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迟懂的深情2
楚离洛2020-02-15 09:233,132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给阿宁看看。”给阿宁把过脉之后,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跪在萧瑞和阿宁面前:“恭喜皇上,恭喜皇后娘娘,娘娘这是喜脉。”

  “喜脉?”阿宁脸上有些惊讶和掩饰不住的喜悦,一手轻轻的抚着肚子,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她有宝宝了,有皇上的宝宝了,这真的是今天最大的惊喜了。处在兴奋中的阿宁没有看到萧瑞渐黑的脸色,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雾。

  “皇上,你说我们的宝宝是皇子还是公主呢?你说她会长得像谁呢,以后会不会特别调皮?”阿宁说了一会没有人回应,抬头看见萧瑞板着的面孔,脸上的笑容黯淡下来。

  “皇上,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孩子。”

  “没有,我只是太惊讶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是我的孩子,我怎么会不喜欢呢。”萧瑞一手轻轻地覆在阿宁放在肚子上的手上,眼睛直直的看着阿宁平坦的小腹,眼神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宁,朕想起来还有一点公务未处理完,你先休息吧。”说完不等阿宁说话,转身快速的离开。看着萧瑞离开的背影,阿宁是失落的。今日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他却让她独守空房。

  连着几天萧瑞都没有过来,阿宁每次差人过去询问的时候,萧瑞都以现在朝廷局势不稳,公务繁忙给推脱掉了。阿宁虽然心里郁闷,可也知道萧瑞心里的抱负,每日在宫中学着刺绣,期待着她的宝宝穿上她亲手做的衣服的场景。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夏去秋来,这日,阿宁坐在宫里看着自己做成的第一件小衣服,虽然不如绣娘们做的精致,但却是自己亲手做的,有很大的成就感,忍不住的想要拿去给萧瑞看看。

  “妹妹,这么闲情意志啊!”一声娇柔的声音从殿外传来,阿宁抬头看见出现在面前的女子,慌得从凳子上站起来,手上的衣服掉了都不自知。声音有些颤抖:“夏如月?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可能?”

  “妹妹这话说的,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夏如月一步步走向阿宁,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看到我是不是很惊讶,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应该在地府里忍受折磨?你错了,就算是下地狱,也是你,不是我。就算下十八层地狱,上刀山、下油锅跟你犯的错比起来也不值一提。”

  “对不起!”事情已经发生,除了对不起,阿宁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那些以为已经被自己遗忘的事情,现在却像幻灯片一样在眼前一一闪现,她从未因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过,这件事却是她一辈子的痛,想到了慈祥和蔼的老夫人,宠她如命的妹控哥哥,还有忠心耿耿,为她而死的丫鬟清欢,阿宁的心很疼很疼。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你所犯的罪吗?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让我夏家百十口人命都回来吗?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让我有一个家吗?”夏如月每说一句话就上前一步,将阿宁逼到了墙边,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恨。

  “你到底是谁?”不可能的,当时她已经确定没有一个活口了。而且,就算她侥幸逃过一劫,也不应该如此大胆的出现在宫中,就不怕被发现吗?反应过来的阿宁一把将夏如月推开,眼神清冷的看着她。

  “我当然是夏如月,你的姐姐了。你现在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还得感谢你呢。”夏如月一步步走上象征着后位的凤座上,坐在上面,一手搭在扶杆上,来回抚摸,眼里带着渴望和欣喜,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位置,终于得到了。

  “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让你坐了这么多天,感觉怎么样?,可惜了,今日之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坐上这个位置了,要不要在最后的体验一下?”夏如月的眼里带着挑衅。

  阿宁不喜欢这种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之内的感觉,上前将夏如月从位置上拉下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阿宁,夏如月嗤笑一声:“妹妹这么聪明,你猜猜我想做什么?”

  “我不管你想做什么,那件事我既然做了,我就敢承认,谁心恨难平,让他变成鬼来找我,我就在这里等着。至于你,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有什么资格来责问我,来人,将她拉下去,问出她的目的,若是不说,你们看着处置。”

  阿宁说完看都不看一眼夏如月,向凤座走去,宫门外进来两个侍卫,一左一右地架着夏如月向外面走去。“阿宁,你不能这么对我,瑞哥哥是不会放过你的。”

  “等下。你口中的瑞哥哥是谁?”

