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两个祸世妖孽
華木登灰2020-02-09 13:002,918

  巫玦顾自在他身侧蹿行卖弄了一阵,才在他身侧匀速跟跑,一边冷笑问:“孽仙师兄这是什么好雅致,有剑不御,改为步行?”

  神孽仙不语,只是持续跑着。就听巫玦又道:“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神孽仙斜了他一眼:“没有。”

  巫玦嘴角斜上,轻笑了声:“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个意思哦。不过,你跑的也太慢了,这样比一个普通弟子御剑,也没快多少。”

  神孽仙面不改色答:“我知道。”

  巫玦鹰眸微眯,突然提议:“不如咱们师兄弟来比赛御剑,如何?”

  神孽仙当即拒绝:“不比。”

  巫玦却是不解了:“为何?孽仙师兄莫不是怕输给我?不过,就算真的输给我,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吧。比起半月前在琼仙镇上留下的那些‘威名’,输一场御剑,实在不足为耻。孽仙师兄,你说是吧?”

  神孽仙不受他言词的激将,依旧拒绝:“我不比。”

  巫玦略微感到不悦,神孽仙几时变得如此谨慎?油水不进,实在无趣:“你不比,难道真的是担心输给我?”

  神孽仙见巫玦胡乱猜测,心生无奈,想着反正恐高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大不了让人嘲笑一阵。且此时不说,后边儿也会暴露,索性就说了:“我患了恐高,不能御剑。”

  巫玦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离奇的事情,脸上笑容逐渐加大:“恐高?你居然患了恐高?”

  见巫玦大肆嘲笑。他不为所动。却在这时,他发现巫玦背上的初心突然出鞘,横在了巫玦脚边。

  他们现在可是在“高速奔跑”,巫玦还在没心没肺的嘲笑自己呢,初心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鞘?

  神孽仙还在疑惑,巫玦猛然跳上了他的佩剑。神孽仙疑惑顿解,原来是得了主人的召唤。

  顿时收起好奇心。

  可他刚这么想着,巫玦猛然朝他伸手过来,直接将他拖上了自己的佩剑。

  “恐高是吗?是不是真的啊?”巫玦说着,初心猛然之间向上腾空。

  神孽仙被拉上初心的那一刻,心中顿时大骇到极致,这还没挣脱巫玦的钳制,初心已经升空。

  周边环境瞬间下移,神孽仙只觉心脏骤然一缩,呼吸瞬间凝滞。连同浑身上下的寒毛,在这一刻全都竖立起来,窒息道:“巫玦你……放我下去——!”

  神孽仙这会儿已不需要巫玦抓着他。他自己则已经将巫玦抓得紧紧的,双手紧紧抓着巫玦的双臂,才迫使自己不从初心上掉下去。

  巫玦斜过头,感受神孽仙紧紧抓着自己胳膊上这双手的力道,心中泛起一丝嘲讽。

  “果真恐高啊。孽仙师兄,没想到你身为极世掌门座下大弟子,居然不会御剑,这要是传出去,可比你在琼仙镇向魔族献媚,还要丢脸啊。”

  神孽仙这会儿脸色煞白一片,完全没有同他辩驳的心情,只觉头晕目眩,“巫玦,下去!”

  神孽仙越是恐惧,巫玦也便是要作弄他,他非但不下去,而是瞬间提速。

  神孽仙身上长袍因高速飞行,翻飞飘扬,衣袍发出阵阵猎猎作响。

  但更令他恐惧的,还是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终于,神孽仙眼前出现幻觉,巫玦的脑袋在他面前一分为二,又合二为一。

  神孽仙知道,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到达极限了。便在这时,他的手突然换了位置,欺身上前,从后边一把将巫玦拥在怀中。接着,他怀抱住巫玦的双手在前边交叉紧握,再后来,他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

