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莹清丸
楚离洛2020-02-15 09:233,158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龙月王朝,有龙月、戎雁、凌川、萧北、东夙五个大国,五国鼎立。周围还有许多的附属小国。自古以来,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近十多年来,龙月王朝局势极其不稳,大战没有,小战却不断。那些归隐的古人世家和有名江湖帮派也成了各国拉拢的对象。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王朝,这武不单是指武力,还有灵力。灵力分为红、橙、黄、绿、青、蓝、紫、地、天、玄十阶,每一阶又分为上、中、下三级,修习灵力者必须要有灵根,还要看先天的资质,有些人穷其一生,只修炼到黄阶,有的人,仅仅几年的时间就可达到绿阶,蓝阶以上的灵者,整个龙月王朝寥寥无几,紫阶更是只存在于书中,几百年前的龙月国的东方家出现过一个。更别谈地阶以上,就像是神话一般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青阶的灵者就成了各国争抢的对象。

  比灵者更受追捧的是炼器师。灵力又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系,拥有火元素及强大的精神力是成为炼器师最基本的前提条件,先天的资质、后天的努力、丰富的资源,同时拥有才有可能让你成为一个炼器师。

  比炼器师更受尊重的是炼药师,除了炼器师所需要的那些之外,还必须同时拥有火元素及木元素,一种元素已是难求,更何况是双元素,迄今为止,没有几人。就她所知,萧北的国师朴相就是极少的炼药师,还是灵者蓝阶下级。

  曾经教习过她的师傅,说她天赋异禀,是练武的奇才,带着她去测试灵力,却是一个废柴。内心有些失落,却更加的努力,她知道没有天资,就只能靠汗水才能在这群人中脱颖而出。

  连着几日,夏卿卿的身体有些疲惫,早早的收拾好到床上歇息。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坐在床上看着外面漆黑的天色,听着越来越焦躁的声音,整理了下心情向外面走去,到一个站在树枝上的黑衣人面前:“主子让你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还没。”这几日不是看书就是在想着自己该怎么摆脱萧瑞的控制,报上一世的杀子之仇,早将萧瑞交给的任务给忘到脑后了。

  “怎么还没找到,这不是你应有的实力。主子已经在催了,你知道主子的性格,自己好自为之吧。”黑衣人说完就离开了。

  夏卿卿想到萧瑞让她冒用成王爷的嫡出小姐夏卿卿的身份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寻找莹清丸,莹清丸可以解千万种毒素,就算是最毒的毒药,也能解开,是所有人想要占为己有的宝物,可是现在能做出莹清丸的人已经没有了,莹清丸已经是无市无价的存在,可见这有多么的珍贵。

  夏家的这颗莹清丸据说是夏卿卿的母亲的陪嫁,一直被放在藏宝阁内。萧瑞告诉她莹清丸有洗髓伐骨的作用,可以排除身体中的杂质废物,对经脉进行一次全面的清理,使体质更加强壮,契合度更高。现在他练功遇到了瓶颈期,只需要一颗莹清丸,他就能突破绿阶上级,这个年龄到达这个等级,已是天才。就派夏卿卿过来寻找莹清丸好祝他更上一层楼。

  夏卿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寻找到莹清丸所在的位置,费了很多的功夫才拿到手,莹清丸的周围布设了机关,夏卿卿差点死在里面。逃出来之后,夏卿卿将莹清丸交到萧瑞手上,看到他脸上的激动和口中的赞扬,夏卿卿觉得一切都值了。

  后来才知道,这莹清丸根本就没有洗髓伐骨的作用,萧瑞之所以想要这个,全都是为了夏如月。夏如月在小的时候误食了侍卫给萧瑞带的食物,中毒昏倒在地上,此毒是失传已久的至毒之药——清灵散。清灵散,顾名思义,可以清除你体内的灵力,让你一辈子都无法练习灵力。对一个小孩子使用这么恶毒的药,可见下药之人的狠毒。

  萧瑞找来了毒医也只能稍微压制药性,维持她的生命,这么多年萧瑞从未放弃过治疗夏如月。看着夏如月的身体一天天虚弱,萧瑞特别的烦躁和害怕,这时毒医说出了莹清丸的事情,而萧瑞恰好知道夏府有,就让夏如月去向成王爷求药。

  哪知成王爷一口回绝了,夏如月不甘心,娟夫人和萧瑞寻找过成王爷多次,成王爷都不曾松口,萧瑞没办法,这才有了夏卿卿这件事。

  躺在床上养好精神,翌日一早,夏卿卿出去在院子里四处溜达。“卿卿啊,今日怎么出来了?”

