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太子
抽烟的兔子2019-07-26 00:074,601

  安东不相信胖子这个人,但胖子的话不无道理。春阳西里众人诡异的死亡方式似乎也只有“辐射死”解释得通,至于官方对历次通道开启给出什么说法,与他无关。

  至此,这件事儿揭过,安东开始跟胖子算另一件的账。

  砰!一拳闷在胖子眼眶,这是报复之前掉坑时胖子想拿他当垫背。

  砰!再一拳,清算死胖子造炸弹。

  胖子捂着眼睛破口大骂:“你丫有病啊!都说了他们不是哑铃炸死的!”

  安东:“他们的死和你无关,但如果今天没掉坑里挨炸的就是我。你说你该不该打?”

  胖子仿佛受了极大的羞辱,一脸肝肠寸断,“我制造的哑铃只有遇见重力异常才会炸好吗!你根本不懂爆破的艺术!”

  安东飞起眉毛,神特么爆破的艺术,“所以你这是为了艺术要炸谁?还有,你捡回来那些东西呢?用了我们快递的箱子可是要收费的,多了不要,东西五五分,拿来。”

  胖子一窒,眼神飘忽的小声逼逼:“东西丢了……之前人多,箱子给扒拉掉了。”

  安东:“呵呵,要不我帮你想想?”

  这时远方传来一阵尖锐的警笛声,信使团,终于要来了。

  胖子见机忙说:“逃命先!”一抓起安东就往绿化带狂奔,速度之快,差点把安东当风筝放起来。

  翻过一人多高的树墙,两人很快就找到一辆红黑相间的川崎小忍者,油箱上还贴了条blingbling的大金龙。

  安东想起秦关跳坑也不忘凹造型,果然什么人开什么车。

  “钥匙,快!”胖子急得直蹦跶。

  安东真有心给他扔这儿自生自灭,但揍也揍过了,恩怨两清,再给人甩下不是他风格。

  川崎小忍者一阵风似的离开现场。

  因为常年负责这片儿的快递,安东对所有道路都了如指掌,只捡春阳西里外围的小路穿行,

  沿途所见,曾经环境优美的小区一大半都变成了一个幽暗的巨坑。

  安东和胖子看到好几处坑洞上都方悬浮着一团团暗红色的雾,每一团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胖子的手指紧紧地抠住安东的肩膀,“你看见了吗,那些血雾。”

  安东没说话,一把油门拧到底。他讨厌这个地方!拐过这个弯就是萧云路,上了萧云路就能彻底离开春阳西里。

  但就在他刚移动重心准备压弯时,小路拐角处突然冒出个卷毛青年。

  安东紧急制动调整方向,摩托有点甩,胖子在后座乱叫。

  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那变得缓慢,安东看到卷毛青年非但不躲,还露出个诡异的微笑。

  有鬼!

  下一秒卷毛突然出手,一把就把安东和胖子从疾行的摩托上薅了下来。

  砰!咣!

  川崎小忍者横着滑向远方,安东和胖子重重摔在地上。

  “你特么……”胖子滚出去老远,爬起来刚想骂,却看到安东已经跟卷毛打起来了。

  胖子眨巴着眼睛,这是……无影手遇见无影脚,大家都佛山的?

  拳拳到肉的打法听着都觉得疼,胖子看着两条缠斗的人影倏然分开,停顿刹那同时起脚,迎面骨对撞的结局是卷毛直接跪了。

  安东冷冷的站在那,偏头啐出唇边沾的一粒沙。

  胖子这个崇拜啊,哥们儿是真太能打啊!

  可惜安东帅炸的形象也是秒崩,确定对方一时半会儿是站不起来了,他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搓小腿一边叫胖子:“你去打死他!”

  没想到这卷毛还挺硬,能跟他打平手。

  胖子吞了口口水,瞪着两位都坐在地上揉腿的高手,“不是,我觉得吧,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都在道上混,彼此留下三分面儿,下次相逢没准就好兄弟了呢?”

  安东眼神里飞出两个大写的“怂”字。

  胖子摊手:你也知道我有多怂,你行你继续上啊。

  就在他俩用眼神互怼时,卷毛歪歪斜斜的站了起来,看看不远处的川崎小忍者,又看向安东和胖子,“你们俩认识秦关?”

  胖子跐溜一下闪到安东身后,“认识又怎样,不认识又怎样?”

