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偷拍
姜婉兮2019-09-21 11:343,337

  照相机对冉家来说可是个奢侈品,冉清漾还是头一回见到,被关西西教了好半天才勉强学会。

  “真是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要不是为了男神的照片,我可真不放心把照相机借给你。”临分别前,关西西还忍不住叮嘱她,“你小心点用啊,这可是我求了我妈好久才买到的,千万别弄坏了!”

  “哎呀,你都说了八百遍了,知道了知道了。我走了啊,回见。”冉清漾挥挥手,跨上自行车,很快就不见人影了。

  一过六点,店里就基本没什么生意了。冉父掩了正门,坐在堂屋的木椅上看报纸,忽然听到自己闺女的大嗓门。

  “爸!妈!看我给你们带什么好东西回来啦!”

  冉父闻言从报纸上抬起头,瞟了她一眼,“你能带什么好东西?大嗓门么?”

  “切,没有品位!我给我妈看去!”冉清漾蹦蹦跳跳跑到厨房,像献宝一般举着照相机,笑嘻嘻道,“妈,快瞧瞧这是什么东西?”

  冉母正在炒菜,闻言转过头来,笑道:“你哪来的照相机?”

  冉清漾得意道:“我同学借我的,是不是特别酷!来,我给你拍一张!”

  “行了,”见火候差不多了,冉母快速将锅里的炒菜舀进盘子里,道,“妈在做饭,满脸都是油,拍出来多不好看。”

  “谁说的!”冉清漾举起照相机,“咔”地一声按下快门键,笑道,“我妈是天下第一大美人,怎么拍都好看!要不,你哪天也加入我们‘天下第一帮’得了!”

  冉母忍俊不禁,无奈道:“贫丫头,就知道哄你妈。”

  “绝对没有,我说的可是实话!”冉清漾凑过来,用手从盘子里捏了快鸡肉放到嘴里,美滋滋道,“妈,你这手艺绝对是神厨级别的,你不知道,今天还多亏了你的红糖糍粑,在千钧一发之际拯救了我岌岌可危的友谊小船!”

  “脏死人!”冉母用筷子敲了一下她再次伸向盘子的手,笑道,“待会再吃,快出去吧,别让烟熏着了。”

  这时,堂屋里似乎传来冉父和傅司明说话的声音,冉清漾心思一动,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老陈家今天在咱们这儿订做了一副送子观音摆件,好像是打算给她女儿当陪嫁。我说你最近功课忙,没时间做,人家还不乐意,非得让你来。看来师父这手艺真是不如你了。”

  傅司明笑笑,道:“怎么会,我的手艺还不都是师父教出来的。”

  冉父摇摇头,叹了口气,他自己的身体怎么样自己很清楚,这几年年纪越发大了,手上没劲,雕刻力度不够,出来的作品自然不尽人意。而且,现在的社会日新月异,那些古老的图案和造型都逐渐被市场淘汰,年轻人的想法新奇百变,他也的确是跟不上了。

  “看来我这把老骨头也快退休喽,不过能把你教出来,我也算是功成圆满了。”想到这里,刚刚的那一丝失落退去,涌上心头更多的是骄傲和欣慰。冉父笑了笑,眼角的皱纹舒展开来,“行了,你这几天功课不多的话,抽空给做一下吧。”

  傅司明点点头,道:“前几天刚好进了一批黄杨木,我这就去挑一块。”

  冉父摆摆手,道:“急什么,吃完饭再去。”

  “没事,师母还在做饭,我先去看看。”傅司明笑笑,往前头的店铺里去了。

  冉清漾捧着照相机,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

  “站住!”冉父不知道冉清漾又在捣鼓什么玩意儿,恨铁不成钢道,“你这孩子干什么都三分钟热度,这几天怎么没见你跟着司明做木雕啊?整天就知道瞎胡闹,你要是把这些歪心思都用到念书上来,你爸我能多活好几年!”

  “咔!”

  闪光灯忽然亮起,冉清漾给正在发飙的冉父来了张特写,完了还“啧啧”两声,道:“老爹,你骂人的样子可真丑。”

  “你!”冉父一怒之下,扒拉下一只拖鞋就想扔过来。

  冉清漾拔腿就跑,“别气别气,我这就跟傅大师学本事去!”

  黄昏已至,夕阳西下,暖黄色的余晖洒进来,给整个店铺都添上了一种怀旧的色彩。无论外面的世界怎么变化,这里的时间好像永远都是静止的,唯一变化的,可能就是现在这里放着的木雕绝大部分都是出自傅司明之手。

  此时,他就坐在柜台后,低头打量着手里的黄杨木,想来是在研究它的脉络走向。

  冉清漾凑过去,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我亲爱的哥哥,在做什么呀?”

