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桌底
温君故2019-09-29 09:293,095

  第二章 桌底

  上天似乎太忙,没有听到安瞳“虔诚”的祈祷,何莫廷发现了不对劲,扶住桌子边缘微微弯腰向桌下看去。看到的便是秦安瞳抱着双膝坐在地上,四目相对,不安的双眼直直地望进了一双深邃幽沉的眼眸,安瞳埋下头:好想钻到地下怎么办。

  看到桌底有人时,何莫廷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他看清了女孩的脸,那一瞬间,安瞳不知道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像觉得他的目光更深了一些。

  何莫廷只怔忪了几秒便恢复了正常,他站起身来半靠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有规律地轻轻敲打着桌面,声音好像,微微有些颤抖,“出来。”

  既然已经被抓到了,那还是好好认错吧,安瞳手忙脚乱地爬了出来,然后规规矩矩地站好。

  面前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高定西装,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复杂,莫名得让人有些压抑。安瞳爬出来后只看了他一眼,就吓得低下了头。

  不过只那一眼,她就可以确定,这人长得很好看,温文尔雅相,是那种她很喜欢的长相,不过他的气场好像比长相更加凌厉,让她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尴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安静得有些诡异。何莫廷饶有兴味地盯了她一会儿,才出声道:“你……”

  几乎是同一时刻,安瞳也开了口,“你是?”

  何莫廷的话被安瞳的这句询问生生压了回去,他紧盯着她的脸,发觉她的表情中只有单纯的疑惑后,这才确信,她真的不记得他了。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原来她已经忘记他了,她居然,忘记他了。

  安瞳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只是象征性地问了一句啊,怎么就感觉他脸色变了呢?只听对面那人的声音瞬间冷了下去,“鬼鬼祟祟地躲在桌子下,你又是谁?”

  怎么突然就,这么严肃了?安瞳本就有些理亏,此刻又被何莫廷质问,头低得更低了,她小声辩解着,“那个,我叫秦安瞳,何教授是我的导师,我刚刚,是在桌子下找东西来着。”

  因为被抓包加撒谎而不敢抬头的秦安瞳同学大概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好像犯了错被家长教训的小学生,而站在她面前的人看到她这幅样子,唇角勾了勾。

  “秦安瞳?”何莫廷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原来她叫这个名字。

  他的声音,叫出她的名字,好好听啊。安瞳顺着他的声音点了点头,“嗯。”

  “何教授今年的研究生?”

  “嗯,今年的。”安瞳老老实实地有一句答一句。

  “这样啊。”何莫廷盯着她一动不动,然后笑了笑,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那个,你是谁啊?”后知后觉的安瞳现在才想起问,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家导师办公室里又一直在审问她的的陌生男人是谁啊?

  何莫廷盯着秦安瞳的脸,确定她是真的不认识自己后,缓缓走到距离她一步远的地方,微微弯腰与她平视,一字一句地告诉她,“不巧,何教授是我父亲。”

  被震惊到的某只生物猛地把一直互掐的两只手放到身后,开始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被教授的儿子在教授的桌底当场抓到,她可真是太有出息了。

  “原来是师兄啊,”安瞳一面笑着附和他,一面慢慢往门边挪动着,好的,摸到门了,接下来就是,开门,开溜,“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你……”

  还未等何莫廷做出反应,安瞳就狼狈地逃出去关上了门,她四下张望了一下,松了一口气,看来老师已经不在这里了,警报解除。

  不过刚刚那个男人的声音好好听啊,虽然有点冷冰冰的,安瞳摇摇头甩掉这些无关的念头,顶着一个大红脸转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何莫廷在门关上的那一刻下意识地伸出了右手,然后在半空中停下,缓缓握拳,像是抓住了些什么。

  另外一边,自认为躲过一劫的安瞳刚打开宿舍门,立刻就被一堆不明物体包围了,“来,让妈妈看看有没有缺胳膊少腿。”小乔摸了摸安瞳的胳膊。

  “反抗压迫的壮士啊,干了爸爸这碗酒吧!”团子顺势递上一杯水。

  安瞳一一推开她们,坐在自己桌前,义正言辞道:“英雄都是很低调的,你们太张扬了。”

  “那低调的英雄,来说说你是怎么和何导斗争的呗?”团子凑到安瞳身边问。

  “嗯,所谓低调嘛,就是不和敌人起正面冲突也能化险为夷。”安瞳装作一本正经地开始解释。

  小乔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说人话。”

