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救人
凯特夫人2019-12-20 16:113,135

  二三月的时节,残梅未退,杏花盛开,经过了一个冬天,刚刚呈现出百花盛放的光景。

  这样的好时节,如果不去好好欣赏,岂不是辜负了。

  踏着春光,玄儿和若曦到了御花园,听说最近荷花池里刚刚来了一对白天鹅,甚是好看,可真要好好看看呢。

  离得远远的,就听见那个方向有几声仙鸟长命,一对白鹅在湖面上飞舞,和倒影相映成趣,让玄儿都有些看痴了。

  “主子你看,这谁这么有闲情,竟然比主子还要潇洒呢。”

  玄儿朝着若曦指着的方向看去,有一个妙龄女子,穿着飘逸的白衣,就像是仙子一样站在湖心亭的栏杆外面。

  这么冷的天气,怎么只穿了一层白纱?在宫里除了舞姬,是很忌讳有人穿这么白的衣服的。

  “不对,那个是王贵人!什么闲情,她明明是一脸的忧伤,难道?”

  “哎呀,主子,你看王贵人,是不是想要跳湖自尽啊?”

  只见王贵人在湖边,看着自己的倒影在默默地流着眼泪,看来小产的事情对她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不行,若曦,我们快过去,不要让她做傻事!”

  说着玄儿赶紧的跑到湖的另一边,从画廊小心的走过去,想要拉住王贵人。王贵人看到有人过来,惊讶的看着,竟然是她。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只是什么话,这么冷的天,你穿的这么少,弄坏了身子可怎么好,快回去你宫里休息吧!”

  “你别过来!刘玄儿,你不要在这里装好人了!你知道什么,皇上对我的宠爱,对你来说算什么,我多么难才能怀上这一胎,他在我肚子里整整六个月了啊,六个月的艰辛你怎么知道,哪怕再多熬上一个月,他都有可能活下来,为什么偏偏这么快,就让我们母子再也不能相见了。你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吗?我难道还能幻想,以后皇上突然对我更加宠爱,我还有怀孕的机会吗?你可知道,太医说了什么,他说我想要再次怀孕,至少还要养上两年,两年啊!皇上还会记得,有这么一个王贵人吗?两年之后宫里会不会再来新人,我们这些已经不新的人会不会再也见不到皇上,谁能知道?你刘玄儿今时今日得宠,怀上皇嗣也是迟早的事情,可是我没有机会了,难道等着你加封晋位,眼看着自己被踩在你的脚下吗?”

  “你不要想这么多,你先过来,回去好好说。”

  “不要想这么多,让我怎么不想这么多,不错,我是很恨你,我也知道之前对你的百般嘲弄与侮辱,我就不信你会不记在心里,你以为我傻吗?你今日劝我好好保养身子?哈哈,你觉得很好笑吗?你难道你应该期盼我小产,期盼我再也不得宠,再也生不出皇子吗?”

  “我不管你怎么样,也不管你对我怎么样,你生出的,总是皇上的孩子,我怎么会有心让你生不出皇子!你怎么可以如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我像你想的一样吗?你既然知道曾经对我百般侮辱,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几曾何时,有过对你的报复?”

  “刘玄儿,你是个聪明人,可是我也不傻,当初我身怀有孕,就算是持宠而娇,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毕竟我先生下了皇嗣,是必然要先封嫔的,你怎么会敢报复我。我腹中的孩子,就是我唯一的筹码,但是自从我小产之后,我就知道我败了,败得一败涂地,再也没有重新起来的希望了。刘玄儿,时至今日,你已经赢了,可是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你赢了我,却还有很多人在上面压着你,你要想着你顺从了皇后,或者蓉贵妃,你就可以高枕无忧,毕竟在别人的庇护下面生活着,是谁也不想的事情,我可不信你能够安分守己,除非你成为后宫最有权势的女人,不然,你永远都是别人手里的棋子。”

  “够了!你疯了吗?竟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宫里永远都是皇后娘娘最大!”

  “自欺欺人!你这样的话,不管心里是真这么想的还是胡说的,都让人无比的恶心你知道吗?因为这说明你要么是一个明里暗里各有一套的人,要么说明你是一个不求上进,但食嗟来之食的人。你这副嘴脸,真的好贱!”

  “你是越发的失仪了,你看看你现在,可还有一个妃子的样子,若是皇上看到了,成什么样子!我看你不但身体病了,脑子也病的不轻呢,你快回去,好好让太医给你治治病!”

