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系组织
纯纯纯的小人2019-08-21 15:512,167

  陈阳隐藏着自己身上的气息,将嗅觉调动到极限,寻找着空气中那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味。

  睡神多数的本事都是宙斯手把手教的,而陈阳和宙斯也算得上是多年的搭档,如果不是宙斯的突然叛变,导致赫拉克勒斯,也就是林希的死亡,陈阳现在应该还在中东地区的战场上与宙斯并肩作战。

  陈阳之所以会被冠以阿波罗的称号,就是因为他的作战方式就宛如太阳一般的耀眼,而他的小队大小作战下来也从未有过伤亡,这是完全无法想象的记录,在敌人眼中,阿波罗就是灼热的死亡象征,在小组之中,他却如同阳光一样温暖着所有人。

  “找到你了,该死的老鼠。”陈阳终于在一股清风的帮助下,嗅到了那只隐藏在东部角落离的老鼠的甜味。

  城东向来聚集着多数的派系,如果说乱,石头城中大概没有比城东更加混乱的地方,牛鬼蛇神横行,苟且偷生的鼠辈藏身。

  当然,这里也是最热闹的地方,数不胜数的夜市小摊混杂着各种食物的香气飘出,让陈阳的嗅觉在这里也变得难以分辨气味。

  但是陈阳却更加的确定,那只该死的欧洲老鼠就躲藏在这种角落里,凭此想要避开天敌们的追捕。

  熟悉睡神的人并不多,但是一旦熟悉了这个人的方式,那么睡神的作用将会被无限的缩小,就犹如陈阳,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睡神,就算是宙斯也不行。

  穿过热闹的夜市,陈阳手上也多了许多小吃,一边啃着铁板章鱼的陈阳眼睛如鹰隼一般的巡视着周围,一个欧洲人在这个地方不算少见,但是也不多见。

  就算睡神再善于伪装,也不可能将自己的特征完全的抹除,骗过正常人甚至是一些伪装老手没问题,但是想要骗过陈阳,那无疑是天方夜谭。

  陈阳一口吞下嘴里咀嚼得很细的章鱼,眼中闪过了一丝寒意,在他不远处,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视野中,他微微的佝偻着腰,头发花白,看上去与常人无异。

  但是陈阳却走了过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等待他转过头来,寒声道:“维勒斯。”

  那中年男子眼瞳一缩,似乎从未想过陈阳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他尖叫了一声,然后在陈阳手上力道的威胁下,把那刚要突破喉咙出来的声音给压了回去。

  他恐惧的看着面前的男子,颤声道:“阿波罗……”

  陈阳压着他,两人走到了城郊,陈阳眼中杀意涌动,再也没有压制,那磅礴得甚至堪称实体的杀气直接笼罩了维勒斯的身体,甚至一度差点把他压垮。

  他尖叫着道:“阿波罗!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已经……”

  “死在中东?”

  陈阳为面前的中年男子补充了一句,眼中的神色再无丝毫的戏谑,而是冷漠到令人感觉堕入了地狱。

  “赫拉克勒斯死了。”陈阳撕下维勒斯的伪装面具,那是一张十分年轻,就算以东方人的审美都十分帅气的脸。

  但是在陈阳看来,维勒斯的脸实在是脂粉气太浓郁了,令他有些反胃。

  所以他一拳砸在了维勒斯的脸上,把他直接砸得倒退数米,然后身形一动,落到了他的面前,冷笑道:“你将会是第一个去冥土陪伴赫拉克勒斯的人,不用担心,后续会有很多人和你一起去的,不会孤单的。”

  有着睡神之称的维勒斯恐惧的尖叫了一声,道:“我没有得罪你啊!”

  “你试图谋杀我刚娶到手的媳妇。”陈阳手指捏住了他的下巴,将他整个人都按在了地上,虽然陈阳在笑,但是神色中却丝毫没有笑意。

  “林冬?”维勒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陈阳不置可否,但是那玩味的神色却慢慢的浓郁起来。

  “如果你今晚老鼠当的漂亮,我觉得你还能陪我玩一会儿。”陈阳一脚踢在了维勒斯的肚子上,把他踢飞了十余米,维勒斯在空中蠕动了一下,身形一动,借着陈阳这一脚的威力,冲出了近三十米的距离。

  维勒斯破口大骂,道:“你是个疯子!”

  “背叛我的时候,就该鲜果我是个疯子!”陈阳身边出现了一道红光,甚至维勒斯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陈阳抓住了脖子,直接按在地上摩擦。

  手中刺杀了无数人的维勒斯手脚冰冷,他恐惧的看着面前如同魔神一般的男子,尖叫道:“你就不是人类!”

  “我是奥林匹斯的太阳神,或者是,你们通往冥河的摆渡人!”陈阳面无表情的说道,陈阳身边的灵力开始涌动起来,凝聚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从今天起,奥林匹斯的神系组织中,你的代号就可以让其他人继承了。”陈阳把手掌覆在维勒斯的头上,轰然炸开。

  维勒斯没有了尖叫,没有了生息,也没有了头。

  陈阳手掌一震,将混合着脑浆血液等粘稠物体蒸发干净,然后噗的吐出了一口血雾,气息变得萎靡起来。

  他本来伤的就很重,只要调动身体内的灵力,这种伤势就会不断的扩大,这是宙斯针对他布下的局,就算林希用命换来了转机,依然无法完全的让陈阳脱身离开。

  身上压制不住的伤势就是宙斯给陈阳带来的无法完全愈合的内伤,但是这比起陈阳心中那血淋淋的口子,却不算什么。

  陈阳低头看了一眼睡神维勒斯的无头尸体,手指上点燃了一道灵力火焰,然后丢在了他的身体上。

  否则明天起来,有人发现了这具尸体,也是个麻烦事。

  冷眼看着尸体被燃烧殆尽,陈阳默默的离开了城郊,打了个出租回去。

  而在陈阳离开后不久,一个黑影出现在了维勒斯尸体的位置,把手放在那一块被烧焦的土地上,捻起了尘土,放在试管中。

  “阿波罗?”

  他看着远处,低声说出了这个名字,但是语气中带着疑惑,甚至有些不确定,借着月色的掩护,他缓缓的离开了城郊,与陈阳离开的位置截然相反。

  如果阿波罗还活着,这件事务必要让组织知道。

继续阅读:第六章 酒吧奇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