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山间寻宝
花花和土豆2019-10-28 15:2617,318

  自古有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苏家背后的这大青山物产丰富,可不应当仅仅只用来砍柴卖钱为生。

  想到这里,苏余音便更加仔细的留意着山上的植物。

  这里好些草木都是她不曾见过的,毕竟前世所在的世界和现在不同。

  好在苏家三兄弟经常上山,对山上这些草木的属性知道不少。

  就在苏余音盯着前面一株紫色的花草看的时候,最擅长打猎的三哥苏堪元连忙伸手拉住苏余音的袖子,提醒她小心:“这云舒草可是有毒的,莫要看它开得正艳,但若是人碰上去了会浑身发痒。”

  苏堪元知道小姑娘都爱俏,看到这云舒草开得如此美艳,难免起心采摘。

  但此时的苏余音可不是从前的那个缠着苏堪元要这要那的前主了,她学习中医的时候可见惯了这些披着“美人皮”的毒物。

  听到苏堪元的提醒,苏余音心中一暖,接着笑道:“三哥放心就好,我可没以前那么不懂事儿了……不过这云舒草开的可真漂亮,也不知道它本身有什么作用。”

  听见苏余音的问题,苏堪元憨厚一笑,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挠了挠后脑勺。

  妹妹以前嫌弃他是个只会打猎的粗人,一向只缠在大哥身边,殊不知他也渴望能够得到家中小妹的亲近。

  苏堪元绞尽脑汁的回忆着,之前那个教他打猎的猎户传授下来的内容,过了好半天才一拍手道:“对了,我那猎户师父曾经提到过,别看着云舒草的花触之生养,但是把它的根茎枝叶里的汁水压榨出来之后,却是上等的解毒药!”

  说到这里,苏堪元顿了顿,低声嘀咕两句道:“只不过云舒草实在是太痒了,而这山上小心些,也碰不到毒蛇,一般没必要去碰它!”

  苏余音好奇的眨了眨眼睛,看来这山上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她雀跃的凑在了苏堪元身边。问东问西的打听了不少事。

  过来帮忙砍柴的苏明浩和苏无垠跟在后面,看着前面这一大一小亲近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没想到余音病了一回之后,反倒清醒了不少,可要比以前的模样乖巧多了。”苏明浩微微一笑,接着想到匆匆下葬的苏简,他又脸色一沉。

  如果妹妹的成长是用大哥的死作为代价的话,那这也未免太沉重些了吧!

  苏无垠抬头瞥见苏明浩的神色,猜到他心中所想,便忍不住恨恨的咬牙:“大哥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骗着少爷去烟花柳巷,定然是村长伙同了李家捣鬼!”

  苏余音自从重生之后,便觉得自己耳目要比起前世聪敏不少。苏无垠还是年少了,一些说话的时候未曾顾及,便叫她听了去。

  苏余音脚下一顿,心中疑窦丛生,忍不住分出一丝心神听着后面的动静。

  可是后面的这两苏家兄弟却不再多说了,毕竟他们也没有办法对抗村长,大哥的公道还不知道何时才能讨回!

  苏余音分神去听后面两人说话,走起路来不大仔细。

  “砰!”

  只听一声轻响,苏余音的脚尖踢到了一块凸起的石子,一时间她重心不稳,竟然跌在了地上。

  苏明浩抬眼一看就看见自家妹妹磕着了,连忙上前来扶,同时带着心疼训斥道:“余音,你又不是像我们这些经常上山的,这山路窄凹凸不平,走起来可要小心些!”

  苏余音磕得膝盖生疼,但是她也知道这是自己走路没注意,嘴里轻轻抽着气,闷头不吭声。

  旁边的苏堪元连忙翻看苏余音碰伤的手,将擦上的灰尘拍掉。

  苏余音看着擦红的地方,忍不住扁了扁嘴唇,讲真这一摔下去还挺疼的。

  苏堪元见苏余音的膝盖擦伤了,那早就洗得发白的裤子更是磨出了一个破口。

  他有些着急的左右看了看,从路边采来了一种碧绿的草,放在手心碾碎之后敷在了苏余音的膝盖上。

  苏余音只觉得从膝盖上传来了一阵清凉,那原本火辣辣的伤处竟然慢慢消停下来。

  她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东西就是三哥常用的止血草吗?”

  苏堪元点了点头,道:“止血草这个称呼是大家的俗称,至于具体叫什么,那还得问医馆里的大夫。”

  兄妹二人说话的时候,苏余音眼角一瞥,突然发现旁边的树丛里有一个十分眼熟的东西。

  她问了一下,心中有些吃惊:“难道运气这么好?”

  苏堪元注意到苏余音的神色,扭头看了过去,顿时面露喜色。

  “这运气可好,”他连忙凑过去扒开树丛,小心翼翼的在那株小人参边上挖开了。

  苏余音看到的正是人参露出地面的小苗,前世身为中医大家的她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这株熟悉的药材。

  想到之前野生人参卖出的高价,苏余音有些兴奋的过去帮着苏堪元把人参苗挖了出来。

  但是当这人参被挖出来之后,她又有些失望。

  苏堪元手上的这株小人参不过食指粗细,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也卖不出什么大价钱。

  不过苏家人在失望过后又有几分庆幸,有总比没有好,能挖到小人参也算是上天给的福气。

  “县里的富家老爷就爱吃这些东西养生,像这种大小的一株可以卖得二两银子,也算是不错了。”

  苏明浩对钱财十分敏感,以往苏家的钱财都是由他管着的,兄弟三人打来的柴火也是由他交涉着去卖。

  苏余音点了点头,拿出了自己在上山之前就准备好的小布兜将这株小人参细细的根须梳理好了之后放了进来。

  二两银子也不少了,至少陈富那家伙丢下的那一袋子钱加起来也才七八两银子。

  对于现在的苏家而言,即使是二两银子,都是甘霖一般的存在。

  苏余音伤了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也不方便再走下去了。

  苏明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打算让两个弟弟继续去砍柴,而自己则背着妹妹下山。

  可是苏余音哪里愿意?

  她对这山上可是好奇的很!

