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被一匹巨狼接走
红摇2020-01-18 16:292,209

  县衙内院里,抱着被咬伤的手臂自怜自艾的周砚青得到消息,惊得直蹦起来:“二公子不见了?赶紧找,找……”

  这边忙着安排人手搜寻的时候,少年已跑到了城门口。正巧有人在外面拚命拍着城门,哭喊道:“官大人快给开开门,外边有狼,它跟了我一路了!”

  门内的城门吏手都放在了门杠上却不敢开,慌道:“我给你开了门,狼不也进来了吗!”

  另一名城门吏一脚把同伴踹开,吼道:“怂货,外头有狼,我们手里难道没有刀吗!若让县令大人知道了,必饶不了你!”一把将门杠拉开了。

  城门开了一道缝,外面的男子慌忙挤进来,城门吏正要关门,身后嗖地蹿过一个身影,竟从门缝中钻了出去。城门吏大喝一声:“什么人,站住!”

  身影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城楼上的火把明明灭灭,从上方给少年打了一层金色,在他邋遢的造型外缘生生勾勒出清俊的轮廓,隐约透着凛然不可犯的气息。

  有敢量开门放人的城门吏也不是吃素的,腰刀“嚓”地抽出一半,喝道:“霄禁时段,不得出城!”

  少年丢下一个冷冷的眼色,转身朝着白雪覆盖的郊野跑去。城门吏牙一咬,执刀追了出去。城门内的百姓和那个怂城门吏急得跺脚:“别追了,有狼,有狼!”

  而那城门吏追了没多远也站住了。

  真的有狼。

  一头昂起头来能到人肩膀的灰白色巨狼似从黑夜的尽头冲出来,迎面朝着少年直扑而来。城门吏从前也见过狼,却没见过这么大的,性子再虎也惊得呆若木鸡,心道这少年要完。

  却不料那巨狼直接越过了少年头顶,轰然落在他与少年之间,巨蹄激得雪屑飞溅,狼的脸凶狠地皱起,莹莹绿目杀气毕露,嘴唇上翻露出尖利的牙齿,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惊得城门吏从尾椎骨到后脑勺一阵发麻。

  怎么,前边的不吃,偏要吃后头的?这狼怎么还挑菜呢?

  城门吏强行把吓飞的魂魄扯回体内,刀刃朝前,壮着胆子冲着少年喊:“你快走,我……我有刀,这家伙交给我!”

  少年却不慌不忙瞥他一眼,唇间吐出低低的一声:“走。”

  巨狼便向后退去,转身走到少年身边,狼首还在他手心里亲热地一拱,两个并肩走入夜色。

  这城门吏饶是铁血汉子一条,回到城门内时,腿肚子也软了,半晌说不出来话,与另两个人面面相觑。他们匆匆把城门闭合,没有看到外边有一道浅色影子一掠而过,朝着少年和巨狼消失的方向追去。

  这时有衙役打马而来:“县令有令,搜索一个十七岁少年,任何人不得出城……”

  城门吏憋出一句:“你来晚了,他被一头狼……接走了。”

  乌云被寒风吹散,天上露出一轮仿佛冻得薄脆的月亮,城外无边积雪的表面结出一层薄薄的冰晶,莹莹闪着光。巨狼突然回转身子警惕地盯着后面。紧接着少年也发现了跟踪的人。

  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片单薄影子无声落在雪上,雪地反映着月色,把少女的模样照得清清楚楚。一袭素色衣裙如月光裁就,天生含笑的眼睛里微光闪动,像在算计着谁。

  少女开口了,嗓音清凉悦耳:“你是宋渊吗?”

  宋渊一惊,不由退了一步。她是什么人,为何一语道破他的身份?巨狼感受到了主人的紧张,跟着颈毛耸起,朝着少女做势欲扑。

  少女急忙作安抚的手势,对这狼道:“别紧张,请稍安勿躁。”又对少年道:“你别怕啊,我是来接你回家的,听话,跟我走吧。”

  她对狼说话时一本正经,对人说话时倒像在哄孩子,皆因之前得到消息,说宋渊已经变成疯子,因此以为得哄着点。

  宋渊没有回答,多年装疯卖傻,他已经不习惯与人正常交流,不过脸上表情明明白白写着拒绝。少女打量着他格外清朗的眼神,目中一闪,低声道:“你……并没有疯傻?那你为何不愿回家?”

  宋渊心中一凛,没有理她,径直转身便走。

  她喊了一声:“等等……”

  他猛然回头,右手前伸,手指微屈,扣动精铁环上的机关按钮,细微的破空之声响起,银色细光激射而出。他带着暗器!

  少女一惊,急忙闪避,银光没入她脚前雪中。她背上默默出了一层冷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她未必能避开这一针,幸好宋渊并没有真地打算伤她。

  他警告地盯她一眼转身而去。她不屈不挠抬脚想追,突然腥气袭面,巨狼携着雷霆之势凶猛扑来,她没有尖叫也没逃跑,只闪身一避,血盆大口在她裙边合上,狼的牙床碰撞声和低吼声混合在一起。

  巨狼显然是被驯服过的,这一扑原本也只是震慑,没打算真咬她。但它只觉眼前一花,少女就没了影,倒愣了一下。一扭头,却见少女就站在它屁股后面。壮硕的腰一扭杀回去,却又扑了个空,少女已不着痕迹地移到另一侧。

  巨狼没见识,不知道这少女脚下踏出的是暗合九宫八卦的星罗步,别说一只狼,就是两三个会武的人围攻,也未必能抓得到她。一再失利的它气疯了,将不能轻易咬人的规矩丢在脑后,一阵狂乱的乱扑乱撕,爪子刨得雪雾飞扬,却连少女半片裙角没碰到,还被她在尾巴梢戏弄地掐了一把。

  “啧啧,小狗子,你不太行啊。”少女毫不留情地出言嘲讽,“还不快去跟着你主子,别让他掉到雪窝子里去了。”

  巨狼一番折腾已累得喘气,赶紧地借坡下驴,带着一脸“我是让着你”的不忿神气,掉头朝着少年离开的方向追去,只是耷拉的尾巴透露了自尊心受到的严重伤害。

  少女望着巨狼的背影,皱起眉头:“他怎么会有这么个跟班……这可有点麻烦。”嘴角旋即又弯起笑意,“宋公子原来是装疯。极好,极好。”足尖一点轻盈向前,踏在雪上的脚印格外地浅。为了练星罗步,她是有一点踏叶摘花的轻功底子的,脚程比普通人快得多,略略绕一点路也能赶到那一人一狼前头搞点小动作。

继续阅读:第3章:这难道是鬼打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渊数韶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