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只身提刀见陈海
十二斓2019-07-11 19:272,791

  顾寻绝不是一轻易向现实妥协的人,更不会坐以待毙。

  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在丞丞离开后,她很快便想到了寻找陈全的办法。

  那就是……

  找侦探!

  是的,既然直接调查这条路走不通,那就只能另辟蹊径!

  而就在顾寻在网上找寻着侦探资料时,手机响了。

  她拿起一看,见是一陌生号码。

  疑惑之余,接通。

  随着电话接通,一低沉浑厚的男音传来……

  “你好,请问是顾寻顾女士吗?”

  顾寻眉头一挑,随即道:“我是,请问你是?”

  “你好,我就王望琼,是安城省*厅的民警,今天我恰好看到你去*厅说是找陈全。”

  听男人说至这里,顾寻攥着手机的手悄然一紧,随即道:“是的,你们愿意帮我了吗?”

  王望琼说:“我听到你说你姐姐的死和你被贩卖的儿子都和这男人有关,觉得很同情,所以我就私自帮你查找了一下。”

  王望琼的话说的顾寻脑子一愣一愣,但短暂迟疑后,赶忙问:“找到了吗?”

  这三字出口的刹那,她简直大气不敢喘一下。

  至于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更是早就乱了。

  好在,男人并未让她久等,而是直接道……

  “找到了!但就我所查找到的公民记录显示,他叫陈海,52岁,住在丰南区景家村117号!”

  “陈海?他不是叫陈全吗?”顾寻诧异。

  “这我就不知了,我只是根据你提供的照片做的调查……这样吧,一会挂了电话,我把资料传给你!”

  “谢谢你,真的是谢谢你,你这么帮我,我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用感谢我,我在积德!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你儿子的!加油!”

  “谢谢、谢谢、谢谢!”

  在顾寻的感谢声中,王望琼已先一步挂断电话。

  王望琼在挂断电话后,快速的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给了顾寻。

  而当一抹笑容自他唇角荡漾而去时,他抬起头。

  赫然呈现而出的是一张稚嫩的脸颊!

  而他不是别人,正是丞丞!

  丞丞以小民警王望琼的名义将陈全的消息传递给顾寻后,这才回酒店。

  当他回到酒店时,顾寻正坐在写字台前发呆。

  “妈咪!”

  随着丞丞的这声呼唤,顾寻这才回过神。

  丞丞走上前问:“怎么了?”

  “有陈全消息了,不,是陈海!”顾寻说,牟宇间都是坚定。

  “喔?怎么回事?”丞丞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问。

  丞丞将小民警打电话的事告知丞丞后,和丞丞暗自分析起这陈全变陈海的事。

  一番分析后,顾寻说:“看来,他在阿国的时用的假名!”

  丞丞说:“目前来是这样!”

  顾寻长吐口气道:“妈咪出去一趟!”

  丞丞问:“去哪儿?”

  顾寻说:“透透气!”

  丞丞不放心的说:“我跟你一起去!”

  丞丞刚将脱掉的小外套拿起,便听顾寻道:“你待在酒店!”

  丞丞擦觉到顾寻的不对劲,问:“为什么?”

  顾寻说:“丞丞,从昨天到今天,虽然才一天的时间,但对于妈咪而言却宛若一个世纪那样漫长。而那所发生的一桩桩事对于妈咪而言也都宛若做梦一样……”

  丞丞看着顾寻那满是疲惫的脸颊道:“妈咪,无论发生什么事,丞丞都会在你身边的!”

  顾寻点头说:“妈咪知道,但是给妈咪点个人空间好吗?妈咪只是想随便走走,透透气!”

  丞丞怎会不知顾寻所承受的压力,于是没再勉强道:“那妈咪若是需要丞丞,立即给丞丞打电话!”

  “嗯!”

