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初到农家
花花和土豆2019-10-28 15:262,144

  苏余音醒过来的时候,后脑一阵阵的疼痛让她不适的皱紧了眉。

  远处传来模糊不清的吵闹声,除此之外还有耳边的小女孩的哀切哭声。

  那哭声愈演愈烈,最后竟然到了一种让人揪心的地步。

  “阿姐,阿姐,你千万不要走……若是连你也跟着大哥一起去了,那长歌也跟着一起……”

  哭声带着几分哽咽,小女孩儿用力推着苏余音躺在茅草床上的身体,想要将她唤醒。

  苏余音头疼欲裂,她艰难的睁开眼睛,顿时就被外面的亮光闪了一下。

  这屋子竟然破了一个大洞,外面的天光就这样明晃晃的从屋顶的洞上照了进来。

  “好了,”苏余音熟练的像是在这里居住了很长时间一样,用手撑着自己翻身坐起来,伸手摸了摸那小女孩的脑袋,“阿姐没事,你也莫要再哭了!”

  苏长歌原本是趴在苏余音的身上,见苏余音起来了,顿时喜不自禁,起身的时候还差点将自己绊倒。

  苏余音看着这个动作笨拙的小女孩,心中一阵无奈。

  她原本是华国中医院传人,在学习医术之余,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常常到四处求访名厨。

  然而就是她这一次听说御厨传人出山,在去拜师学艺的路上出了意外,一睁眼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朝代。

  如果不是脑海中还有前主的记忆的话,苏余音醒来了怕是那眼前这个女孩子是何人都不知道。

  小女孩儿是前主的妹妹,名为长歌,生得乖巧可爱。可此时她却因为家中的变故哭得眼睛红肿,令人心生怜意。

  苏余音来到这具身体的时候正好是苏家出了变故,原本被看做顶梁柱的大哥苏简身死在外,过来传信的村长儿子还口口声声的指责苏简。

  苏家男丁不少,可是大多尚未长成。杨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靠着自己瘦弱的身躯担起这个家,培养苏简到镇上读书。

  苏简好不容易考上秀才,喜讯传来还没有多长时间,苏家却受了这样的难。

  就在门口还有围观这一场闹剧的邻居,一边对着无助的杨氏指指点点,一边嬉笑议论道:“我早说他们苏家福薄,哪里出得了秀才这么个文曲星,这不,福气太重……这下连整个家都压垮了!”

  苏余音扶着门,脸色苍白的听着外人的议论以及村长儿子肆无忌惮的指责。

  “你们苏家出的哪里是个秀才公,明明是个害人精,”村长的儿子陈富一边比划着,一边仰着头用蔑视的目光看着无助的杨氏,“镇上的李老太都说了,她老人家心善,既然苏简已经死了,那也就不需要你们苏家再寻人偿命,以后你们好自为之。”

  丢下这么一句话,他便打算转身离开,明明做的是恶事,却满心把自己当成了惩恶扬善的大善人。

  就在这个时候,在院子里早就听得心中冒火的苏余音突然冲上前去,大声辩驳道:“明明是李家在我大哥考上秀才之后将他请去当教书先生,他们李家的小儿子喜欢寻欢作乐,自己死在了青楼里,又怎么怨得上我大哥?”

  苏余音说起这话也是满腹委屈,苏简得了功名之后,自然是想着挣下钱财改善苏家。恰好这个时候,镇上的富户李家要请一个教书先生,苏简就去了。

  李家小儿子贪花好色,常常逃课去外头玩耍,苏简在李家受其牵连被扣了不少工钱。

  前些日子,李家少爷又逃了课,还邀请了自己的一众狐朋狗友,去青楼里面为新来的花魁争风吃醋。

  也不知是哪路过江龙,看到花魁心生欢喜,就这么和李家小儿子杠上。酒色上头之际,那人下了狠手,竟然是将李家小儿子打死了。

  苏简原本是去找李家小儿子,误打误撞的被拉扯进了这场斗争,也受了重伤。

  李家是什么人物,在镇上是出了名的抠门,更何况他们家少爷自己找死,那些人正忙着料理后事。

  苏简受伤之后无人问津,竟然没有活过半夜。

  等苏简死了之后事情闹大了,李家才慌张起来,连忙找了苏家村的村长,这才有了现在门前的这一出。

  村长对事情的经过心知肚明,但他们这些人做起推诿诬陷的事情来毫不心虚。

  在村长口中,就成了苏简蛊惑原本“纯良正直”的李家小儿子去喝花酒,害死主家少爷。

  杨氏性格怯懦,再加上她一个妇道人家,还顾忌着自己的儿女将来在苏家村生活,自然诺诺不敢言。

  陈富也正是抓住这一点,才敢在门前大呼小叫颠倒黑白。

  他看见出来的人是苏余音,顿时不屑的嗤笑一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咱们苏家村的丑女,你要是想从小爷说话,就先把自己身上的烂疮治好了再说!”

  这话说的委实不客气,将他的泼皮本性表露的淋漓尽致。

  苏余音怒极反笑,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红斑,以及被袖子遮住的红疮,开口讥讽道:“有的人是身上生了病,有的人却是心里生了病……怕是要比我这幅尊容丑的更厉害些!”

  听出了她话里的嘲讽,陈富的那张脸顿时就扭曲起来,上前两步就作势想要打苏余音。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在地上哭泣的杨氏突然挣扎着起来,抱住陈富的腿。

  “你欺负我可以,但是绝对不可以动我女儿一根指头!”杨氏咬牙说道,接着就转头看着苏余音,连声催促道,“你出来做什么,还不快进去!”

  苏余音看着陈富嚣张的模样,心中无奈。

  她今天要是就这么让陈富走了,那岂不是由着村长一家颠倒黑白了?

  这个黑锅绝对不能扣在苏简身上!

  苏余音先是抬头威胁道:“都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村长家的少爷应该也知道,我身上的疮是会传染的吧……就算传不到你身上去,沾上上也不好!”

  陈富闻言便露出了一抹嫌恶,向后连退两步,很是烦躁的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继续阅读:第二章:捣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田家小富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