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来自地底的声音
微风凌然2020-02-17 14:183,177

  看到两人的身影骤然消失,众人怔了怔才反应过来,有唉声叹气者,有心里不甘者,有垂首顿足者,有长松了口气者,有沉默不语者,心思各异,表情不一。

  地宫之中,满地的血迹和尸体,一片惨烈,各门各派的弟子和散修损失惨重,有人算了算,加上中途退出的,近千人起码伤亡了一半还要多。

  机缘之争,向来就是如此残酷。

  “君不凡,原来你才是我破天门灵海境下弟子的第一人,枉我凌锋自栩剑道天才,当真可笑。”凌锋白衣染血,惨笑着看向灵液洞口,面色复杂。

  “我们都走眼了,谁能想到最终的结果是这样,他们隐藏的太深了,尽管我早看出他们两个不简单,以为最多也就和我等实力相差不大,可还是远远低估了他们。”楚南叹了口气,神情落寞。

  “我们拼命一场,却为他人做了嫁衣,今日过后,他们二人的名头将传遍外界,真是不甘心啊!”厉天紧握发白的拳头,声音嘶哑。

  “不甘心又怎样,那是人家凭实力得到的,修炼一途,唯有一颗不服输的心,刻苦修行,当再遇机缘时方能有一争之力。” 一旁的宗义倒是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提起大斧转身离去。

  ……

  云天笑提着虚脱无力的君不凡穿过洞口禁制,立时感觉脚下一股炙热之气渗出,周围温度骤然升高,他观察了一下,除了发觉这股炎热之气来自地底外,灵识竟连地表都穿不过去,自然感应不到下面的情况。

  “不愧为汇聚云石灵液之地,这地脉果然非同凡响。”

  云天笑暗暗称奇,随意打量了一下洞内的情景,这个山洞并不大,空荡荡的,别无它物,只有在最前端的一块云白色巨石最为显眼,这块巨石通体镶嵌在石壁之中,呈云朵状,不时发出如梦似幻的淡淡光芒,向两边石壁延伸。

  在山洞两侧,各有一个拱形的洞口,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禁制波动,其内白茫茫一片,隔绝灵识。

  “这就云石么?”

  云天笑不觉间上前几步用手触摸了一下那块巨石,一丝清凉之意传来,令人很是舒服。

  云石灵液的形成过程极其复杂,光有云石还不成,必须是在特殊的地势中经过漫长岁月才行。

  不过灵液的形成耗损的是云石的精华,当云石精华耗尽,便会化为普通石头,再也无法出产灵液。

  这些天地灵材的详细资料在各门派的典籍中基本都有记载。

  之后他又看了看两侧的拱洞,心中一动,将那块染了无数鲜血的蚁后令牌持在手中。

  很明显,引起此次近千人纷争的云石灵液就在这两处密室内,想到此,他心跳开始加速,有些激动起来,甚至他的鼻端似乎已经闻到了一丝异香。

  两个令牌,两处密室,不想而知一个令牌只能进入一个密室。

  “到底是哪个呢?”他看了看手中的令牌。

  “我说云兄,你别激动,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

  这时,被他单手提着的君不凡无力呻吟道。

  云天笑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手上还提了个人,不由哑然失笑,一松手,君不凡与天残剑一起落地。

  “云兄,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想把我摔死啊!”君不凡毫无血色的脸上现出痛楚的表情,躺在地上翻了个白眼叫道。

  “一个修士要能被摔死,你可以载入修行史册了。”云天笑哈哈一笑,将他扶起坐好,道:“怎么样,伤得严不严重?”

  “主要元气和精血耗损的厉害,这种禁招我还是第一次使用,差点把我抽成人干。”君不凡额头渗出黄豆般的汗珠,看样子虚得不轻,他极力咧嘴笑道:“还好两个令牌全部到手,一切都值了。”

  云天笑点点头,当时君不凡所施展的那种秘法,剑影铺天盖地,确实给了他极大的震憾,剑道杀伐举世无双,他扪心自问,那种威力之下,他也没把握全身而退。

  不过这种禁招,弊端也是极大,只有一击之力,一旦施展,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基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这里还有些出自玄阳谷的玄阳丹,除了淬体外,对气血恢复也有奇效。”云天笑掏出一个青瓷小瓶递了过去,玄阳丹他服用的太多,基本现在已经免疫了,没什么效果,正好作为疗伤丹药使用。