  顾寻点点头,亲吻了亲吻丞丞的脸颊这才出门。

  当房门关闭的那刻,顾寻脸上本挂着的笑容一点点收敛。

  那双本满是母爱的双眸也变得清冷吓人。

  她从酒店出来,四周一番官网后,抬脚进了酒店旁边的一家小型日用品超市。

  收银台,一五十多岁的肥胖女人正在刷《香蜜》。

  顾寻上前询问:“大姐,请问有菜刀吗?”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顾寻道:“有,58一把,你要我给你取,安城刀具管的严,我没摆,在里屋呢!”

  顾寻笑笑说:“那麻烦你了!”

  老板娘拿来刀,顾寻看了看,然后付钱装包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丰南区景家村117号。

  是的!

  她并不是去透透气,而是去陈海的家。

  而她之所以对丞丞说谎,是因为她知道如若丞丞知道她去陈海家,一定会跟上。

  可,陈海是何等人物?

  他极有可能是杀害她姐姐的杀人犯!

  所以她是绝不可能让丞丞跟着她涉险的。

  至于她自己,她也不会让自己涉险,毕竟若她出什么事,那么谁来照顾丞丞?

  可是,在没警方庇护的情况下,这一趟她必须走,所以她才买了一把菜刀用来防身。

  在顾寻思考这些时,车子已停下。

  司机师傅指着左手边的巷子道:“姑娘,这一片就是景家村,我车子进不去了,你从这条巷子进去找吧!”

  “谢谢师傅!”

  顾寻道谢付钱后,下车。

  这是一个即将面临拆迁的城中村。

  为了多拿到赔款,每一家都尽可能的在原有的基础上朝不停的往上盖楼,所以巷子是一片狼藉。

  顾寻一番打量后进入巷子。

  虽然此时日上三竿、阳光明媚,但顾寻后脊背一片冰冷,神经更是紧绷的厉害。

  毕竟她所面对的可是可能对她姐姐先奸后杀的罪犯!

  这种杀千刀的罪徒,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所以她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顾寻朝里面走了约莫100米后,在一栋加盖成三层楼的大铁门上发现了117号的门牌号。

  顾寻那清冷倔强的眸紧盯那紧闭的两扇大门看了一会,这才毅然上前扣响房门。

  但手刚触及房门,耳边传来一声沉闷的‘咯吱’声,虚掩的小门裂开一道缝隙。

  刹那,寒冷阴森的气息铺面而来,让她不受控制的打了一记寒颤。

  她眯眼看着面前漆黑如地狱的宅院眉头紧皱,无意识间手已摸向包里的菜刀。

  稍作观望,这才问:“有人吗?”

  她的高喊被眼前漆黑吞没的同时,回应她的是死一般的寂静。

  “有人吗?我是来找陈海的!”

  顾寻再次询问,可依旧是无人回应后。

  她站在门口,稍作犹豫,掏出手机,点开手电筒。

  随着光晕的照射,她看到这栋宅院由于加盖的缘故阳光都被遮掩。

  再加上前几日刚下过雨的缘故,所以堆满各种盖房材料的院子一片狼藉,混乱如鬼屋。

  顾寻不怕鬼,她怕的是比鬼还要可怖的人。

  但顾寻既然来了,就没打算空手回去。

  于是大着胆子进了宅院。

  宅院由于长期不见阳光的缘故,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潮湿发霉味,地上的狼藉更是让人无处下脚。

  顾寻皱着眉头一边小心翼翼走,一边谨慎的环顾四周,应对着随时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

  就在这时,一张丢在石桌上的照片引起了顾寻的注意,那是一张四人的合照。

  合照上是一对穿着婚纱、西装的新婚新人与一对约莫五十左右的男女合影。

  而那五十多岁的男人就正是她所找的陈全,不,是陈海!

  当顾寻看到照片上陈海笑的何等灿烂的那一刻,姐姐的遗体在大脑闪现。

  刹那间双眸被仇恨弥漫。

  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询问声:“你谁啊?”

  顾寻转身,看到的是……

继续阅读:第17章:白爷不确定顾寻是否是猎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胎二宝,妈咪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