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立场不同
悠竹2019-10-21 16:333,647

  见陶父询问自己这件事情,余锦枢也没有隐瞒。

  “这件事情什么时候能过去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知道的是我们在配合部门的调查,所以我希望陶叔叔也可以配合,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

  余锦枢话说的认真,对此陶父也不好说些什么。

  许是想到了什么,陶父再次看向余锦枢。

  “我听说,温绵家里出事了?是不是真的啊?”

  “陶叔叔,小绵家里的事情比较复杂,暂时还不能说,但是小绵最近身体不是很好,分公司那边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要沟通,就随时联系我就好。”

  “嗯,那也行,你让温绵好好养病,婉月最近身体也不是很舒服,在家里养着,我就不让她们见面了。”

  “好。”

  余锦枢出于礼貌还将陶父亲自送出公司,陶父离开后,余锦枢面露冷笑。

  很显然,今天陶父来找他,就是为了变相试探他。

  那股份是没有办法变更的,他比自己都要清楚,不过他今天也说了不少的内容,想来够陶家好好想一段时间的。

  回到家里,余锦枢就把这件事情和温绵说了,而且还是当着余母的面说的这件事情。

  余母大概思虑了一下,说了句。

  “陶家还是有野心的,你们还得小心。”

  这些年来陶家本事不大,但是经久不衰,仔细想想也是因为陶家懂得周旋讨好。

  余锦枢看了眼母亲,郑重保证。

  “妈,您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们心里有数。”

  “嗯,小绵,你父亲的事情……”

  余母是知道今天温母给温绵打电话了,只是不知道事情的具体情况,白天的时候余母不打算戳温绵的痛楚,现在余锦枢回来了,余母就打算借着这个机会问一下。

  温绵不明白余母心里的思虑,只是认真回答。

  “我妈今天给我打电话,说是初情那边已经发现我父亲的下落了,不过现在还没有准确消息,市局那边说他们都失联了。不过市局把这件事情瞒得很好,尤其是奉家,绝对不能让奉家知道初情失联的事情。”

  听温绵这么一说,余母叹了口气。

  “哎,真是世事无常啊,初情那丫头真是个了不起的,估计不会有什么事,你们也别太担心了。”

  “我妈说,我爸还活着,但是具体的没有人能够知道,现在我也只能盼着他们尽快回来。还有就是,我一定要查出来躲在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温绵目光坚毅,以前她还不会把事情想的过于复杂,不过如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温绵终于意识到了一点。

  如果她不变的强大,就会有人把她踩在脚底下,这是她绝对不允许的。

  余锦枢和余母对视一眼,他们都能看得出来温绵的改变,只不过他们不清楚温绵的改变,究竟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

  温绵没有注意到余母和余锦枢的神色,而是看向余锦枢,试着问他。

  “要不要我加一把火,让分公司的股价再跌点,这样的话陶家会更着急的。”

  陶父的心思缜密,他们必须要小心谨慎地应付着。

  被温绵这么一提醒,余锦枢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陶家的产业的确不行了,你倒是不用加一把火,不过你可以让陶婉月知道一下陶家的情况,这样一来陶家也够吃一壶的。”

  之前陶婉月就来找过余锦枢,怀疑家里是有事情瞒着自己,现在余锦枢把调查出来的事情告诉给陶婉月,也是合乎情理的,不过过程还是很重要的。

  明白了余锦枢的打算,温绵还是有些不确定。

  “我们这么做,算不算是把婉月姐也给算计进去了?”

  听着温绵的话,余锦枢哭笑不得,不等他开口,余母就主动解释。

  “小绵,以后慢慢地你就会明白了,在这个圈子里相互利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只要我们对朋友不下死手,问心无愧就好。你看锦枢和那初寒关系多么要好,可他们也会相互利用。余家想要一直立足,没有点手段和本事是不可以的。”

  听着余母的一番话,温绵陷入沉思,以前温绵只是单纯觉得余母是一个把儿子看得很重的母亲,不过现在温绵倒是觉得余母在经商方面也是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的。

  其实想想也就不难理解了,在余锦枢上学的时候,余母支撑着公司,如果余母真是个没有本事的女人,余氏集团也不会安安稳稳这么多年了。

  如此想着,温绵索性也不再去考虑太多,只要他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也就知足了。

  第二天赵蕊来找温绵,温绵和赵蕊拿着礼物亲自去陶家看望陶婉月,陶家此时只有陶母和陶婉月两个主人在。

  看着温绵气色不是很好,还过来看婉月,陶母脸上都是喜色。

  “温小姐,苏小姐,你们今天怎么过来了?”

  “伯母,昨天锦枢说婉月病了,正好我和赵蕊过来看看。”

  温绵面对陶母的态度既不是很热情,也不是很冷漠,本来她和陶母就没有多少接触,如果显得过于热情会让人家觉得她图谋什么,倒不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

  陶母在心里思量了温绵话里的意思:“婉月就是最近心情不好,和她爸爸闹了矛盾,她爸也就没让她出门。”

  “那我们方便看看她吗?”