  “我今日出来,就没有想过在回宫,你我从入宫,就没好过,今日竟然是你在这里劝我,也算是对我的讽刺了!”

  “从入宫就没有好过,你若没有苦苦相逼,我怎么会对你如此,若曦已经去叫人了,你若再不过来,就要被人架回去了。”

  “是吗?或许是被抬出去呢,哈哈哈!刘玄儿,不管你劝我是实情还是假意,谢谢你,为此我也送你一句话吧,皇后,或者蓉贵妃,都不是什么好人,你不管投靠的是谁,也不过是她们争权的一个工具,劝你还是把心思放在皇上身上,不要说你不想做后宫里最有权力的女人,因为你进来了,就不得不挣,不成功,只能等死!”

  刘玄儿听着这话,愣了一下,她虽然明白,却不想王贵人竟然说的这么直白,就这迟疑间,那白影纵身跳进湖里,扑通一声,惊起了两只正在湖面上卿卿我我的白天鹅。

  “啊!王贵人跳湖了,快来人啊!”这么喊着,玄儿也随之跳了下去,之前不知道,只觉得这湖水清澈见底,没想到竟然这么深,有两人高呢,玄儿虽会游泳,可是王贵人一心求死,她身上负了重的东西,让玄儿很难把她拉上来,没办法,只能摸她的身上,竟然是些鹅卵石什么的,全都缀在衣服上,这样跳下去,人不沉到水底才怪呢。

  二月的湖水,冰冷刺骨,可是王贵人只穿了这么一件衣服,若是脱下……没办法,玄儿只能把自己的外套给她包住,让那缀满了鹅卵石的衣服沉了下去。

  冷,是玄儿现在唯一的感受,手甚至不能抓住王贵人,她现在已经昏厥,用不上一点儿力气,自己的力气也已经不足,不能把她拉到岸上,毕竟这人工的湖,四周都是光溜溜的石壁,玄儿只能把王贵人的脸拉住,就这么在湖面上飘着,等着别人来救。

  好久,至少玄儿觉得等了很久,终于有侍卫,搬着梯子,拿着绳索。若曦在后面跟着,看着自己的主子也下去了一脸的惊慌。

  侍卫把梯子放下去,把布绳系在王贵人和玄儿的身上,一起拉了上来,王贵人昏迷,不知情况,玄儿却还清醒,只是浑身都已经麻木了,冻得一直哆嗦着,这最近的就是馨嫔的听雨轩,众人赶快把两人送过去,并叫太医马上过去。

  皇上皇后都过来了,庄妃听闻玄儿掉进了水里,不知道什么情况,也赶了过来。

  王贵人没醒,玄儿也睡着了,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有若曦,也不明了。

  “若曦,你们家主子怎么回事儿?怎么和王贵人一起入水了?沁芳,你家主子身子未愈,自己出去你们也不看着点?你们这些奴婢是怎么当得?”

  沁芳已经吓得不知道说什么了,神神叨叨的说道:“因我们不让贵人出去,贵人把我们全都迷倒了,自己出来了,我们实在不知道啊。”

  “迷倒了,真是荒唐,这个王贵人到底要做什么!”

  “回皇上,今日我家主子给娘娘请安之后经过御花园,见到王贵人一个人站在湖边,又穿的单薄,所以过去劝慰,并让奴婢去拿件儿衣服,等到奴婢回来的时候,侍卫已经过去救人了,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奴婢也不知道,还要等两位主子醒了,才能见分晓啊。”

  “朕今日就在这里等着,看看她们能说出什么来,这后宫再不治理一下,人都死光了也没人管!太医,两位贵人怎么样了?”

  “回皇上话,纯贵人并无大碍,只是感染风寒,已经喝下了驱寒药,不时就可以醒了,王贵人较为严重,她小产身体未愈,又有寒气侵体,怕是要修养一段时间了。”

  “是该让他禁足一段时间了!如此天气只穿着单衣出去!咦……这不是纯贵人的衣服吗?”

  若曦看了,那地上堆得一滩湿漉漉的衣服,果然只是自己主子的衣服。不知道王贵人身上那身白衣哪里去了。

  “回皇上,奴婢和主子见到王贵人的时候,她穿着一身白衣,不知道怎么变成我们家主子的衣服了。”

  大家猜疑重重的时候,只听几声咳嗽,玄儿醒过来了。皇上忙在凑过去:“玄儿,你感觉怎么样?还冷不冷了?要不要再一床被子?快告诉朕到底发生什么事请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怀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为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