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7.征婚之骗
北方冰儿2020-01-13 06:002,301

  原来,雷明章有个收藏项链的爱好,他从小说喜欢收集项链,到了部队他怕影响不好,也怕招出别的是非来,所以他从来不和别人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这个爱好,就连刘师长也不知道。

  可是,这个朗良怎么会知道,而且还不明说。

  就照小盒子里的那节手指来说,那个假朗良也知道,并且暗示着他那条项链在他手里。他想,这个朗良和那个假朗良到底有什么关系?他们是怎么知道他对项链有研究?他的确早就听说过搓色桃核项链,也寻找过一段时间,他知道,得到它很难,他只是想见一眼就足够了,并没有想要得到它。可是……

  雷明章是越想越生气,他对朗良说:“你的意思是说,那条搓色桃核项链在我手里了?”

  朗良当时被雷明章的问话吓了一跳,他愣了一下说:“雷团长,你想多了,我知道你对项链有研究,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告诉您的,只有您才知道它的价值。所以,这么多天来,我一直没有离开这里。其实,我本打算在我抗洪后,能回来,就把它送给媚媚的,不管她是不是爱我,因为是她在那个时候出现,我才改变了我那愚蠢的打算,有什么比生命和上进更重要的?”

  朗良的话让雷明章吃了一惊,这么小的年纪就能把钱财抛到身外,看来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不过,雷明章还是问朗良:“我还想问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对项链有研究的?”

  朗良说:“您还记得那次您带着媚媚来我们连里吗?那次,我本来要回家探亲,就把项链戴上了,可是我刚要走,连里的一个兵就来了急病,进了卫生所,我只好顶了他的位置,当时你走到我身边时,看到我露出来的一点项链,你先是眼睛一亮,随后就消失了。但是,你还是拍了拍我的肩,我知道,你对项链不是一般的明白。因为,自我从父亲手中接过那个项链,没有人明白,他们对那个项链不屑一顾,认为分文不值。可是你却不同了,后来,你又暗下去的眼光告诉我,你是不相信我一个小兵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

  雷明章没想到,朗良会对人观察得这么细微,同时对他有了更大的好感。

  这时,雷明章叹了口气说:“后生可畏呀!你说说这搓色桃核项链的事好吗?”

  朗良听了,半天没说话,雷明章以为他是不愿意说,刚想说算了,朗良说:“讲起来伤心呀!”

  然后,朗良就把搓色桃核项链的事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听得雷明章手脚冰凉,周身颤抖。

  雷明章只知道这个搓色桃核项链的贵重,但是绝对没想到里面会有这么多的曲折和血泪。

  朗良的话着实让雷明章吃惊不小。朗良陷入了回忆中。

  那还是二十年前,我只有六岁。

  我爷爷那时是个猎户,本来他是个种地的好把式,可是后来他突然就不种地了,我奶奶怎么劝也不行,我父亲劝他也不听,后来就只有顺着他了。他每天拿着猎枪去上山,可是他从来没打过一只猎物回来。

  这样一晃就是几年,这几年里,他只拿回了一只兔子,我想,那只兔子也是撞在树上折断了脖子给他捡回来的。

  我们不知道他一天到底在干什么?就是最臭的猎手也不至于这么差。

  直到有一天,他被人背下山后,我们才知道他在干什么。

  爷爷回来后,全身都是血,身上没有一块骨头是整块的,他把一样东西交给了父亲,说了一句话就走了。

  父亲把爷爷埋葬了后,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也不知道爷爷和他说了什么,他扔下地里的活,就上山了,和以前的爷爷一样。

  那年,奶奶在爷爷去世后就病了,再加上父亲不听话,奶奶不久就去世了。

  那年,父亲什么事也不管,就是上山,和爷爷从前一样,从来没有拿回过猎物,他的心已经不在家里了,他也不管我了。

  我母亲一气之下就和他离了,走了。

  这时的父亲不总是上山了,他也开始种地了,但是从来不种多,只够我上学和我们的吃喝,剩下的时间就是上山,不分昼夜,有时候半夜也爬起来上山,一去就是几天。

  直到我高中毕业,他脸色没开过晴。

  高中毕业后,他再也不管我了,说我长大了,让我自己养活自己,那年征兵,我就报了名,可是没想到,就在我穿上军装要走的那天,他还没从山上下来。我挺生气,人家都有父母亲戚送,惟独我一个人,当时我哭了。

  可是就在车要开的时候,父亲像爷爷的当年一样,被人背下山。

  乡亲们通知我时,我头一晕,我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来。

  临终前,父亲交给了我那条搓色核桃项链。

  自从爷爷去世,父亲上山不久后,我就到了关于搓色桃核项链的传说。

  只是没有人知道得到的方法。

  直到几年后,我才知道,爷爷和父亲上山就是为了寻找或者采摘制作搓色桃核项链的那个桃核,可是从来没有人知道那种桃树长在什么地方,村里人不知道多少人在寻找,可是没人找得到。

  于是,村里的人想方设法跟踪我父亲,可是从来没有人能成功。直到父亲出事后,也没人知道。

  于是,有些人就打搓色桃核的主意。

  那年,埋葬了父亲后我就去当了兵。

  我怕在村里出什么事,我就把项链放在那个从家里带来的小盒子里。对了,我还忘记说了,在我父亲和我娘活着的时候,他们给我说了门亲,就是中村的刘丫,那次我说的探亲就是回去找刘丫。

  朗良的故事讲完了,他们也从小河边回到了家里。

  雷明章听得有些不知所措,他问:“我知道搓色桃核的贵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你说说看。”

  朗良乐了,说:“物以稀为贵,再有就是这个搓色桃核难弄,最重要的还是在人的精气,那个搓色桃核项链用我爷爷和父亲的血泡过,他们每天都像搂自己的女人一样搂着,自然有些人气,所以它的颜色让人看了动心。别的也没什么。”

  雷明章听了一乐,说:“这些就不说了,我问你那个和你同名同姓的朗良你认识吗?”

  朗良听了一愣,说:“什么?”

  雷明章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明白了,他什么也不知道。

继续阅读:第五章 8.征婚之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毛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