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搭讪
小吴家的小六2019-12-27 18:362,153

  “鲜”这个字很奇怪,由两个不同的物种组成。

  一是邢运看上的“鱼”字,二是柯宁死磕上的“羊”字。当“鱼”和“羊”撞在一起成为兄弟时,便有了“鲜”。

  这是一桩失败的僚机行动事件,事故发生的很突然,让在场的两名当事人措手不及。这个故事,得从柯宁拉着邢运身着汉服,夜游夫子庙说起。

  邢运原本以为柯宁拉着自己出门是为了让自己散散心,但是看了看自己和柯宁身上穿的汉服,又看了看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夫子庙。邢运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今晚的夜出并不是一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

  “兄弟,给你,戴着这个。”柯宁不知道从哪又弄来了两个狐狸面具,将其中一个递给了她。

  邢运接过,在自己脸上比划着,觉得还不错,便老老实实往自己脸上戴,边戴还不忘边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柯宁戴面具的手一顿,结巴道:“我……我能有什么事情没告诉你。”

  “嗯?C市‘羊’不要了,来找N市‘羊’,你怎么就能确定那只一定是‘羊’,而不是‘狼’?”

  邢运敏锐地捕捉到柯宁话里的不对劲,“他是谁?你给我从实招来。”

  “我自己都还不知道呢,怎么从实招来?”柯宁指了指邢运和自己脸上的面具,弱弱道:“我和他说我今晚会夫子庙转转,也许,我能和他偶遇?”

  邢运在柯宁试探的询问下,同情地拍了拍柯宁的肩,“看来大家都是为情所困的人,我也就不为难你。”末了,她又道:“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缘分什么的,我从来都不信。但你都这么说了,今晚我们多在这里待一会,祝你好运了。”

  缘分是什么东西?很多人都喜欢把它挂在嘴边,但说到底也不过是虚无缥缈,一个慰藉自己或者他人的借口罢了。

  邢运从来都不信缘分,只信因果。有什么因得什么果。那些说自己和另一个人有缘无非的,不过是前因造孽过甚,无果可成,最后不了了之。

  但她不信,不代表柯宁不信。

  邢运看着身边表面上像在欣赏街景实则在人群里迅速搜索目标的柯宁,轻声幽叹道:“喜欢和自己抬杠的小儿子有心上人了,留不住了。为父现在心情十分复杂,需要一杯奶茶安慰才能好。”

  “奶茶可以有。”柯宁咂嘴,问道:“可那你刚刚说‘喜欢和自己抬杠的小’什么?后面我没听太清楚,你再重复一遍。”

  “喜欢和自己抬杠的小……小仙女,怎么?夸你是小仙女都不让了?”邢运惜命地及时改了口,不得不说,和一个女人交谈真累,一言不合这条命就没了。

  柯宁笑的让邢运毛骨悚然,还不等邢运做出防范,便听到柯宁道:“和你商量件事,你做到了我包你一个星期的奶茶。”

  邢运挑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突然对她这么好?出于对奶茶和对柯宁本人的双重认真下,邢运谨慎回问,“你先说什么事情,我们再考虑奶茶。”

  “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看到前面两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没有?一个背后有星星的图案,一个背后什么都没有,看到了吗?”柯宁手往前面指了指,在她们十点钟方向一百米左右远的地方,有两个背对着他们在行走的男生,高高瘦瘦,穿的衣服也差不多一致——上面白色宽松衬衫,下面黑色九分裤。

  邢运近视,却死犟着不愿意戴眼镜,只隐隐约约看到柯宁指的两个男生在什么方位,瞬间懂了柯宁的意思,“你想让我做僚机?你的N市‘羊’不找了?”

  “找到了啊,前面那个有星星图案的就是。”柯宁咧嘴笑道:“我带你亲身见证了一次缘分,怎么说?”

  邢运道:“还能怎么说,奶茶分你一口,够不够?不够也没了,不能再多了。”

  “……”柯宁推着邢运,“我不碰你的奶茶,你上去帮我和他搭个话,比如要个联系方式啥的,让他知道就行。看准了啊,是左边的那个。”

  “我只是近视,又不是瞎子,你放心好了。”

  说是这么一说,但真当邢运追上柯宁指的两个男生时,她怂了,脚步顿住,回头求助似得望着柯宁,她反悔了。做僚机这件事答应一时爽,但是真要让她去实施,她还是怕。

  邢运低头无视柯宁的警告,准备往回走,可还没走出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女生的声音,“小哥哥小哥哥!”

  邢运转身看去,只见那两个小哥哥被一个女生拦住。

  女生有着精致面容,娇小身姿,举手投足可爱尽显,她面带羞红,看向右边纯白衬衫的男生,小心翼翼问道:“小哥哥,我刚刚无意听到你说吃鸡游戏,感觉你好厉害啊,可以带我也一起玩吗?”

  也许是没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被问到的男生站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一时怔在原地,不知该回答。

  左边的男生撞了撞他的肩膀,侧目看他,笑得暧昧,“兄弟,人家妹子问你话呢,行还是不行你起码得给个反应吧?”左边男生的侧脸在被灯光照的模糊,邢运看得不真切,只觉得有些像自己班上的同学姜凯瑜。

  身为一个合格的教师,记住自己学生的样貌和名字是最基本的职业要求。但邢运对姜凯瑜的印象可不仅仅只有他是她学生这么简单——姜凯瑜还是夏柯的好兄弟。

  有个预感在邢运心里隐隐跳动。

  下一秒,响起了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夏柯有些不悦地咂嘴,对着姜凯瑜道:“啧,别闹。”随即,他朝着面前的女生,礼貌又委婉地回绝,“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虽然谈论游戏,但很少打游戏,也很少和不认识的人打游戏,所以……”

  话未说完,但意思已经明了。

  可女生状似听不懂夏柯略去的话意,不愿就此罢休,涨红着脸继续道:“没事的小哥哥,我们玩几把,玩着玩着不就认识了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亲爱的你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亲爱的你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