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悲催的路飞
微风凌然2020-02-17 14:183,766

  “哼!”路飞怒极而笑:“你先打得赢我再说。”

  被一个炼气九重之人逼的如此程度,他脸上实在挂不住了,可他是也不是笨蛋,心里清楚正面相抗绝不是对手,到时更加丢脸,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可以御剑飞行,只要自己避而不战,便能立于不败之地。

  “都是宋石怂恿的,不然岂会如此丢了脸面,进退两难。”路飞咬牙切齿,心里这会把宋石也恨上了。

  云天笑腾空而起,反手劈出数道剑气,可惜未等剑气临身,路飞果然再次御剑躲开,冷笑着看向他,大有奉陪到底的意思。

  “同为修炼之人,你怎能如此怂包?”面对这一招,云天笑亳无办法,气得直跺跺脚,不甘心即将到手的飞剑就这样没了。

  路飞本来就俊脸通红,被这样一说,更是羞怒交加,直欲吐血,可是无论云天笑如何挑衅,他就是打定了主意,只要对方一出手就立刻御剑躲开。

  “这小子……还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接招,激将也不行。”云天笑头痛不已,那把银色飞剑一看就非凡品,令他眼热不已。

  看到云天笑这愁眉苦脸的模样,一旁的路飞反而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快感,放声狂笑:“姓云的,小爷的飞剑注定与你无缘了。”

  就在云天笑准备放弃时,趴在他肩头一直迷迷糊糊的灵儿忽然身体直立,双目圆瞪,头顶飘起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虚影,与它本体一齐瞪向路飞。

  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如锥子狠狠刺向前方,路飞表情一滞,露出痛苦的神色。

  一击过后,灵儿头顶虚影消失,带着疲惫之色又呼呼大睡起来。

  “干的好!灵儿。”云天笑称赞一声,身体陡然凌空射出,人未至,无形的剑气已将路飞的身上几乎淡化的水云罩击破。

  路飞神色一变,立刻清醒过来,但为时已晚,被云天笑单手扣住手臂一拳击中胸口,然后一个劈腿压了下来。

  以路飞孱弱的法修体质哪能经得起如此力道,顿时身子一弓,倒在地上。

  远处众人呆住了,现场一片寂静,这可是真正的灵海境,而且是灵海境中的天才,就这样落败了。

  “越一个大境界战而胜之,在炼气九重之内,或许整个海外都找不到与之匹敌者。”有人道。

  “真正的同阶无敌啊!”另有人惊叹。

  “如何?现在是我的了吧?”云天笑一脚踩在路飞的胸口,随手捡起那把跌落在地的银色飞剑,哈哈大笑。

  “你……无耻,说好的单打独斗,你却用了灵宠。”路飞黑着一张脸,憋屈的要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少废话,愿赌服输,快把飞剑上的灵识抹去。”云天笑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满脸凶色:“不然我就提着你去冥风城,将你挂在城门之上,让所有人都见识下玄阳谷天才的风采。”

  路飞正打算来个宁死不屈,挽回一点颜面,一听这话,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那样的话以后可真抬不起头了,只得乖乖依言照做,撤去与飞剑之间的神魂联系。

  “这就对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云天笑满意地点点头,将飞剑收起,收回压在路飞胸口的大脚。

  路飞挣扎着欲起身,谁料刚一动,云天笑的大脚又重重压了下来。

  “你到底有完没完,飞剑不是已经给你了么?”路飞气得嘴唇发紫。

  “差点忘了,刚才谁说的输了命都是我的?”云天笑一拍脑袋道。

  “你到底想怎样?还敢杀了我不成?”路飞红着眼怒道。

  “这个……”云天笑搓了搓双手,忍不住提醒道:“非要我说明么?你可以参考下当时我放走宋明的条件。”

  一旁的众人面部表情彻底僵住了,这货绕了这么个大圈,不就想要灵石么!

  “我还是不懂,什么条件?你明说就是。”路飞气得都快哭了。

  “你的命现在是我的,想要自由身总得有‘赎金’吧?”云天笑耐心的给他解释,并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有点恨铁不成钢,都讲得如此明了,为何这小子就是不开窍。

  “你是说……灵石?”路飞这次总算明白过来。

  云天笑含笑投去赞许的眼神,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你直说啊!”路飞悲愤大叫,手指在储物指环上一阵儿摸索后,将一个储物袋抛在地上。

  云天笑熟练的接过,灵识一扫,皱眉道:“你一个堂堂灵海期修士,怎么穷成这样,才三万多的灵石,你怎么混的?”

  不过他还是移开了大脚,路飞喘了口粗气,抓出一把丹药塞入口中,没有理他,扭头便走。

  他这次脸面尽失,此地是一刻也不想呆了。

  云天笑没有阻拦,这次他没有下狠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路飞除了狂妄点外,至始至终都未曾对他露出杀机。

  谁没有年少轻狂呢?

