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雪杀
微风凌然2020-02-17 14:043,406

  天地苍茫,风雪人间。

  咆哮的寒风裹挟着鹅毛般的飞雪,将千年的幽怨挥洒成漫天的银白,放眼望去,整个大宇皇朝北部只有一种颜色——白,象征圣洁的白。

  大印皇朝立朝一千余年,自太祖皇帝起便以武立国,四处征伐,到如今周边异族尽数臣服。一百年前,大印皇朝因疆域大扩,将天下分为七十二州,并实行中央集权制,开始休养生息,一时间,吏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通过百余年的努力,大印皇朝国力之强可谓达到了历史的巅峰。

  空气中寒意愈发的凛冽,大片的雪花纵横飞舞,使整个青阳城看上去像是铺上去了一层厚厚的雪被。

  青阳城位于宣州南部边缘,隶属宣州管辖,而宣州正是大印皇朝北部十三州之一。

  此时正值隆冬清晨,黎明的光芒刚驱散最后一丝黑暗,却见青阳城南门已经是豁然大开,护城河吊桥也被放下,几个守门兵士冻得簌簌发抖,靠在避风的城墙边不时的搓着双手。

  风雪之中,通往南门的街道拐角处,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白衣少年正背负着双手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两人似乎没有感到丝毫的寒意,身上的衣衫极其单薄,街头离城门的距离大概有一公里开外,两人却是举步之间便到了城门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说不出的飘逸自然。

  “庞文,你可看仔细了,他们所护之镖真是‘小雷天寺’流传出来的金佛?”待出了城门,白衣少年停住脚步,反声问道。

  “少宗放心,属下主修精神力,灵识远超同阶修者,感应绝不会错,那金佛之上所蕴含的的佛家法力,普通人看不出来,可休想瞒过我,如果不是顾忌朝廷与修仙界的协议,属下在城中就动手了。”

  那叫庞文的中年人语气肯定的道:“只要少宗得到这个金佛,以佛家法力护身,炼气九重便再无心魔之扰,突破灵海期指日可待。”

  “嗯,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很好,回山后我会在爹爹面前说句话,让你去外门做个长老,你也知道,这可是个美差,不知道多少人盯着这个位置呢。”那少年道。

  庞文听到少年此话,不由的喜上眉梢,躬身道:“谢少宗的赏识和提拔。”

  “对了,对方是什么来头?如果是朝廷中人,我们可就不好下手了。”少年想了想问道。

  庞文道:“他们都是宣州城‘威远镖局’的人,经常在这一带跑镖,颇有些名头,应该没什么背景,这趟镖领队的好像叫什么云天笑,具体实力不详,不过听说挺厉害的。”

  “就算他是武道大圆满……”那少年轻蔑一笑:“只要没有朝廷背景,不管是什么人,都死定了。”

  “以我们的脚力,顶多一个时辰便能追上他们,到时做的干净些,不要留下活口,以免节外生枝。” 那少年稚嫩的脸上现出他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狠辣和阴毒。

  ……

  雪仍在簌簌地下着,只是小了很多,青阳城外百余里外的官道上,十多个身披大氅、腰跨长刀的魁梧汉子正在策马狂奔,这些大汉均是双目精光显露,太阳穴微微隆起,一看就是练家子,在队伍的最前面,为首的是一名面色坚毅、身穿金边黑色绸缎装的青年,约莫二十来岁,整个人显得精神干练,英气逼人,背后斜插着一把黝黑重剑。

  “停!”

  为首的青年举起右手大声道,当先勒住了疾驰中的马匹,在一条弯曲的山道前停了下来,山道两旁尽是连绵起伏、一望无际的山峰。

  “副总镖头,有情况?”一个镖头模样的汉子策马上前,右手不由的握紧了腰中长刀。

  青年摇头失笑,随手拨了拨满头的雪屑,道:“大家放慢点速度,前面山路崎岖不平,路上尖石较多,大雪覆盖下又看不到,莫要伤了马匹。”

  为首的青年名叫云天笑,正是三年前在无名山顶被拒之仙门外的那个少年,当时他心灰意冷之下,便投入了宣州城的威远镖局。

  这次出镖是雇主出了二十万两银子的天价,委托“威远镖局”将一个开光过的神秘金佛护送到与宣州相邻的泉州城中。

  “大冷天的,大家都喝点酒暖暖身子,不过要适量而止。”云天笑回头看了看众人,说着自腰间解下皮袋,仰头灌了几口,顿时一股暖意涌上心头。

  宣州地属北部,一年大半都是寒冷天气,在这一带奔波的汉子一般都随身自带酒水,一来可以解馋,二来能暖暖身子,这些常年走江湖的镖师更不例外,不过镖局有规定,出镖时不得随意饮酒,以免误事,因此一路上众人肚里的酒虫早就开始作祟,此刻听得云天笑发了话,纷纷拿起酒袋。

