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归宿
快融化了2020-01-19 13:112,417

  如今社会进步,人民生活殷实,所以很多人仅仅是把游戏当做消遣娱乐的工具,只有那些靠着游戏来讨生活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艰险之处。

  就拿白菜通来说,这只是一个下级的平台,里面大多是上家不想打的白菜单,而这些从上层者指缝中溜走的白菜单,也是经过中间人和平台一层层克扣才变成现在的价格,而那些掌握资源的人,不用动手就能拿到大部分的利润,其中夸张者甚至可以达到90%的程度。

  而这种艰难情况下,欧阳阳居然能接到一个超乎原价的大肥单,这是什么概念?这无异于从垃圾堆里找到金子,而现在,这看似美好的事情也笼上了一团迷雾。

  能在电一这种职业选手和高分路人频出的服务器当演员的无一不是人精,他们绝不会给你留下什么可以举报的把柄,绯村剑心的名单也是许多高分路人通过一把把匪夷所思的败局才推断出来的,并不是完全正确,只能说极有可能。

  欧阳阳的人生经历非常丰富,他迅速模拟出了一个很现实的猜想。

  极有可能是某个演员在卖分之际,顺便想拿点外快,便拿了些小号发在代练通上,开出高价,限定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而他本人则是继续玩着自己的演员号,等那个小号连胜接近大师,他就上号联系剧组,开始狙击这个号。

  如果绯村剑心说的是真的,那这个剧组要控制一个无名路人的排位分,非常简单。

  这样一下,对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一个崭新的演员号,而且还可以拿到那位倒霉代练接单时上缴的保证金作为外快,一举两得。

  而这种情况,平台根本没法有效判定,只会从事实上认定你违反约定崩单,系统自动锁定账号,并扣除保证金。

  右拳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发出砰的一声,桌上的耳机和烟灰缸都在这一拳下掉到了地上,杂乱的响声让隔壁邻居又恼怒的叫骂道:“他妈的,有完没完了,非要我去警察局告你扰民才行吗?!”

  欧阳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躺在电竞椅的靠背上,突然觉得心好累。

  他的人生怎么会这样一事无成呢?

  中途与家人决裂、毅然辍学投身于电竞事业,却也没有完成打职业的梦想。嫉妒他才华的二线队队长找了个理由,说他拒绝服从队伍指挥、独断专行,将他踢出了队伍,那位队长还把这件事广而告之,让他在整个职业圈都没人敢要。

  一切仅仅是因为有一波团战,他认为不能开,而队长认为可以开,那波团战导致他们一败涂地,输掉了至关重要的一局比赛,痛失进军甲级联赛的资格。

  那位性格狭隘的队长却在事后将一切错误归咎于他,所有队员都选择沉默,一切只是因为那位是俱乐部高薪请来的一线选手。

  没有人会选择与权势对抗,哪怕对立面是一位未来的新星,他们的眼光仅限于眼前,能安稳的过上眼前的日子便已经足够了……

  可他呢?

  一代国服路人王,被称为单杀王的未来新星欧阳阳,此后为了养活自己,只能投身于代练,在他落难之际,那位队长甚至发动曾经效力过的队伍对他口诛笔伐,抓住他冷僻的性格问题大肆宣扬,导致连直播平台都不敢要他。

  直到现在他的身份信息还在职业联盟的系统中,并未注销,他仍然是一位职业选手,没有退役,只是没人要了……

  从那以后,他就染上了烟瘾,烟是毒害心志的东西,可没烟他活不下去。

  只有在袅袅升腾的烟雾中,他才能忘掉那些过去的烦恼,重新看到黑暗中的光。

  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打单,对他的身体负荷太大了,他的手腕僵硬的像是石头,心脏也止不住的阵阵抽搐……

  屋子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急促的鸣响,紧接着空气变得灼热了起来,滚滚热浪不断向着他袭来,让他感到呼吸困难。

  “又他妈跳闸了,这破房子什么时候能俢下电路啊!”

  恨恨的骂了一声,欧阳阳站起身,准备打开窗户通风,这大夏天的,没有空调的房间真不是人呆的,更何况这屋子里确实烟味,久久不散。

  哐啷——

  他起身的动作带起了耳机的电线,把桌上一大排的可乐空罐扫到了地上,隔壁又十分适时的传来几声愤怒的叫骂,“有病吧你,大半天的听令哐啷干什么呢?再闹我就报警了啊!”

  欧阳阳心念着“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不去理会,其实那屋子里的老夫妇倒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年纪大了,他们的失眠问题非常严重,而不孝子女又不给他们买一套房子,只能住在这空心墙壁的廉租房里,欧阳阳是个非常有礼貌的人,即使弄出声响也不会太大,但只要他晚上下床上厕所,对面都能被他床板咯吱的声响所惊醒,实在是无法调和的矛盾。

  “说起来,我也算是不孝子女啊。”欧阳阳叹了口气,本以为自己能够闯出一番天地,毅然决然的与父母决裂,将矛盾激化到极致,直到现在都没有再联系。

  不知道他们在家里怎么样了,会不会想念自己,看到自己现在这个落魄的样子,会不会难过,会不会……嘲笑他一事无成。

  人生自古多波澜,阴晴圆缺两难全,谁曾想他到最后什么都没能抓住,一个个亲朋好友与他日渐疏远,就连曾经心仪的姑娘也离他而去,嫁与他人。

  他本以为自己会是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可谁曾想,坠入这凡世之后,见到了城市里闪烁不惜的霓虹灯,见到了车马如龙的狂欢夜色,好像自己就显得不那么的耀眼了,甚至还有些平凡,像是坠入星海的一颗小石子,再也泛不起浪花。

  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拉开帘子,满天的星光都映入眼底。透过狭窄的窗棂,他沐浴着一夜的星光,只觉得心底一片宁静。

  他已经很久没好好看过这座城市的夜色了,那闪烁的繁星中,会有一颗属于自己么?

  心底没由来的一阵剧痛,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在刹那间刺穿了心脏,欧阳阳倒在地上,捂着心口剧烈喘息,表情狰狞。

  “臭小子你还有完没完了!”隔壁又传来那位大爷中气十足的叫骂,方才进入梦乡不久,又被“咚”的一身钝响吵醒,像是什么沉重的大东西砸在了地板上,紧接着又是什么东西轻微撞击墙壁的声音。

  骂完之后,他开始思索,那个失意的臭小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是砸东西,明天找个机会去串门看看他吧。

  大爷睁着眼睛等了一会儿,终于没再听见什么噪音,之后一夜安眠,他在睡前像是自言自语般嘀咕了一句。

  “可算安静了啊。”

继续阅读:第四章 重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联盟之荣耀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