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余昧
温君故2019-09-29 09:292,645

  第十五章 余昧

  唐灏打来电话约他一起喝酒的时候,何莫廷刚好走到地下停车场, 听到电话那头的喧嚣,他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

  唐灏一向冷静自持,加之因为他的职业,他其实很少喝酒,当然,每年还是总有那么几次例外,比如现在,他想他大概猜到原因了,程深深啊……他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还是发动了车子。

  余昧是位于东秦路上的一家酒吧,老板是顾易三叔家的堂兄,由着这层关系,他们这几个人也经常来这坐一坐。何莫廷来到余昧的时候,唐灏正坐在吧台边和新来的调酒师闲聊着,不知他说了些什么,调酒小姐的脸红红的,娇嗔地瞪了他一眼。

  何莫廷一看他那桃花眼中的戏谑,就知道这肯定不是第一杯了,他刚抬脚准备过去,就被老板顾非拉住了。说起顾非,当初也是和现在的顾易差不多的风流浪子,甚至比现在的顾易还有过之无不及,最后就是在这家酒吧里遇见了现在的老婆。按他的话来说,那就是当时天雷地火一见钟情了,情场浪子甘愿斩断了所有情丝,独留这一根,安安心心做起了妻管严。

  顾非把他拉到了一边,下巴点了点吧台那边的人,“哎,我看他今天可不太对,你知道怎么了吗?”

  “还能怎么了,”何莫廷笑着抽出了一根烟递给他,“听说他前几天刚去了一趟美国,来一根?”

  顾非唯恐避之不及地摆摆手,“不要不要,带着一身烟味回去,小小能把我撵出去。”

  想起了他家那位身怀六甲的孕妇,何莫廷没再强迫他,将那只烟叼在了自己嘴里,然后低头点着,重重吸了一口。

  “哎,”跟他们一起混了那么多年,顾非也是知道唐灏的过去的,他轻轻叹了口气,“那他就交给你了,我得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你就找老刘吧。”

  何莫廷点了点头,笑着调侃了他一句,“嗯,我知道了,居家好男人赶快走吧,孩子他妈要等急了。”

  “滚你妈的,你们就是羡慕嫉妒恨。”顾非骂骂咧咧地离开了,何莫廷掐灭了手里的烟,走到吧台旁坐了下来,“一杯内格罗尼,谢谢。”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灏抬头冲他淡淡地笑了笑,“你来了。”

  何莫廷脱掉外套搭在一旁的椅子上,伸手接过调好的酒,轻轻晃了晃酒杯,“唐医生嘛,每年总有那么几天,我当然要好好关爱一下。”

  “去你的,”唐灏听出了他话里的揶揄,嗤笑着伸手推了他一把,“会不会好好说话?”

  何莫廷嘬了一小口杯中的烈酒,“你上周去美国,见到程深深了?”他听说,他去参加了一个本不需要他亲临的研讨会,他自然知道,这不必要的折腾是为了谁。

  听到那人的名字,唐灏的眼神有些许的迷茫,“你说话啊,还真是一针见血。”

  看到他这副样子,何莫廷没再出口调侃他,而是挥了挥手,让面前的调酒师去了一旁,“她知道吗?”

  唐灏扯了扯嘴角,自嘲地一笑,“呵,自然是不知道,我怎么可能让她看到我。”他喝完了还剩大半杯的酒,眯了眯眼,像是在看向很远的地方,“她的头发剪短了,人好像比三个月前胖了一点,她养了一条拉布拉多,每天晚上下班后会带它在小区里散步,她搬了新家,可能是想离医院更近一点,她……”唐灏顿了顿,没再继续说下去。

  酒吧里不停跳跃的的七彩灯光有些刺眼,巨大的摇滚DJ音乐声震得耳膜有些发涨,两个男人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喝着杯中的酒。何莫廷什么也没说,唐灏和程深深的事情太过复杂,不是旁人简单的一句“像个男人,去找她”或是“忘了她吧,重新开始”就能解决的。

  他们都是而立之年的男人了,顾忌的东西越来越多,都不再是几年前只凭着一个爱字就不顾一切的年纪了。

  两个外貌和气质都上乘的男人坐在酒吧里本就引人注目,自然也就少不了被搭讪,“这位先生,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大概是何莫廷的气势太不好接近,那人选择了看起来较为温和的唐灏

  唐灏抬了抬头,一个面容姣好、成熟优雅的女人冲他举了举杯,看起来似乎对他颇有兴趣。唐灏回以得体又疏远的微笑,举杯一饮而尽,那人的眼中多了一些东西,也笑着喝完了杯中的酒。“那边都是我的朋友,你和你朋友,要不要一起过去坐坐?”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桌子,眼睛往何莫廷那里瞟了瞟。

  何莫廷全程没有看他们一眼,也没说一句话,依旧安静地看着台上乐队的演出,唐灏却知道,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何莫廷就会把他一个人扔这儿了。

  “不了,”他说,“我哥儿们刚和女朋友吵了架,一会儿还得回去认错呢,不能再喝了。”

  女人听了这话,也就识趣地转身走了。

  等人走后,何莫廷才瞥了他一眼,“你编瞎话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女朋友呢?”

  “对了,”唐灏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个秦安瞳,不错。”

  何莫廷的眼神在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倏得柔和了一些,就连嘴角都噙上了一抹温柔的笑,“是,她很好。”

  他很少看到何莫廷这般的样子,不过他今天可是被扎了好几刀,怎么说也不能让他太好过了。唐灏瞥了他一眼,“哦?那当初你把S市翻了个底也要找的那个人呢?”

  “谁说,不能是一个人呢?”

  唐灏的大脑在酒精的作用下运转得有些迟缓,他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身旁一副云淡风轻的人,“那个人就是她?”

  何莫廷微微点了点头,“是不是感觉不敢相信?”他低下头笑了,“所以有时候啊,命运真是一种奇妙的的东西。”那是一种以前他从未相信,而遇到她之后,他便深信不疑的东西。

  唐灏有些哭笑不得,他没太用力地推搡了何莫廷一下,“你还真是,被老天眷顾的人啊,”随即他又无力的摇了摇头,声音很低地说了一句,“不像我,是被老天玩弄的那部分。”

  是啊,他还真是被眷顾的人,所以他能够只为了爱情这两个字,再不顾一切一次。

  何莫廷拿起一旁的外套穿好,“好了,喝的也差不多了,我给代驾打个电话,先送你回去。”

  十月本就剩了没有几天,在上完本月最后一堂课以后,轰轰烈烈的实习月到了。实习的前一天,乔玉琪拉着宿舍其他三人去了s市最大的购物中心,为每个人都置办了两套行头。尤其是安瞳和团子,她更是指着脑门教育了一通,“您二位是打算穿着毛衣和卫衣去上班吗?”

  十一月的第一天,安瞳起得很早,今天是她去远廷的第一天,当她把自己收拾妥帖后,其实还有半个小时的空余。但怕路上出现什么意外,她还是提前出发了,她习惯给自己留出一定范围的富余以应对突发情况。

  当她走出宿舍园区,看到停在大门口的那辆熟悉的路虎时,突然想起了那天何莫廷说的一句话:包吃包接送。他不会,来真的吧?

  何莫廷似乎没料到她会下来得这么早,一时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就这么隔着车玻璃对视了几秒。

  然后,何莫廷降下了车窗,冲她说了一句,“上车。”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入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别骗我谈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