  “谁要是敢喝多,到了前面就把他扔进山沟沟。”一个大胡子镖师抓起皮袋猛灌几口,举袖擦了擦嘴角的酒渍,咧嘴笑道。

  “呸!谭老三,我们之中就你最好酒,哪次不是喝的伶仃大醉,你还好意思说?”那镖头模样的壮汉瞪着眼睛斥道。

  “哈哈,老三,你就算喝多了,做兄弟的总不能不管你,顶多把你绑在马背而已。”众人皆哄笑不已。

  见众人取笑,谭老三也不在意,挠头笑道:“我虽然好酒,但还分得清场合,再说副总镖头发了话,给我十个胆子也是不敢的。”

  云天笑没有理会众人的笑闹,仔细打量着两旁陡峭的山势,面色一整:“这一带经常有山贼出没,大家都警惕点,酒尽量少喝,待这趟镖完了之后大伙尽管放开肚子敞开喝,咱们不醉不归。”

  “副总镖头,这次你亲自出马,我就不信哪路马贼敢不开眼招惹咱们,就算他有那个胆子,兄弟们手里的刀也不是吃素的。”一个镖师浑不在意的笑道。

  云天笑眉头一皱,正想答话,忽然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由的回头望去,只见身后视野的尽头,两条模糊的人影疾奔而来,众镖师也感觉到了异常,纷纷勒住了马匹,回头望去。

  随着两人的身形越来越近,云天笑终于看清了两人模样,是一个白衣少年和管家打扮的中年人,这时,两人在距离众人约三丈开外停了下来,那少年冰冷的目光扫过众人,神情甚是倨傲。

  云天笑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少年,脊背有些发凉,尤其是那个看起来很平凡的管家,和善的微笑竟给他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修仙者!绝对是修仙者!

  云天笑第一时间觉察到两人的身份,心中暗暗思索两人的来意。在宣州城这几年,因为他副总镖头的身份,结识了不少达官贵人,眼界自然开阔,知道俗世中还是有修仙者的,甚至在宣州城都有不止一个,尤其是朝廷中,绝对隐藏了不少,他也曾费尽心力登门拜访过一个,但和当年清虚观老道的说法一致,自己无法沟通天地灵气,无法修炼,时间一久,他终于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把金佛交出来,留你们一个全尸。”那少年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灵,冷冷道。

  果然是冲着金佛来的,今天恐怕凶多吉少了,听对方话音,无论交不交金佛,都要赶尽杀绝啊!

  “逢雪莫出门……”陡然间他脑海中响起了三年前在清虚观前紫袍老道的那番话,不由的直冒冷汗。

  “难道说就是应今日之劫?”云天笑想到这儿,眼中稍呈惊恐之色。

  来者不善!其他人也看出两人的诡异,不由自主的将腰刀持在手中。

  “小子,看不出啊,你毛还没长齐就想学人劫镖?说实话,我儿子都比你大,识相的,速度离开。”一个中年镖师哈哈大笑。

  “找死。”那少年瞳孔一缩,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把仅有两指宽的长剑,口中轻喝:“疾!”,长剑顿时寒光大作,一道剑气暴射而出。

  “不好!”

  云天笑不及多想,闪电般的抽出背后重剑,身子正准备跃起,忽听一声清脆的铃声传来,跟着群马嘶鸣,马蹄不断地拍打着地面积雪,明显是受了惊吓。云天笑身子猛的一颤,脑中彷佛针扎似的疼痛起来,强忍着疼痛稳住不断摇晃的身子,却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已跌落下马,躺在雪地上不断打着滚,看样子十分痛苦。

  “好厉害的手段。”云天笑头皮发麻,余光一瞥,发现那中年管家手中正抓着一个泛着淡淡黑光的铃铛,口中发出了阴测测的笑声,而先前出声的那镖师,已被无形剑气拦腰斩成两截,倒在雪地上。

  “老王……”

  云天笑双眼红了起来,没想到对方如此狠毒,上来就下了死手,他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脑中迅速地思索对策,不然这一大帮子人可全部交代在这里了。

  “兄弟们,一起上,杀死这两个王八蛋为老王报仇。”

  众镖师见那老王落了个身首异处的惨境,顿时怒火中烧,脑子一热提着长刀就冲了上去。

  “哼,自不量力,庞文,杀光他们。”

  那少年冷哼一声,双眼杀机大炽。

  眼看庞文再次扬起手中的铃铛,云天笑一咬牙,摸了摸怀中装着金佛的檀香木盒,心中有了决断,双臂一伸,拦住一个壮汉低声喝道:“都给我住手,陈镖头,你速度带兄弟们返回青阳城,路上千万不要停留。”

  云天笑说罢,将檀香盒拿在手中,在那少年眼前一晃,身子猛然自马背上腾空而起,向山道深处射去。

  “想要金佛,有本事就追上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