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9.征婚之骗
北方冰儿2020-01-14 11:012,611

  然而,我没想到,这个小盒子会在你这里。

  当时,我并不想来,我想反正是想给媚媚了,我现在这样了,怎么能去见媚媚呢?可是后来一想,按照遗书上的意思应该是在河里,怎么会在你们手里呢?

  我想会不会是个圈套,于是我就来了,没想到会是这样。这个假朗良看来不是一般的人,他知道这个搓色桃核的贵重,又知道它在我的小盒子里,看来这个人对我比较熟悉,不然不会这么干的,他会把这个小盒了送给媚媚,可见他不仅知道我的隐私,还知道许多我的事。不过,我想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要把小盒子送给媚媚,还放了节断指,这说明了他想得小盒子,可他千万百计的得到小盒子后,打开了却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他看到小盒子里我写给媚媚的情书,就推断搓色桃核项链有可能是在你们手里,于是放了那节断指,这说明他在威胁你们,只是他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那墓前的红纱巾倒是好解释,也许是假朗良的一种策略,一种手段。

  可是那鲜花和那个假的搓色桃核项链我就想不明白了,看来这个人和我的感情挺深,这又和搓色核桃项链没关系,但我的确是即没亲人又没亲戚。还有就是,你们去了墓地后,那个人就再也没出现过,这又说明存在着必要的联系。难道这个人会是假朗良?可是又不像,要是假朗良他这么做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怎么解释都不通。

  雷明章听到这儿,说:“这事是怪,不过,这五年中,尤其是你在被冤入狱的那个时候,碰到过特别的人吗?例如以前见过的人,熟悉的人,或者行为比较怪人的,或者什么奇怪的事。”

  朗良想了半天说:“没有,真的没有,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但是我一点也没有忘记。”

  朗良说:“你再好好地想想,谁会知道搓色桃核项链的价值的,在你有战友中,朋友中,或者远房的亲属中。”

  朗良还是摇了摇头。

  他说:“我真的想不起来会是什么人。”

  雷明章说:“既然这样,我们只有守株待兔了,这样的希望很小,这个假朗良肯定知道你回来,而且是来找搓色桃核项链,他现在绝对不敢出来,出来也没意思,他只等搓色桃核项链出来,他才能铤而走险的,可是我们手里没有。”

  朗良说:“这倒好办,我们弄个假的,这个我还在行,把他引出来。”

  雷明章说:“既然他能来找这个搓色桃核项链,也不是一般二般的人,假的不一定能唬住他,只有实在不行,我们才能这样做,如果一旦被他识破,他就永远的消失了,所有的事情就弄不明白了。”朗良想了半晌,没说一句话。

  他们直到深夜也没理清头绪,便去睡了。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朗良就大声地喊了起来,雷明章连鞋都没穿就跑了出来,雷媚也磕磕伴伴的冲出房来。

  只见朗良瞪大眼睛站在客厅里嘴里还在不停的喊着,像是种了什么邪。

  朗良在客厅里又喊又叫的,尽管雷明章和雷媚出来惊讶地看着他,他还是没有停下,而且挥舞双手,让人感到有点恐怖。

  他嘴里的话让人听不出个数来,尽管这样雷明章还是听出了几个字,反复不停的从朗良的嘴里说出来。

  这时,雷媚已经从害怕中缓过劲来,她就要走过去。

  雷明章一下拉住了雷媚说:“媚媚,千万别去碰他,他这是受到了惊吓,现在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就像梦游症一样。”

  雷媚说:“那么就是说他还没醒?”

  雷明章说:“对,不过没事,一会儿他就会好的。”雷明章拉着雷媚进了房,他们站在门的后面听朗良在客厅里喊喊杀杀的,几分钟后就安静下来。雷明章打开门,见朗良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里睡下了。

  雷明章和雷媚松了口气。

  早晨朗良醒来,竟然对自己昨晚上的事浑然不知。

  雷明章问:“你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令你害怕的人?”

  朗良说:“没有,只是想起了在监狱里的那段日子,就感觉胸闷,别的真的没什么了。”雷明章本想把昨天晚上听清楚的那句话说出来,可转念一想,朗良不可能想不到在梦中提到的名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既然他不想说,肯定还有什么顾虑。

  暂且别问,弄不好反倒弄巧成拙。

  于是,雷明章安慰朗良几句就去了团部。雷明章前脚走,雷媚也起来了,她看见朗良呆呆地坐在院子里不吭不响的,雷媚就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到了身边大声叫了一声:“蒋哥。”朗良竟然“扑愣”一下站起来,反倒把雷媚吓了一跳,雷媚嗔怒道:“你这人真没趣,一个大男人这么不禁吓。”说完转身就走。

  朗良忙说:“媚媚,我有话想和你说。”

  雷媚说:“有话你就快点说,别磨磨叽叽的,我还要上班。”

  朗良愣了一下说:“你没空就算了。”

  雷媚嘟囔了句:“有毛病呀!你一个大男人吞吞吐吐的,像是在吃云吞面。”雷媚没当回事,吃过饭就去上班了。

  到了军人服务社,雷媚就感觉心里闹得慌,她越琢磨早晨朗良所说的话越不对味,她请了假就匆匆忙忙地跑回了家。

  可是在家里没找到朗良,雷媚就问母亲:“妈,朗良呢?”

  雷媚的母亲说:“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你走了后一句话也不说,收拾收拾东西就走了,走时就说了一句话,麻烦大娘了,多谢大娘这段日子的照顾。”

  雷媚的头一下就大了。她想,他能去哪儿?去找搓色桃核项链?还是找那个假朗良?她想不明白,就去了团部找雷明章。雷媚就把早晨朗良有话想和她说的话、举动对雷明章说了,

  雷明章叹了口气,说:“你这个丫头,太任性,失去了一个机会,朗良没有和我说是对我还心存芥蒂,看来他一是不相信搓色桃核项链不在我手里,二是他原本就知道搓色桃核项链根本就没丢,就在他手里,他这么做无非是试探,因为毕竟是个无价的宝贝,而且他还知道我一直收藏项链。可是,他所做的一切又都不像,看来他这五年失踪的时间里还是有些事没对我们说。”

  雷媚说:“爸,你别分析了,朗良说不定会出什么事,赶快派些人去找呀!”

  雷明章看了一眼焦急的雷媚说:“媚媚,是不是喜欢上朗良了?”

  雷收脸红了,叫了声:“爸……”

  雷明章接着说:“媚媚,恋爱是没错的,但是我告诉你,在没有弄清朗良这些事之前,你最好把感情收敛些,你还不懂社会的深浅。”

  雷媚真的生气了,撅个嘴就是不吭声。雷明章说:“你也别使小性子,这事不能大张旗鼓的干,找是肯定的。”

  晚上,雷媚回到家,朗良还没回来,看来他是真的走了,雷媚就望着那块挂在床头的红纱巾出神。

  雷明章很晚才回来。

  回来后,天就下起了雨,雨不大,淅淅沥沥的,让人心烦。雷媚睡不着,朗良的影子总是在她眼前晃来闪去的。直到半夜,雷媚才迷糊着。

  可是她没想到,早就有一双眼睛在远处的地方盯着她的窗口,直到她的灯熄灭。

继续阅读:第五章 10.征婚之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毛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