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扭曲空间
抽烟的兔子2019-08-22 15:304,407

  摩托把安东送到如意路10号,等他一下去就自动返航了。

  这功能看起来很拉风啊,安东一边想着代驾司机在这边是没得混了,一边抬脚走向回程点,然后他就发现这条街有点不对劲。

  按封满的说法,五六年前这片地区就出了事故,所以两边的如意路应该是不同的,但眼前的一切却仿佛是他们那边的镜像。

  空置的店面,快递网点的招牌,斜对过的大众浴池。再往远看,安东甚至能分辨出吉祥路上那家想卖给他“六大核桃”的小卖部。

  只不过,这里的网点大门四敞大开,却没有步履匆匆的快递员。

  大众浴池门前少了三五个衣着清凉的女人。

  风吹过,空气中也没有熟悉的小饭店的油烟味。

  风停,寂静一片。

  安东陷入沉思:科技都牛叉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是需要快递员和为爱鼓掌的服务行业啊……可是,店面在,人都去哪儿了?

  冷不防旁边“当啷”一声,安东立刻攥起拳头拉出个架势,却见一枚六角螺母骨碌碌地滚到他脚边,磕在他靴子上,转了几圈,倒地。

  安东盯着螺母看了一会儿,捡起来走向网点仓库外用铁栅栏围出的小院。

  隔着栅栏,安东看到这边的院子里同样堆着乱七八糟的电动车零件,其中一个掉了扇门的铁皮货箱旁散了一地螺母,旁边还有一根断掉的铁丝。

  这堆东西安东认识,因为这是去年夏天杨小锋让他串的。当时他刚收件回来,一身臭汗特别不耐烦,还暗骂杨小锋是老抠儿什么都往回捡,所以他穿完这串螺母也没收起来,就随手挂在了货箱门轴上。

  安东再次看向手心的螺母。

  难不成这边的自己也是个快递员?但时间对不上,这边五六年前就荒了。

  而且,如果这边的他真是快递员,那镜子里的又算什么?

  镜子里的他可是穿着大使团制服的。就因为这个,坑底镜中人的事安东都没告诉杨小锋。至于胖子,和他相处时安东留心观察过他,这厮应该是没看见镜子,不然以他那点儿深沉早就憋不住来刨根问底了。

  就在这时突然心有所感,安东看向春阳西里,只见一道飞扬而起的尘烟。

  恐怕是搜救的人到了。

  安东不再犹豫,迅速走进如意路10号。

  屋内光线昏暗,空空如也。

  借着透过肮脏玻璃窗的少许阳光,安东看向墙角处一扇暗红色的木门。

  凭直觉,他认定通道就是这扇门。大步上前,握住把手拉开,转瞬就被一团刺眼的白光吞没了。这光太过明亮,以至安东没看到光团中还荡漾着丝丝红线,像在清水中晕开的红墨,一点一点的扩散,要把整团光芒染红。

  几秒钟后,门前已没有了安东的身影,暗红木门在无人触碰的情况下缓缓合拢了。

  啪嗒,落锁。

  一闭眼再一睁,安东依然站在空房子里,但换了个方向,背后是木门,面对着的是肮脏破损的窗。之前窗外阳光灿烂,现在却有密集的雨点打在玻璃上,流下一道道灰泥汤。

  两个穿短裙的女人嘻嘻哈哈的从窗前跑过,一路尖叫着跑向马路对面的大众浴池,胸前好一片波涛汹涌,一个路过的外卖骑士差点撞电线杆上。

  安东飙出两管鼻血。

  狂风裹着水汽从窗缝里挤进来,鬼哭狼嚎的像要吃了谁。

  安东随手抹了把鼻血。他没带纸巾,还好网点就在隔壁。感慨杨小锋真会选地方,八成也是图个方便。

  想到这儿安东不由回头看向那扇暗红木门。这应该是个单向通道吧,否则去的时候也没必要冒着被信使团发现的风险在春阳西里跳坑了。

  那现在门后又是什么样?

  安东拉开门。

  迎面一堵墙。

  有病啊!

