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遗物
楚雁飞2019-09-02 18:031,719

  时代主题酒店。

  喻明薇穿着白色的婚纱站在巨幅的婚纱海报前,冷着脸看向身侧的纪建瓴,她血缘上的爷爷:“可以把我妈的东西给我了吗?”

  那是妈妈最重要的遗物。

  是一幅双面绣品,妈妈当年亲手绣的。

  半年前,妈妈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样,弥留之际,用最后的力气念着一首诗:云照清溪缀花澜,廉俭温恭生贤郎……

  没有念完,妈妈就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首诗,正是那双面绣上的诗句。

  纪建瓴淡声开口:“等你与东丞婚礼结束,我自然会把东西给你。”

  喻明薇气得呼吸急促,怒意压不住:“纪建瓴,你还真是不要脸,什么没脸没皮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也不怕晚上做噩梦吗?”

  “明薇,我是为你好。”纪建瓴道。

  喻明薇更怒了:“少立牌坊,如果不是柏岩穷,如果霍东丞不是第一豪门的总裁,你还会让我嫁给他吗?”

  纪建瓴也懒得废话:“进去吧,婚礼要开始了,婚礼结束,我会把你妈的遗物给你。”

  仿佛怕明薇不信,他又不屑的补了一句:“我要那东西有什么用?分文不值,扔路上都没人捡。”

  喻明薇眸色沉了沉,不肯再妥协:“我现在就要,纪建瓴,我已经答应结婚了。你拿着我妈的东西,谁知道我结婚以后你又会对我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来?现在就给我!要不然,这个婚,我不结了。”

  纪建瓴声音骤冷:“由不得你。”

  他身后的八个保镖,瞬间便将喻明薇围拢了。

  喻明薇不惧,冷嗤一声:“纪建瓴,你说,如果新娘死在婚礼上,喜事变丧事,纪家还能不能得到霍家一丝一毫的好处呢?”

  下一刻,喻明薇便拿着匕首对着自己的脖子。

  八个保镖不敢靠近,一个个看向纪建瓴。

  纪建瓴拧眉,怒了:“喻明薇,你不要逼我。”

  喻明薇冷笑:“现在是你在逼我。我说了,把我妈的东西给我,这婚我会结。否则,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下去陪着我妈,只要死了,也就无所谓东西你怎么处理了,我妈不会怪我的。”

  纪建瓴看着喻明薇,想要用气场碾压她,却发现根本没用,喻明薇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双眸眯起来,他冷言:“东西给你了,你确定你会结?”

  明薇看了看保镖,嘲讽道:“到处都是你的人,我不结婚,还能跑得掉?”

  纪建瓴看明薇一眼,吩咐身后的人:“给她!”

  明薇接过双面绣的那一刻,纪建瓴警告道:“最好乖一点,要不然,我不会讲情面。”

  “你什么时候讲过情面?”明薇冷声反问,掀开盖着双面绣的锦布,确认是妈妈的绣品以后,她再盖上,抱在怀里往酒店里面走。

  看喻明薇走进酒店了,纪建瓴吩咐保镖:“进去盯着。”

  几个保镖立即冲了进去。

  明薇一进去,就往洗手间方向走,越走越快。

  保镖很快跟到了洗手间门口,见喻明薇只是上洗手间,他们等在外面。

  明薇反锁上洗手间的门,奔到洗手间窗边,从窗边的隔间里取出闺蜜范轻轻提前准备好的铝楼梯,立即爬上去。

  窗外,蹲在地上等得心急的范轻轻听到动静立即起身,就看到明薇抱着一个方形的小框子从窗子处爬出来了。

  窗子有一米多高,明薇穿着婚纱不好跳。

  范轻轻立即将折叠起来的楼梯抱过来扶好,再伸手向明薇,压低声音:“快,明薇,快。”

  明薇立即把绣品递给范轻轻,随后赶紧下楼梯,后面几阶楼梯,她直接是跳下去的。

  两个人迅速跑向不远处的一辆大众辉腾。

  范轻轻坐进驾驶室,明薇坐进副驾,车子刚启动,便有几个保镖追了出来。

  范轻轻将车子开得飞起,看向明薇怀里的东西:“拿到了?”

  “嗯。”明薇应声。

  范轻轻愤怒的开口:“你爷爷真的太不要脸了,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人。”

  “嗯。”明薇应了一声,抱紧怀里的绣品。

  “去梅苑公墓?”范轻轻问。

  “嗯。”去公墓是她们事先商量好的路线。

  拿到妈妈的绣品,她要去跟妈妈说一声,以告慰妈妈的在天之灵。

  顺便……与妈妈告别。她这一走,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明薇紧紧抱着怀里的双面绣,眸子里闪动着泪光。

  车子往梅苑公墓方向疾驰。

  快到公墓的时候,天空都突然变得暗沉下来,紧接着便乌云滚滚。

  明明是白天,却暗得仿佛夜幕降临。

  轰隆——

  一声惊雷在天边炸响。

  闪电仿佛在黑暗里撕裂出一道光明的口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他又在飙戏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他又在飙戏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