  4。发现淮山

  一向很宠自家妹妹的苏明浩这次却不允许了,他语重心长的教训着苏余音道:“你若是想到山上来,何必急于一时!”

  余下的两个人也在旁边帮腔,看着苏余音不甘不愿的样子,苏无垠道:“你现在只是伤了腿,要是再往深处走去的话,伤了别的地方可要叫娘亲伤心了!”

  听了这话,苏余音才点了点头,乖乖的趴在了苏明浩的背上准备下山。

  但就在这个时候,苏堪元抬头看了看天色,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时候过的这么快,现在日落西沉,再过些时候就要到傍晚了!”

  苏余音回想了一下,他们上山的时候就已经是正午过后,在路上耽搁了些时候,也难怪到现在天色暗下来了。

  想到这里,她便有些担心的说道:“二哥,要不让三哥和四哥和我们一块儿下去吧,我担心晚上这山里有野兽……砍柴不必急于一时!”

  更何况他们今天采到了一株小人参,这可抵得上好些柴火了。

  苏家三兄弟上山一趟,砍上几大筐木柴,劈好了拿去卖也才不过二三十个钱。

  苏余音下意识的伸手拍了拍放在自己身侧的腰包,小人参放在这小小的布包中,竟然有一种满当当的感觉。

  等回到了家里,杨杨氏一看到他们便立刻迎了上来,连声关切的问道:“余音才大病初愈,怎么又弄成了这副样子?”

  苏明浩年纪最长,见杨氏问起来了,便硬着头皮上前去解释,果不其然收获到了杨氏几句不满的训斥。

  苏余音看着苏明浩因为她的原因受到牵连,连忙上前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伸手拉住杨氏的袖子,撒娇道:“娘可不要再责怪二哥了,这次上山我也是因祸得福,三哥就在我摔跤的地方发现了一株小人参。”

  苏余音一边说着,一边连忙低头翻检着布包,把那一颗小人参捧了上来。

  杨氏脸上立刻就现出了喜色,她虽然见识不广,但是东西的好坏还是分得清的。

  以前苏简熬夜用功学习,到了去县城考试的时候,杨氏就舍了钱替他买了人参熬汤养精神。

  当时苏家家境还不错,远没有如今的破落,只是后来随着家中越来越入不敷出,才会到现在这种地步。

  苏余音在一边打岔,杨氏也不好训斥她这三个本来就心怀愧疚的儿子,便转身去了厨房。

  苏明浩有心想去帮忙,却被赶了出来。

  杨氏看似嗔怪的话语中藏着一丝关心:“这灶房里的事情可不是你弄得来的,上次烫伤手的事情难不成是忘了?”

  苏明浩讪讪的笑了笑,在这院中觉得无所事事,就干脆回到旁边的柴房拿了样东西跑去给苏余音献宝。

  苏余音坐在坑边上,苏长歌在旁边替她料理着伤口,用干净的帕子和清水清洗着。

  苏明浩一来,他手上那一团沾着灰的东西立刻引起了苏长歌的注意。

  苏长歌皱了皱自己的眉,精致可爱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嫌弃:二哥,你怎么又在摆弄这东西了?”

  苏余音好奇一看,突然发现苏明浩手里的东西有些眼熟,倒是像极了她前世的一种食材……淮山。

  苏明浩拍了拍它上面的灰尘,无奈的说道:“长歌,这可是好东西,你怎么和外面的人一样老是嫌弃着呢?”

  “这土薯入口不怎么好吃,但有着难得的甜味,我特地拿来给余音当零嘴儿的!”

  土薯?

  苏余音茫然的看了看苏明浩,这个二哥是家里种田的好手,记忆里这土薯就是他无意间发现的。

  当是苏明浩还很兴奋的分了土薯给家里人吃,但土薯吃起来口感极差,除了那点儿甜味,土薯在吃口中就像在咀嚼木头渣子一样。

  土薯是胡乱取的诨名,也就是他们自家称呼。

  这要是之前的苏余音,定然是嫌弃的不行,但现在的苏余音想的却是这个土薯……各方面都和淮山相似啊!

  说不定就是淮山!

  苏余音动了动腿,把自己往苏明浩哪里挪了挪,伸手接过苏明浩献宝似得送来的土薯仔细观察。

  她又问苏明浩这东西是怎么生长的,心中更是确定。

  想到这里,苏余音心中不可抑制的出现了一个想法:她可以用前世学到的美食来解决苏家的困境!

  民以食为天,有手艺的人还怕饿死不成?

  医术暂时难以拿出来,但美食总不怕吃死人了吧,而且来路稳靠,不担心惹事。

  苏余音抬眼看了看苏明浩和在旁边懵懂的苏长歌,干脆抬手捂着头轻哼一声,道:“二哥小妹,我前几天病着的时候,做了个梦!”

  苏长歌好奇问道:“什么梦?”

  看她眼中满是好奇,苏余音伸手比划了一下,做出一副震惊不已的模样:“我看见那梦里人人有衣有食,穿得也是比锦缎还软滑的料子,出门就有铁盒子一样的东西接送……”

  突然门口传来一声磕碰声,苏无垠不知何时来了,正扶着破破烂烂的木头门框。

  苏余音看了过去,发现苏无垠眼里发着光,连声问道:“余音,那是仙境吗?”

  苏无垠年纪小又活泼,听了不少仙人传说。

  在苏余音的描述里,能自己走跑的铁盒子,不就是仙家法宝吗?

  苏余音心里舒了一口气,苏无垠来得正巧,她正在发愁如何引导苏家人接受她的变化。

  苏家人这几天也发现了苏余音和前主的不同,不过苏余音虽然是重生,却有着前主死去时留下的记忆,也算是半个苏余音本尊。

  本来她可以按着记忆里的那个女孩儿一样,但苏余音又怎么甘心一直隐藏着她前世学到的东西呢?

  更何况,苏家境况艰难,也需要有人来扛起大梁。

  苏余音想了几日,还是觉得用“仙人抚顶”来作为给苏家人的解释最好。

  眼下就是一个机会,她和苏家兄妹说着现代的科技繁华,然后道:“我除了去那世界神游一遭,还顺带学了不少技艺。”

  5。淮山做食

  苏余音伸手指了指土薯,语气肯定的说道:“这东西,多半就是那世界的淮山,可以做出美食!”

