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太阴山
微风凌然2020-02-17 14:083,291

  乘云气,骑日月,游乎四海八荒之极;茫然彷徨尘垢之外,逍遥于寂虚无穷之境。

  滔滔云海,渺渺茫茫,一阵劲风吹过,云雾慢慢散开,现出两条人影,正是混元子与云天笑。

  “我刚传授你的吐纳法诀,你可记清了?”混元子缓声问道。

  “弟子记住了。”

  “嗯,已到了太阴山范围。”混元子微微颌首,指着前方道。

  云天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隐约可见在远处云雾翻腾缭绕中隐藏了一座浩瀚的山脉,随着两人越来越近,云天笑发现太阴山之上的云雾竟然都是黑色的,如滚滚黑浪,一股阴森死亡的气息直逼过来,翻腾不休的黑雾紧紧裹着整座山脉,使人看不清里面的情景,更增添了几分神秘。

  “这里外围是各派弟子历练的圣地,内部却是大凶之地,里面有着大量的天材异宝和修炼法诀,也有数不清的未知危险,古往今来,陨落了无数进去冒险的修士,是传说中埋葬修士的墓地。”混元子道。

  “里面到底有什么危险?以师尊的修为难道还不能进?”云天笑心下一奇。

  “任你纵横绝世,任你无敌天下,只要进入,从未有活着出来的人,从古到今,就是如此,在我们修炼界的历史上就流传了这样一句话。”混元子道:“莫要称无敌,莫要言不败,有本事去太阴山走一遭。”

  “我曾经穿过外围,进入内部山脚看了一眼就毫不犹豫地退了出来,当时我有种冥冥中的感应,再深入必然陨落。”

  “你以后在此历练,切记不可深入。”混元子嘱咐道。

  “弟子谨记。”云天笑恭声道。

  “好大的风!”

  蓦然一股狂风涌来,强大的冲击力使没有防备的云天笑身子一阵踉跄,险些站立不稳,忙稳住下盘,这才看到前方的云雾尽散,一望无际的黄沙伴随着呼啸的狂风席卷了整个天空,扑面而来的黄沙高速飞旋,即使他体质强横,也刺得他脸上生痛。

  “闭上眼睛,这里是太阴山外围的冥风峡谷。”混元子低声喝道。全身透出青光,一团青色的气雾笼罩着两人,再次加速,奇快的向前面冲去。

  云天笑闻言忙闭双眼,只觉双耳呼呼生风,脑中隐隐做痛,紧紧抱着混元子的手臂,不知过了多久,方听混元子说道:“到了。”

  云天笑睁开眼睛,在他的前方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峡谷,峡谷的走向呈弧形,里面黄沙滚滚,数不清的巨石漫天纵横飞舞,无数道粗大的灰色龙卷风柱不定时的瞬间出现,丝毫没有规律,呼啸中卷着黄沙旋转。

  两人站立之地只有一个入口,四面全是陡峭的山崖,然而,猛烈的狂风却只在峡谷内流动,峡谷外则是无比的平静,谷内谷外,有着天壤之别。

  “我给你一个考验,在这峡谷的风沙中坚持四个时辰。”混元子负手道:“我混元功法对体质要求极为严格,偏向体修一脉,我想看看你的极限。”

  “谨遵师命。”

  云天笑看了看肆虐的风沙,心下一横,眼神中流露出狂野的坚定,没有丝毫犹豫,大步走了进去。

  甫一进入峡谷内,便感觉内部的阻力极大,夹杂着黄沙,连眼睛都睁不开,他索性闭上眼睛,极力前行,约走了十几步,风势更是强劲,冲的他全身骨头几乎要散了架,双腿无比的酸痛,每走一步都吃力之极,身上如同压了一座大山。

  “这不是简单的狂风,而是太阴山外围独有的罡风,你盘膝坐好,用世俗武者的周天行功之法,吐纳运功,引罡风炼体,时间越长,好处越大,你好自为之。”混元子大声道。

  “是……师尊。”云天笑咬着牙回道。强忍着压力盘膝坐好,全力抵抗着来势汹涌的狂风,尽管身子不住的摇晃,他还是咬紧牙关,继续坚持着,坚决不让自己被吹出去。

  “收摄心神,不要试图去抵抗狂风,把身体放松,将全身力量用在‘定’上。”混元子厉声道。

  云天笑闻言,心神一凛,忙照他说的去做,果然,痛苦小了一些,勉强还能坚持,“原来力量不能蛮用,要懂得巧用。”他心里暗道。

  约莫两个多时辰过去了,云天笑渐渐感觉自己的肌肉有些僵硬,全身酸痛难受,无论怎样咬牙坚持,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晃动,狂风似乎越来越猛了,现在他每坚持一分钟,都无比的艰难。