  卷毛举起双手表示休战,“别紧张,我是秦关的朋友。”

  两分钟。

  有的时候男人之间从死磕到互相递烟,只需要两分钟。

  安东、胖子、卷毛围坐成一圈,卷毛自我介绍说他叫小太子,出手拦他们是因为认出了秦关的摩托车,以为他们俩是偷车贼,没想到闹了误会。然后听胖子说摩托是秦关怕他和安东被信使团捉走主动借出的,小太子又很坦荡的表示,刚才被安东踹翻后才发现摩托上插着钥匙,就知道自己打错了人,跟二位道个歉。

  胖子贱兮兮地问:“你确定不是因为打不过才道歉?”

  小太子当没听见,摸出盒大苏给安东递了一支,“不打不相识。”

  安东看了眼那支大苏,反手把整盒拿走了。

  小太子捏着烟的手悬在半空,一脸震惊。

  这么不要脸吗?

  胖子默默地把那支大苏也拿走了,问安东:“有火吗?”

  安东从没被炸烂的裤兜里摸出个假zippo给俩人点上,胖子撇撇嘴,“用这破玩意儿?下回我送你一限量版。”

  “好。”

  小太子顶着一头卷毛在风中凌乱,捻了捻空空如也的手指,干笑两声,“相逢就是缘,我在这附近开了个麻辣烫,味儿特正,现在正是饭点儿,尝尝去?”

  安东看着他,“你们掮客都这么自来熟吗?”

  胖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小太子脸色一变,语气中就带出股不容置疑的霸气,“实话告诉你们,信使团已经把外围封锁了,用不上二十分钟就能搜到这边儿。你们现在这德性一看就是幸存者,信使团绝不会放过你们。秦关是我兄弟,他想帮的人我肯定要帮,但你们俩别给脸不要脸。”

  一时间气氛略尴尬。

  但很快的,当胖子还在权衡利弊时,安东果断说:“好,我跟你走。”

  小太子脸色稍缓,看胖子,“你呢?”

  胖子一愣,然后夸张地耸着肩膀,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打着裤子上的灰尘,“人家给脸还不要的那是傻缺,一起走!”

  小太子一笑,一瘸一拐的去扶摩托车了。安东也跟了过去,但在经过胖子身边时从牙缝里嗞出一句:“往裤兜里藏什么呢?”

  吓得胖子眼睛都瞪大两圈。

  小太子开的麻辣烫就在萧云路东头,以川崎小忍者的速度,都来不及挂四档就到了。

  安东抬头看了眼店名——咱家的麻辣烫。

  门脸小,里头也不大,五六张桌子一眼就能看到头。也许是因为周围封锁的缘故,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一个睡眼惺忪的小丫头正在整理各种菜筐。

  三人进店后凳子还没坐热呢,安东就看见一队黑色大越野悄无声息的从街上开过。

  小太子抬了抬下巴,“信使团。”

  不知为何安东一看见这些车就有种莫名的排斥,恰好此时一辆经过店面的大越野的车窗突然降了下去,安东和车里人的视线就撞了个正着。

  短短一瞬的对视,安东心头一跳。他确定对方也看到他了,即使车速不慢还隔着店铺的玻璃门,他依然能感受到车里人锐利的视线。

  “胳膊伸出来。”有人碰了碰安东的肩膀。

  安东转头一看,原来是店里的小丫头,“干嘛?”

  “验血。”

  这丫头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长得很白净,是那种细眉细眼的小俏妞,但神态冰冰的,仿佛一言不合就要拿针头戳你眼珠子上。

  “为什么要验血?”

  丫头举着针筒冷笑,“坑里没死保不齐有内伤。能骑着wuli秦关欧巴的摩托回来,应该是他朋友吧?我们‘过客’向来是帮人帮到底,死了还管埋。别废话,胳膊伸出来。”

  胖子惊呼:“哇,你们是过客的啊!”

  丫头白了他一眼。

  安东说秦关给过他补液,胖子立刻出卖他:“是给了,但他没喝!他那份让我喝了,所以我就不用抽了,你抽他的吧,多抽点。”

  丫头脸上开始结霜,瞪着安东,“胳膊伸出来。”

  安东很无语。如果对方不是女孩子,他早就一拳给送她上青天了。但总不能跟一个小姑娘动手吧?太下作了。

  乖乖伸出胳膊,丫头利索的消毒,扎静脉,推试管,一气呵成,“下一个!”

  胖子缩成一团,“我喝过两份补液呢!”