  听了这话,苏长歌确实惊讶了,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回道:“土薯吃起来就跟咬木头一样,这种东西也能做出好吃的?”

  苏长歌低头看了看苏余音手上的淮山,眉毛皱成一团。

  她记得家中最穷苦的时候,也曾经拿着二哥带回来的这种食物充饥,只是这种食物吃起来难以下咽,咀嚼在口中就像在咀嚼木头的粉渣。

  这哪里是人吃的东西?

  苏无垠也跟着偏过头去,小声提醒苏余音道:“我还没有见过村里人吃这个呢,这东西后山上长的到处都是,不过确是见过有人拿它来喂猪。”

  苏余音听到这话忍不住嘴角一抽,既然不知该如何言语。

  她无奈的拍了拍手,拿起这一个淮山,跳下土炕一瘸一拐的往灶房走去。

  苏长歌连忙收拾自己刚才给苏余音擦伤处的药膏,也跳了下来迈着小步子跟了过去。

  “阿姐,你且慢些,我来帮你!”

  别看苏长歌年纪小,可是她这小人儿却心思通透。连外人都连声称赞她乖巧懂事,无需多说就知道自己要帮助家中人做事。

  苏余音也不差遣她,看着她这小萝卜头跑东跑西忙前忙后,心里还有几分负罪感。

  “长歌,你就在这里将二哥拿来的这些淮山洗干净就好,剩下的事情我来做!”苏余音简单的吩咐了一句,就开始忙起手上的事来。

  这淮山除了个头和颜色与前世略有几分区别,其他的都大致相同,做法也一样。

  苏余音早就处理惯了,手法娴熟的将淮山洗净削皮切片,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旁边洗着淮山的苏长歌都看呆了。

  “阿姐,你这次还真是因祸得福,咱们家有了受仙人抚顶的福星,一定能过得越来越好!”苏长歌笑嘻嘻的说了句讨巧的话,听得站在外头劈柴的苏家兄弟会心一笑。

  苏余音点了点头,也柔柔一笑道:“等东西做出来了,第一口就让长歌你来尝尝!”

  就在灶房中,姐妹二人分别忙开,没多长时间苏余音就将淮山处理好了。

  这淮山本就口感粉糯,带着几分微甜,苏余音回忆了一下自己前世拿手的小菜,再配合着苏家厨房里那简陋的调料和设施做了出来。

  最先端出来的是一道肉末葱香淮山片,菜肴一出锅,就传得小小的灶房之中满是鲜香。

  肉是后山上苏家三兄弟上次抓到的兔子做的肉。兔子肉卖了大半,留下的又吃了些天,苏余音能够拿来当做食材的也只有这么点肉了。

  至于撒上去的香葱则是屋子后面墙角处苏家特地留下来种的小葱,苏长歌刚刚采摘下来的,还带着鲜活青翠的感觉。

  说来也怪,苏余音觉得这里的淮山和自己前世相比质地要硬上几分,也难以煮熟,但是做出菜来的口感却要更胜前世几分。

  不过问题不大,苏余音将这盘菜端了出来,顿时就吸引住了,在院子里苏家三兄弟的注意,就连在屋子里做着针线活的杨氏都闻着味道走了出来。

  苏长歌垂涎欲滴的跟在后面,眼里满是渴望:“阿姐,你说要让我先尝尝的!”

  苏余音无奈的看了一眼,正拉着她的袖子眼巴巴瞅着菜的苏长歌,连声应道:“好好好,你先去洗干净手,然后再拿筷子过来,娘亲和哥哥他们也要尝一尝的。”

  杨氏早就听着苏明浩说了苏余音神游仙境的事,这会儿看见苏余音做出了自己从前从见过的美食,心中也更是信了几分。

  “这菜闻着这么香,怕是县里的酒楼里头做的东西都比不上!”杨氏放下自己手上的针线簸箕,好奇的过来看了看。

  苏余音把这菜捧了上去,带着几分撒娇的道:“锅里还有一份正在炖着的淮山,这东西吃了对身体有好处,只可惜外头的人都不知道!”

  听着苏余音带着几分骄傲的话语,苏无垠扑哧一笑,忍不住应和着:“是的呢,现在想想,我之前也曾经拿着淮山去喂猪,但是可惜了不少!”

  苏长歌很快就拿来了六个人的筷子,接着就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片淮山放在口中。

  刚出锅的淮山还带着热热烫烫的感觉,肉香弥散又迎合着小葱的香气,放在口中只叫人觉得烫舌头又离不开,味道鲜美!

  一时间除了苏余音,其余的几人都在接连的伸着筷子,院子里只有菜肴的香气四处弥散。

  苏余音趁热打铁,干脆就在大家吃的正欢的时候提议道:“娘,你觉得我们要是做这样的菜到县城里去卖,会有人来买吗?”

  正在夹菜的杨氏手一顿,她愣了一下,斟酌着回答道:“应该会挺受欢迎的吧,余音是想把这个作为一门营生?”

  见女儿懂事了,本来是件好事,可是杨氏心中却突然涌现了自责。

  如果不是她没有本事护住自己的孩子,又何必要年纪尚小的苏余音却想着做这种抛头露面的营生?

  苏明浩夹菜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本来吃得正欢的他面色微沉,不时扭头看着苏余音欲言又止。

  可是苏余音脸上的坚定告诉着他们,这并不是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而是她早有的打算。

  苏明浩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淮山不值钱,后山漫山遍野的都是,别人看着菜里的东西也不一定吃得出来……想来是没人想得到喂猪的淮山,却能够做出这个的美食吧!”

  这是个能赚钱的营生,就算一开始赚的不多,但是至少比他们砍柴为生来的稳定和体面。

  而且对苏家的帮助也更大一些!

