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对峙
温君故2019-09-29 09:292,887

  第二十章 对峙

  因着昨晚何莫廷的那句话,安瞳失眠了整整一晚,第二天早上九点的时候,她才顶着一双熊猫眼朦朦胧胧地睁开眼。

  如果说她本来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话,那么当她看向乔玉琪的床,却并没有看到人的时候,她才彻底清醒了。

  人呢?又去哪儿了?不会是大闹婚礼去了吧?

  “小懒猪,快起来吃早饭了。”一句话打断了安瞳脑中的大剧场,乔玉琪推开宿舍门,手里拎着两份早餐,向床上的安瞳喊道。

  安瞳揉了揉眼睛,又看看乔玉琪,昨晚不是还死去活来的吗?这么快,就复原了?安瞳感觉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玉琪,你没事了?”她不确定地问。

  虽然竭力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安瞳还是看到了,她摆放早餐的手顿了一下。

  她没有回头,语气里有淡然,也有希望,“昨晚之前,我告诉自己,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他不理智了。他有自己的幸福,我也应该往前看了,不是吗?”

  虽然转变得太快,安瞳还没能完全适应,但对乔玉琪来说,这显然是一件好事啊!安瞳不知道放下一个人有多难,她只知道,玉琪喜欢徐扬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快乐过。

  她迅速下了床,乖乖地坐到餐桌旁,想要让玉琪的心情好一些,便故作调皮地探着脑袋看她带回来的早饭,然后瘪了瘪嘴,“好饿啊,你为什么没有给我买粥啊?”

  似乎真的被她的轻松所感染,乔玉琪心情颇愉悦地敲了一下她的头,连语气都轻快了起来,“这个点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挑。”

  安瞳:还好,还是原先那个玉琪,这样就很好了。

  乔玉琪:小傻子,连逗人开心都这么拙劣,不过,很有用,不能让她再担心了。

  她盯着正低头安静吃早餐的安瞳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问,“对了,昨晚我们怎么回来的?你可背不动我吧。”

  “唔,”安瞳咬着豆浆的吸管,支支吾吾地解释了一句,“何莫廷和他朋友恰好也在星聚,是他们送我们回来的。”

  对于出现频率越来越高的何莫廷,乔玉琪已经几乎丧失了抵抗,她高深莫测、似笑非笑的看了安瞳一眼,“哦,原来如此,瞳瞳啊,你看何莫廷经常这样帮你,你以后可要对人家好一点。”乔玉琪又开始进行洗脑模式了。

  “嗯,我,我知道了。”安瞳重重地点点头,煞有其事。

  穿上最漂亮的礼服,化着最精致的妆容,乔玉琪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完美笑容。

  徐扬,今天是你最幸福的日子,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赶到酒店的时候,她远远地就看到了在大厅外迎接宾客的新娘和,新郎。他穿着一身纯白的西装,打着银色的领结,脸上是那副永远得体的表情,和她小时候幻想过的王子,一模一样。

  只不过,她不是她的公主罢了。

  她只不过用了五秒钟的时间就调整好情绪,然后径直走到那对璧人面前,一如既往地高昂着头,仿佛一只高傲的天鹅,“徐扬哥哥,新婚快乐。”

  徐扬见到乔玉琪显然很高兴,“大忙人终于来啦,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你的婚礼,我怎么会不到场。”因为我要亲眼看着你幸福啊,我的徐扬哥哥。

  “对了,你们还没有见过吧,”徐扬揽过一直站在旁边的新娘,“洛洛,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我邻居家的妹妹,玉琪。”

  穿着白纱的周洛洛害羞地看了看乔玉琪,礼貌地打了招呼,“你好,一直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呢。”

  乔玉琪直视着她那张满是幸福表情的脸,有些恍然,“你好。”

  “玉琪,好长时间没见了,来来,到阿姨这来。”徐扬的妈妈看到乔玉琪后,高兴地拉她进了内场。

  最后回头的那一瞬间,她仔仔细细地将徐扬的笑容印进脑中。

  你幸福,就好了啊。

  徐扬,哥哥。

  徐扬,再见了。

  酒宴上大多是周家这边的人,乔玉琪百无聊赖地站在长桌旁,打量着周遭的觥筹交错,然后她终于看到了让她感兴趣的人。

  “何莫廷?”她显然是没想到会在这看到他。

  正在跟长辈寒暄的何莫廷闻言回头,显然也认出了她,“是你。”

  乔玉琪举着酒杯走了过去,“你在这里是?”

