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那到底是是还是不是
吃瓜的糯米2019-10-24 16:181,219

  这声音听上去很年轻。

  大叔给他们推开门。

  跨入,一阵檀香味扑面而来。

  里头烟雾绕缭,每一处的装饰都精工细雕,巧夺天工,透着浑厚的质感。

  挂着纱幔的阳台边,坐着一位肤色凝白,面容清俊,气质脱俗的年轻男子。

  一眼,就给人如沫春风的感觉。

  此刻,他慵懒的叠着腿,闭着双目,像是在养神。

  这颜值爆表的帅哥是……大师?!

  太离谱了吧!

  月梦瑶吃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王可可更是深呼了一口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人家明渊猛瞧,看得春心荡漾。

  “咳咳——”白御泽站立在桌子前,低咳了一声,“明渊,我们来了!”

  明渊睁开狭长的凤眸。

  他与白御泽不着痕迹地快速对看了一眼,又把目光转向月梦瑶跟王可可,看了一圈,他才温和疏淡的开口,“坐吧!”

  几个人坐下来。

  大叔送上了茶水。

  “是谁要问?”明渊开口。

  “是我,是我!”月梦瑶举手,迫不及待的说,“大师,我觉得我被脏东西缠上了,听说你除了看风水,还能够帮人驱魔,你可一定要救救我。”

  “我尽力而为,”明渊含笑,“先说说看,你为什么觉得自己被缠上了?”

  “那个,我总是做同一个梦!”

  “具体什么内容?“

  “这个,我——”

  月梦瑶犹豫着要不要把那个梦跟明渊说一下,可这毕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正经的梦,而且,还牵扯到白御泽。

  眼珠子,偷偷往白御泽哪儿瞄了瞄。

  明渊抓住了这个小细节,“你做的梦与白先生有关吗?”

  “啊?”

  月梦瑶没想到会被一眼看穿,慌的又是电头又是摇头,“是,哦,不是——”

  “那到底是是还是不是?”

  “……。是!”月梦瑶放弃了挣扎。

  本来就是来求助了,要是撒谎,明渊帮不了自己,那岂不是更糟糕?!

  所以,诚实是自己现在唯一的选择啊,呜呜呜……

  坐在一旁优雅抿茶白御泽此时转过头来,眸光精湛潋滟,显示出浓厚的兴趣,“到底是什么梦啊?”

  “嗯——,就很普通啊——”

  一想到梦里跟他亲嘴的场景,月梦瑶心虚的跟什么似的。

  生来性子急的王可可实在是听不下了,“哎呦,不就是一个梦嘛,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又没真跟白少做什么!”

  月梦瑶:“……。”

  真是……有王可可这样的朋友,人生何愁不纠结啊?!

  梦?!

  白御泽的眸子瞬时一亮。

  月梦瑶的小脸烧红一片,眼光乱飘,不敢坦然地看任何人。

  “那具体是什么梦呢?”明渊波澜不惊的问。

  明渊到底是明渊,碰到这么尴尬的场景,依旧气定神闲的追问到底。

  具体……

  让她怎么具体啊啊啊啊啊啊!!!

  月梦瑶欲哭无泪!

  “说啊!”王可可推她,“你不说我帮你说!”

  “不要——“

  月梦瑶猛地睁大眼,阻止她,“我…。我还是自己说!“

  低头,她脸红红的绞着手,支支吾吾的讲诉,“我梦到自己躺在沙发上,然后,有个很帅的男人进来了,他坐到我的身边,然后就……亲我……。摸我……撩我裙子……。”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这梦似乎没有很糟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奶萌:总裁老公坏透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