  “在屋里闷得久了,就想出来转转,祖母,我陪你坐一会吧。”夏卿卿说着向凉亭内走去。

  “不用了,你自己去玩吧,我有你邱姑姑陪着就行了。”

  夏卿卿离开之后,四处转了转,看周围没有人,闪身到了成王府的书房,看着周围的摆设还是跟以前一样,夏卿卿悄悄离开。

  夜深人静之时,一个黑色的娇小的身影向书房飞去。

  夏卿卿悄悄的潜入书房,走到那一排书架旁,手碰到上面的书还没来得及抽出,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都这个时候了,成王爷来这里做什么?夏卿卿闪身躲到了书架与墙壁的一个夹角处。

  门被推开,成王爷坐到书桌前,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幅画面陷入了沉思,眼里带着眷恋和思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那眼里的恨又让人心惊,夏卿卿很好奇,画中到底是什么,能让成王爷的心情如此多变。

  成王爷一手温柔地放在画上抚摸,好像那不是一幅画,而是他最爱的人:“思思,时间过得好快,一晃你都走这么多年了,我很想你,你为什么那么心狠,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圣人都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为何在你这里就给我判了死刑呢。”

  “思思,我知道你恨我弄丢了卿卿,若是将卿卿找到了,你是不是就回来了?府中新来了一个小丫头,说是卿卿,但是我知道她不是,不过很奇怪,她跟你长得很像,性格也跟你年轻的时候有几分相似,母亲特别喜欢她,相信若是你在的话,也会将她当成卿卿的。”

  “希望卿卿也能跟这个小丫头一样幸运,能遇到一个好人家善待她,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思思,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到底去哪里了?这么多年,你就像从这世间消失了一般,若不是还有这副亲手为你作的画,若不是还有允毅在,我觉得以前的那些快乐时光都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我才找不到你的痕迹。”

  “你怎么那么心狠,允毅都到要婚配的年龄了,你也不来看看他。”看着成王爷面上的悔恨、痛苦、心痛、思念,夏卿卿有些羡慕画中的女子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可以在离开这么多年后,依然让别人深记于心中。

  成王爷将画轴小心的卷好放到柜子里,起身离开。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像对待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察觉到脚步声远去,夏卿卿走到书架旁从最角落的书柜上拿出一本书,书架向两边移去,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二十来平方的屋子,四个角落里各放着一个夜明珠,微弱的光芒,将这片空间一览无余。上辈子,她就是被这简单陈设给害惨了,以为只是普通的密室,其实不然,这里面可是大有乾坤的,稍有不慎,命丧于此。

  悄悄地避开机关,走到对面的桌子旁,上面摆着一个上好的紫檀木盒子,将紫檀木盒子移开,按一下桌子旁边的按钮,桌子从左向右慢慢移动,里面有一个黄梨木的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个莹白色的陶瓷瓶,打开可以闻到一股清新的味道,使人通体舒畅,倒出来,一颗碧玉色的药丸躺在她的手心,散发着冰凉感。

  将瓷瓶收入怀里,不小心撞翻了盒子,传来当的一声,夏卿卿四周警惕地看了一眼,将盒子拾起,看到盒子里躺着一张泛黄的羊皮纸,打开,里面什么也没有。上一世,她偷完就赶紧离开了,并没有发现这个东西的存在。

  时间让她来不及细细研究,将羊皮纸放入怀中,所有的东西恢复原位快速的离开。能以莹清丸为掩护的东西,一定很珍贵。反正都拿了,一件两件又有什么区别。

  在走到书桌旁,夏卿卿犹豫了一下,走到成王爷的书桌旁,打开柜子,里面放着的都是一些文件杂物,并没有画轴。四周敲敲,听到上面传来咚咚的声音,向下一拉,看见画轴静静地躺在上面。

  看到画上的人的那一瞬间,夏卿卿整个人像被雷劈中了一般,惊在原地。画中的女子柳叶弯弯眉,一双大大的眼睛像一对宝石一样闪耀着光芒,琼鼻小巧,菱形的小嘴泛着粉嫩,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嫁衣,像火一般炙热耀眼。眉眼含情,云娇雨怯,楚楚动人。连她这个女子看了都动心,也怪不得成王会对她念念不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笑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笑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