  苏明浩心动了。

  听了这话,苏余音眼前一亮,更加期盼的看着杨氏,希望她能够首肯。

  苏长歌在一旁怯怯地拉拉苏余音的袖子,小孩子本能的觉得现在的杨氏心情不佳。

  杨氏一低头就注意到了苏长歌脸上的担忧,她和缓了一下脸色,对苏余音温声说道:“余音想试试,那就试试吧,若是不成的话,总有其他的办法。”

  毕竟,苏家的担子本来就不应该压在苏余音的肩上。

  6。突现隐情

  得到了杨氏的首肯,苏余音脸色一喜。

  就在这时候,灶房中突然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窗户里冒出了大量白烟。

  她连忙回头一看,一拍脑门儿,无奈道:“光顾着吃菜说事儿,竟然忘了这锅里还炖着东西!”

  苏余音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灶房中,将已经烧糊了一些的炖淮山掏出来查看。

  苏明浩跟了进来,看着苏余音脸上闪过的自责,开口劝慰道:“淮山不值钱,等到明天的时候我再上山一趟,一定给你带回来一大筐!”

  苏余音倒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浪费食材有些可惜。

  前世教她做菜的一个老师傅曾经说过,对于能够做出美食的食材,总要抱有几分崇敬。

  浪费是不妥的。

  苏余音点了点头,她将灶房收拾干净,又清点了一下苏家简陋到可怕的调料。

  其实那道肉末葱香淮山片并不完美,因为苏家只有一点盐巴,再就是年前存下来的大酱,缺了不少调料。

  这道菜要是让自家人吃,自然是人人称赞,但要是想拿到县城去吸引别人却有些困难。

  苏余音想做的事能卖出好价钱的菜,而不是价格低廉,放在路边给人仅仅填饱肚子的路边摊。

  至少要给人一点美食的享受才行,不然怎么能够吸引别人吃了还想吃呢!

  “二哥,你们今天在院子里劈了这么久的柴,那这批柴是不是要拿到镇上去卖了?”

  苏余音目光一滑,便落在了院子里摆好的柴草垛上。

  苏明浩点了点头,随口道:“还有今天挖来的小人参,拿去卖给药房,对家中也是一笔不小的补贴!”

  听到这话,苏余音看着苏明浩的目光顿时就变得热切多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上前撒娇道:“二哥,我想多买些调味料,这样的话做菜也能够更好吃一些,还有家里的陶罐不方便炒菜……若是能有一个铁锅就更好了!”

  听着前半句话的时候,苏明浩还连连点头,一副不成问题的模样,但是当苏余音说到要买铁锅的时候,他却一下子愣住了。

  “这可不行,”苏明浩还只当是苏余音年纪小,未曾注意镇上的物价,“铁锅很贵的,盐铁都受着朝廷的管制,咱们村子里用得上铁锅的人家还没有多少呢!”

  苏余音这才想起,在古代铁确实是稀罕物,做一个铁锅用料不少……怕是要花上不少钱!

  她虽然理解,但仍是心有不甘,毕竟炒菜做起来要比炖菜更加吸引人些,而且不像炖菜那样费时间。

  看着苏余音纠结的模样,苏明浩也有些无奈:“是摆摊的事情吧?”

  苏余音闷闷的点了点头,倒不是她自己贪嘴,炒菜确实更适合在路边摆摊。

  味道香,出锅快,铁锅的适用性可要比拿个陶罐在那边做炖菜好多了!

  见她点头,苏明浩略一沉思,最终叹气道:“这人参若是卖得二两银子,再同铁匠说说情,兴许能打一个小点的锅子。”

  苏明浩在手上比划了一下,毕竟除开铁匠打铁的费用之外,材料钱占了大头,二两银子也只能打上一个小锅。

  不过这已经很好了,苏余音喜笑颜开的应了一声,接着就转身回到自己房中计划着该怎样在街市上做到一炮而红。

  苏明浩说到做到,第二天一早就带着苏余音去了镇上。

  一路上他背着柴火,进了县城之后先卖柴,然后去了常去的药房。

  苏家三兄弟有时候上山也会采到一些寻常的药材,这药房出价公道,故而他们成了常客。

  药房掌柜看了看这小人参,又见苏明浩兄妹二人清贫穷苦的模样的样子,同情心一起就又多给了十个大钱。

  “小兄弟也是常来的人,若是以后再在山上找到了好药材,可千万别忘了我们相知堂。”掌柜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子,一脸祥和的看着眼前的苏家兄妹。

  苏余音机灵,连忙讨巧的说了一串吉祥的话,祝掌柜生意兴隆。

  至于铁匠那边则好办得多,谈好价钱之后铁匠就忙活开来。随着一声声的锤响,以及融铁淬火的声音,一个小小的锅子就被打制出来了。

  “二两银子就好!”铁匠性格爽朗,将那几个钱的零头抹了去。

  苏明浩连忙道谢,苏余音这是好奇的看了看铁匠铺子里的东西,发现其中大多都是常用的农具。

  不过这农具的样子……她从前到山上去寻访别人时,见过农民拿着的黎,倒是和这个不大一样。

  苏余音留了个心眼,接着也跟着自家二哥向铁匠道谢,便准备离开。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铁匠忽然回过头来多看了苏明浩两眼,皱着眉思索了一下道:“俺想起来了……你是那个苏书生的兄弟吧?”

  听到这话,苏明浩的脚步一顿,他回过头来看着铁匠道:“苏书生,是在李家做教书先生的那个书生吗?”

  苏余音敏锐的发现苏明浩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她有些苦恼的皱起眉,不明白这个铁匠怎么突然提起了死去的大哥苏简。

  铁匠一拍大腿,脸上便出现了一抹懊恼:“除了他还有哪个苏书生,我之前受过他的恩惠,你看我这铺子上的招牌都是他写的,苏书生的事我也听说了,那李家可真不是个东西……”

  这铁匠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殊不知他这话在苏明浩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

  李家不是个东西?

  难道这铁匠知道这其中的隐情?

  苏明浩相信自己大哥绝不可能做出李家口中所说的事,可是李家和村长都这样说,他也拿不出证据。

  这个铁匠,像是了解其中的一些事!

  苏明浩连忙上前两步,连声追问道:“铁匠大哥,你可知道这件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样的?”