  安东在心里大骂,并且不愿意承认被吓了一跳。

  门这个东西,无论通向哪儿,就是要给人打开了走过去的。谁特么这么脑残在门后砌一堵墙啊?砌了墙你倒是把门给卸了啊!再不济贴个提示也行啊,这要是赶上个虎的开门直接往里走还不得撞上。

  安东泄愤似的摁着门板往回一摔就要走人,临了眼睛一转,又回手把门锁给拧死了。

  敢吓唬他,谁也别过来了!

  没办法,报复心就是这么重,呵呵。

  安东走得潇洒,却不知在他走后片刻,锁死的木门就从另一边被重重敲了两下,略做停顿又敲两下,然后敲击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暴躁……

  砰砰砰砰砰!

  暗红木门纹丝不动,半枚安东摔门时按在上面的血手印就像一道封印。

  “够了。”

  此时的它空间,如意路10号的木门正被五六个年轻力壮的战士围攻,但无论他们用什么手段就是打不开。

  他们身后站着两名身穿大使团制服的男人,叫停的就是其中之一。

  一名负责负责破门的战士有点不甘心,“那个B空间掮客才逃跑没多久,我认为……”

  男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神并不凌厉却自有一股震慑的力量。

  战士立刻闭紧嘴巴,冒出一头冷汗。完蛋,他怎么忘了,这可是大使团的新任指挥官啊!都怪大使团的制服,谁谁都一身白也没个肩章,指挥官和旁人的区别就只是领口两条金色橄榄枝。

  指挥官说:“走吧。”所有人就跟着走出了如意路10号,只有那名战士略沮丧。眼瞅着就能抓住一个,对面的封锁虽然坚实,但如果再给他一点时间……

  恰在此时,地底传出一阵细碎杂音。战士皱起眉毛侧耳倾听,冷不防被队友慌慌张张地拽住向后拖行,下一刻,他之前站的地方就塌了下去,不片刻已连同如意路10号一起塌成了一个直径二十多米的坑洞。

  天光忽然黯淡,不知从哪儿飘来一片乌云遮住了太阳,刚刚塌陷的洞口泛出一层妖冶红光。

  “啊!”战士看见红光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是、是扭曲空间!

  空间通道的安全系数如果用颜色来衡量,白光是最安全的,而红光是最危险的。因为没人知道红光通向何处,曾经志愿探索扭曲空间的前辈全部失踪,没一个回来的。

  新任指挥官对这场变故似乎并不意外,淡定地命令道:“封起来吧。”立刻有身穿白衣的大使团哨兵上前安放封锁装置。

  一名随队医疗官悄然扶起还呆坐在地上的战士,“跟我来,你需要做点检查。”

  战士茫茫然站起身,医生温和地笑着说:“你叫什么呀?今年多大了?哪年入的伍?我姓秦叫秦关,你可以称呼我秦医生。”

  战士心思根本不在这儿,魔怔了似的,“那是扭曲空间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扭曲空间?总部怎么不预警!”

  秦关笑眯眯地说:“所以指挥官来了呀。”

  战士机械地点头:“对!对!幸亏指挥官及时叫停,不然我们就死定了!指挥官真厉害,他怎么知道这里要发生空间异变,他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向上汇报……医生,你给我打的什么针?”

  秦关笑容依旧温和,“是让你闭嘴的针啊,你这么吵,我很烦的,我一烦,没准就直接给你送进辛亭岛哦~”

  战士猛摇头,“不要,不要给我送进辛亭岛,我不要当小白鼠!”

  秦关怜惜地摸摸他的头,“乖,你这么蠢,我们也不要你。”说完一摆手,两名强壮的医疗兵就把战士拖走了。

  秦关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真是的,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毛躁,一代不如一代。”然后又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那个刚跑掉的B空间掮客的体质真不错,不仅能通过临界变异的空间通道,还有余力封锁,这份能力放在大使团都算出色,如果能捉到他……

  另一边,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大使团医疗官惦记上的安东正大步走进快递网点。

  现在是差十分钟两点,马上会有一班送件车抵达,这个时间所有快递员都应该回来分件,但网点却是四门大开一个人影都无。

  人都去哪儿了?

  安东想起那边的如意路,心里咯噔一下。

  噔噔噔,胖子从楼梯上跑下来,“你回来啦!”

