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再度发难
小青灯2020-01-02 20:012,117

  随后老夫人便将众人都遣退,刘氏回到自己的芳菲园的时候,隔着老远便听到屋子里里面有薛清琴哭声,期间还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

  她刚迈入园中的脚步一顿,随即皱着眉头进了薛清琴的房内。

  刚踏入房内一个玉瓶飞了过来,生生的砸在刘氏的脚边,险些砸到刘氏的脸。

  刘氏怒斥道,“够了,琴儿你已经不小了,什么事情只会用来发泄在这些死物上又有什么用?你怎的就不想想这肯定是薛清婉那个贱蹄子设下的圈套。”

  薛清琴哭的满脸泪痕抬头看着母亲道,“母亲,如今孩儿的名声怕是已经尽毁了,这可如何是好?孩儿以后该如何出门见人?呜呜呜……母亲一定要救救孩儿。”

  毕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又怎么能不心疼?

  她上前一步将女儿揽入怀中轻拍着道,“你且先在府中多待上一段时日,等到这段风波过去,你父亲自然会为你寻一门好的亲事的,届时你找的远一些,那些人是不会知晓这京都之中发生的事。”

  薛清琴从刘氏的怀中抬起头看着刘氏道,“母亲所言可是真的?那……那女儿要在府里待上多久才行?女儿可是不想要在这府里窝着了。”

  刘氏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拍了拍女儿的头发道,“你这丫头,就不能收敛一些你的性子?你看看薛清婉那个贱蹄子,她这最近也不知是怎的了?现在竟然还会讨你祖母的欢心,竟是也学会了几分精明。”

  一提到薛清婉,薛清琴的脸上浮现一抹阴毒之色,“母亲若是不说我怕是都要将这个小贱蹄子给忘了,昨个我明明是准备将她给推下湖的,可是她却忽的一个转身,我不察便没收住脚步掉入了湖里。”

  随即薛清琴又继续道,“母亲,如今我越是想越是觉着哪里有着蹊跷。这个小贱蹄子恐怕是早已经知晓了。母亲,都是因为薛清婉这个女人,母亲可一定要为女儿报仇啊!”

  刘氏的眸色一深在女儿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薛清婉的眼睛一亮,而后终于是露出笑意在刘氏的怀里撒娇道,“还是母亲最为了解我。”

  原以为这件事会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可刚过了不到半月,四公主竟然又下了请帖,说是贵妃生辰,让京都的各个名媛进宫陪贵妃过生辰。

  皇帝还特地赐给贵妃一些西域进贡的珠宝首饰,贵妃为了彰显自己的气度,便让昭然公主给京都各个名门闺秀下了请帖。

  薛清婉又再一次不例外的进了这个名单当中,她将手中的请帖放在书案上,“看来她当真是不死心,非要置我于死地。”

  一旁的金嬷嬷也是一脸的忧愁,“就是不知此次四公主又会出什么样的幺蛾子?”

  薛清婉倒是不甚在意这个,她想的是既然是贵妃的生辰想必宫中定然会有很多京都女子出席,到时候昭然公主与贵妃一定想出什么圈套,就等着她往里跳呢!

  既然她们费尽心思为自己布下的这个局,她总不能让她们失望才是。

  很快就到了贵妃生辰之时,京都的女眷皆是都打扮花枝招展的进了宫。

  因为是贵妃的生辰,薛清婉不宜穿的太素,索性就将一件玫红色的衣裙穿上,因她本就生的清丽脱俗,玫红色更是将她整个人衬的愈发的神采奕奕。

  就连一旁的绿然也忍不住惊呼出声道,“哎呀,小姐你当真是太好看了,若是我是男子的话,我第一个要娶的人便是小姐这般模样的。”

  薛清婉俏脸一红伸手去打绿然,“你这丫头在我这处别的倒是没怎的学会,这油嘴滑舌的毛病倒是跟谁学的?”

  绿然娇笑着跑远道,“奴婢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小姐这般貌美,也不知是便宜了京都哪家的公子?”

  “你还说,看我不封了你的嘴!”薛清婉作势便要去抓人,吓得绿然跑的老远,紫云抱着金嬷嬷的胳膊笑成一团。

  整个朝颜阁内一片欢声笑语,薛明带着薛景从外面走进来见到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薛明看着原本女儿脸上成熟稳重的模样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本该有的一脸纯真的笑颜,他也是颇为感叹,女儿已经是许久未曾这样开心的笑过了。

  薛明手中提着一个锦盒,薛清婉见到父亲急忙上前行礼道,“父亲怎的过来了?”

  薛明将手中的锦盒交给她道,“听闻贵妃娘娘生辰,想必京都各个家眷定然会为其送上生辰贺礼,你是代表镇国公府去的,不能让人看扁我们二房,所以我就将这一株玉珊瑚给你,你就将其带入宫中送给贵妃吧!”

  紫芸上芸上前接过锦盒,当薛清婉接过锦盒之时便感到锦盒内的分量,就犹如薛明对她的那份关心,她心中暖暖的,随即笑着道,“父亲不必担忧,女儿已经从母亲留下的嫁妆里挑了一颗小的夜明珠,这既不会辱没我们镇国公府,也不会让人看”扁我们二房的。”

  看着举止有度,落落大方的女儿,薛明不得不感叹女儿已经长大了,早已经不是那个只是围绕在自己膝边喊着父亲的小娃娃了。

  薛清婉走过去伸手温柔的摸了摸薛景的头发道,“最近弟弟可有用功读书?”

  薛景立即回道,“姐姐,弟弟可是很用功的在读呢!将来弟弟一定能考上状元,做大官接父亲与姐姐享清福去!”

  薛明也是一脸慈爱的摸着薛景的脑袋道,“景哥儿还是很聪慧的,只不过因为先前夫子并不好好的教他,所以才将他养成那样的性子的,这些日子下来,景哥儿竟是一点也不比译哥儿差的。”

  一家人说了一会子话,薛清婉便上了马车去往宫中,刚入宫门之时便听到马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对面的可是婉姐姐?我是孟香啊!”

  薛清婉对孟香的记忆还是很深刻的,正是因为她的帮衬,自己上一次才能逃过一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