  7。得知真相

  铁匠看到苏明浩如此急切的模样,心中有些疑惑。

  “难道李家没有把事情和你们说清楚吗?”

  铁匠疑惑的看着面色大变的苏家兄妹,他虽然不清楚情况,但仍然是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一说了出来。

  “苏书生是个好人,李家小儿子是什么秉性,我们这镇上的人都知道,那是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简直顽劣不堪……让苏书生这样的人去当他的老师,可真是委屈了!”

  铁匠回忆了一下,方才继续道:“那天是李家少爷伙同自己的狐朋狗友去青楼喝花酒,本来兴致正上头,却不知怎么惹到了另一伙人,两边人为了争夺花魁娘子,在楼子里大打出手!”

  苏余音听到这里眉头紧皱,这样说来的话,事情和他大哥苏简并没有关系啊!

  苏明浩面色一沉,显然是联想到了不好的地方。

  他连忙催促道:“铁匠大叔,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

  铁匠摸了摸自己刚才锻打铁锅的小锤,他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和可惜。

  “还能发生什么事,不过是苏书生又受到了李家的斥责,便急急的跑到那青楼里去找主家少爷。”

  当时两伙人在青楼里头大打出手,正是难分难舍的时候,苏简进了青楼,李家少爷就吆喝着他过来帮忙。

  对面的人把苏简当成了李家少爷请来帮助的,二话不说抡起青楼里的摆设就砸了过去。

  桌椅板凳都打坏了好些,更别说旁边摆着的瓷器。

  可怜苏简话还没有说出多少,就被活生生的打昏了过去。他也不过是个文弱书生,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毒打,一片混战之中不知道吃了多少亏。

  最可恨的是李家少爷受伤之后只顾着自己,苏简是被青楼的人抬着送到了李家,可是李家的管家只是将他送到柴房,也不去请大夫为他诊病。

  这件事情出了之后,镇上的人才发现,原来李家除了为富不仁之外还如此不负责任。

  只不过事不关己,所以旁人顶多是议论几句,也不可能去跳出来为苏简讨公道。

  苏余音听得心中冒火,苏明浩更是怒发冲冠,兄妹俩人恨不得立刻就拿了一把刀杀到李家去。

  “这狗贼!”苏余音恨恨的骂了一句,想到自己刚刚重生过来的时候,村长儿子陈富的那副嘴脸,心中对这些人更是厌恶。

  苏明浩却想到了更多,他连忙追问铁匠道:“铁匠大叔,你是说李家少爷带着自己的狐朋狗友去喝花酒,那你可知道他平常都同什么人一起玩耍?”

  铁匠有些诧异的看了苏明浩两眼,像是为他担心一般,开口提醒道:“你小子年轻气盛,不会是想打上门去吧?”

  “我可告诉你了,这李家有钱,一同耍着玩儿的也是镇子上那些顽劣的富家子弟……倒是还有一个苏家村的村长儿子,听说关系也不错。”

  听到这里,苏余音才知道为什么村长一家要这么卖力的替李家开脱。

  陈富也牵涉在其中,若不是关乎到自己的利益的话,像这种自私自利的小霸王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卖力的做事呢?

  苏余音简直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是大哥受了无妄之灾,李家置身事外,陈富颠倒黑白……这群人就活该天打雷劈!

  刚刚置办好家里买卖的喜悦顿时被冲刷的一干二净,苏余音向铁匠打听了李家宅院所在的方向,特地去那边看了一圈。

  李家朱红色的大门,镀铜的牌匾,以及那八尺高的院墙,都被她刻在心中。

  大哥的委屈决不能就这样放下!

  苏明浩也是沉默不言,只是偶尔抬起头来,眼底的血丝清晰可见。

  等兄妹二人回到家中,杨氏连忙出来帮他们分担手上的重量。

  苏无垠也好奇的凑了过来,摆弄着苏余音挑了买来的香料。

  这本来是一家和乐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畅想自己积攒家财的希望,可是苏余音和苏明浩的沉默令人疑惑。

  杨氏看看苏明浩,又看看苏余音,母亲的本能让她发现自己的这两个孩子正处于极大的压抑之中。

  她又摸不清缘由,还猜测这是因为家中的钱财花去了大半,便开口劝慰道:“有舍才有得,既然余音已经想出了赚钱的法子,咱们家的日子总会过得更好些的!”

  苏余音摆了摆手,她正想将自己从铁匠那里听得的事情真相告诉家人,却突然被苏明浩扯了扯袖子。

  她转头一看,苏明浩十分隐晦的冲着她摇了摇头。

  接着就在杨氏疑惑不解的目光中,苏明浩站起身来,强撑着笑容道:“娘,我这白天到镇上去了一趟,又带回这么多东西,有些累了,这就去屋子里休息一下。”

  丢下这一句话,苏明浩就起身离开。

  苏余音疑惑不解,不明白苏明浩为什么要拦住自己说出真相,就干脆也找了一个理由脱身。

  等苏余音到了屋子外头,却发现苏明浩还站在门前,像是正在等着她出来一样。

  兄妹两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压抑,苏余音没由来心慌起来,要知道在前主的记忆之中,这二哥一向是老实巴交,但现在感觉并非如此。

  苏明浩藏去自己眼中的沉痛,伸手拍了拍苏余音的肩膀,压低声音恳求道:“这件事情就咱们知道,可不可以先不要告诉娘……老三和老四那边我去说。”

  听的这话,苏余音心中一跳,下意识的问道:“二哥是怕娘亲伤心?”