  “兄弟,多谢你不远万里给云某送来飞剑和灵石,我会想念你的。”云天笑冲着他的背影大声道。

  眼看就要消失在众人视线中的路飞脚步一顿,身体微微颤动,继而离开的速度更快了。

  与此同时,在距离此处百余里的云端之上,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吊眉老者缓缓收回了目光,冷声道:“姓云的这小辈还算识相,未曾下杀手,不然老夫非得出手教训他一番了。”

  “长老,近来我派历练弟子不少人都在他手里吃了大亏,还有那个被杀的炼气八重弟子,多半也是他所为,我敢肯定,这小子必是紫灵宗重点培养的天才,现在就如此逆天,将来要是成长起来就更可怕了,我们要不要寻机干掉他?”在吊眉老者身后,一个灰衣中年人低声道,此人正是玄阳谷驻地那名灰衣执事。

  吊眉老者想了想,断然摇了摇头。

  “长老可是顾忌紫灵宗那边?”灰衣执事道。

  “那倒不是,我若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一个炼气期小子太简单了,只是小辈间的争端我不便插手,再者,留下他给我们派内那群狂妄自大的小子长长记性也好,省得他们目空一切,真以为自己天资无敌了。”

  “那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成长?”灰衣执事犹不死心。

  “成长?这个世界天才何其之多,你见有几个能成长起来的?”

  “况且我们若开了扼杀小辈的先例,那就真乱套了,会遭人耻笑,这是底线,不能碰触,除非两派已闹到了水火不容、生死相向的地步,而我们与紫灵宗的关系还未恶化到那种程度。”吊眉老者道。

  “长老说的是。”灰衣执事道。

  ……

  地龙巢入口,眼见云天笑以绝对实力击败了灵海境的天才路飞,众人惊叹过后纷纷上前祝贺结交。

  有胆量敢闯地龙巢的大多都为人中楚翘,见识自然不凡,以往越阶而战的例子他们不是没听说过,但是亲眼见到尚属首次,而且这可不同于炼气期内的越阶,而是跨了一个境界。

  这些人都不傻,又不用付出什么,上来说几句恭维话,混个脸熟,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得到。

  云天笑自然明白他们的心思,含笑一一应对。

  这时,一直在远处观望的万德财神神秘秘的上前低声道:“云兄,可否借一步说话?”

  “你莫不是又在打我灵石的主意?”云天笑一把抓紧自路飞身上得来的储物袋,满是戒备之色。

  “云兄多虑了,兄弟这回绝对是给你送好处来了。”那胖子愣了愣,随即一脸直挚道。

  “真的?”云天笑有点不信,虽没真正吃过这胖子什么亏,但总觉得他很不靠谱,搞不好就会掉进去。

  “放心,我保证。”万德财把胸脯拍得震天响。

  “那好吧。”云天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以他的实力自然不会担心什么,当下便跟随万德财来到一处远离众人的巨石旁。

  站定之后,万德财的眼珠直转,歪着头打量着他肩头的酣然大睡的灵儿道:“云兄,这灵宠可是得自从我这里购买的那枚灵兽蛋?”

  “不错。”云天笑点点头。

  “竟然变异成了玉蟹,云兄好福气。”万德财啧啧称赞,眼中有一丝羡色。

  “它叫玉蟹?”云天笑心下一奇。

  “你还不知?”万德财笑着解释道:“霸王蟹血脉进化后会变成玉蟹,属于比较珍稀的那类灵兽,如果以后有机缘再次进化,那么它就会蜕变成极为厉害的追魂蟹。”

  “原来如此。”云天笑露出释然,暗暗打算回宗后定要恶补下关于灵兽方面的典籍。

  “你喊我来此不会就为讨论灵兽之事吧?”云天笑瞥了他一眼道。

  “当然不是,云兄请看这个。”万德财嘿嘿一笑,手上现出一个精致的银环。

  “这是上品灵兽环,它比灵兽袋不知要好多少倍,空间更大更舒适,更加方便且坚不可摧,它还有一个重要功能,就与天地亲和度极高,有了这个宝贝,灵宠在其内部便能吸收日月精华来修炼。”万德财眯着小眼睛笑着介绍。

  云天笑正要回话,这时趴在他肩上大睡的灵儿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动静,双眼缓缓睁开,正好看到了那个银色灵兽环,只一眼,它便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是不是很喜欢?”万德财脸上笑意更甚,还特意将此环在灵儿面前晃了晃。

  “说吧,多少灵石?”云天笑一阵儿头痛,感觉又着了这‘奸商’的道儿。

  “这个好说,云兄再看看这个。”万德财手上光芒一闪,又现出两颗比鸡蛋略大的圆形珠子,其上散出一股淡淡的特殊力量波动。

  此物一出,灵儿便转移了目光,两个眼珠几乎要瞪出来,死死盯着那两颗圆形珠子,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喉内发生轻微的吞咽声。

  “一阶妖兽内丹!”云天笑知道为何灵儿反应这般大了,这东西对于低阶灵兽简直是致命诱惑,因为只要吸收炼化它,便可以直接化为自身实力。

  不过这种提升是有限的,并不是说灵儿吞食了一阶内丹就可以突破一阶,除非服用到一定数量的内丹才有可能突破。

  另外,吞服此物也有着诸多限制,妖兽只有炼化比其自身更高一级的内丹才有效果,比如二阶妖兽,若想靠吞服内丹提升修为,只能吞服二阶或二阶以上的内丹,否则便没有了效果。

  当然,也不能超出自身等阶太高,假如让现在的灵儿去吞服三阶或四阶内丹,那就是在找死,会直接爆体而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