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释永虎
我自向天笑2019-11-22 18:143,349

  离开摩尔酒吧之后,徐雅琪醉意熏熏,她挽着陈扬的胳膊。

  而且,这美丽的女人还在陈扬的耳边呢喃着说道:“好弟弟,咱们找个星级酒店,费用姐姐出。今天,你就陪姐姐。”

  陈扬能听出徐雅琪的怨,这是对她自己老公的怨。这女人今天喝多了,来找男人肯定也是一时冲动。等醒过来后,说不定就要后悔。

  陈扬喜欢在酒吧找女人,但都是找那种玩得起的。早上醒来,可以愉快说拜拜的。像徐雅琪这样的,陈扬就算在以前也不会去。

  更别说现在,他觉得自己还是没办法洒脱起来。

  所以,陈扬带着徐雅琪去附近开了个房间。但开完房间后,他就离开了。

  至于那徐雅琪后来到底如何了,陈扬不想管,也不想知道。都和他没多大关系。

  安置了徐雅琪后,陈扬出了酒店。

  他一个人走在马路上,那马路很是宽阔,路灯明亮。

  偶尔有豪车飚过,跟一阵风一样。

  一阵夜风吹来,居然还有些寒意。陈扬虽然不怕冷,但是身上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不由有些想要苦笑。

  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婆婆妈妈,不痛快了?

  虽然有些痛恨自己,可陈扬的心情还是没办法欢快起来。他不愿意和苏晴结婚,但现在离开了苏晴,他同样感到不痛快。

  矛盾!

  一如既往的矛盾。陈扬觉得自己的心情都快是三流言情小说的主角了。

  这个时候,陈扬忽然想起了沐静。

  这货是个从来都不会跟沐静客气的人,所以立刻就给沐静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陈扬嘿嘿一笑,道:“静姐,睡了吗?”

  沐静语音淡淡,说道:“废话,这个点还不睡觉?”

  “不会太打扰你吧。”陈扬假惺惺的说道。

  沐静说道:“会。”

  陈扬打了个哈哈,说道:“今晚我无家可归了,你能不能收留收留我?”

  沐静淡淡一笑,说道:“你不是跟苏晴住在一起么?你该不是想酒后乱那啥,最后被她赶了出来吧?”

  陈扬呵呵一笑,道:“咱们见面再说。”

  沐静其实也是了解陈扬的性子,于是也不多说,便道:“好吧,你过来吧。”

  沐静的住宅陈扬是知道的,海景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那种。

  陈扬得了命令,很快就欢快的开车去沐静家里。

  海边别墅区,陈扬车子在别墅区前停下时,沐静已经下来迎接。她穿了黑色的风衣,戴了墨镜,显得格外的有范。

  陈扬见到沐静就觉得亲切,安心无比。这是无形中,两人关系的拉近。

  陈扬今天一个人的时候。因为犹豫,多少会觉得有些彷徨,无助。

  但现在,他没有了这种感觉。

  “嘿嘿!”陈扬搓了搓手,傻笑了一声。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走吧,进去吧。”说完便转身带路。

  沐静的海景别墅富丽堂皇,整个装修风格是呈现地中海的。

  在二楼可以看到那边的沙滩,海洋。晚上睡觉还能听到海潮的声音。

  那客厅的奢华水晶灯,简直要亮瞎陈扬的狗眼。

  他在柔软的沙发上躺下,然后舒服的伸展了下双臂。说道:“静姐,你这沙发真舒服,今晚我就睡这里了。”

  沐静一笑,说道:“你还真是不跟我讲客气啊!”

  她说着话的空当,转身去酒柜里取了红酒。

  很快沐静倒了两杯红酒,她走了过来,递给陈扬一杯。又在陈扬左侧的沙发坐下,翘起二郎腿,道:“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扬喝了一口红酒,细细品味一番,说道:“是法国酒庄98年的芝华士。”沐静说道:“你再不说,我就上去睡觉了。”

  陈扬连忙不装逼了,举手投降。他嘿嘿一笑,随后说道:“今天苏晴忽然问我想好了没有,之前我有说过,结婚这件事情,我没有准备好。现在她也没逼着我要结婚,就是想要有个明确的答复。”

  沐静一笑,道:“这个要求不过分啊!”

  陈扬说道:“的确不过分。但是静姐,先不说我还是个天命者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变动在等着我。就算不是,我也不想要结婚。一想到会守着老婆孩子,我就觉得这种生活让人不寒而栗。”

  沐静说道:“所以你拒绝了苏晴?”

  陈扬点头。

  沐静说道:“那就没问题了呀。既然已经拒绝了,你还烦恼什么?因为你心里还喜欢她?”