  丫头猛地从后腰抽出把菜刀剁在桌面上。

  胖子嘤嘤嘤,“抽,我抽还不成吗?”

  安东远离“战场”,坐到最靠里的一张桌子旁点了支烟。

  小太子正好从后厨找来几件衣服给他们替换,也坐到他旁边,伸出手,“来根儿呗。”

  安东从烟灰缸里给他捡了个烟屁。

  小太子:……

  安东吐了个烟圈,“掮客很赚钱吗?”

  小太子一怔,“你想干?”

  安东看着他忽然有点想笑,“就先问问。”

  小太子这人长得很漫画。两只眼睛分的比较开,大单眼皮还有点耷拉眼梢,天生嘴角上勾,再加上一脑卷毛,已然是照着“蠢萌”这个词长的。

  但他绝不是蠢萌的人。在跟他打过架见过他变脸的样子后,安东发现他并不讨厌这家伙。而且,能跟他打成平手的人不多。

  掏出大苏递过去一支,小太子接了烟就像只金毛似的笑了,“这么说吧,掮客很赚钱,但不是人人都能干。穿越空间通道对人体有损伤,普通人想都别想,体质好的也就能承受六七次吧,但基因变异的人承受力就很高了,尤其是T型耐力基因异常的。”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秦关说“遇见通道开启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底子硬的长命百岁”,这个底子应该指的就是基因了。

  所以,柳大叔他们是没扛住……

  见安东不吭声,小太子又说:“据我观察,这次春阳西里很可能只有你们两个幸存者,这说明你们俩可能都有基因变异,我有点理解秦关为什么要帮你们了。”

  安东:“因为他被捉去当过小白鼠?”

  小太子哈哈笑,“你是没见过他刚逃出来的样子,整个一惊弓之鸟,逮谁咬谁!”

  安东:“那是疯狗吧。”

  “wuli秦关欧巴才不是疯狗!我们好着呢!”已经搞定了胖子的丫头没好气的把两支试管拍在桌上,“化验吧。”

  就在这儿化验?安东看看四周简陋的桌椅板凳。

  小太子从柜台里拿出一小瓶透明试剂,用滴管吸出少许小心翼翼地悬在装有安东血液的试管上方,“一会儿如果血黑了,你七天之内就会从肚子里往外烂,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如果蓝了,就证明没受太大影响,我们会送你药剂中和辐射残留,如果绿了……”

  小太子故意停顿下来卖关子。

  安东就静静地抽着烟看他装逼。

  难得的是胖子这回竟然也没被套路,因为只有他知道面前这快递小哥可是连P6麻痹素都免疫的怪胎。

  没人接话茬,小太子套路失败略尴尬,摸了摸鼻子,“如果绿了就恭喜你,天赋异禀,不但没受影响,还证明你是某种基因变异的神奇人士。”

  安东继续淡漠地抽着烟。

  丫头不耐烦了,“这么多废话,快测!”

  一滴试剂,在四双眼睛的注视下,颤颤巍巍地滴入试管……

  春阳西里。

  在安东和胖子离开的地方正有一群穿黑制服的人在搜救或许可能生存的受灾群众。稍远一点,还有更多黑衣人正在检测周围的磁场和辐射值。

  大部分人都小心谨慎的不敢离坑洞太近,只有一个黑衣人例外。

  他独自站在坑边遥望着远处一团团血雾,眼神平静得像一潭深泉。稍后,他又被地上的某样东西吸引,弯腰捡起一支短小的空针管。

  一个年轻干练的小伙子走过来,低声说:“廿四哥,已经有掮客偷渡过去了,我们发现了他们扔下的装备,就是不知道他们用这东西干什么。”

  被称呼为廿四的黑衣人侧过头,看了眼小伙子拿过来的套杆,“他们应该是想救人。”

  春阳西里只有这边的人是回到地面后才去世的,其他人都在坑里化为了血雾。

  小伙子低头看着满地血污,嗓音微微有些发颤,“这回没有幸存者吗?”

  廿四:“有两个。”

  一个发射针筒的,一个挨扎的。

  廿四指尖稍一用力捏爆了针管,捻动手指凑在鼻下闻了闻。P6啊,这是下了血本。又检查管尾的弹射装置,在看到一个小小的“罗”字后,不由微微一笑。

  这小子手艺又精进了,但他这回是遇见了谁,竟把保命的手段都用出来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 小民人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掮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