  “当然就是我们萧北的皇上。你以为若不是他允许,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以为若不是他的庇护,我怎么能逃过那一劫,你才是最可怜的,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为我做嫁衣,今天过后,这世上再无阿宁,只有我夏如月。”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冒牌的,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一个乞女,我从来没将你放在眼里,可不得不说,你的本事还真不小,竟然能让皇上妥协,让你坐上这个位置。”夏如月看着上面的阿宁如蝼蚁一般,她从来都看不上这个乞讨的妹妹,也曾多次暗示过老夫人,她的身份不明,可老夫人就像是着了魔一般,认定了她就是自己的亲孙女,对她特别的好。

  “你说这些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拉下去。”阿宁现在心里很乱,可是她相信萧瑞,一点都不相信夏如月说的话,可是现在发生的一切又该如何解释?这件事在阿宁的心里激起了点点涟漪。

  夏如月看阿宁是真的想将她拉出去,心慌了。毕竟她现在还是萧北的皇后,她若真的将自己秘密处死了,自己也无能为力。她好不容易才忍到现在,渴望了这么久的身份、地位,马上就唾手可得,她怎么甘心就这么被拖下去,大力的挣扎着,口中大声地喊着:“瑞哥哥,救救我,救救我,阿宁要杀了我。”

  周围的宫女太监一个个像聋子一般,对夏如月的哭救声置之不理,夏如月看着高高在上的阿宁,心里怎么甘心就这么被拉下去,对着阿宁大吼道:“阿宁,你之所以想要这么快置我于死地,就是害怕,你害怕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过是个可怜虫,胆小鬼,以为得到了真爱,却不知道他一直在利用你,你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他真的喜欢,不过是个野种,也配称得上皇子,今日,你若是杀了我,瑞哥哥一定会让你和你肚子里的野种都为我陪葬的,哈哈哈!”

  夏如月笑得张狂,阿宁上前一手掐着夏如月的脖子,越加用力,夏如月怎么闹,她都无所谓,可她千不该万不该,拿她的孩子说事,这是她最珍视的宝贝,谁都不能轻视,想到刚才夏如月口中的那两个字,阿宁心中的愤怒越来越大,手上的劲不自觉的加重,夏如月整张脸涨得通红,艰难的呼吸着。

  “住手。”一道低沉带着愤怒的声音从宫门外传来,阿宁在转头的瞬间,察觉到危险,第一时间用双手先护在肚子上,一阵疼痛传来,阿宁被踢倒在地上,滚落着撞到墙上,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看着那个不久前还温柔地唤她阿宁的夫君,将夏如月抱进怀里。

  “瑞哥哥,你终于来了,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夏如月语气委屈、可怜兮兮的看着萧瑞,眼眶里含满了泪水,又强忍着不落下来的模样,让萧瑞看着很是心疼。轻轻地拍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乖,没事了。”轻柔的声音安慰完夏如月,眼神凌厉的看着不远处狼狈的趴在地上的阿宁,语气冰冷道:“你怎么这么恶毒?这是你的亲姐姐,若是我不过来你是不是真的要杀了她?”

  “恶毒?”阿宁自嘲地一笑,眼神直视着萧瑞:“若是我没记错,当时是你命令我杀了成王府的人,她是漏网之鱼,是我的失误,我现在在弥补自己所犯的错误,也在情理之中,不知道皇上所说的恶毒是何意?”阿宁神色坦然的看着萧瑞,在等着他的一个合理解释。

  “你不许这么说瑞哥哥,我爹爹是萧北的功臣,瑞哥哥才不会这么对成王府,做出如此让群臣寒心的事情,你是怕成王府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揭穿你,你就做不上这个位置了,你这个心机的女人,为了自己的一点私欲,杀了这么多人,你晚上真的能睡得着吗?你自己做的孽,不要让瑞哥哥替你背这个黑锅。”

  夏如月上前义正言辞的说道,那对萧瑞的维护,若不是阿宁身为当事人,还真的相信了她说的话,阿宁不明白夏如月这样做的用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笑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笑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