  “不错!”苏明浩点头。

  杨氏性格懦弱,但是对自己的孩子却有护犊的本能。如果让她知道这件事,说不定会立刻去找村长,但这样只会让苏家平白吃亏,也会让杨氏陷入一种无力和无奈的自责心态。

  想到这一点后,苏余音连连点头,保证自己会将事情对杨氏隐瞒起来。

  见苏余音如此乖巧,苏明浩才松了一口气,他左右看了看,便转移话题道:“还是想想去镇上摆摊的事吧,大哥的事情先放一放,改善家中生活最重要。”

  8。五香螺丝

  接下来几天苏余音都在家中调配香料,厨房里不时传出一阵令人垂涎欲滴的食物味道。

  苏长歌一直跟着苏余音身边替她打下手,跟着吃上了不少以往未曾见过的美味佳肴。

  比如这时候,苏长歌正眼巴巴的在锅边瞅着,而苏余音则在旁边用锅铲翻炒着小锅之中的螺丝。

  灶台上摆放着八角花椒等等调味料,这些调料数量不多,但都是苏余音精心配制的。

  现在的香料贵的吓人,寻常人家做菜可不舍得放上这些东西,只不过苏余音打定主意想要一炮而红,打响小摊的名气,才会动用这些。

  螺丝在锅中发出“沙沙”的声音,随着苏余音手法娴熟的翻炒入味,那股子香气越发的引人垂涎。

  幸好苏家所在的地方偏僻,周边也仅有几户邻居,而且离得不近。

  不过既然如此,这些天来也时常有人到苏家询问是否在做些什么好吃的。

  苏余音都仔细辨认着,但凡是那一天替她们家说过话的,或是送来过饭菜的人,她都会多少分上一点……但要是恶语相击讥的,她都带着不软不硬的笑容糊弄过去。

  以往杨氏性格软弱,把这些不安好心的人当成菩萨一般供着,但是现在苏余音管着自家灶房,绝不会让这些人占到半点便宜!

  这些人也在杨氏面前抱怨过,不过苏家出了这么大的变故,杨氏也算是看清了不少小人的真面目,对苏余音只是不痛不痒劝解。

  苏余音在杨氏面前好好的应着,但是转头对这些上门打秋风的,还是毫不手软。

  五香螺丝的味道传出去之后没多久,就有一个脸上长了几颗黑痣的女人上门来了。

  “这味道可真香啊,也不知道杨家嫂子是做什么好吃的呢!”那女人嘹亮的嗓门在院子外头响起,正在厨房里忙活的苏余音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嫌恶。

  她低头叮嘱苏长歌几句,让苏长歌把握火候,接着就解下自己身上的布围裙,转身走了出去。

  苏余音刚才听见来人的动静时还一脸嫌恶,但是等走到院子里,脸上又挂上了挤出的笑容。

  毕竟这世道对尊长可不能摆出一副臭脸色,这刘家婶子虽说一直不要脸上门来,到底算是长辈。

  这刘家婶子看见出来的人是苏余音,刚才还喜洋洋的面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她挥了挥自己手上的帕子,有些不乐意的对苏余音道:“怎么又是阿音啊,杨家嫂子不在吗?”

  苏余音回头看了看杨氏正躺着的侧屋,她已经隐约听见了屋里的动静,刚才还在休息的杨氏正打算应声,却突然听见自己的女儿说道:“我娘亲大概又到田里去忙活了吧,毕竟几个哥哥尚未长成,家里的劳动压力大的很。”

  听到这话,杨氏有些无奈。

  自从那次之后,自家女儿像是通透了不少,但是也像是竖起了厚厚的心防,对以往的乡里乡亲态度冷淡。

  既然苏余音道说她不在家了,那她总不能自己站出来拆闺女的台。杨氏就又躺了回去,只是竖着耳朵听着外头的动静。

  听得这话,刘家婶子脸色不愉。

  要是杨氏在的话,她还可以好好的话几句家常,然后就顺理成章的蹭来一些吃喝。

  只不过……眼前这半人高的小丫头,倒像是个拦路虎。

  “既然杨家嫂子不在,那我这就回去吧……”刘家婶子一边说着,一边朝灶房的方向探了探头,“不过啊,阿音你们家这些天做的东西闻着可真香,婶子我隔着老远都闻见了味儿!”

  苏余音敏锐的发现,这刘家婶子口中说是要走,可是脚却不见动作,面上还舔了舔嘴唇。

  估计还是不甘心!

  苏余音想到这里,便突然一拍手哎哟一声,笑嘻嘻的道:“这些可是我们家赚钱的买卖,就是为了补贴家用……说到这儿,我倒是突然想起刘婶之前好像还问我们家借过东西,也不知还了没有。”

  此言一出,刘家婶子的面色就冷了下来。

  她没好气的看着苏余音道:“你这丫头看着人小,可是却鬼精鬼精的,若是不想分东西吃,何必拿话来激我!”

  丢下这一句话,刘家婶子就扭着自己的腰回去了,也不提之前到问了苏家什么,何时还来更是遥遥无期。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苏余音冷哼一声,转身继续和苏长歌忙活开来。

  至于三个哥哥除了平日砍柴之外,还多了两项任务,一来就是到山上去采淮山,二来就是到小溪边上去找螺丝。

  现在小溪边上螺丝多的很,只要提个桶盆,就能捡上好多。

  只不过大家虽然知道螺丝可以吃,但是却不清楚要先将它用清水养着吐出脏东西,等吃了之后又会闹肚子,于是就都弃之不食。

  苏余音一开始看见小溪边上还有那么多的螺丝,又听说村里的人压根儿不吃,她还颇为惊讶。

  不过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等到人人都知道怎样处理螺丝了,那她还哪里去找这样发财的门路?

  苏余音忙活了一阵之后,一锅五香螺丝就做好了。

  旁边的苏长歌早就克制不住的直接伸手捞起一个螺丝,打算放到口中吮吸。

  苏余音看见妹妹的馋样,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没好气的说道:“急什么,等以后咱们家日子过好了,这些东西想吃就吃,都有的是!”

  苏长歌被她画的这个大饼美到了,只顾着连连点头,心底觉着自家姐姐是世上最好的姐姐。

  留给妹妹一些之后,苏余音又端着手上放到盘子里的五香螺丝,拿去给杨氏品尝。

  杨氏吃了也是赞不绝口,没想到平时被大家弃之不顾的螺丝做出来也是这等美味!

  有了这几次的经验之后,苏余音对自己在镇上摆摊信心大增。等到哥哥们一回来,她就商量着次日就到镇上去试水。

  最终一家人拍板定下,就让年纪渐长的苏明浩跟着去,也方便照应。

  9。开摊吆喝

  苏家对这一次却正常摆摊期望甚大,不仅杨氏在晚上悄悄的拜了神佛,祈祷日子越过越好。

  都连年纪尚小的苏长歌,也都在晚上闹着跟苏余音说自己也要跟着去。

  苏余音有些好笑的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到时候集市上面人潮涌动,若是你跟着走丢了或是碰到难缠的客人,那可就麻烦了!”

