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到贵地
抽烟的兔子2019-08-22 15:274,184

  安东说不干就不干,完全不憷跟杨小锋正面刚。本来就是他们掮客捅的娄子,让他擦屁股也就算了,钱还不给到位,逗小孩儿呢?

  杨小锋问他:真不干?

  安东摆了个奈我何的屌样子。

  杨小锋就回办公室晃了一圈,再出来时手里拎着安东的合同,拿手机照亮其中一项条款:若工作中发生岗位调动需服从领导安排,不服从者需赔偿违约金(___)元。

  括号里填的是贰仟万!

  安东拿手一捻,那个“万”字就糊了,“墨水都没干呢大哥。”

  胖子在旁边抖肩膀。

  杨小锋僵了僵,缓缓收起合同。突然大手一抬,拉开架子长叹一声,“好男儿保家卫国,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可怜我年华老矣,病体缠绵几时安,劝少年莫等闲辜负了……”

  安东翻起白眼,“干!”

  杨小锋顿住,“你这个干是骂人的干还是干活的干?”

  “干活的干。”

  杨小锋立刻笑了,“我就知道你是好同志。”

  安东哼了声转身回二楼睡觉去,“就你这样的也敢号称爱听戏,戏文都记串了还觍着个大脸在这儿背呢!”

  这场景也是迷了。在胖子看来,锋哥念两句道白安东就服,怕不是紧箍咒?

  和杨小锋默默站在院子里大眼瞪小眼,但这么着也不是个事儿,锋哥本来就长相清奇,大半夜的吧,还挺瘆人。胖子哈哈一笑开始尬聊,原来锋哥是票友儿啊,改天来一段如何?杨小锋说滚蛋。

  不愧是一个地方出来的,轰人都一样的铿锵有力!

  不过胖子没滚。

  现在对他来讲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破破烂烂的快递网点。他之前虽然暂时应付了裴哥,但他知道裴哥在过客安插有耳目,尚未打入核心,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一想起他们agency的幕后老板是成凤阳,胖子就慌的一匹。

  人家普通企业搞狼性文化是鼓励员工积极竞争,成凤阳也特么提倡狼性文化!但他们是掮客啊,一狼性就真成了狼。黑吃黑都不叫事儿,成凤阳名下的那个广兴社,为抢了一批俏货,被队友搞死的掮客已经不是一个二个了,这是圈里知道的,还有多少是不知道的?

  胖子爬上二层,躺在一张空床板上缩成一团。

  不片刻,安东飞过来一个枕头。

  胖子说谢谢。

  安东没理他。

  半宿再无话,转天吃过早饭,等其他快递员出工后,胖子和杨小锋就开始给安东恶补空间穿梭的注意事项,还有路线安排,如何应对突发情况以及“它空间”的一些基础常识。

  这么多东西一股脑的灌过去,安东一遍就记住了,而且一学就会,一点就透。

  熟知安东历史的杨小锋在他肩上拍了一把,“你啊,唉!”

  胖子一脸懵。

  他当然不知道安东自幼跟随马戏团四处巡演,根本就没系统的上过学,能识文断字全靠团里的一个算命瞎子教。

  别问为什么瞎子能教书,人家也不是真瞎,这就是个障眼法,拿墨镜挡住眼睛,一边云山雾罩的忽悠,一边通过观察客人的神态变化就能说到人心坎儿里,这也是本事。

  所以安东文化不高,旁门左道懂不少。刚会走路就走江湖的孩子,他要是想骗谁,能骗得对方怀疑人生。

  但他不想再当江湖骗子了,他已经当够了。

  这之后安东被留下看店接电话,胖子跟着杨小锋去了趟安置在几公里外的库房,搬回来一堆掮客装备,衣服裤子背包配件全都有。

  胖子一进屋就往椅子里一摊,“可累死我了!”

  安东问杨小锋怎么没回来,胖子说他被人叫走了,看样子八成是同行。

  抱着凉白开壶海灌一气,胖子忽然感慨:“你说,两边要是能和平共处该多好。咱们有资源,他们有技术,两个空间一联手就是winwin。可惜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谁也不信谁。”

  安东有点好奇:“那边资源不行了吗?”

