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大闹画展
悠竹2019-09-20 21:573,429

  自从余俏离开老宅后,余母的心情就很糟糕。

  一方面余俏是她一手养大的孩子,不管怎么样她都舍不得,可另一方面一想到余俏对余锦枢的心思,余母就没有办法接受。

  这天,余母在家里,管家告知余母余俏回来了。

  那一瞬间,余母激动不已,可以想到余俏的所作所为,余母犹豫。

  余俏来到客厅看到的就是余母犹豫不决的一幕,对此余俏眼中闪过一丝嘲讽,随后可怜兮兮。

  “妈。”

  眼泪从眼眶滑落,余俏可怜巴巴地望着余母,余母的一颗心顿时变得柔软起来。

  “这是怎么了?赶紧坐下来说话。”

  余俏在余母身边坐好,开始自己的哭诉。

  “妈,我知道我做错了事情,可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余家的人啊,我哥他……”

  话说到一半,余俏欲言又止,余母却明白余俏的意思。

  “哎,你这个孩子也是被猪油蒙了心,这样的心思根本就是不该有的啊。”

  话虽是如此说,余母脑海里也是闪过一个念头的,如果说余俏嫁给余锦枢,那么余俏也算是她心目中满意的儿媳人选。

  只不过,余俏的手段令余母不满。

  作为自己的女儿,有这些手段那是锦上添花,但如果是儿媳,这样的手段难免让余母厌恶。

  余俏并不知道余母心里的想法,仍旧扮演可怜的角色哭诉。

  “妈,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对,我只是希望你和哥都不要撵我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余俏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余母见了心里顿时柔软起来。

  “你这孩子啊,你哥现在也不回老宅,你在老宅住也没什么。不过你可不要再犯糊涂了。”

  余母这个时候还是需要余俏这样一个助力存在,她希望自己和女儿的关系能够恢复如初。

  不过余俏是否能让她满意,就另当别论了。

  “妈,我知道我之前的想法太愚蠢了,可不管怎么样我们绝对不能让温绵那个贱人和哥在一起啊。”

  余俏的话正好说进了余母的心坎里,一提起这个温绵,余母的脸色就难看的要命。

  “谁说不是呢,可该用的办法我们都用了,你也看到了,你哥对那个女人就是各种上心。”

  余母也开始尝试反思自己,她不希望因为温绵的事情和自己的儿子闹成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余俏时刻注意余母的神色,她开始在一旁出谋划策。

  “我听说温绵的父亲要举办个人画展,这次画展还是奉初寒帮忙办的,估计到时候会有很多艺术圈子的人士,要是我们去会展上警告他们温家,说不定能有效果。”

  那样一个大场合,只要她们过去,估计温家的面子一定挂不住,到时候温绵定会将所有怨气都放在余锦枢的身上。

  余母眼前一亮,不由得从心底里赞叹余俏的主意是真的好。

  温父的个人画展如约而至。

  温绵当天陪在温父身边,温母也装作和温父恩爱的样子,这一家三口在所有人看来和和睦睦的,令人羡慕。

  余锦枢公司又会,没办法赶过来,正好温绵也担心余锦枢在会让父母不高兴,没有太在意。

  陶婉月和奉初寒一起出现在众人视线,就引来媒体的强烈关注,看到陶婉月也来了,温绵高兴。

  “陶小姐,没想到你也来了。”

  “我听初寒说伯父办了和画展,就也跟过来看看。伯父,伯母,我是小绵的朋友,陶婉月。”

  陶婉月礼貌地和温父温母打招呼,温父温母对陶婉月的第一印象很好。

  奉初寒礼貌开口。

  “伯父,我和你介绍几个业内行家,正好可以交流一下。”

  “好,好!”

  一听可以有交流的机会,温父迫不及待,温母对此有些哭笑不得,向跳完月解释。

  “小绵的爸爸就是对画画专注,这次画展能办起来,瞧给他高兴的。”

  “伯父的画真的很好,我这种门外人看一眼都觉得赏心悦目,像初寒那样的门里人不知道在我们面前赞美伯父多少次呢。”

  陶婉月说的是实话,奉初寒陪的爱好和他父亲一样,对画作简直是爱不释手。

  因此,陶婉月也相信温父的作画水平一定是一流的,不然不可能入得了奉初寒的眼。

  听着陶婉月的赞美,温母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她们三人其乐融融地聊着。

  就在此时,媒体那边一阵骚动。

  温绵顺着声音看去,看到是余母和余俏高调出现,心里顿时漏跳一拍。

  今天请来的媒体都知道温绵是余锦枢的未婚妻,而余锦枢的前任未婚妻和温绵是好朋友已经够令人震惊的了。

  现在余家夫人和小姐也来参加画展,这就更让人捉摸不透了,

  总之,这一次画展媒体们在意的还是余家一摊子事。

  温母和温绵对视一眼,温绵原本是打算不要温母理会这件事情的,可温母不是温绵,她很清楚女儿这个时候不能得罪余家。

  这个画展对于他们家是多么地意义非凡,越是这种场合就越要镇定冷静。

  如此,温母带着温绵主动和余母打招呼。

  “余夫人能来参加画展,真的是我们的荣幸。”

  温绵在一旁看着母亲居然可以和余母谈笑风生,除了惊讶外,更多的是对母亲的佩服。

  余母见温母对自己态度良好,可她没有忘记,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砸场子!

