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病弱婶娘
花边2019-08-01 14:352,246

  疏通原主记忆,并且将自己转换成原主的身份,温溪用了一整天的时间,等她终于能睁开眼时,屋里已是一片漆黑。

  温家村并不富裕,再加上前段时间官兵收粮上缴赋税,人人都只能勒紧裤腰带,夜晚早睡,自然不用点油灯浪费时间。

  后脑勺还在闷闷的疼,她伸手摸了摸,碰到一手的布条,疼痛感瞬间鲜明,她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001,你有没有那种一吃就好的特效药?”

  叮的一声:“宿主积分为零,无法购买外伤药物。”

  还真有?!温溪激动了,忙问道:“怎么才能获取积分?”

  “完成相应任务,获得相应奖励。”

  意思就是,想要什么都得自己勤快动手。

  她本打算再追问,结果木桌旁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她眯着眼看了会儿,突然反应过来。

  这不就是一直在床边守着她的高氏嘛!

  “清溪?”

  温溪喉咙发痒,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声音沙哑的道:“祖母,是我。”

  高氏连忙点亮屋中唯一一盏油灯,奔到床边探了探她的额头,手背温度如常。

  温溪细细一看,高氏的眼睛竟有些湿润:“幸得菩萨保佑,郎中说了,只要今夜不发热,我的清溪就不会出事了,都怪那些不省心的小兔崽子,非要你爬树掏什么鸟窝!”

  温溪听的汗颜,记忆中分明就是温清溪自己嘴馋,不听劝要死要活的要爬树,最后一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把她自个摔的一命呜呼。

  结果到了高氏这里,错的都是屋中其余人,她什么错都没有。

  她亚历山大啊。

  高氏瞪眼,拉着脸直接开骂:“你放心,那几个兔崽子敢害你,明日我就饿他们一天!看谁以后还敢欺负祖母的心肝宝贝儿。”

  听到她的骂声,温溪脸色一僵,突然觉得愧疚难安,忙道:“祖母,真的跟三弟和几个侄子没关系,是我自己胡闹。”

  继承了温清溪的记忆,她当然知道这个年代的贫穷,有太多人吃不饱饭,温家人本来饿的面色蜡黄,还有几个年仅两三岁的娃娃,又怎能能饿的?

  温溪眼底是毫不掩饰的焦急。

  看着这样的她,高氏忽而低低的叹了口气,怜爱的抚着她的额头,絮絮叨叨的道:“再过几日,你爹爹和两个哥哥就要回来了,也不知他们在军营里过的怎么样,是瘦了还是饿了,咱们村里正在闹饥荒,我倒宁愿他们不回来,每月的俸银也够养活一大家子,这要是回来了,咱们家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前年打仗,官府逼不得已四处招兵,给出的月银也很多,很多人家的青壮劳力都动了心,为了让家人过的更好,咬着牙报名参军,从此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生死由天。

  温溪轻声劝慰:“昨天,爹和哥哥们回来也好,现在外面乱的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要打仗,他们回来了,您就不用整日提心吊胆的,日日祭拜菩萨保佑他们。”

  高氏激动道:“还是清溪最心疼祖母,他们都是不省心的,一点都不孝顺!”

  这还不孝顺?

  温溪嘴角一抽,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老太太的畸形想法。

  从温清溪的记忆来看,当初温家的三个男人之所以头也不回的离开,老太太占了一大部分的原因。

  那时的老太太腿脚不便,整日哭天抹泪,四处作乱。

  温家儿郎们也是被逼无奈。

  所幸这两年家中银钱充足,老太太的腿脚经过治疗又恢复了昔日的灵活。

  他们不孝顺?

  估计已经达到愚孝了吧!

  高氏到底上了年纪,精力不比年轻人,守了半夜就觉得浑身不得劲,确定温溪再无生命危险后,一脸疲惫的打着哈欠回屋。

  走的时候顺便把油灯也灭了,屋里又变成了漆黑一片。

  温溪浑不在意,连忙在脑海里问:“001,我爹和两个哥哥什么时候能到家?”

  她做人十分有原则。

  虽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但既然占了温清溪的身体,那么温清溪的家人就是她的家人,喊一两声爹和哥并没问题。

  这一次系统没有及时做答,好像是犹犹豫豫,从牙齿缝里面挤出来的声音。

  “亲,友情提示,你最好还是不要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不然一定会失望的哦。”

  温溪:???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系统的话,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温溪睡的昏昏沉沉,渐渐听到鸡鸣,还有高氏和其他人洪亮的吵闹。

  说是吵闹,其实是她一个人吵闹一群人。

  “你个赔钱货,煮个早饭一大早上的烧这么多的柴,要死啊!”

  “还有你,柔柔弱弱的就会装病,整日里哭,是老婆子我打你骂你了吗?”

  “那边的几个小子也别闲着!去院子后头把土松一松,咱们今早吃芋头。”

  又是吃芋头。

  温家已经连续吃了半个月的芋头。

  可没有人有怨言,听到有吃的,几个孩子立马双眼发光,丢下手中的木棍,踉踉跄跄的往后菜园跑去。

  唯有病弱的何氏倚在门框上,望着兴奋的难以抑制的几个孩子,既心酸又心疼,哭的好不凄惨。

  妯娌袁氏拍了拍她的肩,低声道:“一大早的你去惹祖母做什么,又不是不知道她就像个炮竹似的一点就炸,让她生气你能落着好?”

  何氏忍不住低泣:“祖母就是看不得我光吃不干活,可我能怎么办。”

  都怪自己的身体不争气,稍微动一动就不停的喘。

  袁氏还想再说,忽而想到婆母一直都站在祖母那边,她们再怎么委屈也是不成的。

  而二弟妹从生下三娃身体就落下病根,一年总有十个月病病歪歪的,也难怪祖母看她不顺眼。

  温溪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看见她,高氏态度大改,从满脸刻薄到一脸慈祥。

  “清溪怎么起床了,你身上有伤,就该卧床休息,等会儿祖母给你煮两个鸡蛋补补。”

  说完以后,高氏又故意尖着嗓子大声道:“要不是那几个作孽的小子非撺掇着你爬树掏鸟窝,你能受这麽大罪吗?要我说就该饿他们一顿,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胡作非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商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商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