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掰扯
花边2019-08-03 15:102,209

  里正转身,陈寡妇手心赫然是犹带着体温的二两碎银。

  事情已成定局,诸多挣扎都是无用功。

  他失望不已,看也不看摔倒在地衣衫不整的刘氏一眼,只眼神复杂的向一旁失魂落魄的温大山道:

  “大山,你是一村之主,本该以身作则,可你自家的婆娘闹出这等事,你也有管教不严之过,传出去后,咱们温家村在十里八乡都抬不起头。”

  温大山仍陷在巨大的震惊里无法自拔。

  在他的认知里,刘氏虽然不讲道理,但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绝不可能因为几句口角做出害人之事。

  平日她骂骂咧咧的,甚至做出恶毒诅咒,他也一直认为她只是嘴硬,心肠还是好的。

  结果现实给了他巨大的打击。

  事实明摆在他眼前,他的枕边人就是一条会咬人的毒蛇。

  温大山艰难的闭了闭眼,苦笑道:“里正认为我该如何?”

  “休妻。”里正神情平静,眼皮也不抬的道:“我温家村有二百年历史,从未出过这等恶事,村里容不得心肠如毒蝎的妇人。”

  刘氏真的害怕了,她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从没想过会闹到这样的地步。

  她顾不得整理衣服,连滚带爬的跑到温大山身边,紧紧攥着他的衣摆哀求:“大山,我好歹也给你生了两个儿子,你可不能休了我啊,你要是休了我,二虎咋办?他还小,不能没有亲娘!”

  温大山左右为难。

  一边是毒妇,一边是孩子。

  里正暗暗叹了口气,他算是看出来了,温大山优柔寡断的性格根本无法作出正确选择,要真让大山自己做决定,估计会选择为了两个孩子妥协。

  他正要开口帮温大山下定决心,在旁边安静许久一声不吭的受害人温溪却突然出了声。

  温溪一脸平静,淡淡的道:“我记得大虎哥前不久才考上县学成为童生,以他的天资,日后成为秀才老爷也不是不可能的。但要是官府老爷以及大虎哥学堂的夫子和同窗知道他有一位心思恶毒至极的母亲,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参加府试?”

  刘氏之所以猖狂,就是因为她有一个争气的儿子,小小年纪的就成了童声,就连镇上的夫子都夸赞他天资聪颖,有可能成为温家村第一个秀才。

  只可惜温大虎秀才还没考上,刘氏的尾巴就已经翘到天上了。

  而古代读书人讲究家世清白,入朝为官前更是得把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

  今天发生的事足够给温大虎的家世抹上最艳丽的一点黑。

  刘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你在威胁我?”

  温溪不置可否:“端看婶子是怎么想的了。”

  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她从来不是好人,没有相视一笑泯恩仇的胸怀,更不屑委屈自己以博得好人的名声。

  她更喜欢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所以,恶人她来当,冤仇她自己报。

  摆在刘氏眼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识趣的收拾包袱拿上休书主动滚出温家村。

  要么与她争个你死我活,闹到县衙连累温大虎失去参加府试的机会。

  但不管如何,温家村刘氏是待不下去了。

  她想走也得走,不想走也得走。

  到最后,她只有被休弃一条路。

  温溪自认为已足够仁慈,暂时没有赶尽杀绝,不过要是刘氏连一点慈母之心都没有,以后也就怪不得她了。

  温大山痛苦不语。

  刘氏浑身颤抖,双眼布满血丝,终是在沉默后怕中掩面而泣:“休了我吧,休了我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和大虎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这一刻,刘氏服输了。

  她就算再怎么狠,也无法做到因为一己之私毁了儿子整个前程。

  见到刘氏低头,不知为何,所有人心里都有种尘埃落定之感。

  温溪年纪虽小,可气势不差,就算什么都不说只站在那儿,就令人心底徒然升出一股莫名其妙的信服。

  一阵静默过后,莫说别人,就连里正忍不住对口齿伶俐的温溪刮目相看。

  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给了刘氏致命一击。

  要不是她拿温大虎威胁刘氏,估计今天还有得掰扯。

  事情还没完。

  陈寡妇沉着脸,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踢了一脚罗二柱,啐了一口:“里正,他又该怎么处置?”

  陈寡妇用了十成的力气,痛的罗二柱好一阵呲牙咧嘴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他是待罪之身,说的多就错得多。

  里正看向温溪,后者垂眸道:“一切听从里正的意思。”

  里正沉吟一会儿:“赶出温家村,终生不得踏进温家村一步,他要是敢再来,就把他沉了堰塘。”

  这点惩罚对于罗二柱而言不痛不痒,罗二柱心里一喜,满口答应。

  他本来就不是温家村的人,只有几个远房亲戚嫁到这儿,大不了以后不窜门就是。

  事情得到了解决,里正忽而重重的叹了口气,对着温溪说道:“我知晓你家最近困难颇多,都是一个村,以后要是什么事可以找大伙帮忙,能帮的我们肯定帮。”

  从前温全福在时,和村里的人关系都不错,加上他极为热心,喜于帮助人,攒下的好感很多。

  现在温全福和他两个儿子都不在了,只留下一屋子老弱病残,那些受过温全福恩惠的人,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大家子贫困潦倒。

  “里正,您放心吧,要是我真遇上了什么困难,一定会向您和各位叔婶儿开口的。”

  里正听出了温溪的画外音,忽然觉得这孩子其实十分精明,今天闹的这一出虽然于她名声不好,可她最后不仅成功的赶走了刘氏,还得了自己的一个承诺。

  “罢了罢了,这件事结束,你快些归家去吧,你阿娘和嫂子恐怕在家里担心的很。”里正摆了摆手,看了一眼围在门外的村民:“你们也都散了,以后别因为今天的事乱嚼嘴根儿,要是被我听到了,就等着受罚吧。”

  “谢谢里正叔。”

  温溪与刘氏的恩怨到此为止,围观的村民不免心生感慨,少不得要回去与周围的人八卦几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商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商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