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春雨堂的墨
莫雎鸠12019-11-19 14:472,150

  “念念!我平日怎么教你的!不许那么大声讲话,你是白家的大小姐,跟社会上那些没素质的女人不一样,你给我回来!”

  白妈妈起身训斥白莳念,表面上是在教育白莳念,实际意思在场的人都听得明白,本就寂静氛围顿时变得尴尬僵硬起来。

  陆心媛自然听出白妈妈是在暗讽自己,她猛地抬起头,下意识地想要说些什么,却听到季覃遇突然开了口。

  “和爷爷讲话太入神,倒忘了跟各位长辈介绍。”他转身信步走回陆心媛身边,伸出长臂顺势揽住她的肩膀,环视一周接着道,“陆心媛,以后将一直是我参加此类宴会的女伴。”

  他没有针对方才的突发事件发声,却显而易见地借着介绍陆心媛的身份表了态。

  “遇儿,你在说什么糊涂话?”从始至终都没有讲话的柳若凤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她起身过去安抚哭得梨花带雨的白莳念,“什么叫做你以后的女伴,那念念怎么办?你不觉着应该给念念一个解释吗?”

  柳若凤的眉眼和季覃遇有七八分相似,陆心媛很快看出这位就是季覃遇的母亲,顿时忍不住在心里哀嚎,这都是什么事,她想说她根本无意掺和这些事啊,怎么一晚上下来一会儿被揣测成居心叵测一会儿被看作没素质的女人,现在居然直接站到了老板妈妈的对立面,她只想简简单单上个班难道就这么难吗?!

  季覃遇和他母亲在那里眼神交锋,陆心媛就更加尴尬了,手和脚都快不知道怎么摆,眼神在几个人中间乱飘,压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解释些什么,没想到在这时突然和季覃遇母亲旁边坐着的中年男人视线碰到了一起。

  意料之外地是,对方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对她戒备又疏远,反而带着某种探究的玩味的意味,嘴角上扬的看着她。

  嗯?

  陆心媛不自觉歪了一下头,默默地和对方对视,毫不遮掩脸上疑惑和纳闷的表情,不知哪里逗乐了对方,那中年男人居然在这种僵持的氛围下笑出了声。

  “噗——”

  这笑声打破了尴尬,几个人同时把目光投到那中年男人身上。

  “唉!我说这都是小事啊!老爷子今晚大寿你们几个就不要给自己加戏,喧宾夺主了。若凤,念念,覃遇不过说这位陆小姐是他的女伴,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啊!这是孩子们的自由不是,再说覃遇可以找女伴,念念也可以找更加帅气高大的男伴啊!”

  这位难道是季覃遇的父亲?陆心媛听完这番话才分辨出这位中年人的面容和季覃遇有多么相似,连脸型都是一样的。

  对方很明显是在解围,凌老爷子闻言也轻咳一声,识趣的这个时候就顺着台阶下了,陆心媛也悄悄松了一口气,向季风投去了感激的目光,没想到那位白小姐被骄纵惯了,居然还在不依不饶。

  “我不!我从十八岁就是覃遇哥哥的舞伴,怎么这个女人一出现我就必须找别人了?!我不要!爸!妈!你们答应过我的,我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我现在就要这个女人从覃遇哥哥身边消失!”

  白莳念脸上挂着泪痕,因为情绪激动微微泛红,她食指指着陆心媛,作势就要过来动手。

  柳若凤及时上前拦住,她抓住白莳念的手腕,温声劝道,“念念听话,今天是凌爷爷的寿辰,我们等会还要一起为爷爷祝寿的,其他事之后再说好不好,你放心,柳阿姨一定会让覃遇哥哥给你个交待。”

  她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即使再喜欢白莳念,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在凌家寿宴这样的场合被弄得太难看,经丈夫这么一提醒,立刻反应过来,白妈妈也是个有眼力见儿的,拍拍女儿的肩膀,也跟着安抚,“看,你柳阿姨都这么承诺你了,我们念念最乖了,你放心,爸爸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啊,你听话,想要什么爸爸妈妈都会给你。”

  这是什么意思?陆心媛听出对方还是在意有所指,心里顿时有些无语。虽然她没见过什么世面,但单从对话上来看白家的格局就不如季覃遇父母。

  白莳念这才勉强善罢甘休,被白妈妈揽着坐回了椅子上。

  “陆心媛?”

  陆心媛没料到这次是凌老爷子突然发了话,叫起了她的名字。她忙不迭地点头应声,“是。”

  “凌老先生,真抱歉,今晚因为我的一些……误会,扰了您的好心情。”陆心媛这是真情实意的,毕竟这些事的确是因为她这个不速之客而起,她理所应当道个歉。

  她上前一步,没有注意到身旁季覃遇投过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

  “和季先生的礼物比起来,我的可能微不足道。但到底也是晚辈的心意,您别嫌弃。”陆心媛说着便把自己手包里准备好拿了出来。

  “这是……”

  凌老爷子被她手里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认出那是什么后,浑浊老迈的眼中流露出惊讶来,“春雨堂的墨?你从哪里弄来的?!”

  春雨堂是多年前书画界大名鼎鼎的品牌,出的墨都价值不菲,后来因为一些事故不再对外销售,所以不管谁再有钱,想得一块春雨堂的墨也是难上加难。老爷子此言一出,就连旁边的凌风也跟着站了起来。

  季覃遇站在光影下,闻言眸光闪了一闪,再看向陆心媛时,黑眸里多了几分寻味。

  陆心媛点点头,莞尔笑道,“我大学的时候因为偶然的机会有幸结识春雨堂掌门人的孙女,得了这块墨。可惜我书法不精,怕费了这么好的墨,今天陪着季先生到此,得知是您的寿辰,就想着把这块墨送给您,也算是让好东西物尽其用。”

  “希望您能喜欢这件礼物。”陆心媛敛下眉眼,轻声道。

  凌老爷子此时的眼神已经从方才的无动于衷换成了欣赏,他摸着腮边的胡须,缓慢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季覃遇,“这小子,眼光不错啊!这年轻的小姑娘里,已经很少有像陆小姐这样,对书法感兴趣的了。”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诱婚成瘾:腹黑老公宠上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