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中圈套了
悠竹2019-10-13 22:063,639

  余锦枢的话如同一根刺扎在奉初寒的身上,奉初寒顿时沉默不语,余锦枢继续说着。

  “今天这个场合我们大家千万不要慌,这件事情还是要随机应变的。”

  “怎么随机应变。”

  奉初寒是真的怒了,他怎么样都没有想到陶婉月的父母居然会这么做,他们的行为难道不是在拿陶婉月的幸福做赌注吗!

  意识到奉初寒的神色有了变化,余锦枢提醒他。

  “这个时候你要想明白,今天场合很重要,我们要如何抢占先机。”

  奉初寒眼前一亮,他看向余锦枢。

  “你是说我们抢占先机。”

  “不然呢?要是你今天不主动公布你和婉月的关系,你以为陶家能够顾忌什么?”

  余锦枢说的是实话,陶家现在的确没有什么顾虑,如果奉初寒不把握住这次机会,那可就半点机会都没有了。

  奉初寒神色认真,望向不远处看起来在强颜欢笑的陶婉月,他在心里下定决心,今天说什么都要抢占先机。

  余锦枢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奉初寒,他从奉初寒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当初他要和温绵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下定了决心并且抢占先机。

  人已经陆陆续续到期,奉初寒的父母也到了现场,不过奉初寒不喜欢和父母待在一起,反而愿意和余锦枢混在一起。

  奉母的不光不动声色地从奉初寒的身上移开,她小声在丈夫耳边呢喃。

  “看样子你儿子是被蒙在鼓里的。”

  奉父没好气地朝着奉初寒的方向看了一眼,哼了声。

  “这小子,也是该让他吃吃苦头了,不然的话我们费尽心思为他谋划,一点用都没有,就是一头白眼狼。”

  奉父的态度令奉母皱眉,这爷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好。

  余锦枢也观察了奉父奉母好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余锦枢觉得今天陶家的古怪十有八九是和奉家有关的。

  陶父面对奉父的时候那笑容过于意味深长了,难不成是这两家有什么事情隐瞒?

  看向奉初寒,注意到奉初寒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余锦枢不打算把自己怀疑告诉给奉初寒。

  他想要看看,如果他没有帮忙的话,奉初寒在面对这个抉择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宴会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陶婉月来到舞台上,环顾四周,淡淡开口。

  “今天很高兴诸位能够来到陶家公馆,参加我母亲的生日宴会。今年对于陶家来说是很特别的一年,公司的几项改革措施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我的家仍旧很幸福美满,虽然有的时候我会和父母争执不休,但是我从心底里希望他们的婚姻可以幸福。”

  舞台上的陶婉月闪闪发光,她的话没有按照彩排时候的来走,陶父陶母仍旧保持面上的微笑,但是心里已经开始慌张起来。

  他们不知道陶婉月究竟要搞什么鬼。

  陶婉月将目光停留在奉初寒的身上,朝奉初寒笑了笑,她的举动引来不少人的关注,奉初寒意识到这个时候他不应该逃避。

  这么想着,奉初寒向舞台的方向走去,来到陶婉月的身边,一把握住陶婉月的手,笑意盈盈地看着所有人。

  两人一连串的动作让在场所有人应接不暇,陶父陶母保持应有的笑容,就连奉父奉母眼里也是一闪而过的惊讶。

  感受着陶婉月冰冷的手,奉初寒眉头微皱,他将陶婉月的手紧紧地握着,看向大家,缓缓开口。

  “今天是陶伯母的生日,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我和婉月也想向大家公布一个好消息。”

  话说到这里,奉初寒看向自己的父母,奉父神色如常,奉母只是笑笑,奉初寒没有去看陶父陶母,这样的先斩后奏已经如此了,没有办法改变。

  镇定了神色,奉初寒继续说。

  “奉家和陶家好事将近,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并且祝福。”

  奉初寒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什么,人群里赵蕊最先鼓掌,随后不少人跟着鼓掌,似乎是对这件事情的认同。

  温绵在余锦枢的身边,忍不住感慨着。

  “真是没有想到啊,奉初寒和陶婉月也挺疯的。”

  居然敢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他们难道就不担心两家父母的大发雷霆吗?

  余锦枢伸手将温绵搂在怀里,语气满是温柔。

  “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今天就是两家父母设的局,为的就是让两个孩子主动承认交往的事情。”

  “啊?”

