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家人
悠竹2019-11-19 14:483,553

  自打余锦枢提过要给温父办画展的事情,温父就开始日夜期盼着具体的消息。

  可余锦枢那边就好像是没了下文一样,这让温父有些苦恼。

  他不好去找余锦枢问这件事情,只能主动联系温绵,希望温绵这边可以给一个答复。

  收到父亲的消息,温绵只感到心烦。

  温父约她在公司附近的餐厅吃饭,她内心抗拒,可她更清楚自己不可能做到对自己的父亲爱答不理。

  午休的时候,温绵主动赴约。

  看着温绵一副干练的样子,温父心里十分满意,对温绵态度更是和蔼许多。

  他亲自给温绵夹菜,语气里满是对温绵的在意。

  “你看你最近都瘦了,平时一定要好好吃饭,照顾好自己。”

  面对父亲的热络,温绵从心底里排斥。

  “爸,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嘿嘿,小绵啊,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我就是想要问问之前你说的给我办画展的事情,还算不算数啊?”

  温绵抬头看向温父,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爸,你是真的很想办画展,是吧?”

  “这是肯定的啊,可是我也不能让那个余锦枢掏钱办画展。你现在和他的感情也不是那么稳定,咱们也不能让男方家里认为你就是奔着钱和他在一起的。”

  “爸,画展的事情我可以办,你放心吧。至于办画展的费用,我自己拿。”

  “你自己拿……”

  温父话说到一半,不可置信地看着温绵,试探着。

  “小绵,你手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温父还是了解办画展需要的费用的,那是没有五十万下不来的,他可不知道温绵什么时候有这样一笔钱的。

  面对父亲的质问,温绵淡定地看了他一眼。

  “钱是怎么来的你就不要管了,都是靠我的真本事得来的。”

  温绵不愿意和父亲过多讨论此事,温父见此也不好多说。

  “行,只要画展能办起来,怎么样都好。你妈一直都觉得我没出息,这次我要让她看看我的本事。”

  温父一想到自己办了画展之后就可以在妻子面前耀武扬威,心里十分高兴。

  温绵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父亲,心中多了几分酸涩。

  她清楚父亲是爱母亲的,可是她更清楚母亲对父亲的职业有多么地不理解。

  她只是希望通过办画展的事情,可以让父母的关系有所缓和,至于其他的,她还没有想。

  “对了,小绵,你马上就要过生日了,这次生日你打算怎么过?”

  “生日过不过无所谓的。”

  温绵从来不觉得自己的生日需要特殊过,不过想到自己已经好久没见到母亲,她还是决定要好好过这个生日。

  “这样吧,我生日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吃个饭,我给我妈打电话,让她也回来。你们可以去我那儿。”

  “好啊。”

  得知女儿会联系妻子一起,温父顿时乐的合不拢嘴。

  其实他早就想主动找机会和妻子和好,不过迟迟没有合适的机会,现在女儿能出面解决这件事情是再不过的。

  看着父亲也是很期待一家人可以在一起吃饭,温绵心情跟着好了许多。

  和父亲一起吃过饭,温绵回到公司第一时间给母亲微信留言。

  她清楚母亲这段时间需要好好冷静冷静,不过母亲也经常给她发消息,要她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

  温绵很清楚自己的母亲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好,她告诉母亲自己生日会在公寓过,希望母亲可以回来。

  顺便温绵把自己交男朋友的事情告诉给母亲,她还是打心底里希望母亲那里可以为自己把把关。

  夜晚,A市最繁华的景安区是那样的纸醉金迷,街道的酒吧内,余俏一个人买醉。

  路过她身边的男人想要主动靠近她,可一看到她身边两个保镖都打消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余俏一边喝酒,脑海里闪现的就是之前和余锦枢吵架的样子。

  她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不要对余锦枢再继续沉沦下去,可她就是没有办法,做不到对余锦枢彻底放下。

  爱一个人容易,可轻易放下一个人,并不容易。

  一想到这些,余俏就只能选择用酒精麻痹自己。

  左缙出现在酒吧的时候就看到余俏在那里醉生梦死,他来到余俏身边,余俏的保镖下意识要阻拦。

  注意到来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保镖看向余俏,似乎在询问余俏的意思。

  余俏看清楚来人是左缙,嘲讽一笑,却还是用眼神示意手底下的人放行。

  左缙来到余俏身边,伸手为自己倒了杯酒,余俏斜眼看他,满是嘲讽。

  “你今天来找我,不会还打算继续挑拨离间吧?”

  和余俏对视的一瞬,左缙笑容灿烂。

  “你想多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不挑拨,你和你哥之间的关系也会不到从前了,不是吗?”