  陈扬苦笑,说道:“没错。”他顿了顿,又道:“感觉不管怎么做决定,都不够痛快。静姐,你也知道,我们练武的人,讲究的就是心意畅快。但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畅快。我今天来找你,不是想问你,如何处理和苏晴的问题。我只想知道,到底要怎样,我才能痛快起来。”

  沐静抿了一口红酒,若有所思。她说道:“我也不大痛快。”

  陈扬微微一怔,道:“嗯?”

  沐静说道:“一直以来,我做任何事情都顺风顺水。但是我总觉得我缺了点什么,应该说是缺少了点挑战。所以,我也不痛快。我觉得我的生活像是一潭死水。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无法到达金丹之境的原因。我也想知道,应该要怎样才能痛快起来。”她顿了顿,说道:“陈扬,你不痛快是因为你还不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所以你也一直没办法到达金丹之境。我们两个人的处境相同。”

  陈扬陷入了沉思。

  沐静也不说话。

  好半晌后,沐静说道:“金丹之境是一个大坎,是凡人通向仙人的龙门。释迦牟尼成佛之前,抛弃妻子苦行,经历万般苦楚。又在菩提树下盘膝而坐,苦思七天,最后方能想通成为佛陀。你现在有了烦恼,反而是一件好事,也许等你将这件烦恼事想通,那就是你登上金丹之境的时候。”

  陈扬心头一跳,他觉得沐静说的很有道理。随后,他又想到了沈墨浓所说的武道。

  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摸索到了一些东西,但具体是什么又不太清楚。

  沐静站了起来,她一口喝了杯中酒,道:“楼上有客房,你最近要是不想回去,就住这里吧。我先去睡了。”

  她说完便上楼而去。

  陈扬盘膝而坐在沙发上,他依然想不通自己的武道是什么?什么是迫切渴望想要的?金钱?不是。美女?不是。自由?不是。

  呼!

  陈扬苦恼至极,最后干脆什么都不想,就躺在沙发上这般睡了。

  陈扬所不知道的是,当他离开家门的时候,对于苏晴而言又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那一刻,苏晴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那是一种极端酸楚,酸涩的感觉。苏晴不想自己还像个小女孩那样敏感,流泪。所以她在眼中弥漫出水汽的时候,她扬起了头,努力的将水汽逼了回去。

  她不想这么软弱。

  哪怕没有人看见,她也不想流泪。

  更多的,苏晴心里是一种对陈扬的死心。

  所以在第二天,苏晴很早起床,穿上运动服去楼下跑步。跑完步后,她回到家里洗了个澡。洗澡之后,又开着车去一家很有品位咖啡店喝了早茶。

  如此之后,再去逛逛书吧,买一些化妆品。

  中午的时候,再去给女儿小雪买了许多东西。然后开车回家看小雪。

  苏晴决定忘记陈扬,不再为陈扬苦恼。她要努力的活出自我来。虽然这很难,但她会朝这方面努力。

  如今的她,更不会自暴自弃。

  晚上的时候,苏晴打扮得美丽而知性。她照常来到幽灵主题酒吧,主持一些日常事情,当好她的总经理。

  陈扬也从其余人口中得知苏晴一切正常,他便也放下了心。

  十月尾,江南市的秋意已经很浓。

  大街上的人们都穿上了外套。

  杨氏公馆内,白衣如雪的杨凌依然是那样的冷峻,美丽。

  自从跟陈扬的交锋失败后,到如今已经有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杨凌一直没有找过陈扬的麻烦。这并不是说杨凌怕了陈扬。

  最主要的是,杨凌一直没有小姨萧冰情的消息。

  杨凌找不到萧冰情,每天都是郁郁寡欢。对于其他的事情,一切都不上心。所以就更别提去找陈扬的麻烦了。

  就算是杨氏公馆的生意,他都已经很少过问。

  这天晚上八点,萧冰情所住的阁楼里。

  灯光柔和。杨凌坐在萧冰情的床上,他手中拿的是萧冰情用过的梳子。

  他闭上了眼睛,闻着这屋子里的味道。这里似乎还残留着萧冰情的味道。

  他的脸上出现一片迷醉之色。

  只有这个时候,杨凌才觉得日子不会那么的难捱。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管家莫无疑的声音在阁楼外响起。

  “少主!”

  杨凌被打扰,眼中闪过怒气。但他很快就压抑住了怒气,因为管家莫无疑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

  杨凌深吸一口气,放下梳子,冲外面道:“莫伯,有事?”

  莫无疑恭敬的说道:“少主,刚刚收到消息。释永虎师叔来了江南市,已经下榻在江南大酒店里。”

  “什么?”杨凌吃了一惊。“永虎师叔怎么会突然来了?”他说着话便快步出了阁楼,来到了莫无疑的面前。

继续阅读:第96章武道金剑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级龙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