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落水
凯特夫人2019-12-20 16:113,192

  酒过三巡,莲妃起身说:“皇上,今天元宵佳节,不如我们出些灯谜猜一猜,岂不是正应景吗?”

  “嗯,好主意,既然是爱妃提起的,不如爱妃先说一个,让我们大家猜一猜,包括你们这些随身宫女,都可以猜,猜中的,朕有赏!”

  大家鼓掌欢迎,莲妃想了想,说道:“元宵之后柳吐芽。打一成语。”

  众人开始陷入了沉思,玄儿细细思忖,就有了答案,只是,这答案怕是不是那么好的寓意,也就没说。不多时,大家心里都有了底,却都不肯说。

  “怎么,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人能够猜出来吗?”

  蓉贵妃给幽心使了一个眼色,幽心下跪道:“回皇上,奴婢到有一个答案。”

  皇上哈哈大笑说道:“你看看你们,竟然还不如一个宫女,你且说来,若是中了,朕重重有赏。”

  幽心说道:“回皇上,奴婢猜是,节外生枝。”

  这话一出,众人愣了一秒,这样好的日子,谁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莲妃开始暗笑,纯贵人瞪了幽心一眼,低声道:“我让你懂得分寸,你却给我脸上抹黑,你找死!”

  皇上却没有冷场,笑着问玄儿:“纯贵人,可是你教的?”

  玄儿俯首道:“皇上,小小宫女不知天高地厚,知道个成语就乱用,让皇上笑话了,臣妾以为,此时此刻,若是以‘喜出望外’作为谜底,岂不更好。”

  “嗯,纯贵人说的是,莲妃,你来说说,这两个答案哪个是对的?”

  莲妃道:“这么好的日子,臣妾怎么能够出节外生枝这样的谜底呢,自然是纯贵人的答案是对的。”

  “好,传朕旨意,赏纯贵人貂皮披肩一件。”

  “臣妾谢过皇上。”

  蓉贵妃起来道:“既然大家这么开心,不如臣妾也献献丑,给大家出一题,臣妾的谜面是,七仙女嫁出去一个,也是猜一个成语。”

  “哦?七仙女嫁出去一个,嗯……谁有答案?”

  玄儿死死的盯着幽心,让她死也不敢再说什么。大家又开始陷入了沉默,蓉贵妃笑道:“不如大家看看纯贵人,就该知道答案了。”

  写这才意识到自己只顾着盯着幽心,完全是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她给谢常在的一个眼色,低声道:“不如你破了吧。”

  谢常在会意,起身道:“若是纯贵人现在的状态,姐姐身怀有孕,喜得贵子,就像七仙女中老七嫁出去了,倒是老大老二都没嫁出去,岂不是看着这个妹妹眼红,那纯贵人可不就是意气风发么。”

  皇上笑道:“纯贵人的确是意气风发,蓉贵妃,谢常在猜得可对?”

  蓉贵妃心想,不对也得说对了,只得点头,心里却暗骂谢常在,凑什么热闹,小心本宫回去收拾你!

  本来两道羞辱玄儿的题都被破了,玄儿却起身道:“臣妾也听得一道题目,是刚刚我的宫女幽心说的,不如大家猜一下。”幽心惊恐的看着玄儿,这是要指自己于死地啊,若是她也出什么暗骂别人的灯谜,骂了谁谁不是要杀了自己么,莲妃蓉贵妃都是主子,大家开个玩笑尚且可以,但是自己不过是一个宫女,若是敢用灯谜骂别人,那还不是死绝了!

  皇上笑道:“很好,爱妃就说一下吧,让我们大家都猜猜看。”

  玄儿起身离席到大厅中央,说道:“一只海蟹横着爬,左右各有钢铁夹,若是风平浪静后,故做嚣张破浪花。”

  “嗯,这不错,不知道猜的是什么东西呢?”

  “回皇上,猜的是人名字。”

  蓉贵妃的脸色马上臭了起来,这明明是暗讽自己,靠着莲妃兰贵人,在宫里兴风作浪,这样的谜面你敢说,我到时看看谁敢猜!

  果然,这谜面过于简单,任谁也都能够想的起来,都不敢说出来,一时间差点儿又要冷场了。

  “怎么,都猜不出来吗?蓉贵妃,你可有答案?”

  “回皇上,臣妾并无答案,我看大家都猜不出来,不如就让纯贵人自己揭晓谜底吧。”

  “如此也好,等的太久总归是不好的,纯贵人,你说说你这答案是什么啊?”

