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设计陷害
小青灯2020-01-01 15:502,132

  薛清婉想起前世自己就是莽撞的进了宫最后被昭然公主设计与他人通奸名声狼藉,正因为自己的这个丑事一下子便掩盖住了昭然公主与秦贤早已经暗通款曲的丑事。

  她当时只顾着与薛清琴争个高低之时,却未曾想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道理。

  她轻嘬一口花茶舒服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我自然是知晓他们的用意的,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怕是不可能的!”

  金嬷嬷想了想继续道,“三小姐身边没有太得力的丫头,不如从老夫人那里借来两个得力的,届时若是有何事她们也能应付的来。”

  薛清婉摇了摇头,“祖母那的丫鬟尚且不知是谁的眼线,我又怎能轻信?我这边这两个丫头虽是还未长进,可却是对我中心不二,我还是最信得过她们两个的。”

  见薛清婉已经打定了主意,自己多说无用,金嬷嬷只好暗自祈祷薛清婉不会有何事发生。

  很快到了进宫赴宴的日子,这天早晨紫芸与绿然早早地起来,因为铺面正在重新修葺,所以还有一些事宜需要人去处理,绿然因为年纪尚小便留下看管铺面,紫芸便随薛清婉一同入了宫了。

  待进了皇宫,马车在贵妃的景仁宫前停了下来,她上身着缎织掐花对襟外裳,下身着缎地绣花百蝶裙,头梳着流云鬓,一支羊脂白玉簪子戴在她如墨一般的发丝间,衬得她整个人肌肤胜雪,人比花娇。

  那些其余的女眷见到此番情景皆是满脸的妒忌之色,昭然公主自然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嘴角浮现出一抹冷意,随即招呼众女眷去御花园赏花。

  薛清婉跟在众女眷后面,薛清琴则是早早地就跑到昭然公主面前阿谀奉承拍马屁去了。

  薛清琴在昭然公主面前一直陪着笑脸,可是昭然竟然是连个笑脸都不曾给她。

  薛清婉轻哼一声,众人行至一处凉亭湖边的时候就见到湖里的锦鲤一个个游得十分的欢脱,昭然指着湖中的鱼道,“这是西域特地进贡来的锦鲤,原是进贡进来十余条鱼的,如今只剩下这六条。”

  众女眷看着那池子里的锦鲤一个个都好奇的观瞧着,昭然公主的眼神当中闪过一抹算计,她给一旁的薛清琴使了个眼色。

  薛清琴会意然后走到薛清婉面前道,“妹妹许是一直不曾见过这物,不如我们凑近一些瞧上一眼吧!”

  说完便不由得薛清婉拒绝,拽着薛清婉的胳膊朝着湖边栏杆边往下观瞧。

  薛清婉心中早已经知道她是如何打算的,只是装作不知情一般假意看着湖里的锦鲤游来游去,薛清琴趁着薛清婉不注意之时正欲伸手去推,结果就在她的手刚要触及到薛清婉的时候,薛清婉一个转身。

  薛清琴已经是卯足了劲的想要将薛清婉给推下湖中,结果就因为用力过猛所以一不小心就掉入湖中。

  薛清婉转身回眸看着在湖里不断扑腾的薛清琴眼睛里闪过一抹嘲讽,她现如今可不像是前世那般愚蠢无知了。

  见有人落水众女眷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昭然见自己预期的那个人掉入湖中,竟然是薛清琴,她低声咒骂了一句,“愚蠢的猪。”

  随即冲一旁的侍卫道,“快些过来救人,这里有人落水了!”几个侍卫过来将薛清琴从水救了起来,薛清琴整个人都是湿漉漉的,被侍卫救上岸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了。

  昭然公主气的浑身发抖,只能是命侍卫将人抬去御医院诊治。

  昭然公主有些恨恨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悠哉悠哉的薛清婉一眼,眼神中闪过一抹阴毒,随即安抚有些慌乱的众女眷道,“刚刚是薛大姑娘一个不察失足落水罢了,大家莫慌,本公主的母妃前些日子将西域送过来的茶送给了本公主,咱们一同尝尝这西域的茶是个什么滋味?”

  说着昭然公主带着众女眷朝着一处茶室走去,她给一旁的一个宫娥使了个眼色,宫娥会意。

  待众女眷落座之后,昭然公主亲自沏茶送给在场的众女眷品尝,结果就在宫娥将手中的清茶端至薛清婉面前之时,薛清婉刚刚把手腕抬起,那宫娥以为她是准备伸手接茶盏,她手腕稍稍倾斜,那托盘上的茶盏滑落摔在地面上,茶盏的瓷片摔的四处飞溅,声音将四周的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很快一个与薛清琴关系要好的京都京兆尹之女付欣儿惊呼道,“看来这薛三姑娘竟是如此的不给昭然公主脸面,就连昭然公主亲自沏茶都不肯喝,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

  说完还不怀好意的扫了一旁的昭然公主一眼,昭然公主正愁无人接这这话,当即怒拍桌案道,“薛清婉你好大的胆子,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如此落本公主的脸面,来人将人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且慢!”

  薛清婉声音不高不低,却是掷地有声。

  “公主不听闻我的解释便如此轻率的定罪实属不妥吧?刚刚民女连茶盏的边都未曾碰到,是这宫娥不小心将茶盏摔碎,故意栽赃于我。”薛清婉平静的回道。

  昭然公主冷然道,“薛三姑娘,想不到你竟是如此推诿责任之人,你用何来证明这盏茶并非是你摔碎的?”

  薛清婉悠然的站起身子看着众女眷道,“这第一民女的手都未曾触到茶盏,若是民女手触及到茶盏手上自然会有水渍,这第二若是民女将这茶盏打碎,衣裙上必然会溅上茶水,可是民女衣裙上是无任何的茶水渍的,想必这样总能证明这并非是民女之过了吧?”

  刚刚坐在薛清婉身旁的左御史之女孟香将这一过程看了个清楚,忍不住站出来帮腔道,“公主殿下,刚刚臣女可是看的一清二楚,这薛三姑娘从头至尾可都未曾去接茶,是这宫娥将茶盏打碎的。”

  薛清婉不由得转头看了孟香一眼,发现她也正在看自己,她一张鹅蛋脸上镶嵌着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此刻正盛满了狡黠之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