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亲自教养
小青灯2019-12-25 15:292,180

  薛清婉这头安抚了薛景后,就去了书房寻薛明。

  想起这个便宜父亲,薛清婉就一阵头疼,她这个爹,倒是不坏的,就是三十多岁的人,还像那十几岁的少年一眼,意气用事,风流浪荡,无心家室,无心官爵,一心只想做个文人骚客,今天去这个花楼跟知音赏花,明天去那个柳巷跟落魄的文人聊诗赋,活的潇洒,全然忘记了自己有一对儿女要去教养。

  她娘生阿弟时难产而死,薛明是真的伤心的,以至于大半年都没有出门过,后来老夫人提起娶个继室回来,薛明才又恢复了那副浪荡的样子,整日往外跑,完全不管两个儿女。

  不管怎么说,薛明至少没有娶继室回来,否则,她跟阿弟的日子,那才真的水深火热。

  走进书房,薛清婉敛下心神,看着坐在梨花木椅上发呆的薛明,轻声唤道,“父亲,我有事想与您谈谈。”

  薛明身体一僵,随即尴尬的回过头,有些不敢直视薛清婉那双清澈的眸子,紧张地搓了搓手道,“你……有事就说。”

  “王夫子不是一个好先生,他对待译哥儿跟阿弟的态度,截然不同,女儿认为,这样的先生,不适合教阿弟,父亲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是极好的,与其让外人教,不若父亲亲自来教,指不定能教出一个文人,总好过让阿弟在那些徒有其表,内里无子的人教的一塌糊涂要好。”薛清婉心里清楚,薛景太需要爱了,薛明虽然行为上不靠谱,可那才学却是实打实的,他早年若是有心,去参加科举,未必不能拿好名次。

  薛明一听,有些不好意思,平时身边的人大都骂他浪荡,一无是处,女儿却这般夸赞他,想起王夫子原是要打自家儿子,顿时心里也不高兴了,他虽然忘了自己还是个父亲,可到底不喜外人来打自己儿子的。

  “景哥儿……愿意学吗?”

  薛清婉有些意外薛明这句话,原以为他会立刻答应,现在一看,薛明却是个极为开明的人,不然他不会在乎阿弟愿意还是不愿意。

  “阿弟自然是愿意的,译哥儿经常在背后骂他有娘生没娘养,爹不疼姐不爱的,虽说孩子小不懂事,口不择言,但阿弟心思敏感,自尊心强,如何能受得住这样的言辞,因而这些年性子桀骜些,但骨子里还是十分希望爹能亲自教他学问的。”

  薛明的表情顿时一僵,想起死了九年的妻子,那日的痛苦仿佛还在昨日一般,译哥儿虽小,可若是没人教,他会这么说景哥儿吗?

  他不会。

  想到这,薛明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婉姐儿,既然王夫子不靠谱,那我就亲自教景哥儿。”

  “爹能这般费心,真是太好了,但是祖母那儿,怕是会不高兴。”薛清婉不动声色的试探了句。

  薛明闻言皱眉道,“你祖母性子要强,是要去说一番,但这件事有爹在,你不用担心。”

  “可是我今日还教训了阿弟,下人们不清楚内情,指不定怎么传,祖母本就不喜我,若是传到祖母耳朵里,指不定会误会些什么。”顿了顿,薛清婉失落的垂下眼,小声道,“也是我不争气,不像二姐姐四妹妹那么讨人喜欢。”

  说完,一颗颗泪珠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下,看的薛明一阵慌乱,手足无措,尴尬了半晌,才晓得掏出手帕,笨拙的擦着薛清婉的泪珠,“你莫要多想,这些我去跟你祖母说,莫哭。”

  薛明从未见过女子掉泪,无论是贤惠能干的妻子还是外头的红粉知己,都未曾在他面前落泪过,突然,一直不闻不问的女儿在跟前哭成泪人,他就觉得心头莫名其妙的难受,堵得慌,又不知如何是好。

  薛清婉小心翼翼的抬起头,许是在佛堂跪了太久,脸色苍白如纸,看起来可怜兮兮的,“爹,我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

  “胡说什么,我是你爹,怎么会是麻烦呢,快别哭了。”薛明有些不忍,想起薛清婉似乎在佛堂跪了三天了,一翻下来没有休息,这身体怎么受得住。“你快回去歇着,你祖母这里有我,别怕。”

  薛清婉心中翻了个白眼,脸上却是一派感激跟儒慕,“谢谢爹,爹真好。”

  薛明听着这句话,顿时红了脸,自己都没管过她姐弟两,怎么算的上好呢,可是女儿这般儒慕的目光,竟让他生出了满满的责任感,心想反正也没事干,不若就开始试着照顾姐弟两,到底是自己的儿女。

  “咳咳,你回去歇着罢。”薛明故作镇定的清了清嗓子,不自在的移开目光。

  薛清婉乖巧的点头,一瘸一拐的离开。

  薛明皱眉,看着那一瘸一拐的背影,只觉得胸口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

  朝颜阁的动静极大,很快就传遍了镇国公府。

  薛清琴跟薛清茹在老夫人跟前,听完丫鬟们传来的消息后,压下心中狂喜,镇国公府里谁不知道,老夫人最是心疼孙子了,薛清婉本就不讨老夫人的欢心,还敢打薛景一顿,果真是个蠢得,方才看她那样还以为变了,现在看来,还是这么没脑子。

  老夫人脸色阴沉,手里的佛珠被她重重的放到了一边。

  “祖母,莫要气恼,三妹妹还小,不懂事。”薛清琴小心翼翼的求着情,温柔的眉眼落在下人们眼里,又是一番叹息,二姑娘真是善良。

  老夫人冷哼一声,怒道,“休得给这个孽障求情!在我这头吃了苦头,回去寻景哥儿出气,真是好大的威风!”

  “祖母,许是其中有误会呢。”薛清茹叹了口气,俨然一副心疼妹妹的样子。

  “误会!哪里来的误会!,我看她就是想气死我!跟她那个暴发户出身的娘一样!”老夫人气的脸上的深纹都扭成了一团,看起来阴鹜十分。

  薛清琴跟薛清茹对视一眼,知道机会来了,“祖母宽宽心,莫要气伤了身体才是。”

  老夫人闻言正想说点什么,结果薛明来了。

  “母亲。”薛明在外头也听到了一些,原以为是薛清婉想太多,如今看来,却是自己这些年真的太荒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