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挂水
温君故2019-09-29 09:292,333

  第九章 挂水

  “伯父的体检报告在桌子上,自己拿。”唐灏看到何莫廷推门进来,眼睛一抬,然后继续低头写着自己手中的病历,“伤口愈合得还不错,回去后还要继续注意休息,先前的注意事项依然要遵守。”

  “好的,谢谢唐医生了。”病人起身谢过唐灏,拿着自己的病历单子出了门。

  何莫廷靠在桌子旁翻了翻手中的体检报告,询问唐灏,“怎么样?”

  “和往年一样,什么异样都没有,伯父的身体好得很。”唐灏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然后继续回自己的位子上坐着。

  “那就好。”唐灏和何莫廷算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他对唐灏的医术很信任,听他这么说了,便放心地合上报告。

  “伯父的身体我不担心,倒是你的胃,最近还好吧?”唐灏觉得自己越来越像老妈子了,偏偏这人还不领情。

  何莫廷喝了一口水,瞥了他一眼,神情淡淡的,“我看起来像不好的样子吗?”

  唐灏无奈地耸了耸肩,“还不是被您老人家之前那次胃出血吓坏了吗,你以为我就这么爱唠叨?”

  听他提起那次险象环生的过去,何莫廷却难得的没有皱眉,反而笑了一下,这一笑看的唐医生有些发毛,“你没事吧?”

  何莫廷没理他,只是摇了摇手中的报告,“我先走了,体检报告拿走了。”

  唐灏起身想要送送他,刚走出办公室的门,恰巧碰上一个小护士来找他签字,他只好一边翻着手中的单子,一边叮嘱身边的人,“你等我一下。”

  等候的间隙,何莫廷随意地扫了一眼大厅里熙熙攘攘的病人,正在盯着点滴出神的安瞳自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形,而何莫廷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她今天只是穿了一件简单的白毛衣,十分不显眼,可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

  或许一旦有些人在你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意义,她就成了你无论何时都能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人。

  就像此时的何莫廷。

  文件比较多,唐灏还在低着头检查一些细节,何莫廷已经迈开脚步向大厅走了过去。

  唐医生一抬头,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哎,你干嘛去?”

  “滴——滴——滴”安瞳很喜欢发呆,或者说,她从小就喜欢那种大脑放空,什么都不想的状态,虽然这个奇特的爱好曾不止一次地遭到她妈和乔玉琪的吐槽,她还是改不掉。

  在何莫廷来之前,她已经盯着点滴瓶放了半个小时空了,直到视线里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何,何师兄。”因为过分诧异,秦安瞳同学有点结巴了。

  “病还没好?”何莫廷不满地看了看旁边的点滴,那么多冰糖雪梨都白吃了?

  “嗯,可能是拖的久了,好的有点慢。”安瞳如实回答。

  何莫廷直接坐在了她身旁的空座上,直视着她问道:“有半个多月了吧?”

  “嗯。”安瞳点点头应了一声,心下却有些波澜,他记得她病了多久?

  何莫廷看了看她,还想再说什么,前来寻他的唐灏却已经到了跟前,“这位是?”唐灏询问的眼光投向何莫廷,当然,询问中还带着一丝八卦。

  “她叫秦安瞳。”模棱两可的回答,再加上他方才毫不掩饰的关心,其实很容易让人误会他们的关系,可他没有解释,似乎就是想让别人误会。

  结果很明显,唐灏礼貌地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唐灏,莫廷的朋友,也是这家医院外科的主治医师。”

  安瞳忙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同他轻握,“你好,我是秦安瞳,F大的学生。”

  “对了,你顺便帮她看下。”何莫廷拿起方才放在座位上的病历递给唐灏。

  唐灏看了看秦安瞳,又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了看何莫廷,笑着接过病历,翻开仔细地看了看,“左医生是呼吸科很好的医生,诊断和开的药也都没有问题,估计是免疫力太差,病好的有些慢罢了。”唐灏认真地说完自己的结论后,将病历还给了何莫廷。

  四下扫视了一圈,何莫廷微皱眉,“你一个人来的?”

  “不,是舍友陪我来的。”

  “那人呢?”

  “她今天有考试,陪我做完检查先赶回去了。”不知怎的,安瞳感觉在何莫廷面前说这话的时候,她有些心虚。

  “那我一会儿送你回学校。”

  “不用了,何师兄,我可以自己回去的。”秦安瞳忙着推脱,她不习惯,不习惯麻烦别人,不习惯这么短的时间就和一个人熟络起来。

  何莫廷却似乎并不在意地说:“我正好也要去F大,顺路。”

  再拒绝可就是不知好歹了,安瞳低下头去:“那就谢谢师兄了。”

  “你还有事吗?”何莫廷以生人勿扰的眼神看向唐灏。

  唐灏自然知趣地离开,略带揶揄地看了看一本正经赶他走的人,“那我回去继续看诊了,周末的病人可是很多的,我很忙的。”

  两个人一起坐在大厅等着挂完最后一瓶水,起初何莫廷还在看手里的体检报告,等他看完后,两个人就这安安静静地干坐着,气氛有点微妙。

  安瞳时不时的就抬头看看点滴瓶,怎么还有这么多?怎么这么慢啊?

  何莫廷觉察到了她的小动作,转过头来看着她,“你很着急?”

  “没,没有。”安瞳慌张地摇摇头。

  “明天还要来医院吧?”

  “嗯,明天我舍友会陪我来的。”似乎是怕他再说出什么她不好拒绝的话,比如他明天陪她来之类的,安瞳果断堵住了所有可能性。

  不过话说完她就后悔了,自己在想什么啊,人家那么忙,送你回去就算了,怎么可能再陪你来挂水啊,想太多想太多。

  “对了,谢谢师兄的冰糖雪梨。”终于有机会亲自道谢了,说出口后,安瞳松了一口气。

  “不用谢,应该的。”何莫廷只回了这么一句话。

  应该的,应该的,应该的……就算老师喜欢自己,他也没必要理所应当地对自己这么好啊。

  秦安瞳的思维陷入一个怪圈,最终这个问题的答案以何莫廷心地善良有爱心而告终。

  何莫廷微微偏头,看着她的侧脸,是生病的原因吗,身上的白毛衣衬得她的脸色愈发苍白,甚至能清晰地看到眼底的黑眼圈。他觉得有些心疼,他听得出,她的嗓子已经有些沙哑,是咳了太久的原因吗?

  他的思绪里全是她,甚至从心里衍生出一股冲动,想要拥她入怀。

继续阅读:第十章 不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别骗我谈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