  “回皇上,臣妾的答案是张飞。此人没事就喜欢吹鼻子瞪眼,一手一个板斧,可不正像是螃蟹一样,又喜欢没事儿兴风作浪,正是应了臣妾出的题目呢。”

  “嗯,答得很妙,纯贵人、谢常在,再赏。”

  两人又谢过了皇上,才回到位子上继续用膳。谢常在小声说道:“可算是过去了,不过姐姐猜得没错,她们可真是把矛头指向了我们呢。”

  “但愿并不是因为你我交好,不然我们的一些计划就完不成了,我们先不要过多的说话,等回到宫里再慢慢的说。”

  到了黄昏时节,大家都酒足饭饱了,皇上下令,道:“各宫妃子,现在可有时间回去更衣整理,今晚申时,在御花园放烟花,赏花灯!”

  大家齐声叫好,众人纷纷离席,有的喝的酩酊大醉,有的却还十分清醒,现在至申时还有一个时辰,众人都纷纷回去,醒酒的醒酒,准备的准备。

  玄儿回到宫里,脱下了沾染了酒气的衣服,换上另一身衣服,挽了一个不一样的发髻。把簪子什么的全都摘了,大晚上的也没人看,怪累的。

  整理好之后,拿出了高粱杆和彩纸,和宫女们一起扎了几个荷花灯,忙完的时候,都已经快要到时间了。连忙披上一件大氅,让幽心拿着荷花灯来到了御花园。

  这里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状态,到处燃起了花灯,大多是大红大紫的颜色,富贵华丽,一条龙形花灯贯穿整个湖面,声势浩大,器宇轩昂。到处其乐融融,箫管齐鸣。

  纯贵人见了谢常在,庄妃和馨嫔,都分了花灯给她们,然后自己来到了湖边。这湖岸高的很,根本不能直接把花灯放在水里。

  玄儿对幽心道:“幽心,你拉着我,不要让我掉进水里,我把花灯放下去。”

  “主子,这太危险了,还是找一处浅的地方去放花灯吧。”

  “我说了是这里,就是这里,只要你好好的抓着,有什么危险的,你是说我福薄吗?”

  “奴婢不敢,奴婢抓着就是,主子把花灯放在水里就赶快上来啊。”

  “还用你废话,快拉住。”她把大氅的一个角给幽心拉着,自己慢慢的斜下水面,把花灯放在了水里,幽心就耐不住说:“主子,好了快上来吧。”

  “花灯还没有走远,要是一会儿搁浅了,可怎么好,你好好拉着,莫不是我太重你拉不动了吗?”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怕有个意外。”

  “怎么今天大好的日子,你老是说胡话呢,让你拉着你就拉着,我又不是不会游泳,你怕什么。”

  “是,奴婢不敢了,奴婢紧紧拉着主子就是。”然后只能尽力的拉着,这纯贵人,明显是在玩自己,要是早知道纯贵人竟然是这么不好惹是,自己就不应该来宜兰宫了。

  玄儿在下面玩的正开心,幽心却已经筋疲力尽了,这时候,皇后皇后和庄妃他们都过来了,谢常在远远的看到了玄儿正在放花灯,忙到:“纯贵人这是干嘛,这样危险可怎么好,幽心,你家主子任性,你也不拦着点,要是出了意外可怎么好,快让你家主子上来。”

  幽心心里已经,忙对玄儿说:“主子,皇上来了,主子还是赶快上来吧。”

  玄儿往后看了一眼,笑了笑,轻轻的拉了一下自己大氅上的系带,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水中顿时惊起了一群天鹅。

  “啊!纯贵人落水了,快来人啊,纯贵人落水了!”

  听到幽心的呼喊,皇上一行人加快了速度走了过来,皇上怒气冲冲的道:“怎么回事儿,刚刚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落水了?”

  幽心道:“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拉的紧紧的,却不知道怎么手里一轻,纯贵人就落水了。”

  “没用的东西,纯贵人身怀皇嗣,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你就等着杖毙吧,来人,把幽心给我拉下去!”

  玄儿在水里挣扎道:“皇上,不要怪幽心,是我自己跌下水的,”这时候已经有了太监下到水里扶住了她,玄儿继续说道:“刚刚是我自己要放花灯了,幽心只是听命于我而已,皇上还是不要怪罪她吧。”

  说完玄儿已经被服了上来,皇上赶忙抱住,对幽心说:“既然你主子为你求情,暂且饶你一命,快回去面壁思过去!来人,送纯贵人去宜兰宫,马上传太医过来。”

  宜兰宫里几乎没人说话,大家的心都吊在了嗓子眼,纯贵人回到宫里就晕过去了,太医们正在会诊。皇后一边询问情况,一边安抚皇上不要担心。听说询玄儿落水,王贵人也赶了来看望。

  皇上手里端着一杯茶,不知道喝还是不喝,现在纯贵人是唯一有身孕的妃子,若是出了差错,自己又失去了一个孩子。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王刘联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为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