  温绵不可思议地看向余锦枢,余锦枢继续说着。

  “奉老爷子的性格,要是奉初寒在这里说胡话,他早就上去给他儿子一巴掌了,你没看出来吗,两家的老人啊就是想要刺激一下孩子们,顺便看看他们是不是想要真心实意地在一起。”

  “还能这个样子啊。”

  温绵实在是搞不懂豪门的家长都是什么心情,不过她觉得做家长的肯定都是希望子女可以幸福,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舞台上的奉初寒也开始心里发慌,不过有陶婉月在一旁陪伴着他,他也就不觉得接下来的事情有多么的难熬。

  陶父和奉父对视一眼,两人也跟着上台,奉父环顾四周,淡定开口。

  “两家的婚事会在下个月完成,也请诸位到时候来现场喝杯喜酒。”

  “是啊,两个孩子在一起谈恋爱不容易,可能我们以前是比较老顽固的,但是我们也希望孩子们可以快乐幸福。”

  陶婉月和奉初寒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没有逃过众人的眼,奉母来到赵蕊的身边,笑着对赵蕊表示感谢。

  “你这丫头,还是你的鬼主意好。”

  “阿姨,您可千万不要夸我,我也是觉得他们俩的进度实在是太墨迹了。”

  看着奉母和赵蕊之间的互动,温绵和刘良都是一愣,奉母对大家笑了笑。

  “初寒这小子啊,我们要是不逼他一下的话,他根本就意识到不到自己应该去承担婉月这个责任。”

  这下子大家彻底反应过来,原来陶婉月和奉初寒真的是中了两家长辈的圈套。

  从公馆离开,余锦枢和温绵一路上握着对方的手,没有言语。

  看到自己身边的好朋友可以如此的幸福,他们真的很开心。

  “老公,你说婉月和初寒会幸福吧?”

  “当然,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好好生活。”

  “嗯。”

  温绵很开心自己已经找到了归宿,她开始幻想着和余锦枢美好的生活,她想为余锦枢生儿育女,等着余母康复。

  一周后。

  A市机场。

  奉初寒牵着陶婉月的手在机场的出口耐心等待着,陶婉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奉初寒哄她。

  “就是来借机,也没有别的意思,你这个样子是怎么了?”

  “初情好不容易回来了,这次我的身份又不一样了,肯定会紧张啊。”

  以前陶婉月和奉初情之间的关系还算是不错,只是现在陶婉月和奉初寒在一起了,她难免担心自己在小姑子面前表现不好。

  看着陶婉月这个样子,奉初寒只觉得心情大好,这也是间接说明陶婉月是在意自己的,这种感觉很好。

  很开,奉初情出现在两人面前,发现奉初情没有带箱子,只是背了个包就回国,奉初寒脸色一变。

  “哥,嫂子。”

  奉初情没有理会奉初寒,反倒是调侃陶婉月,这一下子让陶婉月有些不好意思。

  “初情,你可别这么称呼我,我承受不住。”

  “这没什么的,反正你和我哥就要结婚了,我当然要叫你嫂子了。”

  奉初情笑容灿烂,陶婉月上下打量了下奉初情,忍不住说着。

  “你真的瘦了好多啊。”

  在国外训练可想而知一定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陶婉月自叹不如,奉初情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些事情我都习惯了,走吧,我们回家。”

  奉初情说着拉住陶婉月的胳膊,奉初寒在后面跟着两人,他看得出来妹妹真的又瘦了。

  这样的奉初情,真的很让人心疼。

  路上,奉初寒在开车,奉初情和陶婉月坐在后座,看着自己一年没有回来的城市,奉初情只觉得鼻头微微发酸。

  陶婉月注意到奉初情的情绪变化,故意转移话题。

  “初情,你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里,大家真的好想你啊。”

  “是嘛,不过我在外面训练,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想家。”

  奉初情笑容灿烂,可她的笑容背后,有多少是心酸呢。

  “对了,哥,爸的身体怎么样了?”

  奉初情这一次回国也是得知父亲身体不好,原本她也不打算回来的,还好上级领导比较体恤她,给了她假,而且她完全可以申请调动回国。

  被奉初情问着,奉初寒故作镇定。

  “那老头子的伎俩,你又不是不知道。”

  陶婉月似乎没有想到奉初寒直截了当把话和奉初情说了,奉初情笑了笑。

  “其实我在国外的时候知道这个消息就在猜测肯定是老头子自己胡编乱造的,不过他愿意演戏,那我就陪着他演戏好了。嫂子,一会儿你也陪我们一起演戏,总得让老爷子吃点苦头,不然的话每一次他都用装病来逼我们。”

  面对奉初情和奉初寒的吐槽,陶婉月哭笑不得,她现在才发现,奉家真的是欢乐多。

  与此同时,奉家。

  奉父的卧室里,奉父被奉母在床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奉父对此十分抱怨。

  “这是干什么啊!”

  “是你要装病的,总得显得脸色苍白,不好,冒虚汗吧,不然万一露馅了,怎么办?”

  奉母说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还试图要给奉父再盖一层被子。

  此时的奉父有些欲哭无泪,早知道装病还得应付回来的女儿,他就不该这么做。

  “你女儿可是在电话里一直都关心你的身体呢,要是让她发现你根本没生病,有你苦头吃了。”

  “哎呀!我当初怎么就这么傻呢。”

  奉父喃喃自语,尽管他不想被妻子这么折腾,可他还是要承受这一切。

继续阅读:第七十一章 余母好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