  “再坚持坚持,我云天笑踏上这条路不易,起步本来就比别人晚,必须要对自己狠才行,反正有师尊在旁,不会看我送命,我何不搏上一搏。”云天笑本就是性格坚韧之人,此刻发了狠,死死的撑着不让身子摇动。

  渐渐地,云天笑感觉到越来越痛苦,嘴角不觉中已咬出血来,全身黄蒙蒙一片,脸上、头上、身上全是黄沙,他现在基本已经失去了意识,只剩心中一丝执念,那就是坚持。

  “四个时辰应该够了吧……”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云天笑头一歪,终于支持不住,倒在了黄沙之中。

  “好强的意志,居然坚持了五个多时辰,也许,我这次选择是对的。”混元子古井无波的眼神中露出了赞许,手掌轻轻抬起,跟着云天笑的身子浮在半空中,胸前衣衫‘砰’的炸开,射出一股血箭。

  混元子不慌不忙祭起一个青瓷小瓶,将喷涌的血液吸入瓶中,满意的点了点头。

  “呼!”

  一个贴着黄色符纸的黑色木馆呼啸着从天而降,将漂浮的云天笑卷入其中,瞬间砸落在黄沙之中,消失不见。

  “前辈,公子都准备好了,这里交给小人照看即可。”不远处,身材魁梧的塔山钻了出来。

  “嗯。”混元子点了点头,周身青光闪过,消失在原地……

  在距离此处不远的一座无名山顶,摆放着一张长形供桌,桌面两端分别立着一支点燃的香烛,正中心位置,是一个样式古朴的香炉,香炉上方,则摆满了各种供品。

  桌子的正后方,是一个与正常人般大小的纸人,仔细端详,赫然与云天笑有九分相似,纸人身上写着数十个古篆字体及各种符号。

  “可以开始了。”

  供桌前,秦无双身穿长袍,赤着双脚,面目凝重。

  在他身后,盘膝而坐的混元子抛出一个青瓷小瓶,瓶口血气一闪,化作一道长虹,立时将纸人全身染红。

  “好!”

  秦无双一声朗喝,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刻画着神秘符文的桃木剑,在他头顶,泛着金光的命运轮盘徐徐旋转。

  供桌上,随着微弱的火光跳动,秦无双口中念念有词,手捏法决,木剑急速舞动。

  这时候,散落在地上的黄纸忽然自动燃烧起来,化作袅袅青烟,直飘天际。

  秦无双目中一喜,顿时左手凌空画了几个符号,然后扣过一把符纸挥洒出去,剑尖轻颤,符纸瞬间燃起。

  同时,桌上祭品急速抖动,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冲入云霄。就这么片刻功夫,秦无双额头上已微微见汗。

  在祭品消失的刹那,天地昏暗,大片的乌云凭空出现在山顶山空,遮天蔽日,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散落下来,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

  “怎么如此严重。”秦无双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居然蕴含了一丝天威!”

  正在打坐的混元子也站起身来,仰望着苍穹,神情凝重。

  “拼了!”

  秦无双长身而起,反手将木剑钉在供桌之上,一股无匹的气息从他身上涌出,头顶命运轮盘金光大盛,他点燃了三只香,恭敬地插在香炉之中,弯身拜了下去。

  “前人逆天前人受,后人自有后人福,今有云天笑一子,受前人之罪,遭天之诅咒,一生孤苦,命运多桀,上天有好生之德。留有一线生机,凡天下人,皆为天之子,恳请上苍,体其年幼,解其之罚,使其感恩戴德,享众生之平等!”

  秦无双发丝飞舞,衣袍无风自起,对着天空又拜了三拜,朗声道。

  三拜过后,边缘的乌云瞬间散去了一小片,不过,比起仍有大片乌云笼罩在山顶上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前人逆天前人受,后人自有后人福,今有云天笑一子,受前人之罪,遭天之诅咒,一生孤苦,命运多桀,上天有好生之德。留有一线生机,凡天下人,皆为天之子,恳请上苍,体其年幼,解其之罚,使其感恩戴德,享众生之平等!”

  秦无双一咬牙,又是三拜下去。

  这一次,天空依然风平浪静,存在的依旧存在,没有丝毫变化。

  “既然如此,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秦无双脸上带着果断,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出,那倒插在供桌上的木剑‘嗖’的凌空射出,剑光一闪,对着纸人穿心而过。

  “去!”他摒起剑指,轻轻一点,纸人倒落在地,化为熊熊火光,眨眼间只剩下一堆灰烬。

  “尘归尘,土归土,云天笑已逝,恳请上苍,解其之罪,入土为安。”

  秦无双对着天空又拜了下去。

  “呼!”

  随着他弯下腰去,笼罩在山顶的大片乌云消散,天地恢复了清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