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邙山岁月
华年20192019-10-01 10:132,191

  浩浩荡荡的云雾缭绕间,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手持一木棍,慢慢悠悠的行走在大山深处。他叫陈九,长着一双和那脸颊十分不匹配的沧桑的眼睛。

  少年走了很远,终于来到悬崖峭壁旁的一座木屋,定了定心神,他推开了那道门。

  “药神,我来了!”陈九说道。

  屋内的光线很暗,角落里坐着一个沧桑的老者,他回头看了陈九一眼,深深地叹了口气:“对不起,我怕是帮不了你了。”

  “连你也要走了么?”

  “时间到了,人,终有一死,无可避免!”药神叹了口气,伸手指着外面的峭壁,说道,“九尺心莲我已经培育成功,它可以暂时压制你的心火,那是我仅能留给你的东西。”

  说罢,药神将拐杖拄在了下巴处,微笑着闭上了眼睛。药神走了,他是陈九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现在,又剩下了他一个,仿佛以前的茫茫几千年。

  人,终有一死?

  可他陈九却足足活了三千年啊!

  说起来,陈九觉得自己的命运就是一场笑话,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小时候的事,记不得自己的生身父母了,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家里很穷,父亲把他卖了。

  买主是个修仙之人,好像姓顾,陈九习惯喊他顾道士,至于到底是不是道士,陈九并不知道。他清楚的记得在一个很大的屋子里,有许多和他一样年纪的小孩子,他们蹲在地上,在哭。

  有人告诉他,他们要被制作成丹药,供顾道士修仙练气食用,当然,毫无例外的,最后那些孩子都死了,都被做成了丹药,可是陈九却意外活了下来。

  因为在被关灌下一碗无比难喝的汤药之后,陈九并没有死去,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体内气息冲天,顾道士惊愕无比,这个五岁的孩子,体内居然产生了修仙之人才能拥有的真气?

  虽然当时的真气只有一点点,但足以令顾道士震惊,他修炼了九十二年,仍旧没有突破练气期,成仙无望,可这个孩子,何以有这种能力?

  于是,陈九被留了下来,顾道士开始带着他修仙,教他练气。不要以为顾道士有这种好心,他根本就是把陈九当做一个试验品。

  他一面教他修仙练气,一面又观察着他的身体,喂给他各种汤药,有些药物起了巨大反应,让陈九痛苦到生不如死,可这孩子却有着常人难以捉摸的定力和天赋,很快他已经超越了顾道士,达到了练气十九层。

  顾道士呢?却迟迟停留在练气九层无法前进。看着陈九一跃再跃,顾道士再次震惊,一般来说到达练气十二层之后,就会进入筑基期,然后更上一个台阶,可陈九呢,他却一直在练气期勇往直前。

  这孩子,到底要在炼气期达到一个什么境界?

  这个答案顾道士没能等到,在他九十八岁那年,他死了,陈九给他弄了个小坟包,烧了一些黄纸,他终于化作了一培黄土。

  这些年来,胡乱吃药已经给陈九的身体造成巨大伤害,每每月初和月末,他都会心火燃烧,像是烧着了整个身体般难受。

  为了压制心火,他只能继续修炼,在他十九岁那年,终于突破了练气五十层,从此陈九的模样也就定格在了十九岁。

  他不会老,不会死,会和漫长的岁月永存。他在炼气期不断攀升,没有尽头,却永远无法到达筑基期,这也就预示着他会永远活着,却永远无法成仙。

  “你想死?嘿嘿,没有那么容易!你会活着,永远活着,忍受心火之苦,却永远也成不了仙,永远!”陈九每每想起顾道士临终前的话,就心里发颤,这是多么恐怖的诅咒啊!

  在忍受了一年心火折磨后陈九开始思考,自己的心火是药物所致,一定也会被药物所解。顾道士有记录试验的习惯,他的记录册里,一定有陈九食用药物的记录。

  可陈九翻遍了顾道士的遗物也没有找到记录册,于是,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记录册一定在顾道士后人手里。

  陈九一面修炼,一面寻找着顾道士的后人,这是他毕生所愿,他坚信只要找到顾道士的后人,他才会彻底解脱。

  后来他遇到了药神,他研究一生,还是没能破解其中的玄机,而此时陈九已经活了三千年,达到了炼气期四千八百层,这是个多么恐怖的数字!

  陈九看着死去的药神,他身旁放着一本书,《药理秘法》,这是药神集毕生所学写成,陈九拿了起来,放入了贴身的衣袋。

  打开房门,已经看到初升的太阳,药神遗愿,死后不入土,不火化,身体要与自然融为一体,陈九决定让他的身体,继续留在木屋里。

  “哥,你看,就是那个,九尺心莲,药神真的把它培育出来了!”屋外,一个清脆的女声带着激动的情绪喊道。

  一男一女背着行装,站在大山之巅,而那个男人已经眼冒绿光,对着崖边的九尺心莲垂涎,此时,女孩已经拿出了铁锹。

  “不能硬挖,会损坏它的!”男人道。

  “哥,把手给我,你小心!”

  “差一点了,就快够到了!小心!”

  女孩兴奋至极,明媚的眼波中情绪荡漾,她红着脸,有些微喘,模样娇羞可爱。

  “住手!”陈九大喝一声,打断了这两个毛贼。他想不到这种地方竟然还有人堂而皇之的行窃,更想不到他们行窃的目标是九尺心莲。

  那可是药神用一生的心血培育出来的,为他压制心火的宝贝啊,怎么能让这俩人偷去?

  陈九有些生气,可淡定的眸子里却看不出丝毫波澜。女孩见状,伸手将男人拉了上来:“呵,想不到这里除了药神,还有别人?”

  “不问自取是为偷!”陈九淡定道。

  女孩拍了拍手,很显然没有把陈九放在眼里:“我们没有偷,我们是来找药神买药的。”

  “买药?”

  “对,我要买这九尺心莲,多少钱都行,你是什么人?药神的徒弟?去叫他开个价吧!”女孩说的云淡风轻,她坚信面对这个年轻的土包子,几句话就能把他砸晕。

继续阅读:第二章 不吃这一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的长生不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