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归来
小青灯2019-12-23 20:362,204

  三月时节,草长莺飞,正是踏春的好时节。

  镇国公府的佛堂里,薛清婉被丫鬟扶着出来,清丽的脸惨白如纸,那双琉璃色的瞳仁里闪过一丝异色,随即敛下不见。

  途经的大房嫡女薛清琴看着奄奄一息的薛清婉,恶毒的讥笑道,“哟,瞧瞧,这有娘生没娘养的,居然出来了,依我看,你还是别出来了,反正过几日你也要进去的。”

  薛清婉冷厉的抬起头,森冷的目光如那地狱里刚爬出来的恶鬼一般,嘶哑的音色透着莫名其妙的阴寒,“你再说一次试试看!”

  “再说一次又如何,你那低贱的娘早早的死了,三叔一个浪荡子,成日迷醉花柳巷落,你拿什么来吓唬我?拿你现在这个跪的快废掉的膝盖吗?”薛清琴见薛清婉一如既往的,被她三言两语就激怒,心中鄙夷,果真是个没脑子的,一想到祖母对薛清婉态度的恶劣,越发有恃无恐起来。

  “我爹是镇国公,你算个什么东西,身上流着一半铜臭的商户之血,也配跟我同住这镇国公府?你且等着,看我如何把你们二房给赶出去。”薛清琴笑的猖狂,看着像只愤怒的野兽一般的薛清婉,心中更舒畅了,“而你,就跟你那个蠢货弟弟一起,沦落成丧家之犬。”

  薛清婉恨意滔天的死死盯着嘴脸扭曲的薛清琴,前世的记忆如潮水般翻天覆地,她跟弟弟的惨死犹如昨日,痛彻心扉,历历在目,她想扑上去,撕碎了薛清琴。

  如前生一般,薛清琴故意来看她笑话,激怒她,逼她口不择言,让金嬷嬷听到后告诉祖母,结局就是二房越发不被待见,祖母待她越发严苛。

  好在她不再是前生那个心直口快,敏感又自尊心极重的自己了。

  她惨死那一刻,悔恨如江水般覆灭了她所有的眼泪跟满地鲜血,她发誓若能重来,绝不重蹈覆辙。

  “二姐姐这般羞辱已然过世多年的人,可是大伯母教唆出来的?我母亲纵使出身不高,那也是正儿八经嫁进镇国公府二房做主母的身份,名义上终归是你的二婶,可你不顾手足之情折辱我,更是口齿肮脏的辱骂过世的长辈,二姐姐的教养,连那市井之民,都比不过。”薛清婉眼尾扫到暗处悄然来了的金嬷嬷,故意上前几步,挡住了薛清琴的视线。

  薛清琴神情一滞,总觉得薛清婉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可薛清婉的神色太过嚣张,她来不及想那么多,伸手就是朝薛清婉的脸上扇去,“贱人!闭嘴!”

  可薛清婉早就提防着薛清琴出手了,但她跪了三日佛堂,气力不足,一不能还手二阻止不了,唯一可以的便是……

  只见薛清婉突然诡异的朝薛清琴扬起一抹阴冷的笑,在巴掌落下之前,“晕”倒在一旁。

  薛清琴如见鬼了一般看着薛清婉那抹诡异的笑容,自己的巴掌扑了个空,而奴仆们看到晕倒的薛清婉,又看看似乎把人给打晕过去的薛清琴,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金嬷嬷瞧见,快步上前呵斥道,“还不快把三姑娘抬起来!一个个没有眼色的东西!”

  薛清琴看到金嬷嬷走来,心中大叫不好,薛清婉果真是变了!她原本是算计她,却不想被她反算计了进去!

  “二姑娘,老夫人等久了怕是不妥。”金嬷嬷神色冷淡,语气里却是隐隐的警告。

  薛清琴咬牙,只得吃下了这个暗亏,“嬷嬷说的是。”

  看着薛清琴远去,金嬷嬷看向那群被自己吓傻了的奴仆,叱骂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三姑娘送回朝颜阁!若是三姑娘出点什么意外,你们这群瞎了眼的,全都得打出去!”

  奴仆们顿时面色发白,忙扛着薛清婉离开。

  金嬷嬷看着狼狈不堪,逐渐远去的薛清婉,眯起了眼,三姑娘这回出来,大大不同了。

  朝颜阁里,药香氤氲,薛清婉看着忙着给自己上药的绿然跟紫芸,心中微暖,这是生母给她留下的心腹丫鬟,最是忠心不过。

  “三姑娘!不好啦!王夫子拿着戒尺说要教四公子尊师重道!”胞弟薛景身边的李嬷嬷神色惊惶的跑了进来。

  薛清婉神色一凛,随即也顾不得膝盖剧痛,便下床朝学堂一瘸一拐走去。

  绿然担心的眼眶都红了,跟李嬷嬷一同跟了过去。

  学堂距离朝颜阁不远,里头乱成了一团。

  薛清婉赶到时,王夫子手里的戒尺正要落在被薛译按着的薛景背上。

  “夫子且慢!”着急又威严泵现的音色赫然响起,王夫子手里的戒尺生生顿住。

  薛清婉一瘸一拐的上前,一把揪住神色桀骜的薛译,森冷的目光如同看着一个死人一般,“三房管的真宽,放手!”

  向来不知天高地厚的薛译何曾见过这般骇人的目光,当下一愣,手里的劲儿就松了。

  薛景趁机溜到薛清婉身后,目光挑衅的望向脸色难看的王夫子。

  “三姑娘有何贵干。”王夫子看着薛景那挑衅的神色,怒火直冲脑门,恨不能立刻打死那可恨的崽子!

  薛清婉一把夺过王夫子手里的戒尺,神色里满是敬重,“夫子莫恼,是我管教弟弟不严,只是夫子到底是拿着镇国公府的束脩来教学,若是落了抽打学生的名头,反倒辱没了夫子的一番好意,我是他的姐姐,我来教训他,天经地义。”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袒护你弟弟,若是这般,这样不服管教的学生,不教也罢!”王夫子气的不行,薛清婉三言两语里满是警告,偏生句句占理,他辩驳不得。

  薛清婉闻言,神色惋惜道,“如此,许是弟弟与夫子无缘,那便算了。”

  说完,一把拽住得意洋洋的薛景,大步离开。

  王夫子气急败坏的看着姐弟两离开的身影,一脚踹翻了案桌,“气煞我也!这般纨绔子弟,老夫不稀罕教!”

  一旁的薛译回过了神,突然有些羡慕起了薛景。

  这件事若放在他身上,他姐姐薛清茹只会看着他被夫子用戒尺抽一顿!

  待薛景跟着薛清婉回到朝颜阁,薛清婉顿时变了脸色,握紧手里的戒尺,怒道,“跪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