  余母给了温母一记白眼,随后打量着画展的画作,对身边的余俏说着。

  “啧啧啧,你看没,这样的画作,在咱们家摆着都觉得丢人,也不知道如今还有人好意思把这样的画拿出来办画展,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余母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可在场的媒体关注点都在她们的身上,余母的话立刻被媒体捕捉到了,已经开始有媒体偷偷记录对话内容,更有拍摄画面的。

  余母的话令温绵面色一僵,不等她开口说什么,温母潇洒应对。

  “余夫人对画作可能理解的不是很透彻,作为A大的美术院教授,我觉得我的丈夫的画作很好,虽然不是主流,可自成一派。”

  温母此话明显就是说余母没有水平,可对比余母的话,温母的话落落大方,反倒是给媒体不少好感。

  可媒体报道新闻,需要的就是余母那样一番火药味浓重的话。

  “你!”

  余母被温母呛得一句话说不出来,余俏却是没给面子。

  “这画展的钱是哪里来的啊?我可是听说画展是奉初寒给你们办的,看来我哥这位女朋友蓝颜知己倒是不少。”

  “余俏!”

  陶婉月始终在一旁看着两方的对峙,可当余俏说出这样的话,陶婉月下意识去阻拦。

  她就是看不惯余俏嚣张的样子。

  温绵拦住陶婉月,用眼神示意陶婉月不用说什么。

  她朝着余俏笑了笑,态度明确。

  “这次画展的场地是奉先生帮忙找的,但是费用都是我出的。可能大家都不知道,之前余氏集团收购了同行业公司,当时就是我配合着锦枢拿下国外的项目同时把对手公司击垮。当时我和锦枢还只是上下属的关系,为了犒劳我这个优秀员工,锦枢给了我余氏集团5%的股份。”

  温绵的话看似无意,可每一句都带着强势。

  媒体沸腾了,余母脸色有些难看,余俏更是要炸毛。

  温绵继续说着。

  “我想以我现在的身价,给父亲办一个画展应该没什么。余夫人,不管我现在和余家是什么样的关系,我希望您能够明白一件事情。我自始至终都是靠自己的本事在余氏集团立足,靠我的工作能力和魅力得到您儿子的青睐,这些都是我的本事。”

  “至于您觉得我配不上您儿子,我承认我的家境没有余家好,可是我接受的家庭教育不必锦枢差,我的家庭氛围更是比余家要好。”

  如果说以前温绵说这样的话还有所顾虑,那么现在她已经无所顾忌了。

  她和余锦枢的爱情是受到婚姻保护的,有些话说出来也不会失了分寸。

  她可以接受余母一次又一次地挑衅,但是她不能接受与家人伤害她的家人。

  “看来温小姐真的是伶牙俐齿啊!不过那又怎么样,就算是温小姐再优秀,余家也容不下你这个女人。”

  说完,余母想也不想就带着余俏离开,一时间会场氛围尴尬到了极点。

  温母松一口气的同时觉得自己的女儿委屈极了,温绵却用眼神安慰母亲。

  画展上的小插曲很快就被略过,温母被同时要求着一起去看画了,陶婉月来到温绵身边,安慰着。

  “余夫人就是那个脾气,很少有人可以对她的胃口,你也别往心里去,她就是直来直去的,直肠子。”

  温绵感激地看了眼陶婉月。

  “我能看出来余夫人的性格,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接受她在这个场合说伤害贬低我家人的话。”

  “我明白,其实你也不用往心里去,别说是你了,就连我的家人也是被她贬低过的。”

  “啊?”

  温绵不可置信地看着陶婉月,陶婉月苦笑。

  “谁让余氏集团在业内叱咤风云呢?当时我和锦枢还有那个尴尬的婚约在,她妈妈表面上夸我是儿媳最好的人选,背地里却觉得我家配不上他家。”

  “我还以为你们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呢,没想到……”

  “这有什么的,可能在余夫人的眼里,她的儿子应该娶一个仙女吧,不过我觉得你就是个仙女。”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有所改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