  “这可是好东西啊!云兄,你说你到底打劫了多少玄阳谷弟子?”君不凡接过小瓶拔开塞子闻了闻,喜笑颜开,立时倒出几粒塞入口中。

  “也不多,炼气七重以上的有五六十人吧。”云天笑淡淡回应。

  “你狠。”君不凡张了张嘴,有些无语,即而埋怨道:“下次有这种好事叫上兄弟一起。”

  得,这货也是个混世魔王,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云天笑没有理他,心念一动,轻抚过储物指物,“哗啦啦”一连串的脆响,闪耀着晶光的灵石铺满了两人四周。

  “你先恢复下元气。”云天笑大袖一抛,将聚灵阵旗布在周围。

  君不凡点点头,缓缓闭上眼晴,有节奏的呼吸运功,地上不时有灵石晶光一暗,散出一缕缕白色气体向他头顶飘去,缓缓渗入他的体内。

  云天笑这才观察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只是些外伤,血液已经凝固,以他炼体三重的恢复力,伤口很快就能愈合,他现在主要是真元耗损过巨,不过没君不凡那般严重。

  一股大战后倦意出现,云天笑定了定神,当即坐下开始运功吸纳灵气调息。

  随着洞内乳白色的灵气弥漫,越聚越多,不一会儿功夫,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灵气海洋中,留下满地的碎石残渣。

  大量的灵气分成两股,朝着两人涌去,在行功运行周天之后,化为真元法力滋补着两人干涸的丹田。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云天笑当先恢复,他起身看了看犹在闭眼打坐的君不凡,只见他面色已恢复了几分血色,遂放下心来,又饶有兴趣的走到那块云石前,仔细观察。

  不多时,当洞内最后一丝灵气消失,君不凡身体一颤,吐出一口浊气,双掌下沉丹田位置,缓缓睁开了眼睛。

  “云兄,我好了。”他面色红润,起身伸了个懒腰,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显得精神无比,与先前那种萎靡不振的病态模样判若两人。

  “不错不错。”云天笑转身打量了他一眼,笑道:“没想到你恢复的这么快,走,我们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云石灵液。”

  “稍等。”君不凡忽然收起笑容,背手踱了几步,眉头微皱,似乎在下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犹豫不决。

  云天笑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我有个想法。”君不凡沉思片刻,抬头道。

  “哦?说来听听。”云天笑不解。

  “云兄,你我一见如故,此次联手争夺灵液,云兄放心让我带走令牌,为我涉险断后,这是信任我,而我不惜耗损全身气血施展禁术援救,对云兄托以性命,这是我对云兄的信任,我说的可对?”君不凡缓缓道。

  “不错,修炼之路,人心难测,尤其在重宝面前,各怀心机,纵使同门兄弟,因此反目成仇而血溅三步,那也是常有的事儿。”

  “你我交往不多,但直觉告诉我,君兄弟虽放荡不羁,言行看似荒唐,却心中自有明境,乃可信之人,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云天笑对他的话点头赞同。

  “那我们何不结为异姓兄弟,从此肝胆相照,兄弟同心!”君不凡眼中透着热切,兴奋道。

  “有何不可,云某求之不得。”云天笑爽朗一笑。

  “那好,今日我们就在此洞结拜。”

  君不凡哈哈一笑,手指轻拂储物指环,一坛酒凭空出现,他撕开泥封,将其放在地上,一股浓郁诱人的酒香散出。

  两人上前一步,搓土为香,正待跪拜天地,忽然地面传来一股剧烈的震动。

  “两位,结拜可以带上我么?”

  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自地底传来。

  “什么人鬼鬼祟祟?”两人一惊,同时持剑在手,凝神以待。

  这时,地底传来的震动忽然停止,地面在轰隆巨响中破开一个大洞,一尊古朴的四脚铜炉冉冉自地底升起,炉体表面分别刻着八龙八凤,栩栩如生,犹如活物,炉内隐隐有火光跳跃。

  在炉口的正中心,插着一把古朴无华、造型古老的长剑,通体呈赤色,在火光的映照下,发出明灭不定的光芒。

  一重重的热浪自炉身散出,洞内立时变得更加炙热,两人衣裳瞬间被汗水浸透,忙后退一步,运功抵抗。

  随后,在铜炉升到半空不动时,两道人影跟着从地底跃出,并肩而立。

  云天笑与君不凡瞳孔紧缩,力贯全身,靠墙而立,死死盯着那两道人影,随时准备出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