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像做梦一样
小吴家的小六2019-12-19 18:002,236

  毕业季,邢运顺利取得硕士学位后,将行李和自己一同打包寄回了家,还顺道参加了发小蔡旭然的生日聚会。

  “邢狗子,你现在书也读的差不多,光打游戏是没有前途的,该考虑找对象了。”

  这个说话听着就让人喜欢不起来的人,是邢运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蔡旭然。

  邢运玩手机的手一顿,脑海里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她清清嗓子,扔个蔡旭然一记白眼。

  “找什么对象,是手机不好玩还是小说不好看?不找不找。”

  蔡旭然一脸嫌弃看着邢运,“我都快结婚了,这顿饭算是我最后一次单身的生日席了。”

  他指着面前闹在一起的其他同学。

  “我们这一群玩得好的兄弟们,该脱单的都脱完了,有些人娃都有了,你还单着好意思吗?”

  “好意思啊!”邢运咧嘴一笑。

  “找对象这回事不能着急,得随缘。不然就得像你一样谈了分分了谈,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对的,要结婚了,结果和老婆吵个架,只要这件事被提出来你次次都被堵得哑口无言,兄弟我没说错吧?”

  蔡旭然想灭口的目光在邢运脖颈处绕了一圈,咬牙道:“就你知道的多!”

  末了,蔡旭然觉得不太对劲,疑惑问道:“我看你这几年,每天都在和一个男的打游戏,怎么?一点进展也没有?”

  邢运被问到了点,气势一下弱了不少,摆摆手,道:“能有什么进展?我们可是纯洁的队友关系。”

  蔡旭然呵呵冷笑道:“他的战绩我看过,他能和你这种技术的人打两年游戏,还让你活蹦乱跳到现在,‘纯洁的队友关系’这几个字绝对和你们不沾边!”

  邢运不服,“我技术怎么了?也差不到哪去啊!”

  “差不差你心里有数。”

  “……”

  从蔡旭然问完她这个问题开始,邢运整个人便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不止一个人跟她说,夏柯对她的心思绝对不简单,说没感情是不可能的。

  可要是夏柯喜欢她,为什么不直接对她说?

  邢运回想着这几年和夏柯一起玩游戏的时候,她也时不时试探地问过他。

  他这么好,学习成绩和游戏战绩都优异,待人和善又耐心,为人也真诚。

  虽然没见过真人,但长得也应该不算差,为什么还单着?

  可每次邢运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夏柯总是含糊过去。

  他说自己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白天上课复习,晚上还有人陪着打游戏,没有时间去找女朋友,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充足了。

  邢运笑他安于现状,难怪单身。

  但还是一次次地和夏柯强调,要是有了女朋友一定要告诉她。

  她好识时务地离开。

  夏柯起先听到邢运这些话,还一本正经地和邢运保证,他是不会找女朋友的,晚上的所有时间都她的,让她放心好了。

  到后来,邢运再和夏柯提起这些话,夏柯将她说的原封不动地送还给了她。

  你要是有了别的小哥哥,记得和我说,我也会主动离开。

  回想着自己这些年和夏柯之间的交流,邢运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只叹现在的网络真强大,让她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相互陪着聊过了两年。

  从一开始,她在家在C市周边而他在N市,到后来,她在日本读书他还在N市。

  现在她比他提前完成学业回到家,他依旧在N市待着读研。

  这两年,他们没有互换过照片,没有打开过视频,也没有见过面。

  不是她不想,只是她不敢。

  她不是一个面容娇俏身材出挑的女生,而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

  能让她认识到一个现实中的学霸、游戏里的大神,她觉得已是万幸。

  她不敢,也不能再奢求什么。

  夏柯提过很多次要来见她,但都被她一一拒绝了。

  两年前的她还不够完美,各个方面都很一般,要是见了面,她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把他吓跑了怎么办?

  以后就没人每天都来陪她一起夜里无聊的时光了。

  邢运深知这一点,所以这些年丝毫不敢懈怠。

  她知道他很努力,所以她得比他更努力,才能弥补上他们之间的差距,才能用更好的自己去见他。

  而她和他之间,一直隔着二次元到三次元的膜。

  邢运想,只要这层膜不破,他对于她来说始终都是不现实的。

  她知道他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才会一次次地提出想要见面。

  邢运还记得,昨天晚上他们打完游戏后,夏柯问了她一件她一直担心的事情。

  夏柯问,“要是以后你不玩这个游戏了,或者我不玩了,又或者我们两个人都不玩了,删了联系方式之后,我们这些年是不是就像在做梦一样?”

  邢运当时想了很久,才回答道:“这个件事我也想过,不过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也挺好的,至少这个梦做了挺长时间,知足了。”

  夏柯有些无奈,“你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邢运没再接下去。

  后面的内容他们还说了些什么,她记不清了。

  她只知道自己骗了夏柯,这个梦她一点都不知足,一点都不愿意醒。

  她还想要的更多,她还想继续下去。

  也许,他们迟早有一天从这场梦里醒过来,但邢运还是希望这天来晚一点,或者干脆不要来。

  她还想继续和他每天晚上聊在一起,还想继续和他打游戏,还想继续给他发消息,还想继续听他的声音。

  继续和他的一切。

  可她想的这些,都不能告诉他。

  说起来,夏柯第一次提出要和邢运见一面,这个时间还得追溯到两年前。

  那是一个天气回暖、空气中弥漫着浓郁恋爱酸臭味的春天。

  邢运和夏柯虽然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但确实认识时间不长。

  邢运给夏柯的定义是能够说上两句话的陌生人。

  夏柯亦是。

  可问题恰恰就出在他们是“陌生人”,这个点上。

  正所谓,和网友成为朋友,在现实生活里见面,这种行为叫面基。和网友成为恋人,在现实生活里见面,这种行为叫奔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亲爱的你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亲爱的你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