  何莫廷已经结束了和长辈的交谈,指了指墙上硕大的婚纱照,“新娘的父母和我们家关系不错。”

  “这样啊,对了,昨晚谢谢你了。”乔玉琪笑着朝他举杯。

  何莫廷淡然回敬,“不用谢,碰巧而已。”

  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她从桌上重新拿了一杯酒,“有兴趣聊聊吗?”

  “聊什么?”

  “秦安瞳。”

  避开了婚礼上喧闹的宾客,坐在角落里的乔玉琪开始打包兜售秦安瞳。

  “你喜欢安瞳。”乔玉琪用的是肯定的语气,而不是询问。

  何莫廷先是一愣,随即便无奈地笑了,“连你都看出来了,可是她,好像并不明白。”

  “安瞳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她不知道那种感觉,”她晃了晃杯子里的酒,“或许,在她心里你已经和别人不一样了,只是她自己不懂而已。”

  “我是高一那年认识她的,我们也是舍友。军训第二天她就病了,感冒加发烧,脸一直红红的,每天都要去医务室挂水,然后还要回操场上继续军训。”

  “有一天,我们正在站军姿,她在队伍里摇摇晃晃的,好像快站不住了,班主任进来把她揪了出去,然后就开始纠正我们的姿势。她就在旁边低着头站着,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一会儿班主任回头看她,问她,‘你在这站着干嘛,去医务室啊,刚刚都要晕倒了还在操场晒着干嘛?’她这才慢吞吞地走了,后来我问她,那天你干嘛在操场站着不动,她特无辜地跟我说,她以为是自己军姿站的不好,被班主任抓住罚站了。哈哈,当时我就想,这姑娘真傻。”

  她似乎陷入了很久之前的回忆,眼神慢慢迷离,“我从小独立惯了,开学第一天晚上听见她在我上铺小声哭的时候,其实我特烦她,最讨厌这种矫情的小姑娘了。可是后来她生病,愣是没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明明自己难受得要死,还是跟我们一起到操场军训。我就觉得小姑娘还是很坚强的嘛,值得相交一下。直到高二的时候我们看新生军训,她才说,‘你说我高一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学校有公用电话啊?而且我还不知道可以请假,早知道就请假回家了。’合着我以为的她的坚强,就是一个大乌龙哈哈。”

  乔玉琪自顾自地讲着,何莫廷在一旁默默听着所有关于安瞳的,他未来得及参与的事情。

  “后来又是怎么就跟这么个小傻子成了朋友,而且惯了她这么久呢?她性格内向,不善于和人交往,朋友少,她情商低,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可是她并不软弱,有的时候甚至比我都坚强,她喜欢依赖人,但有时候又会给别人一种安全感。”

  “她是我认识的最好的女孩,”乔玉琪回过神来,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何莫廷,“她和你之前认识的那些女人不一样,如果你只是一时兴起,我在这里警告你,到此为止,以后离她远一点。”

  “是谁给了你,我只是一时兴起的错觉的?”何莫廷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一脸严肃地注视着她。

  “我知道你风评很好,所以安瞳刚开始跟你接触的时候,我没有阻止,只是我需要确定,你真的确定她是你想要的吗?其实你更需要的是能帮助你……”

  “我确定,”何莫廷打断乔玉琪的话,“我从未如此确定,我想要一个人。她不懂情爱,没有关系,我可以教她;她还不能马上回应我,没有关系,我可以等。只要最后是她,怎样都可以。”

  安瞳,这个人,会让你幸福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别骗我谈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别骗我谈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