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除非当我的狗腿子
骨头要熬汤2019-08-21 12:042,395

  一想到有鬼怪,陆小月就有些害怕,连自己的房间都不敢进去了。

  一直缠着娘亲,要她陪着回房间。

  柳氏要照顾受伤的丈夫,又要早起做饭,根本没空理她。

  最后实在被缠得不行,只好问明了原因。

  陆小月不敢说闹鬼的事情,只说自己的房间里突然多了一把木剑,不知道是从哪来的。

  柳氏一听这话,心道:那还了得!

  刀剑无眼,这么危险的东西,即使是木头的,也不能给小孩子玩。

  柳氏听完之后,三两步走进女儿的房间,抓起那把木剑就朝窗外扔了出去。

  随后大声告诫道:“以后不能玩这些,听到没有?”

  陆小月看着飞出去的木剑,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棍子是她的兵器,不管变成了什么,都是她的!

  我要去捡回来!

  “不要!”她大声地回了娘亲一句。

  说完这句话,她一转身就想朝门口跑去,但是柳氏眼疾手快,直接将她拦住。

  “不给去!”柳氏大喝道。

  陆小月一脸的委屈,但却无可奈何,只能悻悻地回房间了。

  可怜的剑真,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又被扔了。

  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在经历了一次天旋地转之后,瞬间全无。

  就在这时,剑真忽然听到了一声惨叫。

  “嗷呜!”

  “咦,什么声音?”他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入眼是一只巨大的狗嘴。

  哎呀妈呀!

  剑真被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只狗嘴竟然是昨天那只大黑狗的。

  这时他忽然想到自己刚才被扔出来的时候,好像是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竟然砸到了这只大黑狗!

  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昨天才跟大黑狗打了一架,今天竟然又碰上了。

  大黑狗的嘴巴凑过来,对着剑真东嗅嗅、西嗅嗅,似乎在寻找什么味道。

  但是,这个举动在剑真看来,简直就是侮辱!

  什么时候,一条狗,竟然敢骑我的脸了?

  剑真撸起袖子就准备跟大黑狗干一架。

  然而,他才准备动手,却发现大黑狗轻呼一声,径直栽倒在地。

  怎么回事?

  我还没动手,你就倒下了?

  剑真满脑子的疑惑。

  他忽然闻到了一阵血腥味。

  一只绿头苍蝇嗡嗡飞来,在大黑狗的身上盘旋。

  剑真很快就发现,绿头苍蝇盘旋的地方,竟然有一个还在流血的伤口。

  那里并不是狗嘴,不是昨天被打的地方。

  “它受伤了吗?”剑真嘀咕了一句。

  怪不得!

  确认了大黑狗已经受伤,没有太大的威胁,剑真顿时放松了不少。

  他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大黑狗的全身,发现除了狗嘴有些歪,其他地方竟然还是十几处伤口。

  有些伤口较小,已经结痂。

  有些伤口很大,还在流血,甚至流脓。

  绿头苍蝇就是被血腥味给吸引过来的!

  看到这些伤口,剑真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昨天,这只大黑狗还对他又吼又叫的。

  现在,它被打得这么惨,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村长打的!

  “活该!”

  剑真忍不住啐了一口。

  不过,大黑狗并不知道剑真在想什么,它歪倒在地上,用嘴轻轻舔舐着伤口,嘴巴时不时地发出一声轻微的惨叫。

  虚弱至极。

  看到大黑狗的模样,剑真忍不住皱了皱眉:“它不会快死了吧?”

  昨天被他打歪了嘴巴,身上又新添那么多伤口,如果得不到救治的话,这条大黑狗很可能会死。

  死就死吧。

  一条狗而已,死不足惜。

  不过,让剑真略微有些不爽的是:要死你别死在我旁边呀!

  剑真没有脚,只能靠“咸鱼翻身”来挪动身子。

  要是一条狗死在旁边,那得多煞风景呀!

  而且,天气这么热,要是腐烂了……

  “呕!”剑真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滚开!”

  他大喝一声,猛地咸鱼翻身,浑身变得通红,一股火苗从身上升起。

  大黑狗被突如其来的异变吓了一跳,猛地站起来,拔腿就想跑。

  “知道哥的厉害了吧?最好给我跑远点。”剑真哈哈一笑。

  然而,大黑狗才站起来不到五秒钟,双腿一软又跪倒了。

  它确实想要逃跑,但是却毫无力气,只能张开嘴巴“嗷呜、嗷呜……”叫个不停。

  “我靠,不是吧?”

  剑真这下傻眼了。

  “不走是吧?不走我就来真的了啊!”

  他一时气不过,猛地爆发出身体里的灵火,浑身变得火焰升腾,随后“追鸡撵狗剑”发动,化作一道剑光朝大黑狗斩去。

  大黑狗毫无行动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斩过来。

  眼神中充满了可伶。

  剑身即将斩到的那一刻,剑真忽然有些不忍,猛地抬起了一小段距离。

  跟大黑狗擦身而过。

  “嗤”地一声轻响,是灵火灼烧的声音。

  大黑狗也随之痛呼一声。

  “唉,算了,留你一条狗命吧。”

  剑真一声轻叹,落回到地上,不再去管它。

  然而没过多久,大黑狗突然又叫了一声,语气中似乎充满了喜悦。

  剑真看过来,发现它竟然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咦,你刚才不是站不起来了吗?”他有些奇怪。

  没想到大黑狗也朝他看了过来,目光中有些茫然,似乎在问:怎么回事?你是谁?想干嘛?

  剑真两眼一翻,忍不住吐槽道:“我哪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转到大黑狗的身上,发现自己刚才擦身而过的地方,竟然是一处伤口,而且正好在脚上。

  那处伤口经过灵火的灼烧,竟然神奇地封口了。

  这一刻,剑真想起了那些古代的电视剧:凡是有人受了刀剑伤,就用一只烧红的烙铁,给伤口烫一遍。

  烫过之后,伤口不但可以止血,还能消毒杀菌!

  “难道刚才那一下,竟然给它治好了?”

  剑真不敢相信竟然有如此的巧合。

  就在这时,那大黑狗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一般,瞬间狗眼一亮,朝剑真这边一瘸一拐地走来。

  “嗷呜……嗷呜!”

  大黑狗哀求似的朝剑真跪了下来,似乎在求他帮忙治伤。

  剑真一脸的黑线。

  救,还是不救?

  他对大黑狗没什么看法,不管大黑狗之前做过什么恶,根本上的罪都不在它。

  狗仗人势,一切的罪都在狗主人——村长身上。

  他想了想,忽然说道:“要救你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给我当狗腿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我变成了一把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我变成了一把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