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分化
巨无霸脸2019-08-07 11:582,403

  “事情一定没有这么简单。”江雪扶着果儿站了出来,“大家都知道,这虽然是一座废弃的城市,可是街道、屋子中到处都有在运转的摄像头。我们昨天还遇到了无人机在监视我们救人。这足以说明这一切都是背后有人在控制。”

  陈立打断江雪的话,“这种阴谋论你之前就说过。我不管是不是有人在控制,我们只想活下去。而活下去的办法,就是排除身边的危险因素。现在,威胁我们安全的,就是你们带回来的人。”

  “没错,我们只想活下去。你们是灾星,赶紧离开我们。”

  “你们有什么权利带着我们一起死。”

  其他人很是义愤填膺,大有要生吞活剥了罗燃和江雪的气势。

  “哥,有怪兽。”

  沉睡的黄毛突然惊醒,打破了乱成一片的气氛。

  黄毛诈尸一般跳起,见到地上血淋淋的尸体,吓得直往墙上扒。

  其他人都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猛烈一颤。刚刚大家可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是你杀了我哥哥。”黄毛一眼瞧见罗燃,挥着拳头冲过来拼命。

  罗燃挥出一拳,轻易就将他打倒在地上,“我再说一遍,你哥哥已经被感染了。你再来可就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罗燃冷冷的眼神,黄毛怂了,唯能满腔怨怒的盯着他,用目光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和仇恨。

  “你刚刚说的怪兽,是只蝙蝠吗?”陈立问。

  黄毛摇摇头,把昨天他经历的事说了一遍。众人听了,不禁都吓得花容失色。

  “他说的是真的。”江雪接话道,“昨天我们去寻找食物的时候,遇到了巨型的老鼠,病毒在不断进化,这里不是永久的庇护之所,我们必须去找更安全的地方。”

  “我不阻止你们去寻找新的庇护所,可是你们带来的人必须带走。”陈立转身看向其他人,“你们可以选择跟他们走,也可以选择留下来。不过,凡是留下来的,不论男女,都必须接受检查,凡是身体有伤痕的,必须离开。我这也是为大家着想。”

  陈立这说法,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赞成。

  “带上你们救回来的人赶紧走,这里容不下你们。”

  “你们留下来只会害死大家。”

  江雪面露苦楚,苦口婆心的劝他们离开这里,却没有人选择相信她。

  此时,早就被吵醒的郭平开口了,“各位,我说句话。昨天我们被吊在天枰架上,是罗燃和江雪救了我们。如果不是他们两个,我们已经被毒蝙蝠咬死了。他们两个不会害人的。”

  陈立表情淡淡,“郭先生,我们并没有说他们俩害人,而是他们的行为给大家带来了死亡威胁。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本来挺安全,结果现在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更还得果儿成为了一名孤儿。我实在是不忍心再看到这样的悲剧发生。”

  “不是罗燃和江雪冒险去寻找食物,你们早饿得起不来了,哪里还有力气在这里叫嚷嚷。”宁羽忿忿不平的说道。

  “没错,他们是寻找回来了一些食物,这我们不否认。可他们的行为确实在昨晚害死了几个人。”陈立说。

  宁羽甚是不服,还想再争辩,却被罗燃给阻拦住了。

  “人各有志,我们也不能强人所难。具体情况如何,我们目前也只是猜测。大家各自安好吧,努力活下去,我们若是找到了回去的方法,一定会来接大家。”罗燃说。

  “赶紧走吧,你不来给我们添乱我们就烧高香了。”

  陈立那条船还在维修的事,江雪是知道的。她更清楚,那一条船根本容不下眼前的这些人,多数人将会被陈立舍下。

  为了不将矛盾激化,江雪也没把这事点出来。她清楚,就算说了也没用。

  人在绝境之中,总会抱有幻想,谁也不会主动认为自己将是那个被舍弃的人。他们都将不惜一切代价争取上船。

  “愿意跟我们走的,那就跟着来。”罗燃说。

  志豪第一个跑到他身边。他妈妈遇害之后,本来很活泼的他,开始变得自闭。江雪和罗燃平时对他照顾有加,他对他们自然最有好感。

  这种情况,陈立自是喜闻乐见。将孩子留在他身边,这无疑是一种累赘。

  罗燃搂了搂志豪。就算他没主动,他也是必须带走的对象。陈立其人,如果牺牲某人能让他活命,志豪纵使是一个孩子,也一定在可牺牲范畴。

  跟着罗燃走还是留下,秦奋和安琪两夫妻发生了严重的分歧。安琪不想出去冒险,秦奋则是想跟着罗燃一起走。陈立是什么样的人,这二十天相处下来,他已经很了解。表面上道貌岸然,很会为大局着想,实则就是一个自私自利之人。

  罗燃则不然,由于他职业的关系,整个人充满了正义感。

  争执不下之际,倒是有人建议他们跟着罗燃走。劝他们离开的人什么心思,这大家都心知肚明。多走一人,那就少一人跟他们争上船的机会。

  “你们这些人,好,我走,这下你们如愿了吧。”安琪气道。

  这一趟出行,她本就带着气,现在大家竟然都在排斥她,这让她心中更加苦恼,撒开秦奋的手冲出了门。

  “安琪。”秦奋大叫一声,追了出去。

  最终,教师刘正毅,二二及其另外五名与陈立关系不佳的人选择了跟随罗燃一起走。

  郭平和黄毛子,作为这次矛盾的带来者,没得选择,只能跟着罗燃走。

  “大家保重。我们将会去往城中心位置,然后一直往城东走,直到找到足够安全的地方。”罗燃说。

  走出银行,大街上萧条一片。昨夜的暴雨,让街中的低洼位置积满了水。

  秦奋已经追上了安琪,两人正在大街上拉扯着,安琪的情绪非常的激动,溅起的污水打湿了他们的裤子。

  江雪本想上去劝两句,昏厥了的果儿被冷风吹醒了。果儿想到母亲惨死,不禁悲痛欲绝,泣不成声。江雪好安慰歹劝说,奈何果儿半个字听不进去,吵着嚷着要回去。

  “我不能丢下妈妈一个人在那里。你放开我,我要我妈妈。”果儿挣扎哭泣。

  罗燃一琢磨,觉得确实不该把人就那样留在里面,于是进去找了块布把人裹了包出来,带着一众人到了一荒原中,挖个坑把人埋了。

  如果活人被感染,将来有了可以逆转的药还能让他们变回正常,已经死了的人,则是不可能死而复生的。

  果儿跪在土包前,哭得梨花带雨花容乱颤。

  “不好了。”宁羽突然大喊。

  众人闻声一看,原来是他们动静太大,引来了附近游荡的一些变异者,此刻真怪叫着朝他们冲来。

继续阅读:第8章 怪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主之城2平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