  左缙的话如同一把刀插进余俏心里,余俏恶狠狠地瞪着他。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余俏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她脆弱的时候嘲讽她,这是她和余锦枢之间的事情,和左缙没有半点关系。

  见余俏对自己仍旧有敌意,左缙也不生气,反而说着。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多半是因为你哥的缘故,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余锦枢为什么对你这么冰冷?”

  左缙的话引来余俏的在意,她迫切地望向左缙,似乎想要在左缙这里寻找到答案。

  “那是因为,余锦枢是余氏集团的总裁,他什么都有,而你只是余家的养女。”

  左缙此话一出,余俏沉默不言。

  她不傻,左缙话里的意思她很清楚。

  这些年来不管余母对她有多好,余俏都清楚自己只是余家的养女。

  余锦枢是那样的耀眼,可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眼泪渐渐从眼眶低落,余俏仍旧倔强。

  “你说这些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她不需要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做马后炮,她余俏是最尊贵的女人,她不屑于这些。

  见此,左缙也不气恼,在一旁替她分析。

  “陶婉月和你相比,还算是聪明。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余锦枢不是她好掌控的男人,便识时务地和余锦枢做兄弟,而你呢?”

  “你心甘情愿默默守护余锦枢这么多年,结果换不来余锦枢的半点怜惜,啧啧啧,真可怜。”

  “左缙!你说够没有!”

  余俏绝对不容忍他人对自己的嘲讽,她骄傲了这么多年,绝对不会因为这一件事就被打倒。

  眼看着余俏怒了,左缙也失了兴致。

  “你很清楚我来找你的目的,你放心,我不会逼着你和我合作,不过,我可以给你时间仔细考虑,什么时候你考虑好了,什么时候来找我。”

  “你放心,我和你绝对没可能合作。”

  余俏这么多年从未把左缙放在心上,就算是此时左缙朝她施以援手,她也会认为左缙是不怀好意。

  左缙没有继续纠缠余俏,该说的他都说完,至于余俏听不听,那就是余俏自己的事了。

  这几天余锦枢工作比较忙,温绵也一直都在忙着公司项目资料的整理,两人每次见面都是在谈论工作上的事情。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温绵就是觉得余锦枢有些不大对劲,似乎是在刻意躲着自己,避免聊一些私下里的话题。

  心里有了心结,吃午饭的时候温绵难免会愣神。

  注意到温绵的不对劲,余锦枢关切问着。

  “怎么了?看你心不在焉的。”

  被余锦枢问着,温绵回过神来。

  “没什么,就是觉得最近我们都挺忙的。”

  温绵不好意思问余锦枢,毕竟余锦枢每天都和她在公司里工作,她也说不出来余锦枢做得不对的地方。

  似乎想到温绵心里的犹豫,余锦枢自顾解释着。

  “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可能顾不上陪你,别介意。”

  “我明白的。”

  温绵不是那种时刻沉浸在感情里的小女人,既然做了决定要和余锦枢一起走下去,她就做好了准备。

  余锦枢伸手摸了摸温绵的脑袋,宠溺说着。

  “你过生日那天,我一定好好陪你。”

  “锦枢,我打算过生日的时候,让我爸妈去我那里,我想和他们一起过。”

  温绵有些不大好意思地说出自己的打算,余锦枢能够在百忙之中想到自己的生日,她已经很感动了。

  只不过她不知道余锦枢能否和自己的父母一起给她过生日,父亲对余锦枢还算是满意,可母亲那样敏感的人。

  温绵不是担心余锦枢不会让母亲满意,她只是担心母亲会因为余锦枢的身份阻挠他们在一起。

  毕竟只有在童话故事里,灰姑娘和王子才可以实现美丽幸福的爱情。

  得知温绵已经有了安排,余锦枢没有生气,仍旧是笑意盈盈。

  “好,那你就好好和家人过生日。”

  话虽这么说,余锦枢还是没有办法掩饰失落,温绵补充。

  “要不那天你也来,正好可以见见我父母。”

  温绵此话一出顿时有点小后悔,不过注意到余锦枢满意的笑容,她还是把后面想说的话憋了回去。

  看来余锦枢还是很想要融入自己的家庭,虽说余家是她暂时没有办法融入的,不过她愿意让余锦枢试着融入她的家庭。

  像余锦枢这样的天之骄子,应该过不惯她那样平凡的日子吧。

  “温绵,谢谢你。”

  余锦枢眼中满是感动,他很清楚温绵做的所有决定都是为了他。

  炙热的目光令温绵很不自在,她喃喃自语。

  “好了,赶紧吃饭吧。”

  “好。”

  事情有了决定,余锦枢十分高兴,这顿饭也忍不住多吃了两口。

  倒是温绵开始思考着要如何和母亲解释余锦枢的存在,并且让母亲能够接受余锦枢。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见父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