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白爷的猎物谁敢染指
十二斓2019-11-26 10:392,248

  男人说完,便急不可耐的将肮脏的双手伸向了顾寻。

  褪去她的外套,当看到她那浑圆的胸部时,眼睛亮了。

  伸手欲要将它覆盖而上时好好把玩一番时,突然觉得后脊背一阵阴森发凉。

  他猛地转身……

  发现几步之遥外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黑西装外面批了一件貂皮大衣,他双手插在裤兜。

  一双黑眸森冷如魔鬼,浑身更是散发着血腥的杀气。

  因他的存在,几尺之外都被笼罩上了阴冷的气息。

  而他不是别人正是秦墨白。

  男人在看到秦墨白的刹那,猛吞一口口水。

  他虽不知这男人是谁,但从他的穿着打扮气质来看就知他不好惹。

  但事至此,他别无他法。

  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匕首,恶狠狠的冲秦墨白道:“小子,我告诉你,别管闲事,否则让你好看!”

  男人说罢,见秦墨白依旧不为所动,强撑着道:“看什么,还不快滚,我告诉你……”

  男人话还未说完,秦墨白长腿一迈朝他走去。

  近乎秦墨白脚步刚迈出,男人吓得脚下一软,摔了个屁股蹲,手上的刀也掉了。

  当他去捡刀时才注意到,秦墨白身后身后站着一跟秦墨白一样不好惹的男人。

  他知寡不敌双,于是叫宣道:“你们给我等着,等着……”

  男人说罢,撒腿就跑。

  可动了他秦墨白的猎物,想跑,可能吗?

  秦墨白那狭长的眸一收,抬脚要追时,祁麟道:“白爷,别让这种下三滥的货脏了你的手!”

  祁麟说罢,抬脚朝男人追去。

  他速度快若猎豹,在男人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便被祁麟一脚揣爬在地上。

  伴随着‘咔嘣’一声脆响,男人发出凄惨的哀嚎。

  因为这一脚让他的肋骨断了三根。

  祁麟上前如拎垃圾般抓住男人的衣服将他拎起,大步折回将男人丢到了秦墨白脚下。

  身体与地面的撞击,让男人再次发出阵阵哀嚎。

  抬头在对上秦墨白那双满含威慑力的眸时,死亡的既视感扑面而来。

  他浑身一颤,随即跪着爬到秦墨白面前道:“大爷,您要是看上这女人的话,我双手奉上,求你绕我一命!”

  秦墨白蔑视天地的眸看着面前肮脏的男人,眉头一挑道:“奉上?”

  “对对对,奉上……大爷,这女人虽然生过孩子,但是身材一级棒,大胸打屁股,艹起来一定……嘭……”

  男人话还未说完,便被秦墨白一脚踹了出去。

  男人飞出几米远后,‘噗嗤’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这还未回过神,秦墨白已抬脚上前踩在了他的胸口。

  散发着阵阵寒气的眸,看着因过度痛楚整张脸扭曲成一团的男人道:“她,本来就是我的!”

  男人一听才知自己碰了不该碰的女人,赶忙道:“大爷,我不知道他你的女人,我不知道啊,若是我知道,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动你的女人,我……嘭……”

  男人话未说完,再次被秦墨白揣了出去。

  男人与土丘相撞击的刹那,伴随着‘嘭’的一声,土丘崩塌,男人的半个身子直接埋没。

  当男人奄奄一息时,眼前映入一双没有一丝灰尘的皮鞋,他强撑着抬头,对上一双森冷入骨的眸。

  他想说话求饶,但什么也说不出,而秦墨白也未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只是以宣誓的口气说了一句话——

  “她不是我的女人,是我的猎物!”

  男人还未明白秦墨白这话什么意思时,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祁麟道:“白爷,外面风大,您先上车吧,我会把您的猎物完好无损的带上车的。”

  祁麟说罢朝顾寻走去,伸手,刚欲要触碰住她时……

  手腕被一强有力的大手一把紧抓。

  抬头,见是秦墨白。

  “白爷,怎么了?”

  祁麟问。

  秦墨白未说话,只是一把将他推了出去。

  祁麟还未明白怎么一回事时,秦墨白已一把将顾寻顺肩扛起,迈着箭步朝他们的车子走去。

  祁麟看着秦墨白那迈着箭步远去的背影,剑眉紧锁,脑海里闪现过周祺跟他说的话。

  “接了白爷后,什么都不用多问多说,直接去顾寻入住的酒店。”

  “一个猎物而已,还用得着白爷亲自去一趟,抓回白园不就行了!”

  “给你说也说不清楚,你照办就是!”

  祁麟不甚明白周祺这样安排的原因,毕竟依照他家爷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

  既然找到猎物他们负责抓回去就行了,又何必亲自到陷阱边上来看猎物?

  他虽和周祺同为秦墨白的左膀右臂,但一文一武。

  相对于圆滑善于与人际打交道的周祺而言,留着着平头的出身特种兵的祁麟寡言少语、身手了得。

  但周祺善于揣摩主子心思。

  所以,祁麟虽好奇,但并未做过多询问,只是照办。

  祁麟载着秦墨白抵达顾寻所下榻的快捷酒店后,刚好看到这女人带着儿子搭乘一辆福特车。

  于是他便在秦墨白的命令下暗中尾随。

  中途,当他看到那辆车突然偏离主干道朝土丘后行驶而去时,当即意识到不对劲。

  结果果不其然,那男人竟妄图对顾寻实施猥亵。

  那可是他家爷的猎物,岂能别人染指?

  祁麟正准备询问秦墨白该怎么办时,秦墨白已是夺门而出……

  时至此刻他也无法忘怀,刚刚秦墨白夺门而出时的表情。

  是紧张、是愤怒,更是……担心!

  他跟在秦墨白身边七年,这男人无论面临何种境况,都是波澜不惊,从不情绪外露。

  而你也永远猜测不到他在想什么。

  刚刚那三种表情他跟在他身边7年的他从未曾看到过的……

  这似乎远超过了对一只猎物所流露出的表情。

  即使这只猎物他找了七年。

  当祁麟在想这些时,秦墨白已扛着顾寻走至那黑色的迈巴赫前,甩手将她丢进了车子。

  但他未上车,而是点燃了一根香烟。

  而就在秦墨白吞吐云雾时,祁麟已将丞丞从白色的福特车里抱出放进了迈巴赫的副驾驶位,然后这才跟秦墨白恭敬的汇报……

继续阅读:第20章:白爷与睿睿关系微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胎二宝,妈咪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