  “就是何教授压根没找着她,小丫头肯定找地方躲起来了。”大乔发表完结论悠闲地扫了她们一眼,然后把她看了一个小时的那页书翻了过去。

  “玉琪姐姐,还是你最了解我。”安瞳狗腿地去抱紧了大乔的手臂。

  小乔和团子郁闷地散开,“唉,一点都不刺激。还以为你会和何导正面交锋呢。”

  何教授追杀无果,万分沮丧地回到了办公室,就看到自己多日不见的操心儿子十分悠闲地坐在他的椅子上,“你怎么来了?”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嫌弃。

  “忘记带钥匙了。”何莫廷站起身来摆好椅子,向何教授走过去,接过了他家老爸不情不愿掏出来的家门钥匙。

  “对了,”临出门前,何莫廷突然停下来问,“你今年收了女学生?”

  “嗯,怎么了?”何教授刚坐下,不解地看他一眼,什么时候对他带学生也感兴趣了。

  何莫廷没有回头,背对着他,听不出他声音里的情绪,“不是很久不带女学生了吗?”

  何教授现下心情明显不怎么好,非常任性地回答他,“看到喜欢的就带了呗。”

  “说要带她去吃个饭而已嘛,跑什么?”何教授继而开始了怨妇模式,低声埋怨着。

  对何教授伟大事迹了解颇深的何公子闻言,终于回头默默看了他一眼,“你又带学生相亲去了吧?”

  “你怎么还不走,赶快回家做饭去,好不容易回家一次给你爸爸做点好菜。”被戳穿的何教授忙着赶走自己的儿子,看破不说破懂不懂,他不要面子的吗?

  晚上,安瞳躺在床上抱着笔记本和堂姐聊天。

  堂姐发过来一张自家儿子的生活照,

  堂姐:我儿子帅吧?(色)

  安瞳:没我亲外甥帅。

  堂姐:我靠!堂外甥就不是外甥啦。

  安瞳:今天差点又被老师捉去相亲了(大哭)

  堂姐:老师不给力啊,怎么没逮到你呢?

  安瞳:是亲姐吗还?(抓狂)

  堂姐:不是,是堂的。(呲牙)

  安瞳:姐姐我错了。

  堂姐:我连儿子都有了,你还是一个人。

  安瞳:我一直是一个人,不是一条狗。

  堂姐:我23的时候我妈都催我结婚了。

  安瞳:我妈觉得我还小。

  堂姐:还能好好聊天吗?

  安瞳:挺尸

  安瞳又和自家堂姐瞎扯了一会儿。

  堂姐:儿子醒了,看孩子去了,你自己玩吧

  安瞳:姐,不要啊,不要抛弃我啊~~~

  因为被堂姐抛弃而匆匆下线的安瞳从抽屉里翻出一包饼干,准备垫垫自己因为逃避何教授而没有吃晚饭的小肚子。

  小乔洗完澡从旁边经过,嫌弃地看了看安瞳手中的饼干,“啧啧,罪恶啊罪恶,大晚上的还吃热量这么高的东西,这得长多少肉啊。”

  嘴里还塞着饼干的安瞳默默看了眼手中的食物,咽下嘴里的饼干,“我没吃晚饭,我饿!”

  已经上了床的大乔伸出头来,“瞳瞳,不用管她,该吃就吃,反正我们吃多少都不胖,不需要减肥。”

  小乔欲哭无泪地扭过头去,“大乔同志,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没事,失去就失去吧,本来也没想要。”大乔潇洒地抛出一句。

  小乔默默哭两秒钟。

  后来的几天,安瞳在何教授面前可是兢兢业业,乖巧懂事,端茶倒水,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不不,何教授那么慈祥有爱心,怎么会打人呢?

  总之,力争做个二十四孝学生,以此来安慰一片好心被辜负的傲娇何教授,所幸,何教授并不知道,安瞳是躲在了他的办公室里而逃过一劫。

  但是几天来赖在何教授办公室里献殷勤还是很有收获的,安瞳总结为,一、何教授的藏书很多而且很精;二、何教授这里的茶都是好茶而且不少。

  于是乎,献殷勤的秦同学成了何教授办公室里的常驻兵,安瞳将其称为知识的吸引,大乔总结为蹭茶喝。

继续阅读:第三章 路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别骗我谈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