  冉清漾从小到大喊哥哥的次数,屈指可数,一喊准没好事。傅司明深谙这个套路,头也不抬,道:“不给你考卷签字,不帮你写作业,也没零花钱给你。”

  冉清漾噎了一下,重新调整好心情,笑嘻嘻道:“哎呀,哥哥就是爱开玩笑,难道我们兄妹之间就只剩下这些肤浅的东西了吗?我呢,主要是想感谢一下你昨天晚上的义气相挺,要不是你,我今天肯定屁股开花了。哥哥大恩大德,小的没齿难忘。”

  听到这里,傅司明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抬头看向她,“说吧,你到底犯什么错了?”

  “没有没有,我今天可乖得很。”冉清漾连忙摇手,殷勤地赔笑道,“是这样的,关西西她们知道了咱们俩的关系,现在特别生气,都不理我了。我知道,虽然你昨天是为了接我才去的苏懿雪家,不过呢,你多少得为我分崩离析的友谊之船负一丢丢的责任对吧?”

  傅司明淡淡道:“你的意思是,我昨天应该让师父亲自去接你,然后看着你醉醺醺的样子,直接在别人家里揍你一顿?”

  冉清漾打了个哆嗦,打了一下傅司明的背,“喂,干嘛突然说这么恐怖的事情?”

  傅司明弯起嘴角,低头笑了起来。

  “对!就保持这个笑容!千万不要动!”冉清漾眼疾手快,赶忙对准傅司明,按下了快门键。

  傅司明眉头微皱,道:“你在干嘛?”

  “没干嘛啊,”冉清漾故作轻松地耸耸肩,一边说话,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后退,随时准备逃跑,“关西西说了,帅哥是共享资源,你不能私自占有,还不跟大家分享,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嘛……啊!傅司明,你这个阴险小人,快把照相机还给我!”

  见冉清漾扑上来抢,傅司明倒也不急,索性将相机举高,直接就开始删照片,反正冉清漾也够不到。

  “又来这一招!傅司明,你能不能换个新招?”冉清漾气急败坏道。

  傅司明悠悠然道:“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眼看傅司明真的要删除那张照片了,冉清漾连忙求饶:“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只要你别删照片,我什么都答应你!”

  傅司明手指一顿,垂眸看她:“既然这样的话……那这座送子观音雕像,你和我一起完成。”

  “什么?”冉清漾看着那块足足有50厘米长的黄杨木,惊道,“你这也太为难我了,我哪里做的了这么大的木雕?”

  傅司明道:“你现在的基本功已经差不多了,缺的是实践经验,送子观音雕像无论从构图还是技法上来说,都并不复杂,很适合你现在的程度练习。怎么?不愿意?那我还是把照片删了吧。”

  “别!”冉清漾连忙抱住他的胳膊,苦哈哈道,“我做,我做还不行吗?”

  这叫什么事啊,一天之内她都签了多少条丧权辱国的条约了,还有没有点人权了!不过,抱怨归抱怨,堂堂冉女侠答应的事情,还是得做到不是?冉清漾耐着性子坐了下来,照着傅司明给的创意稿开始在黄杨木上勾画图案。

  冉清漾的头发最近长长了些,额前的刘海有些挡眼睛,害得她老是分心,便从裤兜里找出一只皮筋,扒拉几下刘海准备绑上去。

  傅司明看着她那满头打结的卷毛,满眼都写着嫌弃二字:“你就不能把头发梳开了再扎吗?”

  冉清漾的头发天生自来卷,每次梳都要花费很长时间,她没那么多耐心,每天早上起来就随便扒拉两下,省事儿。

  “用不着你管,我的头发我做主!”冉清漾对着傅司明吐了吐舌头,正要去扎头发,没想到扯到了头皮,发出一声惨叫,“啊,好痛!”

  “行了,我帮你弄吧。”傅司明无奈地摇摇头,将手指弯曲伸进冉清漾的卷发里,从头顶缓缓捋到发尾,动作轻柔地分开打结的头发,直到所有头发都变得温顺柔滑,这才攥着她额前的刘海,张起橡皮筋绑了个小揪揪。

  温热的指腹落在她的头发上,带来一阵微微的酥麻感,让冉清漾一时有些愣神。

  傅司明看着她这幅冲天炮的发型,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冉清漾反应过来,望着他一脸地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没事,你继续画吧。”傅司明忍住笑意,侧身过来,悉心跟冉清漾讲起勾勒图案时应该注意的地方。

  巷口传来商贩叫卖糖葫芦的声音,雀跃的孩童们争先恐后地从门前跑过,留下一连串银铃般的欢笑声。冉清漾的眼皮一点点耷拉下来,最终还是没忍住,趴在柜台上呼呼大睡,手里的笔墨沾到脸蛋上,看起来滑稽又可爱。

  傅司明心念一动,拿起照相机拍下了这一幕,眼底漾起一丝淡淡的温柔笑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雕刻旧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