  “私自看望禁足的妃子,是要治罪的,至少也是个禁足。”

  “那我倒是不怕了,怀着孕的妃子,是不会被治罪的。”

  “如此,我就安心了。我们先看看怎么回事儿吧。”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换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为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