  听了这话,苏长歌却并不畏惧。

  她眨着的眼睛像是倒映了小星星一样,这些天被苏余音好吃好喝的喂养着,之前消瘦发黄的脸颊也丰润了不少。

  “阿姐定是在骗我,这次出摊可是咱们家的大事,我也想去掺和一下。”

  苏长歌嘟了嘟嘴,低下头来带着几分忸怩说道:“我可以帮着阿姐吆喝,而且我年纪小,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人同我这样的小孩子过不去。”

  苏余音要忙着做菜,即使提前的夜里备好了大量的五香螺丝,只需要到时候加热就好,但是淮山菜可是要现做的!

  而苏明浩则是要负责收钱和包装,各自有各自的忙处,再多一个人吆喝也确实能减轻压力。

  想到这里,苏余音看着自家妹妹期盼的目光,还是无奈的松口了。

  “你若是要去也可以,不过到时候千万不能乱跑……要是有人为难你的话,你只管和我说,我一定拿着锅敲破他的头!”

  最后半句话苏余音故意用这恶狠狠的语气说出来,逗得苏长歌捧腹大笑。

  第二天一早,苏家兄妹也就收拾好了自己要带上的东西。

  他们把这些锅碗以及准备好的食物和材料都搬在上了板车,这可是苏无垠讨巧卖乖向村里赵老汉借过来的。

  赵老汉孑然一身,膝下并无儿女,所以对村子里年纪小的孩子都十分喜爱。

  苏无垠生的钟灵毓秀,性格乖巧,自然很得他欢喜。

  这些天赵老汉风湿发作,也不能够再去赶车,就在家中休养起来。

  苏无垠向他软磨硬泡了好些时候,才将板车借来,一同借到的还有拉车的那头老牛。

  对这样善心的老人,苏余音是十分感激的。

  她回想了一下风湿的调养办法,决定等手上有钱了,就配上几副药材去帮赵老汉调理一下身体。

  等着兄妹三人到了镇上,便从板车上拿下一干用具,很快一个简易的小摊子就被摆出来了。

  这个时候,集市才刚到上午,不少菜农提着自己新鲜采摘过来的各色特产在地上铺开。

  “新鲜的白菜,一扎只要三文钱!”

  “来人看一看嘞,刚出笼的包子,肉多皮薄的大包子!”

  一声声的吆喝和来来往往的人汇聚在一起,就构成了这集市里人间的味道。

  苏家兄妹的摊子旁边正好就是包子摊,摊主正在忙前忙后,给这些过来吃东西的人准备着早点。

  小摊边上还摆着几幅简陋的桌椅,供这些人坐下休息吃饭喝粥。

  苏家三兄妹忙了一早上,马不停蹄的赶到集市来摆摊子,要说不饿是不可能的。

  苏长歌眼巴巴的看着旁边刚出笼的鲜肉大包,小姑娘的眼睛中满是渴望。

  摊主一抬头看见了,顿时一笑,招呼着站在一旁的苏明浩道:“这位小哥,要不要来几个包子?”

  苏明浩左右看了看,又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正在隐约发出咕咕声的肚子,就点了点头道:“那就来三个包子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摸出了几枚铜钱,银货两讫之后将包子分给在旁边的苏余音和苏长歌。

  苏余音看着集市人来人往的样子,眼里发着光。

  这样大的人流量,若是他们能够一炮而红,定然能赚得不少钱。

  苏余音三下五除二就将包子囫囵吞了下去,也顾不得去细细的尝这滋味,就捞出自己放在板车边上的螺丝开始加热。

  这些螺丝都是昨天提前处理好的,汤汁卤水还带着鲜香味,在经过小锅加热之后,那味道别提多香了。

  就在苏家的摊子前,原本熙熙攘攘的集市中好像静了一瞬,接着就有人开始左右看。

  “我怎么闻着有种不大寻常的味道?”有人闻着疑惑不已,“难道在集市这种地方,还有人在烧香料?”

  八角这种东西,因为其特殊的味道,在有些人家里会被当成香料进行焚烧。还有人用这些味道特殊的东西进行咀嚼,用来净口,发挥清除口气的作用。

  在集市里烧香料,显然是除了傻子都不会做出来的事情。

  所以当众人转身看到苏家的摊子时,一个个都分外惊讶。

  苏长歌十分机灵的用自己清脆的嗓音吆喝道:“正热着的五香螺丝,保证吃了一个还想吃,苏家秘制五香螺丝!”

  苏余音的小摊上还没有招牌,不过这锅里正在热着的螺丝就已经是最好的宣传了。

  这大早上的不少人出门还没吃早饭,正想找些东西来打打牙祭。他们本就饿着,再闻到这令人垂延的味道,自然都围了上来。

  “小丫头,这螺丝怎么卖?”有人看着苏长歌稚嫩的样子,有些好笑的问道。

  苏长歌愣了一下,她倒是忘了问自家哥哥姐姐这螺丝的价格。

  就在这时候,旁边整理钱箱的苏明浩连忙迎上来,口齿伶俐的说道:“这位老爷,端是看您要小份的螺丝还是大份的螺丝,小份三文钱,大份五文钱。”

  听到这话,旁边的人都摇了摇头,有几个干脆一转身离开。

  这价格可不便宜,就在旁边摊子上卖的包子,也就两文钱三个。

  这螺丝看起来小小的一份儿,也就尝个鲜味罢了。

  要真想填饱肚子,还不如去旁边买包子吃粥!

  这集市里来往的,自然不会是多富贵的人物……再加上螺丝吃了会闹肚子的事情早就深入人心,大家也就是看个热闹。

  苏余音眉头一皱,突然想通了其中的关节,连忙拍手大声喊道:“各位老爷,我们苏家秘制的螺丝吃了可不会闹肚子的,这都是特殊处理过的,保证味好干净。”

  听得这话,那些人才停下脚步,将信将疑的回头看了过来。

  10。开张大吉

  有人不相信,又问了一句:“你说你这螺丝都是干净的?”