  巫玦原本还在作弄神孽仙,让他体验一把刺激。结果突然的,神孽仙的胸膛撞在了他的后背上。接着,一双白皙长手突然从后边伸了上来,直接将他紧紧怀抱住。

  巫玦瞬间没了反应,好像思维都被这一记拥抱给抽离。当他反应过来时,心中瞬间涌入无限的羞辱,犯呕,还有一丝深恶痛绝得厌恶。

  “神孽仙——!你立刻、马上、给我放手——!”巫玦厉声喝去。可神孽仙整个人贴在他身上,纹丝不动,手上更是不见松开。

  巫玦想到,神孽仙这人人品极差,在琼仙镇为了保命,能够屈尊降贵向魔族献媚,现在又用这种低贱的手段对付自己。

  巫玦打从心中恶心他,厌恶。他当即没了作弄他的心情,初心快速下降。二人停在了地上。

  巫玦顺势拉着神孽仙的手一抬,从他的圈抱中解脱出来。反手向后一掌拍去。

  结果,就见神孽仙不知何时早已昏迷,脸色惨白到极致,被巫玦弄下来后,直接绵软得栽倒在地。

  巫玦暗骂了声,踢了他一脚:“别装了,恐高而已,还吓不死人!”

  神孽仙被他踢得在地上躺平了,可依旧双目紧闭,脸色发白,一动不动。似乎真的晕过去了。

  巫玦想到,神孽仙这么注重仪态的人,似乎是不会任由自己睡在这山路之上的。可这会儿,这人却是岿然不动,乖顺得躺在地上。

  巫玦不解气,在他身旁蹲下,伸出手指,在地上扣了点儿湿泥,在那张白净的脸上开始作画。

  还是不够解气,巫玦手掌往地上抹了抹,就在神孽仙衣服上一阵擦,将他这身白净的衣服擦得脏兮兮的。这才心满意足得拍了怕手,得意道:“神孽仙,等你醒来看到自己这副模样,一定会是一副很精彩的表情吧!”

  “喂,快醒醒!神孽仙!快醒醒!我们还得赶路,你再不醒,我就自己走了!”

  他踢着神孽仙的胳膊,可叫了半天,这人就是不肯醒。

  巫玦哀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指,口中默念,指向神孽仙眉心。

  当即神孽仙整个人从地上弹坐了起来,脸上依旧惊魂未定。他扫了眼周围,发现已经落地,转而发现自己坐在地上,一身白衣悉数沾染了污泥。

  他略微皱眉,不解道:“我,我是从天上掉下来了吗?”

  巫玦不屑回答他,站起身,居高临下俯视他:“你这恐高可严重了,啧啧啧,浪费了这一身修为。”

  神孽仙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无非想说自己一个【金丹初】居然不会御剑,这大致可算是修仙界一大奇葩新闻了。

  不过,他也没办法,饶是他能够有机会飞上天,谁愿意在地上跑?不过,他可不会在这种事上多做纠结。尤其现在的他,还处于一种身不由己的状态。

  他还得带领极世弟子披荆斩棘,过十大副本呢,还得将自己同巫玦的矛盾化开。否则未来实在难以想象。

  用一个句话来形容——现在拥有的,未来某一天都会悉数化为灰烬,什么都不会留下。这个境况会发生在仙剑大会之后,可算是这个仙侠世界逐渐走向灭亡、末世的一种恶性发展。

  而导致这一天下大乱的祸世妖孽,不正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巫玦小师弟吗?

  而刺激巫玦堕仙的契机,不正是他神孽仙吗?

  如此说来,他们两人也算是这修仙界最大的祸患了。

  神孽仙现在要做的,就是改变未来,改变巫玦堕仙的可能。并且让自己多几年寿命。

  神孽仙细想了这一通,倒也不生气了,只是起了身,继续向前走。

  巫玦在后边发来嘲讽的叹息:“也是,你也只能用走的了。”

  神孽仙淡淡回了一句:“你若觉得无趣,可先行御剑离去,无需留下陪我走路。”

  “我确实不愿同你待在一块儿。不过,偶尔走走路,也还不错。”

  神孽仙不说话,只是在步行上加持仙力,顿时向前飞速前进。

  巫玦冷哼了声:“飞不会飞,跑也不见得跑多快,这辈子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巫玦说完,化作一道残影追了上去。

  在太阳落山前,二人总算到了首站除害地点——玄黄镇。

  玄黄镇有一座壶宝山,传说在这座山上住着一批狐妖。不过在千百年来,这群狐妖与人类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此间从未听闻狐妖害人的事件。

  可就在半月之前,这里的狐妖突生异变,居然做起了迷魂吸人精元的勾当。

  也便如此,他们成为榜上除害任务之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