  胖子是爆破专家,在圈内属于技术宅并没真正去过它空间,只能推论说任何空间里科技高速发展的代价之一都是资源消耗,别说是“它空间”那么先进的地方,就算他们这边现在也是有能源危机的。

  “要我说啊,咱们拿东西换技术一点儿都不亏,如果科技能提前飞跃二十年,得节省多少资源啊!我要是信使团的……算了,咸吃萝卜淡操心,你先把衣服换了吧。”

  安东看着递给他的飞行夹克和工装裤,“这么热的天,我穿自己这身挺好。”

  胖子满脸鄙夷,直接上手给他往身上套,“你不懂,这套是掮客标配,看着厚,面料都是那边的技术,透气吸汗又耐磨,附带动态伪装效果,还有一定的抗辐射性。你这次一来一回得吃多少辐射,就算咱体质超神也不能浪啊。”

  不否认胖子的话有道理,钱是好东西,有命花才行。

  安东身上穿的是小太子给的superme,他们俩身高相仿但安东块头更大一些,白tee穿成紧身版,强壮的胸肌和腹肌一目了然。

  胖子羡慕地欣赏了一番,又拍拍自己的肚腩,“为了美食,我放弃了全世界啊。”

  安东冷着脸脱下大裤衩去拿工装裤。

  胖子捂着眼睛尖叫:“你怎么不穿内裤啊!臭流氓!”

  安东一脚给他踹到三米外自由飞翔。

  时隔一日,再次来到春阳西里。

  站在小区门口的大坑边缘,安东环视四周。曾经血糊糊的地面已被清理干净,一切都静悄悄的。天气还是那么热,云层压得很低,一只蜻蜓低空掠过草坪。

  赶回来给他送行的杨小锋郑重地说:“一路小心,好去好回。”

  胖子催促,“快走吧,换岗的马上要回来了。”

  安东冲杨小锋点点头,背上背包,毫不犹豫纵身一跃。

  风,在耳边呼啸。

  安东按照杨小锋的传授,双手抱头笔直地扎向坑底那团光芒。

  在这一瞬,他是有点恐惧的。如果光团背后不是空间通道,他岂不是要摔成肉泥?如果穿过去不是胖子说的缓冲层,他依然会摔成肉泥吧?

  然而现在一切后悔都来不及了,光团近在眼前。

  安东没有像普通人面临危机时下意识闭眼,他性格中比较奇葩的部分让他双目圆睁——就算死,他也得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正是因为这份奇葩,安东在穿越光团的一瞬间看到了星河灿烂,看到一条条如极光般五彩斑斓的色带勾勒出无数个动态人影。有的步履匆匆一闪而过,有的双臂环胸正与人交谈,有的伏案疾书,还有一个近乎银白的背影就在他眼前。

  安东伸出手,在指尖触及的瞬间,光影溃不成形,消散成无数星辰……

  一股熟悉的窒息感突然撞了上来,挨过天旋地转,安东再回神时,已经来到了另一个空间。

  这就是胖子说的缓冲层吧?