  温绵倒是惊讶于陶母会当着她们的面说出实情,不过说实话陶父和陶婉月之间的矛盾纠纷,早就让大家见怪不怪了。

  “当然可以,你们直接上去把,她这个点估计在看书。”

  温绵和赵蕊现在都是陶家不敢得罪的对象,陶母清楚自己丈夫的打算,这个时候和她们把关系相处好了,是在到了紧要关头也是可以拉下水的。

  温绵和赵蕊不知道陶母心里的打算,她们来到陶婉月卧室的时候就看到陶婉月在房间里看书,发现是温绵和赵蕊来找自己,陶婉月眼中闪过惊讶。

  她把书放到一边,看向温绵和赵蕊。

  “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们来看看你啊,叔叔对外说你生病了,锦枢说担心你是受委屈了,就让我们过来看看你,初寒想要见你,阿姨总是阻拦,加上奉家现在因为初情的事情也是忙不过来。”

  听着温绵的话,陶婉月这也想起来温绵家里的事情,还有奉初情出任务的事情,陶婉月连忙拉起温绵的手,关切的问着。

  “叔叔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还不知道呢,不过现在他和初情在一起,我也能安心些,只不过说是他们都失联了。”

  得知事情的大概,陶婉月叹了口气,温绵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是问陶婉月。

  “婉月姐,你这次和叔叔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觉得我爸有事情瞒着我,他现在也不让我管公司的事情,有传言说公司现在越来越不景气了,之前他还想卖掉在你们分公司的股份,只是如今股价上不来,就算是卖了又能有多少呢?”

  想到这里,陶婉月心里忍不住一阵苦涩,赵蕊却在一旁提醒。

  “现在分公司正在接受调查,不能出现人事变动和股权变动,所以就算是你爸爸想要卖股份,现在也卖不出去的。”

  赵蕊的话倒是提醒了陶婉月,对此陶婉月心情更加郁闷了。

  她本以为可以通过温绵这边看看能不能帮帮家里,不过现在看来真的很难。

  一想到这些,陶婉月立刻愁容满面。

  “我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之前让锦枢帮忙查一下,可他觉得这么做会让我和家里关系不好,可我就是担心,我想知道家里究竟怎么了。就连初寒现在对我都是爱答不理的,小绵,赵蕊,我真的特别慌乱。”

  此时的陶婉月眼底的那抹慌乱是看在温绵和赵蕊眼里的,赵蕊想也不想就安慰陶婉月。

  “婉月姐,你家里的事情我表哥不给你调查,我给你调查,至于初寒哥那里,估计他们家现在状态也不好,初情生死未卜的,他也没有多余的心情陪你。”

  赵蕊说的是实话,陶婉月明白的点头,她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奉家现在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当然是理解的。

  眼看着陶婉月的心情好了很多,温绵在一旁劝她。

  “你还是不要和叔叔太倔强了,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就算是家里有事,我们也都能帮忙的。”

  温绵的话让陶婉月十分感动,不过陶婉月也是明白分寸的,她认真看向温绵。

  “小绵,私底下我们怎么帮忙都可以,但是一旦涉及到两家公司的利益的时候,我希望你不要心慈手软。”

  陶婉月没有办法保证自己的父母会心慈手软,她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关系反而让朋友们受到伤害。

  明白了陶婉月的意思,温绵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她似乎没有想到陶婉月会这么说,不过既然陶婉月如此说了,温绵也不会让陶婉月的话白说。

  “你放心吧,锦枢很早之前就嘱咐过我这件事情了,你呢就好好在家里养着,要是实在觉得初寒最近对你有些过分,我替你收拾他。”

  温绵说着,不忘记做一个类似抹脖子的动作,陶婉月见了立刻哭笑不得。

  “好了,也就你们来看我知道哄我开心,现在除了这么多的事情,你们也不要光顾着我了,早点回去,好好休息。”

  温家出了这样的事情,温绵都可以来看望自己,陶婉月是打心底里感激的,与此同时,她也期待着赵蕊可以帮忙调查家里的事情。

  陶家和余家是有竞争关系的,不过Flush暂时又不进入国内市场,赵蕊做起事情来会比余锦枢得心应手一些。

  估计今天赵蕊能够答应她,也是余锦枢和温绵的意思,他们是真心实意想帮助自己,只是他们的身份没有办法这么做,只能让赵蕊出面了。

  这么想着,陶婉月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她必须要清楚自家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需不需要防范于未然。

  从陶家出来,回去的路上,赵蕊看向温绵,不解地问。

  “表嫂,我们今天为什么不把了解到的陶家情况告诉给婉月姐啊?”

继续阅读:第八十七章 有消息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