  苏余音想了一下自己的处理步骤,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但是为了防止有人抓着这一条认死理不放,她又特地补上一句道:“这天底下吃坏肚子的方法有千千万万种,我们苏家卖的螺丝只能保证极大部分人不出问题,毕竟其中还有些特殊的香料调味,要是是人本身的身体不适合,那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话说的在理,有的人能吃辣,有的人不能吃辣,肠胃虚弱的人吃上带着点刺激的东西都会身体不适。

  旁人也都理解了,但是这螺丝寻常可见,放在小溪边上大家走过看都不会看一眼……眼前这摊子上,不过是说着那所谓的处理,就让这东西身价倍增吗?

  苏余音见大家半晌都没有动作,心中有些焦急。

  这情况不对啊,明明五香螺丝一出来,来来往往路过的人都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但是真到了掏钱的时候却没几个人动作!

  苏余音和苏明浩对视一眼,彼此都有几分疑惑。

  最后还是苏余音无奈的拍了拍案板,做出了一个决定道:“各位父老乡亲,我们苏家摊子今天新开张,干脆做出一个回馈的举动。”

  有好事者停下脚步,疑惑的问道:“你们这么一个小摊能回馈什么东西?”

  苏余音笑了笑,道:“有总比没有好,大家过来沾沾喜气!”

  她一边说着一边手脚麻利的用小碗盛出了一碗螺丝,摆在摊前示意众人上来品尝。

  免费的不吃白不吃,果然就有人围上来,伸手捏起一个螺丝放在嘴边。

  这个时候苏余音在底下翻找一下,拿出了一包自家哥哥提前准备好的小竹片。

  “吃螺丝可不能少了这样东西,用这个小竹片把里面的肉挑出来吃,味道才好!”

  而且这样也可以避免吃到螺丝尾部的一些脏东西,苏余音将这句话隐去不说,以免破坏了大家的胃口。

  这螺丝味道鲜美,大家吃起来之后,这小小的一个自然是觉得不够。

  再加上苏余音还特地在旁边鼓吹着自己为了制作这螺丝花费的代价,她舀了一勺卤汤,展示给众人看,同时说道:“这卤汤可是我们家准备的陈年老卤,在兑上新调制的汤汁,汤里面放了八角茴香……这些东西可不便宜。”

  苏长歌瞪大的眼睛在旁边听着自家姐姐疯狂吹捧这一锅看似平凡无奇的卤汤,这一锅卤汤是怎么出来的,她可是亲眼所见,绝对没有用上什么陈年老卤。

  至于香料因为特殊的调配手法放的也不多,但是那味道确实是扑鼻而来,就给人一种用料实在的感觉。

  苏余音一低头就看见苏长歌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她有些得意的扫了一眼旁边被鼓动起来的行人,伸手拍了拍苏长歌的脑袋。

  这可都是以后要学的,无商不奸。

  若是没得这儿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红的的本事,哪里能诱惑别人购买自己的东西?

  一个小螺丝本就不够吃,只能给人尝个味道,这些人知道螺丝的味道,被其鲜美所诱惑。再加上苏余音在旁边说着着自己的不容易,香料也确实不便宜,顿时就给人一种物超所值的感觉。

  有人心动了,便开始招呼着:“给我来一份小份的!”

  说着,苏明浩面前就被人递来了三个铜板。

  这只是一个开端,有一就有二,很快一群人都围了上来。

  苏明浩在旁边收钱,一时间忙得不可开交。

  苏余音也飞快的加热着自己之前准备的螺丝,偶尔从板车上面翻到之前准备的淮山材料时,她又有些无奈。

  可惜现在只有一个小锅,只能先把这些螺丝加热卖出去之后,才能够空出这个锅制作淮山菜肴。

  苏长歌也学机灵了,趁着大家都围上来的热闹时候,开始大声吆喝。

  百姓都爱看热闹,这集市里突然距离了一大群人,自然都跟着凑过来,想瞧瞧发生了什么事。

  借着这阵东风,苏家三兄妹都忙活着,各自有各自的分工。

  螺丝一碗接着一碗的卖得出去,竹片也发出去不少。

  旁边卖着包子摊主也是喜气洋洋,毕竟螺丝不能当着正餐吃,苏家的摊子吸引来了人气之后,带动着他摊上的包子也卖了好些。

  那摊主一边卖着摊上的包子,一边抽空对苏明浩说道:“我原先看你们兄妹三个年纪轻轻,却没想到都是有大本事的,苏小哥明天还来这里摆摊吗?”

  苏明浩接过一人的钱,仓促的点了点头。

  那包子摊主顿时大喜,连声说道:“这可真是太好了,那明天一早我就帮你们把这边上的摊位占住,咱们两家一起摆摊!”

  苏余音忍不住莞尔一笑,这就是利处,给别人带来了好处,别人自然也就投桃报李。

  等太阳逐渐上来了,这天气也热了起来,集市里的菜农散去大半,来来往往的行人也变少了。

  苏余音记下地方,又看了看周围来往的人,拿出放在板车上面的淮山准备起来。

  她还向隔壁的包子摊主打听了附近的井水,特地去打了新鲜的水来,再又放进铁锅里烧开。

  淮山被削皮切片,放到锅中炖煮,在又佐以苏余音配好的调料,加上她早上抽空在集市上买来的一些小菜……没一会儿,这美味的香气就使旁边的人开始探头探脑。

  一边的包子摊主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他在这集市上卖了这么多年的食物,也见过不少小吃,但是诱惑成这样的可真不多见!

  他忍不住左右看了看,见自己这摊子上没多少生意,一时间空闲下来,便招呼着苏明浩道:“苏小哥,给我来一份螺丝……这什么新菜,作价几何?”

  苏余音抬头笑着答道:“大叔不必如此,我们几个兄妹还要劳烦您替我们占摊,这几份菜便不收钱了!”

  那包子摊主搓了搓手,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但最终还是抵不过美食的诱惑接了东西吃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田家小富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田家小富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