  “杨小锋呢?”安东头一次觉得这死胖子的大脸也不是那么磕碜。

  胖子原本还笑嘻嘻的,一听他问杨小锋眼神就有点儿飘,“呃,锋哥被征调回信使团了,昨天走的。”

  安东一脸你特么当我傻的表情,“两小时前你们俩刚送我去春阳西里,你现在跟我说杨小锋昨天被信使团叫走了?”

  胖子飞起眉毛,“大哥,你看看今天几号了?你特么一走三天,我们都担心死了好吧?”

  “三天?”安东下意识看向杨小锋送他的机械表,日期框里的数字果然显示是三天后。他立刻判定是回程通道有问题,转头就从工具箱里拎出把大铁锤。

  胖子惊了,“你要干嘛!”

  “隔壁那通道有毒,我砸了它去。”过一下就吞他三天时间,反了它了!

  胖子入行已久,熟知穿越空间会遇到的各种意外,一看安东的反应就知道他是遇见了时间断层,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但也不是头一遭。

  “你一回来就流鼻血了吧?”外面正是连天暴雨,屋内光线不太好,胖子走近一点果然看到安东鼻翼旁的血迹。

  一点鼻血而已,安东根本不放在心上。

  胖子挡在门前,“空间通道是说砸就能砸的吗,你知道它在哪个维度上吗?你以为砸墙呢,还抡铁锤,有这个精力先关心一下自己吧。你啊,是遇见扭曲空间了,所以出现了三天的时间断层。但凡遇见这种情况就算你体质超神也会内伤,赶紧把锤子放下跟我走吧,带你瞧病去。”

  安东决定的事哪儿是别人三言两语能劝住的。当下飞起一脚,却被胖子稳稳的接住了,不动如山。

  咦?

  再来一下。

  不动如山。

  安东收回脚,“我跟你走。”

  胖子摇头晃脑:“孺子可教也。”

  安东从腿包里掏出个小本本,写下:罗古+1。

  胖子冒出股很不好的预感,“别别别,我就随口一说。咱先瞧病去,晚上我请你吃大餐,想吃什么只管说!”

  安东就把他的名字划了,“鱼翅捞饭。”

  一刻钟后,咱家的麻辣烫。

  小太子咬着牙签大模大样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后面,“遇见扭曲空间啦?好说,我们有药,你们有钱吗?”

  一听他这口气就知道不会便宜。

  安东绷紧肩膀问他要多少钱,小太子报了个数,安东的眉毛就飞起来了。

  小太子摊手,“这已经是优惠价了,我们过客自己人用也是这个数。锋哥跟我通过气儿,我知道你这趟活儿是给我们扫尾,所以我是一分都没多要。”

  安东:“我要是不吃药会怎样?”

  “烂掉呗。你已经很命大了,遇见扭曲空间的十个有八个回不来,剩下俩还不一定能全须全尾儿,到目前为止也就三五个能跟你一样的。”

  胖子拽了拽安东的夹克,“他没骗你,钱不够我可以帮你垫上。”

  安东没言声。

  小太子冲丫头勾勾手指,丫头就捧了个木匣过来。

  这匣子看起来有年头了,四面雕着卷草祥云,正面嵌螺钿的蝶恋花,下配一把黄铜如意锁。胖子一眼就看出是百多年的老物件,眼馋的不行。

  小太子打开木匣拿出一只扁扁的小金属盒,然后珍而重之地打开,只见里面一排排的小格子里全是五颜六色的药片,但有些格子已经空了,有些格子里所剩无多。

  安东忽然就笑了。绷紧的肩膀终于放松,拉开椅子坐下,也大模大样的翘起腿,拿起桌上小太子的大苏就点了一支。

  胖子眨巴着豆子眼,感觉似乎有什么很神奇的事要发生了。

  小太子也觉得不太对劲儿,只有丫头依然冷冷的,“你要用的是一种很稀有的修复药剂,这种药由那边的AMS制造,是大使团的……”

  “大使团的标配,我知道。”安东从夹克兜里掏出个小金属盒往桌上一拍,“我也有。”毫不在意地掀开盒子,“还比你们的全,比你们的多。”

  胖子的心都碎了,财不外露啊大哥!

继续阅读:第十章 换东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掮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