  安东感觉自己像一片羽毛,飘飘悠悠的下坠,离地面只剩几米距离时浮力倏然消失,好在他反应力一流,瞬间在空中做了个团身,落地后又连接一串翻滚。

  安东拍打着裤腿上的尘土直起身,从背包里掏出指南针按照杨小锋说的方向走去,果然在几百米开外找到一块米袋大小的石头。

  这是杨小锋设在这边的小型物品置换库,安东把大使团的存储球放进去就算完成任务,剩余的事自然有这边的人接手。

  安东在石头下方边缘摸索片刻,一摁,石头侧面就滑开个小门,把存储球扔进去,暗门自动合拢,石头再次变得浑然天成。

  任务结束。

  很简单嘛,安东略得意地叉了会儿腰。

  唔,一万五扣除三成还剩一万零五百,回去得先买个手机,听说荣耀出了新款,咱也大方一回买它个顶配的!另外还得买双球鞋……

  想到这儿安东突然回头看了眼来路。

  他所在的位置是一片荒原,土质沙化严重,只有一丛丛低矮灌木和野草,此时回看,沙土地上他走来时的一串鞋印清晰可见。

  安东从四周薅来一大把野草,站在石块上把周围的脚印清扫抹平,然后瞅准目标跳到一从野草上,挥舞着临时扎成的“草扫把”继续清扫脚印。

  如此这般,一路只捡草丛做落脚点,终于把那串脚印全部扫平。末了,眯起眼挑剔的审视了一番,确定再看不出有人来过的痕迹这才收工,找了片还算高的灌木,躺进阴影里。

  按锋哥的计划,半小时后会有人来接应他,这段时间正好休息一下。别看穿越“星云”只是刹那,但他明显感觉到了体能的流失。

  迷迷糊糊中安东就这么睡了过去,直到被一阵尖叫声惊醒。

  “救命啊!!!”女孩子的叫声又尖又长,像破了音的汽笛。

  安东静静地躺在阴影里没动。

  胖子给他科普过,现在大使团对偷渡过来的掮客一律定义为“入侵”,因为冷战的缘故又暂停了引渡条约,被抓住就只能算失踪人口,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所以他不打算逞英雄。而且从另一个层面上讲,今天是碰巧他在这,如果他没过来呢?女孩该遇见什么危险还是要遇见的。

  生死有命吧。

  安东继续闭目养神。他身上的衣服早已变化成与灌木丛相似的颜色和斑块,只要他不出声,走过路过的也只以为他是一团灌木。

  胖子果然没骗他,这身掮客服确实舒服,吸汗透气,隐蔽效果……

  安东的胳膊突然被人重重拽了一下,睁开眼,只见一个女孩惊慌失措地瞪着他:“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安东:……

  说好的伪装效果呢?

  算了,反正也暴露了,安东呼啦一下跳起来,“怎么了?”

  女孩一手死命抓着他胳膊,另一只指着他身后疯狂戳戳戳。

  空气中飘荡起一丝腥气。

  安东猛回头,只见一张血盆大口兜头盖脸咬过来。

  我靠什么鬼!

  安东当即甩开女孩,左手一拳捶在血盆大口上方,直接给对方捶闭嘴了。指关节的触感很是恶心,像打进一摊烂泥。

  他这一拳威力不小,血盆大口被打回原形,竟是一只长相奇丑无比的大狗。

  狗子被捶得发懵,左摇右摆,但也足以让安东看清它脑袋上布满层层叠叠的脓包,其中一堆被捶得稀烂,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流脓。

  一般狗被打成这样都夹着尾巴跑路,但这条明显是疯狗,稍一回神立刻反扑。恰好安东发现他夹克袖子被脓水染脏,顿时鸡血上头。这可是新衣服呢!一个飞脚就把狗子送上了天,等甫一落地又跳起来照着狗脑袋重重一踹。

  妈的,老子一年到头没几次机会穿新衣,刚上身就被搞成这样!血盆大口了不起啊,脑袋上长疮你骄傲吗?

  女孩一看疯狗被彻底撂倒就跑回安东身后,小心翼翼探出半个头,“它……被你打死啦?”

  安东拿鞋尖捅了捅,“嗯,死了。”

  女孩劫后余生立刻哭了出来,也不要形象了,鼻涕眼泪流满脸,“幸亏今天遇见了你,好可怕呀!以后我再也不来春阳西里了。”

  春阳西里?

  安东一震。这鸟不拉屎的荒原竟然是春阳西里?为什么这边的春阳西里是这个样子?

  女孩还在大哭,不管不顾的用袖子抹脸,挺秀气的脸蛋被蹭得通红。

  安东被哭烦了,终于正眼看了女孩一眼,这一看眼睛就直了。不是因为女孩眉清目秀卡哇伊,而是因为她身上雪白的制服,还有她领口旁那个金丝刺绣的不正经的“A”!

  卧槽,不会吧……

继续阅读:第八章 雁过拔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掮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